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三十六章 激烈的三角恋情

时间:2017-12-26作者:纳兰海映

    ,!

    岳芯蕊丝毫是无所畏惧的,仿佛一点儿不怕别人说她对骆一凡不公平,甚至也不怕别人说她偏袒曲英杰,反正她也已经声名狼藉了,多一个坏名声也是无所谓的态度。

    “我告诉你,骆一凡,今天他是我的员工,是我底下的人,你找他的麻烦,就是找我的麻烦!”岳芯蕊这话是故意要让大家听到的,不仅仅是要骆一凡听清楚,听明白,也是在说给陈涛听,要让陈涛以后别总是欺负曲英杰了。

    曲英杰则是在听着这话的时候是难以言喻的情绪不断的滋生,难受交杂成团的凝聚在心底。

    可是,就算明知道岳芯蕊是在袒护他,他除了感激之外,却什么都不能做。

    骆一凡也是在这个时候被气炸了,“该死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知不知道谁才是你未婚夫!岳芯蕊,我希望你搞清楚一点。”

    随即,骆一凡趋近了她几步,龇牙咧嘴的模样,甚为嚣张又隐忍的在她耳畔警告,“你真的让人看笑话。”

    岳芯蕊才不会像他一样低低的在她耳边给予威胁,直接大声的说,“到时候调出视频的时候,你就会知道大家是要看谁的笑话了,你这车我可以笃定就是那天骆一敏借你的车出去玩刮坏的,不要再在这儿污蔑别人了,真的很难看。”

    其实,从头至尾他才是个大笑话。

    “岳芯蕊……”

    骆一凡被她给彻彻底底的气炸了,咬唇着,大力的咬着,活像是要把岳芯蕊这个该死的女人给吞掉一般。

    “快点开着你的车走吧,我不会跟你去参加宴会的。”岳芯蕊冷漠了,话语归于平静和漠然的时候,其实骆一凡知道她是很生气了。

    可是,她现在是为了曲英杰的事情在生气,这令骆一凡心底是不服气到了极点。

    尤其,这个时候他还得哄着岳芯蕊去参加宴会,毕竟,他在朋友面前可是夸下海口的,一定会带着自己的女人出席宴会的。

    岳芯蕊自从遭遇了那样的事情之后,就有很长一段时间都不参加社交酒会和宴会,后来久而久之,岳芯蕊就索性长期不参加了,拒绝任何宴会的邀约。

    可是这次被骆一凡是好话说尽的时候终于打算要陪他去一趟骆一凡父亲生日宴会的时候,因为他恶劣的行为,再次的让岳芯蕊打退堂鼓,不愿意遂了他的心愿。

    原本骆一凡的父亲因为岳芯蕊也要来参加庆祝他的生日宴会,想要借此机会跟岳芯蕊谈谈骆岳两家继续扩大合作的问题,然而现在显然是泡汤了。

    骆一凡是不会这么轻易放过她的,“不行,你一定得陪我去。”

    他态度硬朗,口气不悦,尤其眼神里也是有不少逼迫感的。

    只是,岳芯蕊生平最讨厌憎恶的就是别人的逼迫,越是逼她的事情,她就越不会让对方如愿,尤其是骆一凡。

    “一定?”岳芯蕊说这话的时候,轻蔑意味十足,从头至脚的打量了骆一凡。

    他想强迫她?

    没门。

    即刻,骆一凡也改变了态度,深知岳芯蕊这个女人就是吃软不吃硬的家伙,道,“芯蕊,今天是我爸爸的生日,也是你公公的生日,你怎么可以不去参加,这多让人笑话对不对,你就给我面子好吗,我们都快结婚了,你还这样跟我见外生疏,我们以后怎么过啊。”

    “你少给我说这些,以前你爸爸生日,我也没去参加过,今年我就是不去参加,怎样?你打算强迫我去?”岳芯蕊挑眉,挑衅的寓意十足。

    岳芯蕊蹙了蹙眉,又补充的道,“还有,骆一凡,你若是想要别人给你面子,你要给对方最起码的尊重,你何尝给过我面子,所以,你的面子,我也不会给。”

    她就是这么嚣张跋扈,哪怕是在面对骆一凡。

    他们的婚事被一推再推的,其实,岳芯蕊也知道骆一凡不是个好东西,只是目前为止在顾虑到岳家和骆家有合作往来,而岳芯蕊也不想岳氏集团因为她的运营导致股票下跌的情况发生,她毕竟是要顾虑到公司上下的。

    骆一凡凶神恶煞了,尤其在面对岳芯蕊的时候,凶悍的面孔,仿佛要弄死岳芯蕊似的,“你就对这个男人这么藕断丝连?为什么会这么袒护他?他的床,上功夫好?”

    来自于骆一凡反问的口气里就是充斥着深深的奚落与戏谑,就是在故意羞辱岳芯蕊。

    “妈的,不让我碰你,却让这个王八蛋跟你好……说吧,你们上过几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的事情,你们背着我一定干了不少这样的丑事是吧。”骆一凡仿佛也是不怕丢人了,故意扯大嗓门,就是要和岳芯蕊继续作对。

    岳芯蕊气急败坏,没想到这个混账东西是越来越混蛋了,“闭嘴,你给我闭嘴,不是谁都像你一样龌龊,肮脏!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身边有多少个红颜知己,你身边有那么多女人,我不跟你计较,你倒是来冤枉我,你给我滚,我不会跟你结婚的,骆一凡,你他妈给我滚蛋。”

    岳芯蕊的确也是气得不轻的,被人这么冤枉着她的清白,心底是忽上忽下的难受,仿佛也让她很轻易的想到了之前宫耀对她的伤害,那一幕的巨大伤害令岳芯蕊的情绪不能自已了了,甚至对骆一凡失控的咆哮起来,“王八蛋,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给我滚啊……”

    她的失控也看在曲英杰的眼里。

    曲英杰明白自己不应该插手去管她的,可是,骆一凡作为她的未婚夫却在旁边像是幸灾乐祸一样看好戏,几乎就是要看着岳芯蕊出丑。

    “怎么恼羞成怒了啊,我说你们上床了,你是不是已经回忆起你们上床的一幕,不要脸的臭女人,厚颜无耻啊你。”骆一凡也像是疯了一样的攻击岳芯蕊。

    他大概也是气疯了,才会这样说,不然不会忘记了此刻他们骆家已经陷入了危机当中,全要依靠着岳芯蕊公司的合作才能勉强的度过难关,否则的话,他们骆家就完蛋了。

    “畜生,闭嘴,你怎么骂我,打我,羞辱我都可以,但是不要污蔑岳芯蕊,不要伤害她。”曲英杰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终于还是万般火气腾腾的给予了骆一凡反击。

    骆一凡真要是比试起来,绝对不是曲英杰的对手,之前是曲英杰不想给岳芯蕊麻烦,所以忍气吞声的,他吃多少苦都没关系,但就是要让岳芯蕊舒舒服服的。

    可是,显然岳芯蕊和骆一凡在一起,分明就是不合适的,不论是他,还是岳芯蕊,其实他们两人都很清楚给了骆一凡是无数次机会了,然而他始终就是如此的嚣张跋扈,恶心恶毒。

    骆一凡顷刻间脸蛋上是皮开肉绽的,这一回就算是曲英杰对他多么用力的动手,岳芯蕊是不会阻挠的,毕竟这个家伙是欠抽的。

    “住手,曲英杰,你给我等着,你最好给我等着,改天我让你百倍奉还。”骆一凡不是对手,身上受了不少伤,最后曲英杰也是停下来了,但还是给他的教训是不够的。

    骆一凡却是不死心,始终还拖拽着岳芯蕊离开,“你跟我走,今天我爸的生日,你非去不可,未来的媳妇不去参加公公的生日派对,这算几个意思啊。”

    恐怕也只有岳芯蕊这样的女人才做得出来。

    骆一凡的不死心,换来了岳芯蕊的狠甩,“我叫你滚,无论我们岳家付出多少代价,你和我的婚约取消!不就是想要找人跟你去参加你爸的生日派对么,你打电话给你那些莺莺燕燕啊,她们一定很乐于参加的。”

    但是,对她来说,不媳,也不想去。

    当初答应骆一凡也是被他给缠得太久,最后不得已才答应的,尤其之前她也确实想要逼着自己和骆一凡认真的交往,毕竟,他们两家的合作项目是牵扯很大的!

    骆一凡就算是有一堆莺莺燕燕,也不敢公然的带去父亲的生日宴会上,这会儿似乎也是畏惧于曲英杰的拳头了,不想再与他们在这儿浪费时间,“等着,你们两个贱人给我好好等着……”

    他怒气汹汹的离开,在公司保安室的门口,堆满了看好戏的人群,仿佛在刚才历经了一场最好看,最缠绵,最好笑的三角恋情。

    只是,陈涛便忍不住嫉妒曲英杰了,这个家伙不就是脸蛋长得好看一点么,竟然能够这么耀武扬威的占据岳芯蕊心底。

    要知道如果曲英杰真的攀上了岳芯蕊这个女人的话,他陈涛这个保安队长迟早是要被废掉的,肯定会让曲英杰来接替他的位置。

    曲英杰如果是以前的话,一定会和她避嫌的,可是这么晚了,尤其骆一凡也是怒气冲冲的离开了,他必须送她回去。

    “我送你回去。”

    “不用。”岳芯蕊虽然和骆一凡相处不好,始终就是没有缘分的,不断的争吵,两人分歧很多,但不代表她和曲英杰就能有结果。

    曲英杰却坚持,“车钥匙给我,我送你。”

    必须平安的送达她回家,不然的话,曲英杰会担心她的安危。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