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二十九章 清新绝美的气质

时间:2017-12-22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的确是从来没想过贺臣风竟然会提及“贺瑾航”的名字,毕竟,她知道贺臣风与贺瑾航之间是水火不相容的,听到贺臣风这番话的时候,曲染很清楚这家伙原来其实只是口是心非的。

    毕竟,血浓于水的亲情让他们之间的兄弟情义是割舍不掉的。

    只是贺瑾航的名字却是让曲染的心底犹如投掷了巨石,瞬间心上是沉甸甸的沉重又沉痛。

    “贺瑾航这家伙,什么都喜欢跟我争,忽然间不跟我争夺了,还真不习惯,你们之间还有联络的吧。”

    贺臣风继续淡淡的开口,他也很清楚当初贺瑾航对曲染的喜欢其实也是真心的,毕竟像曲染这样的人,没有几个男人会不喜欢的。

    她就是那样的倔强,硬骨头又惹人怜爱,格外的撩拨男人的心房。

    想到这里,贺臣风掌心下的力道,在抱紧曲染的时候是更加的用力了。

    “我不知道……贺瑾航……我也想跟他联络的……可是不知道他过得好不好……”

    提到贺瑾航的时候,心底的酸涩是那样的涌动不安,就算知道贺瑾航在哪一个地方,但是这些年来贺瑾航从来没有出现在她的梦里,大概也是因为憎恨她吧,一定是憎恨的。

    曲染吞吞吐吐的话语也换来了贺臣风的怀疑,他强迫曲染正视着她,眸光一瞬不瞬的盯着曲染,仿佛是在给她施压那般,想要从她的言语里看出端倪。

    曲染却对贺瑾航的事,不想再提,“不要提贺瑾航好吗,但愿他能过得好。”

    即使去了天堂,也能过得好。

    可是一想到这儿,酸涩和难过几乎要淹没她。

    贺臣风顿了顿,也打住了这个问题,仿佛隐约有觉察到不对劲,毕竟,曲染不应该是这样的神色,似乎有不少隐忍浮现在脸上。

    “雨停了,我们出去走走吧。”贺臣风凝望着窗外的天气,总算是停了。

    这一次是出差才有机会和贺臣风一起出来走走,否则这一辈子可能都不会有像现在的机会,此时此刻在提及贺瑾航的时候,曲染也会想到贺臣风的身体状况,若是那时候他不在了……

    曲染几乎想都不敢想这个问题,幸好的是活下来了,可是,她却是头一回知道自己是那样的卑鄙可耻。

    ——

    南方城市的气候,阴雨连绵之后,很快便是雨过天晴的晴朗好天气,俨然是万物复苏的状态,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干净清新。

    在被大雨冲洗淋刷过的城市,更像是干净清澈的正生机勃勃的生长。

    贺臣风牵着曲染的手,牢牢地,俨然两个人就是老夫老妻一般的在雨后晴空下的散步着,这边气候环境相较于北方,是更加舒心惬意的。

    贺臣风也突发奇想,“染染,如果你喜欢这边的气候,将来等我们老了,就在这边定居吧。”

    “雨水多,湿气重,我不太喜欢,我更喜欢阳光明媚的气候。”因为她的心底太阴暗了,所以需要阳光明媚的气候才能温暖她的心底。

    她做得最阴暗的事情就是认识了贺臣风,连累了贺臣风,也害死了贺瑾航,甚至连带贺臣风奶奶,也被她拖累了……

    当初若不是她与贺奶奶起争执,当初若不是她让贺瑾航离开,贺奶奶也不会这么伤心欲绝的。

    贺臣风则是心境也不一样了,“如果我们能一直这么在一起的话,我贺臣风这一生就不会有任何的遗憾了……”

    “其实,还是有遗憾的,我们的孩子……若是还在的话……就不会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的。”

    比如他们贺家,以前的确是死气沉沉的,可是自从有了贺欣这个闹腾的家伙,明显是欢乐不少的。

    “贺臣风,不要提以前了,以前的事情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往后看。”

    曲染正儿八经的神色,贺臣风一旦是对过去念念不忘的话,他就很快会知道贺瑾航的事情,其实心底下还是会担心贺臣风知道贺瑾航的事情,不然他怎么会无缘无故的说起贺瑾航的事情。

    贺臣风听闻蹙了蹙眉心,仿佛今天的曲染是特别的沉闷。

    “贺臣风,你要答应我,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要积极面对,这样才像贺臣风。”

    她似乎已经有强烈的预感贺臣风一定会知道贺瑾航的事情,所以事先就跟他说这么一番话。

    “今天的你很奇怪,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是……贺瑾航发生了什么事……”

    他觉察到了,敏锐的觉察到了。

    “哪有什么事,只是忽然间就想说这些。”曲染面对贺臣风此刻无比专注的眼神时,她是有些害怕的,随即转移了话题,“我们今天就拍些合照吧……以前在一起的时候,你说得对,都没有一起合照过呢。”

    “曲染……”

    越是曲染岔开了话题,越让贺臣风眉梢之间的疑惑是越来越重。

    “前面有好多商贩,我们去看看吧。”曲染扯着贺臣风的胳膊,不容许他继续对这个问题做遐想,领着贺臣风去看看前方的小饰品。

    曲染在这儿体会到了南方商贩们的热情,拥挤的人潮里,贺臣风就是那样明明有些不适应这样的人潮拥挤,却在替曲染阻挡着人群,还更是小心翼翼的护着她,仿佛生怕她有闪失。

    曲染也是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来自于贺臣风的呵护,她就那样被贺臣风紧紧牵着手,牢牢地拽入掌心里,他则是在紧凑的人群里为她开路。

    有那么一瞬间,她眼底的酸涩再次的涌动,其实不是不想和他在一起,只是,在一起的话,彼此都会很折磨,内心深处也更是受着良心的谴责,毕竟,他们的幸福是建立在贺瑾航受罪去世的基础上的。

    曲染没有再抗拒他,终究是因为很清楚能和贺臣风还有这样手牵手的机会,是多么的来之不易,当初若不是贺瑾航舍命相救的话,现在离开人世的人就是贺臣风。

    想着这些的时候,曲染的心底是泛滥成灾的痛苦,窒息……

    贺臣风一回头便瞅见她眼底的泪水,今天本来曲染的言行就已经让贺臣风生疑了,她莫名的落泪更加令他匪夷所思了,随即牢牢地见她抱紧,抱着她离开人群之后,贺臣风将她带至一个人群没那么多的地方。

    “曲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是怎么了?今天特别奇怪……”

    “我哪有,我只是……只是想哭……”她从来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可是否认得太快,神经也紧绷得难受,眼泪反而泛滥得更多,贺臣风愈发凝重的眼神落向曲染。

    他低低的开口,“告诉我,到底是什么事?”

    “我说了我没事,真的没事,只是忽然间很感伤罢了,如果当初我没有离开,现在肯定是不一样的,你说得很对,其实一切都是我的错,是我的原因造成了对所有人的伤害。”

    贺瑾航也好,苏文柳也好,都是她造成了他们的离开。

    曲染眼泪更加拼命的流淌,心脏处犹如拧成了团,立马是撕裂的疼……

    这一次,是曲染主动的投入他的胸口,以掩饰她的落泪,在他的胸口处才能真正的温暖她的心,“但是,过去的我们不提了,贺臣风,以后我们都要好好的。”

    贺臣风沉默了,双臂也是锁紧了曲染,牢牢地将她揽入怀里。

    只是,贺臣风是不可能不觉察出问题的,也一定会调查清楚。

    ……

    雨过天晴后,航班正式启动了,大客户焦先生也平安到达海滨城市,在曲染的想法里既然是能把生意做到这么大的人,一定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板,可谁知是很年轻的男人,比贺臣风大不了几岁,所以他们沟通起来也是很愉快的。

    贺臣风与焦先生之间的聊天,根本不像是生意往来人,更像是朋友,所以贺臣风自然是很笃定可以替曲染拿下订单的……

    焦先生此刻经由贺臣风这么一介绍,他的目光落向了曲染,曲染从头至尾没有开口说话,毕竟他们两个男人谈得“热火朝天”的,她插不上嘴。

    全程,贺臣风也是谈判高手,与焦先生达成的协议是互相都有利益的,绝不是占尽对方便宜,而是互惠互利的合作。

    “臣风,问一个题外话,这么卖力的向我推销高奢护肤品,难道这个就是传说中你贺臣风最爱的那个女人?”焦烨的视线专注的停留在曲染的脸上,的确是个美人胚子,但又不是那样绝艳动人,魅惑无比的女人,更偏向于清新绝美的气质,难怪贺臣风会这样死心塌地的爱着她。

    贺臣风此刻是沉默的,他沉默也是默认的。

    曲染则是显得局促不安,焦烨却开起了玩笑,“的确,我的市场很宽广,什么样的产品都能销售出去,这样吧,我先给你一个试订单十万套,等到曲小姐和臣风结婚的时候,我再送你们一份大礼,到时候给曲小姐下一百万套高奢护肤品订单。”

    曲染听着焦烨的话,当场有些惊愕了,全凭着贺臣风的功劳,仅仅只是一个试订单,竟然就是十万套……甜妻热恋中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