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三十章 读懂女人的心事

时间:2017-12-22作者:纳兰海映

    难怪贺明汐和贺臣风都知道这个焦先生是大客户,一出手下订单就是十万套的。

    然而,曲染在听到“结婚”两个字的时候,是十分的慌乱,“焦先生,您误会了,我和贺臣风并不是……”情侣关系。

    可是,谁知贺臣风已经快速的握紧了她的手,牢牢揣入了自己掌心里,“会有那么一天的,到时候记得来喝喜酒。”

    他很顺势的接下曲染的话。

    贺臣风和焦烨之间认识了很长一段时间,似合作商,更似朋友,焦烨唇角上扬,举手投足间也是彬彬有礼的绅士风范十足,“看来,你还要继续努力。”

    毕竟,此刻在焦烨的眼里,哪怕是第一眼见曲染,就能从曲染的眼底看到那一抹忧伤,莫名的忧伤,分明就是个有故事的女人,也看得出对贺臣风的抗拒……

    贺臣风倒是牵起曲染的掌心,笃定的,“你的一百万套订单,一定少不了的,等着。”

    他们会结婚的。

    终有一天,会在一起,只不过是时间磨合的问题。

    就算曲染这一辈子有可能都在抗拒他,但是,他定然是对这个女人是不离不弃的,无论她有多么拒绝。

    “祝你好运,合约的话,我回头再回签寄给你,因为航班耽误了我一点时间,我没办法这儿多停留,改天有时间再请你们吃饭。”

    在谈妥生意之后,焦烨便是立马马不停蹄的赶完另外一座城市谈生意合约了。

    曲染也是真正的领会到了对于有钱人来,时间就是金钱了,仿佛这个翩翩风度的男人,每一分每一秒都算得精准,短短的时间便洽谈好了*订单。

    “我送你出去。”贺臣风也是礼貌的送焦烨出门,焦烨对贺臣风也了解不少,知道这些年来他把贺氏做得越来越大,越来越好的一个重要原因终究是因为用工作来让自己忙碌起来,忘记某些人。

    这个人,毫无疑问就是曲染。

    “曲染小姐好像有心事,女人的心事,你要是猜对了,就很容易俘获芳心,臣风,你得加把劲啊,不然这么好的女人很容易被别人抢走的。”

    的确,第一印象对曲染是很好的,不是那样妖媚如妖精般的女人,如朝露般清新的面容是很惹人喜欢的。

    焦烨这番话也极其的引起了贺臣风的更高度的重视,即便是连一个局外人也能清清楚楚的看到来自于曲染的发愁,说明,曲染一定是遇到了问题,要是没有猜错的话,这个问题定然是和贺瑾航有关的。

    毕竟,曲染心情的变化就是从提及贺瑾航开始的,在送走焦烨之后,贺臣风并没有耽搁半秒,便是立马打电话给助理阿文,“替我查贺瑾航的行踪,看他最近几年到底在做什么。”

    助理当然是知道贺瑾航行踪的,基本所有的人都知道贺瑾航的离开,唯独隐瞒了贺臣风。

    “啊,贺少,怎么忽然间要查瑾航少爷的行踪……”助理在电话那头吓傻眼了,这个行踪,他肯定是查不到的,也不能随意的瞎掰一个谎言,毕竟,其实若不是大家都守口如瓶的话,贺臣风应该早就知道这个事了。

    贺臣风就纳闷了,“你们这都是怎么了,一提到贺瑾航你们就好像是提到毒蛇猛兽似的,立马心情不是压抑就是惊慌的,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你们在瞒着我什么。”

    “没有,没有,贺少,绝对没有,只是……不知道你怎么忽然间就记起贺瑾航少爷了……”他们平时不是挺水火不容的么,没料到贺臣风怎么就忽然间记起了贺瑾航,这把助理给为难得好像恨不能立马辞职了,毕竟,这事很容易让他捅娄子,闯大祸的。

    “那还有什么啰嗦的,快点去查,我要两天之内有结果。”贺臣风愈发凌厉的吩咐。

    不容助理有任何的异议,他已经径自挂断了电话,助理则是在那头瞬间愁白了头,这要让他如何去查啊,尤其两天之内,助理倍感他就算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出一个应付贺臣风的方法。

    回到酒店后,曲染显然是已经迫不及待的要离开这个海滨城市了,她在整理行李,曲染一边整理,一边眼前一片漆黑,她的视线是越来越模糊朦胧了,再定睛一看,依然还是朦胧看不清楚的,顿时间的天旋地转令曲染心下是歇斯底里的骇然恐慌。

    尤其这个时候贺臣风也已经回来了,见她在整理行李,便忍不住继续询问,“曲染,我已经让阿文去查有关贺瑾航的事情,很快就会有贺瑾航的消息。”

    听到这话的曲染,手中握着的原本是要送给李婷婷的水晶玻璃球瞬间从手上掉落,顷刻间“砰”的脆响声传来了,这一声响不仅是更加的慌乱了曲染的心,也引来了贺臣风的火速靠近。

    “怎么回事,每次我只要提到贺瑾航,你就这个样子,曲染,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是我不知道的,我直觉你们都不对劲,一定是有事情瞒着我了。”贺臣风目光炙热的落向曲染,胶黏着她的面庞,仿佛要从她的脸上看到问题所在。

    曲染急急忙忙的避开他的视线,随即从地上捡起坠落的水晶玻璃球,可是太过着急,手掌上扎了玻璃碎片,尤其她竟然眼前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了。

    这一事实,令曲染是歇斯底里的惶恐害怕。

    “干什么你,曲染,住手。”贺臣风惊吓过度,紧忙的捞起了她的身子,让她火速的离开了玻璃球碎片,她的手掌心也沾满了斑斑点点的血迹。

    曲染眼前的视线已经彻底看不见,耳畔只听到贺臣风厉吼的声音,“发什么神经,你的手都流血了,曲染,你到底有什么心事是我不知道的,我那么爱你,为什么就不能让我知道你的心事,让我可以照顾到你,帮你解决问题,哪怕你不给我们在一起的机会,但是,我只希望你能平平安安,不要受任何伤害。”

    可是,他知道曲染是处处受伤的,现在看着曲染指腹里是血迹,也不知道有没有玻璃碎片刺入了掌心里,他即刻吩咐,“去医院,这次由不得你。”

    贺臣风找来她的外套,套在她的身上便火速的和她离开,所幸的是片刻之后,曲染的视线恢复了不少,尽管是朦胧的,但还算是有点光线的。

    只是就算贺臣风在眼前,可是,她看不清楚,努力压抑住所有的慌乱,“贺臣风,你别急,这没什么的,我不疼,真的一点都不疼。”

    她很清楚贺臣风全部情绪的爆发都是因为她而引起的,曲染在眼前一片漆黑后,到朦朦胧胧看不清楚,再到此刻视线渐渐地明朗,清清楚楚的看到了贺臣风脸上全部的担心和紧张,她的心在这一刻是暖暖的,就算气候很冷,可是心却温暖无比。

    “你就会大惊小怪,这点伤算得了什么呀,我在牢里的时候,我们牢犯经常要给一些小工厂做劳动活,那些手工活很可怕的,每次都是把我们的手磨破皮,经常手心手指是鲜血淋漓的,那才叫惨烈,这点小伤不碍事的,我手上的皮可厚了。”

    原本曲染是不经意间的说起了在牢房里做手工活的事情,因为要进行牢犯改造,她们女囚在里面是有很多事情要做的,这些磨炼她们意志力的事情是做遍了,所以出来之后就算是遇到再大的困难也能挺过去的。

    贺臣风听着她这番话,心下翻腾得不是滋味,虽然也知道曲染是完全无意识的说起这件事,甚至,只是想要打个比方来安抚他焦灼的情绪,可是没想到这一比喻令贺臣风顿觉自己更加对不起曲染了。

    曲染在说完这话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是说错话了,立马改口,“我随便说的,反正就是……这点伤你不必放在心上,没什么事的……”

    曲染安抚他。

    这一刻,她并不和贺臣风较劲了,毕竟,她还能看见他多少回,等到病情恶化,等到眼睛视力是彻底看不清楚的时候,她即便是想见一次贺臣风都难了。

    贺臣风神色凝重,也很难受,“先处理一下伤口吧,等会顺便做个身体检查,为什么头会痛,我看不像是普通感冒。”

    他没有忘记曲染头痛欲裂痛苦的模样,一直是惦记着的,只是这个女人一直很倔强,就是不肯听话。

    听闻,曲染立马紧张了,“才不要检查呢,我本来就只是感冒了,给我处理一下手上的碎玻璃就好了,回头我还得给婷婷买一个玻璃球呢。”

    李婷婷给她打电话那天,正好是她出差的日子,曲染答应了一定会给她买礼物的,可是,她在紧张慌乱的时候竟然把玻璃球摔碎在地了。

    贺臣风也知道李婷婷是谁,是宫耀的女儿,“听说宫耀马上要出狱了。”

    曲染是约莫知道一些有关于宫耀事情的,“嗯,好像就是这个月吧。”

    贺臣风也知道宫耀一定是憎恨曲染的,所以在宫耀出狱的时候,他肯定得派几个人在曲染身边偷偷跟踪保护着她,一旦宫耀出狱,恐怕相关联的人的生活都会受到影响……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