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二十五章 花她男人的钱,理直气壮!

时间:2017-12-20作者:纳兰海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简艺美也没料到邓允妈妈会说这样的话,似乎也是真的对她失望了。

    良久,简艺美伫立在原地,手上还沾染着属于邓允的鲜血,即便是救护车的声响,以及救援医务人员急切抢救的声音在耳畔缭绕后,又归于平静,她似乎就是那样呆若木鸡般的伫立在那,一点知觉都没有了。

    邓允这次受伤,主要是失血过多导致的昏迷,医院方面要继续给他留院观察是否有脑震荡才行。

    邓允妈妈急得慌乱无助的时候,只能打电话给曲染和汤可晴来商量邓允的事情。

    此刻在外地出差的曲染接到邓允妈妈电话的时候,也是万般的慌乱,“你说什么,邓允住院了啊,邓阿姨,我现在在外地出差,一时间赶不回去,我打电话给可晴,可晴知道这么做的……”

    电话那头的邓允妈妈听到曲染这话也安心不少,幸亏邓允有这么两个好朋友,一出事就能帮忙。

    可是,也是在这个时候,曲染才意识到一个问题上次聚会的时候汤可晴说是要去国外一趟,“天哪,邓阿姨,怎么那么凑巧,可晴也在国外。”

    “现在邓允怎么样了,要不,我现在马上赶回去。”

    电话里邓允妈妈显然是方寸大乱了,若不是六神无主也不会打电话给她们商量事情。

    邓允妈妈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但也知道是麻烦到了曲染,“染染,医生说邓允现在还必须留院观察几天才行,他还没醒来,你都不知道邓允刚才流了多少血了,我吓死了,我以为他会死……”

    “邓阿姨,没这么严重的,我现在就回来,你等我。”此刻在外地出差的曲染,似乎已经忘记了她有公务在身。

    邓允爸爸身体不好,腿脚不方便,肯定是不能去医院见邓允的,邓允妈妈也是没办法才打电话给她们寻找帮助的,毕竟这个简艺美死女人太厉害了,差点儿就让邓允丢了性命。

    挂断电话的曲染,急急忙忙的开始收拾东西,她也很慌,没想到简艺美这个女人已经疯狂到这个地步了,可是曲染的慌乱也被贺臣风适时地制止。

    “你真的要回去看邓允?现在你买不到及时的机票,就算买到了,至少也是两天后才能见到邓允,这样吧,我打电话给贺明汐,让贺明汐过去帮帮忙,不是说贺明汐最近和邓允走得挺近的吗,既然是朋友有事,贺明汐不会袖手旁观的。”

    贺臣风思维很快速的联想到了贺明汐,只是这么晚了打电话给贺明汐,一定又会让贺明汐叫嚷嚷的。

    曲染一听,这也不失是个好主意,“可是,这么晚了打给贺总的话,会不会不妥啊。”

    虽然贺明汐不是那样斤斤计较的人,可毕竟是这么晚了……

    “我来打。”贺臣风不怕麻烦贺明汐,毕竟,麻烦她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伴随着电话的接通,曲染心底是忐忑不安的,一边是害怕打搅到了贺明汐,一边又是很担心邓允的情况,邓允这次在简艺美身上是栽跟头了,没料到会惹上这么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

    贺明汐这头自然是不知道邓允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一看最近贺臣风这个家伙每回都是深更半夜的给她打电话,这火气也难免有点大,“卧槽,贺臣风,你搞什么啊,现在几点啊,你最近天天晚上骚扰我,又想怎样啊,你和曲染难道房事不顺啊!”

    她以为贺臣风和曲染既然是去了出差地,孤男寡女的在一起,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的,毕竟,曲染和贺臣风两人的分开不是因为不爱彼此了。

    不知现在是贺明汐嗓门太大,还是曲染靠贺臣风靠得太近,以至于曲染对于那句“房事不顺”听得清清楚楚,没想到贺明汐原来私底下也是会说这样话语的人,虽然这话让曲染很面红耳赤的,可是也愈发觉得贺明汐是个可爱率真的女人。

    “顺利的很,这你就别操心了,还是去关心一下邓允吧。”

    其实,最近贺明汐与邓允走得近,贺臣风也是听说过的。

    只是,他丝毫不觉得邓允和林以然长得有多相像,或许是有一定的相似度,但他们是两个不同人,或许贺明汐与邓允也算是缘分吧。

    听到“邓允”名字的时候,贺明汐很本能的心上跳跃,“喂,你无缘无故提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干什么,快说,这么晚了打电话给我是干什么呀。”

    她话语冷硬了不少,显然是有欲盖弥彰的势头。

    她越是如此,就越能让贺臣风听出端倪来,倍感这件事情贺明汐一定会管的,“邓允受伤了,现在在医院里还昏迷不醒,邓允妈妈前来打求助电话给曲染,曲染现在不可能立马赶到医院,你去看看邓允现在是什么情况了,如果有转院的需求,你帮个忙吧,或者手头上的钱带得不够的话,你先帮忙代替预付,我回头再给你。”

    毕竟,贺臣风知道这是在帮曲染,好让曲染放心,但帮曲染,就是帮了他,贺臣风话语是越来越充满了感激之情。

    可是电话那头的贺明汐却无法镇定了,握住手机的手是颤巍巍的发抖,好半响没有回应。

    “喂,你还在听我的电话吗?”贺臣风催促,贺明汐从来不是一个这样慌乱的人,仿佛隔着电话就能觉察到来自于贺明汐的慌张。

    “在哪家医院,你告诉我,我马上去。”贺明汐终于回神了,一开口紧张担心的情绪尽显,就算贺明汐不想承认她是有多么的担心邓允,但是作为旁观者的贺臣风却能清清楚楚的觉察到来自于贺明汐的关心和情感的萌发。

    贺臣风报上了医院的地址,贺明汐挂断电话后,就没想那么多,立刻朝着医院的方向奔去。

    ……

    贺臣风手中拽着电话,“看吧,我说贺明汐一定会去的。”

    他很笃定,不管是对贺明汐的前去帮忙,还是邓允的情况都是笃定的态度,贺臣风安抚着曲染,“邓允不会有事的,有些事情贺明汐是能很好处理的,毕竟,你也看到了,她很关心邓允。”

    关于贺臣风的话语,曲染一听,拢了拢眉心,大胆的猜测,“难道你是认为贺总喜欢邓允?”

    怎么可能?

    这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啊,贺明汐和邓允身份悬殊太大,甚至贺明汐在自己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就表示过自己不喜欢年龄比她小的男人,邓允就是比她小,丝毫不符合择偶标准。

    “你不觉得是?”

    “也是,你肯定不知道贺明汐的心思,她是那种就算喜欢得不得了,也会深深藏在心里的人,她脾气倔强,和你有得一拼。”

    贺臣风对贺明汐是有一定了解的。

    只是完全没想过贺明汐竟然会对邓允动心。

    曲染反驳,“我的倔强早已经在坐牢的时候被磨得一干二净了,现在只要能让我有口饭吃,能让我赚钱,我什么事都乐意做的。”就差没去卖身了!

    她现在和贺臣风在一起,就是最好的证明,若是以前的曲染一定是不会这么做的,可是现在的曲染简直就是把自尊心全部抛一边了,明知这样不妥,也依然还是跟着贺臣风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的来出差了。

    “你好像搞得很缺钱的样子,既然这么缺钱我给你一笔,你又拒绝,你还敢说你不倔强?”

    贺臣风才不会信曲染所谓的“磨得一干二净”的说法,如果她真的是这样不倔强,挺乖顺的人,他们之间就不必受这么多荆棘,坎坷了。

    “那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我给我自己的女人花钱,理所应当;你花你男人的钱,理直气壮。”贺臣风丝毫不觉得这样有任何的不妥,反而是像曲染这样忸怩的,更加让事情变得很糟糕透顶。

    “我要睡觉了,明天早点把订单谈妥后,就帮我订机票吧,也不知道邓允伤成什么样了……”

    曲染是很担心邓允的,同时也想到恋爱也好,婚姻也好,的确是要经过精挑细选,相互彼此了解之后,才能深入的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

    而邓允的这个未婚妻简艺美,简直就是蛮不讲理的泼妇一般,特别的让人讨厌。

    他“嗯”了一声,表示应允,但随即也扼紧了她的胳膊,下一秒曲染的身子是硬生生的被带入了他的怀中,“我今晚不会碰你,但是我知道你在我怀里你才能睡得踏实,一起睡吧,我不会动手动脚的,除了抱你。”

    他很认真的神情。

    这话也让曲染是立马紧绷了起来,她本能的抗拒,仿佛就是不相信贺臣风真的会这么君子,他可从来都是一个喜欢揩油的混蛋。

    只是,曲染殊不知贺臣风的“揩油”是只对她一个人有这么好的特殊待遇,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他唯一想揩油的女人就是她。

    “来睡吧,废话那么多,如果再不睡,我可不保证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反正又不是没有做过,一次,几次,无数次,没什么区别。

    但是,这一刻的贺臣风只想曲染能安安静静的睡个好觉,拦腰将她搂入怀中,很快就让曲染踏实的睡下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