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三十九章 不想当天使

时间:2017-12-27作者:纳兰海映

    其实在监狱里,宫耀最担心的就是李芸芸和李婷婷母女两个,可是她们却从来没有去监狱里见过他一次。

    “还算不错吧,按照你原来给我的地址,才知道他们搬了家,不过还是在同一个小区,但是租的房子比原来舒适了,看来你那哥们算是有义气,把你老婆和孩子照顾得挺好的。”

    “尤其你女儿,我听说一直生病,是早产的原因导致她身体很虚弱,这些年全靠你哥们照顾,就算你哥们赚钱不多,但是给你女儿上得是贵族幼儿园,女儿也被教养得很乖巧听话,阿耀,你以后有福气了。”

    杨刚汇报着他打听而来的消息。

    宫耀也知道这些年他的老婆和孩子应该是全靠曲英杰照顾才能生活下来,毕竟李芸芸的能力有限,要让李芸芸一个人抚养孩子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在宫耀的心里是不会感激曲英杰,这些年来,他始终心底下是耿耿于怀的,就是对曲英杰有着耿耿于怀,当年如果曲英杰愿意代替他坐牢一阵子的话,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他的女儿不会早产,他不会要做这么久的牢,如果自首的话,肯定会减刑的。

    可是,他在监狱里却白白多坐牢了好一阵子,这些恨意潜藏在他的心底,令他绝对不能原谅曲英杰,尤其是曲染这个贱人,他的确是要报复的。

    “阿耀,出来后我也想好好干,不想再进去监狱里关着了,可是啊……找工作很难,一看我们是坐过牢的人,人家是歧视的,你出来后如果有朋友愿意介绍你工作,你就干着,否则,我们连吃口饭都难啊。”

    杨刚叹息的道。

    宫耀也始终是心事沉沉的,“我现在就想见到我女儿,其他我暂时不想,只要出来了,就自由了,什么事情都可以干。”

    “你女儿过得还不错,你不要担心她,还是担心你自己吧,出来后,一切是重新开始了,但是我们与别人不一样,别人可以重新开始,我们连重新开始的机会都没有,我们坐过牢的人注定是要被嫌弃,被鄙视的。”杨刚是深有感触,杨刚当年是因为盗窃罪被抓进去,现在出狱后是找不到工作。

    同样宫耀的案底也是很差的,将来找工作很难,可是现在的确是一心一意的想要见到他女儿,暂且其他事情抛在一边,“刚哥,你知道我女儿上幼儿园的地址吧。”

    “是个豪华的贵族幼儿园,听说一学期的学费都得上万呢,你哥们对你女儿可真好,你老婆也是没做事,全靠他一个人养着。”杨刚继续说着有关于曲英杰的事情。

    可是,他越说,就越让宫耀难受憎恨,“刚哥,你不要提他了,如果他真的好,当初很多事情就可以避免的,他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在补偿罢了。”

    “阿耀……”杨刚见他忽然间情绪变得那般的躁动,甚至是阴鸷冷漠,也有些惊讶。

    “刚哥,我现在就去幼儿园里见我的女儿,我太想念她了。”

    看着女儿的照片,宫耀是格外的想念,更是痛恨这些年来,他和女儿没有机会生活在一起,要不是曲英杰和曲染,他又何必弄成这样子,宫耀就是把自己所犯得错误,全部归咎于曲英杰。

    “阿耀,如果你找不到工作,或者生活上有困难,我们就一起干,干一票能过上好几年,我们现在这样没机会重新开始的,只能搏一回。”

    杨刚似乎自从出狱后,很难融入社会,也被社会上的人士排挤或鄙视,仿佛也失去了信心,只能继续走上犯罪的道路。

    宫耀倒是在这个时候是很坚定的,“刚哥,我一出来就没想过再进去,但是,我要报复的,一定会十倍偿还给他们,以后有很多事情会请你帮忙的,请你多帮帮我。”

    宫耀在监狱里沉默寡言,唯一结识的人就是杨刚,杨刚既然是因为团伙盗窃罪被抓入监狱的,肯定是有一定的人脉,而宫耀对曲染是非常的憎恨,自然是饶不了她的。

    他此刻是迫不及待的去见女儿,而李婷婷也的确还是被迫在幼儿园里念书,只是这一学期,很快就要过去了,下一学期,她肯定不在这儿念的。

    期末接近尾声的时候,沈乔的担心终于还是要来了,“婷婷,你下学期真的要转学吗?我听说你妈妈来学校了,跟班主任提了转学的事。”

    “是啊,下学期我要在我们小区那儿念书,便宜,又方便。”李婷婷倒是很能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似乎转学更是她期盼已久的事情,反正在这儿也是天天和贺欣闹腾,没意思。

    她始终没有与贺欣和好,贺欣在班上也是被孤立的,没几个人愿意和她玩。

    课间活动的时候,沈乔和李婷婷在单杆上匍匐着,懒洋洋的晒着太阳。

    李婷婷似乎今天看上去很不开心,甚至连日来都是很郁郁寡欢的。

    “都怪贺欣那死丫头,婷婷,我很喜欢你,我不想你转学,你转学了我怎么办啊,谁跟我玩啊,我的好婷婷,我帮你出学费好不好,我爸妈很有钱的,随便一点钱没放在眼里……只要你答应我不转学,我以后把零花钱全部省下来给你交学费。”

    沈乔是罗美和沈弘伟的儿子,虽然父母亲人品不怎么样,可是沈乔却不在学校里称王称霸,至少相对于贺欣而言,他更加的好相处。

    就算沈乔是个好伙伴,可李婷婷却还是很坚持自己想法的,从单杠上跳下来,步伐往旁边的秋千挪去,“沈乔,谢谢你,可是我不需要,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我爸爸教我不要随随便便的接受别人的好意。”

    的确是曲英杰教她不能随便要人家的东西,也不能随便的接受别人好意的,就怕这小家伙被人骗走了。

    李婷婷每次在提到她爸爸的时候是很骄傲的,也是很自豪的。

    “李婷婷,你去我家玩吧,我妈妈一直想要一个女儿,不如你给我妈妈当女儿吧。”沈乔是想方设法的就是想要和李婷婷不断了联系,要是断了联系,他就没有好朋友了。

    沈乔像是跟屁虫似的缠黏着李婷婷,此刻正和李婷婷一起荡秋千。

    贺欣这是一个人在操场边缘玩,看起来就是形单影只的可怜,李婷婷忽然间提议,“你去陪陪贺欣吧,虽然她很可恶,但也很可怜,没有一个人喜欢跟她玩。”

    “才不要嘞,她就是大傻逼,我才不要跟傻子一起玩。”沈乔似乎是很讨厌贺欣的,“今晚去我家玩吧。”

    “不了,我想去曲染姑姑家里。”李婷婷是越来越缠着曲染了,有任何的心事都可以跟曲染一起分享,可是跟她妈妈就不一样,虽然很疼爱妈妈,但是妈妈情绪起伏不定,有些事是没办法一起分享的。

    听到曲染姑姑家,立马沈乔来劲了,“我也去,我也去,你是要去染染姑姑家里吃饭么,我最喜欢吃她的菜了,这些去我一定会带礼物的,你带上我吧。”

    闻言,李婷婷为难了,很是为难的神色凝视着沈乔,仿佛是在琢磨着到底要不要一起去染染姑姑家,给染染姑姑家里添乱。

    ……

    此时此刻的宫耀已经翻越围墙,来到贵族幼儿园学校的操场边缘寻找着他的女儿。

    在众多的小朋友人群里,宫耀目标定在了此时正在荡秋千的李婷婷身上,她小小的脸蛋一看就是和李芸芸长得很像,尤其看上去就是那么的可爱,只是眼神里似乎有着无法抹去的哀伤,仿佛楚楚凄凄的可怜韵味尽显,至少,她不像其他小朋友那样的活泼好动,看起来就是那么的安静。

    宫耀伫立在那,心底是起伏的疼痛,恍如歇斯底里剧烈的痛楚要将她淹没似的而来,至少就是那样的令宫耀难过,更是懊恼自责。

    如果他不曾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一定可以一直陪伴在女儿身边。

    不远处依然有小男孩的声音传来,“去嘛,去嘛,我们就一起去曲染姑姑家里的吃饭,我保证会听话的,不捣蛋的,你就带我去吧。”

    是沈乔的声音。

    李婷婷被缠得很是心烦了,最后也不得不点头答应,“好吧好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哦,老是给曲染姑姑添乱,我也不好意思啦。”

    李婷婷最怕曲染姑姑以后连她去她家里也不欢迎了,那就糟糕完蛋了。

    “喔喔喔,太好了,我就知道婷婷最好了,难怪婷婷那么受班上同学的欢迎,因为你真的就是天使。”沈乔很狗腿的在拍李婷婷的马屁。

    可是,李婷婷也是有想法的,“我才不要当天使,我听人说去了天堂的都可以称作天使,去了天堂就代表已经死了,我不要死,我死了就再也见不到爸爸妈妈了,以后我还要长大长高,努力赚钱给我爸爸妈妈呢。”

    她志向远大,小小年纪就知道心疼父母,或许李婷婷的遭遇造成了她的太过懂事。

    隔着不远处的宫耀听着李婷婷的这番话,心下五味陈杂的不是滋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