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四十六章 单恋的苦情儿

时间:2017-12-30作者:纳兰海映

    就算这一刻的曲英杰很坚定的会留在岳芯蕊身边保护她,爱护她,可是,他们之间的矛盾,他们之间的阻碍,并不是护好她就能抚平这些阻碍的。

    宫耀的回来不仅仅是对曲英杰有埋怨有憎恨,对曲染更是火气很大,当年就是这个女人害惨她的。

    宫耀更是多方打探到这个曲染的消息,得知她也和自己一样坐过牢,一想到这里心情就格外爽,他偷偷摸摸的跟踪着曲染,得知曲染即便是坐过牢之后,依然还是能在大公司里上班,可是,他就不一样,就好像杨刚所说的,坐牢之后想要重新开始,这是绝非可能的事情。

    自从和贺臣风在南方海滨城市与焦烨见面后,曲染就忙得不可开交了,毕竟从焦烨那儿接下的订单,有很多订单相关的事情要处理。

    而焦烨这边给货款很爽快,自是让曲染很快的得到一大笔提成。

    好不容易她今天才抽出晚上加班的时间要去酒吧里见见妍妍,这会儿丝毫没觉察到身后有宫耀跟踪。

    但是,就在她要去酒吧的时候,钟健的电话打来了……

    “喂,在哪?过来陪我。”

    “啊?我……我在加班呢,改天吧。”曲染现在急着去找妍妍。

    钟健一听这话语,顿觉曲染就是在敷衍他,“我想你,你过来吧,或者,我去接你。”

    钟健电话里的声音是极其低沉的,仿佛是真的很想很想她了,毕竟最近曲染是没日没夜的加班加点,要见上她一面简直比登天还难。

    他已经是足够的隐忍着相思之苦,知道曲染现在想要在事业上努力闯一番事业,可是,这死丫头是越来越过分了。

    “不,不用了,今天晚上我早点下班,晚上我们见一面吧。”

    她果然是大忙人一般,就怕钟健不答应,刚说完,就找借口,“我要开会了,不跟你说了啊。”

    随即,挂断了电话。

    她和妍妍之间的事情是谁都不知晓的,所以,曲染也想要隐瞒着钟健。

    钟健其实早早就在酒吧里和朋友在喝酒,虽然是在贺臣风的地盘让他挺不爽的,可谁叫只有贺臣风这个酒吧够气派,够豪奢。

    这会儿,钟健正和几个朋友在喝酒,“钟少,你玩真的啊,对这个女人这么好,可是你要知道,她是坐过牢的女人啊,情史更是可以写成一本书了,你还对她百依百顺的。”

    和钟健一起的朋友在见到钟健俨然就是热恋中的男人似的,忍不住询问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想法。

    苏伦和钟健认识很长时间了,从小是一起长大的朋友,对钟健这德性是看不惯的,忍不住的取笑,“你见他哪点像热恋中的男人,分明就是单恋中的苦情儿。”

    与其说钟健是对她百依百顺的,不如说他完全驾驭不了曲染,在苏伦看来,曲染那样在情场上身经百战的女人,玩男人可是有一套的。

    “什么麻痹的苦情儿,从你嘴里就是听不到一句好话。”钟健嚷嚷着,非常抗议他的说法。

    苏伦是嗤之以鼻,“难道不是,如果是以前的钟健,有哪个女人敢不给你面子?叫她来都不来的,如果是以前的你,敢不来,恐怕你早已经把她给歼灭了。”

    “说得我好像以前是多血腥似的。”钟健有些不自在了,其实苏伦的确是很了解他的,以前的钟健,的确就是这样的人。

    “我可以肯定,你现在还没和她上过床吧。”苏伦笃定的眼神里泛出不少戏谑之意……

    钟健被说中了,瞬间面色微红,随即也很不自在的否认,“谁说的!”

    “你敢说有?”

    “……”真不敢说,他钟健不是说谎的料,他的沉默等于是默认了。

    另一朋友也震惊的开口,“我靠,你不是吧,居然还没上过……”

    “干嘛呢你们,查户口啊,问得这么详细,老子是心疼她,不想她伤心难过,所以准备把我们之间的私密事留到结婚后去做,我这种男人,其实是很纯洁的。”不是钟健自夸,他确实是在面对曲染这个他深爱的女人的时候,是非常纯洁又善良的。

    以前,钟健还真没觉得自己是个好人,可是自从和曲染在一起后,总觉得自己是个多好的人。

    苏伦已经是很无奈的摇摇头,“你完了,你完蛋了……我告诉你,你这种男人,有这样的想法都是迂腐的,你怎么就知道人家不想呢?我看你们之间没戏唱了,你还是换一个吧,天底下比曲染长得漂亮的女人多得是,你何必这么痴心。男人一旦痴心痴情,这辈子就这么完了。”

    苏伦虽然和钟健从小相识,但他对感情的认知,不比钟健保守,其实说来说去钟健还是很忠于内心想法的,一旦爱上了某人就会一心一意的对待她。

    可是,苏伦不同,苏伦就是很难对一个女人真正动心,玩玩可以,但动真格绝非可能。

    “什么完了不完了的,我现在挺好的,和曲染在一起,我很快乐,当然哪天我们结婚了,我肯定会更快乐。”钟健是很期盼着和曲染结婚的那一天,仿佛总觉得他们之间还是可以有结果的。

    只是,没想到……

    其实,曲染始终是把他排挤在心门之外的,不然的话,她怎么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有事瞒着他,甚至对他说谎。

    苏伦是最先发现曲染的,蹙着眉头,问,“喂,你女人来了耶,原来是要给你一个惊喜啊,如果是这样的话,卧槽,我算是冤枉她了,原来也是个有情趣的女人呢。”

    苏伦的视线很炙热的落向曲染,平心而论,这个女人还是有那么好几分姿色的,也是,若是没姿色的话,怎么可能吸引得了钟健。

    听闻苏伦的话,钟健心下一惊,难道曲染真的是要给惊喜吗?尤其,当钟健的视线也落向曲染迎面而来的身影时,这心底下的雀跃是没办法形容的,简直就好像是排山倒海的喜悦迸发而来。

    可是,不对啊。

    钟健这个时候才意识到原来是想多了,他其实根本就没告诉过曲染他在哪儿,而曲染显然不是来找他的,在离他很近的距离之下,一个转弯的去了另一处地方。

    曲染这个举动是不管钟健,还是苏伦都看得一清二楚了,“原来不是给你惊喜啊,难道是来会情人的,见贺臣风?”

    他们都知道这是贺臣风的地盘。

    “见个球,曲染不是那样的人,她一定是有事。”直觉告诉钟健,曲染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的,可是,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谎,居然说在加班。

    纵然不想在朋友面前,他不想表现得有多沮丧,但事实是钟健很难受。

    “我去找她。”钟健不改冲动的本性,一起身就往曲染刚才的方向去,却被苏伦给制止了,“我就知道你沉不住气,先静观其变好吗,看你的女人到底是要做什么?”

    “该不会真的是来见旧情人吧,如果是的话,我告诉你,这种女人必须马上甩了,没前途的。”苏伦拦住钟健不许他胡闹。

    钟健心底是七上八下的凌乱,下一秒是很焦灼的,但也否认,“应该不是和贺臣风约会的。”

    果然,原本钟健是要朝着曲染的方向去,可谁知曲染却又走了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女人,显然是这边的风尘女子。

    这让钟健立马蹙紧了眉梢,她和这个女人是什么关系?

    尤其,曲染也是塞了一把钱给这个长相还算甜美,穿衣极度露骨的女人。

    这会儿苏伦仿佛是看好戏的性子是越来越浓了,“卧槽,你的这个女人不会是蕾丝边吧,你看,她给钱给人家女的,啧啧,多豪爽啊,一大把呢,可能比你给人家的小费还多。”

    苏伦是越看越瞪大眼睛的注意着曲染和妍妍的行为。

    ……

    曲染则是没想到黑暗处还有人在盯着她,至少丝毫没料到会在这儿遇见钟健。

    自从钟健搬去他的对面住之后,他似乎就很“乖巧”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没有去泡吧,更没有熬夜,每天晚上就是和她聊完电话就睡了。

    她以为今晚钟健应该也是在家里的。

    妍妍这个时候接过曲染的一笔钱,“曲染姐,我会很快拿到你想要的,这笔钱……真的谢谢你……要不是你的话……我妈的医药费付不出来,肯定会被医院停药的,谢谢你……”

    妍妍也是家庭条件不好,才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你先去处理你妈妈的事情吧,你妈妈的事情安定下来,你才有心思工作,不过,妍妍,我等不了太久了,以后我能出来跟你见面的机会,可能是越来越少,拜托你,帮我尽快吧。”

    曲染也是十分拜托的口吻,和妍妍之间是很公平公正的交易,甚至曲染宁愿自己吃亏多给点钱弥补她,只求事情尽快。

    她真的没什么时间了。

    曲染很清楚自己的眼睛好像很快就会看不见了,到时候要出来办事,肯定很麻烦的。

    不过妍妍这次是胸有成竹的,“曲染姐,给我一个礼拜,我保证一个礼拜可以搞定下来,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