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二十一章 单身女公害

时间:2017-12-19作者:纳兰海映

    钟健看着曲染,目光那般坚定,仿佛不管曲染有什么事,他都会很坚定的和她在一起。

    “曲染染,今晚在一起吧。”

    听闻,曲染对着他翻白眼,“再说这些就要分手啦。”

    “其实,不想和我做,也是因为忘不了贺臣风吧。”一定是这样的。

    “既然我决定和你在干一起,我们就不要提他了!钟健,给我一点点时间吧。”曲染这个时候已经主动牵他的手了,哪怕只是曲染主动牵他手,这也让钟健心情很好,随即是反手主动握紧她的,“我可以等的,总之,想要离开我的那些想法,想都别想,我不会放开你的!”

    生平第一次有这么一个女人爱着这种感觉棒极了。

    曲染越是和钟健相处下来,越觉得自己很卑鄙无耻,她能为钟健所做的有限,但愿往后能多陪陪他。

    “后天是周六,我们去约会吧。”曲染忽然间提议,但是也没有忘记后天也是贺臣风约她去见客户的日子,她其实不可否认自己想去接单的,可是,又害怕和贺臣风见面,一见面就很容易做错事。

    “就等你这句话了,地点由我来挑?”

    “嗯,都可以,两人一起出去走走就行。”她能陪钟健的时间很少,如果往后能好好的陪着她,也算是弥补了他。

    可是,曲染想要这么容易的跟钟健约会的话绝非那么容易的事,贺臣风早就已经透露了消息给贺明汐,贺明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这会儿也一定会交代曲染去做。

    只是,贺明汐还不忘“勒索”他,“贺臣风啊贺臣风,你好像欠为很多了啊,怎么,打算怎么报答我啊。”

    “听方伶妈妈说,最近在给你物色对象,还问我有没有好资源,我倒是愿意给你推荐一个,保准你满意,你知道我手头上的好资源挺多的。”贺臣风倒是不忘记慕天翊的叮嘱,现在打算极力推荐慕天翊。

    “你得了吧,这么快想把我嫁出去啊,我告诉你,贺臣风,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心里想什么,你以为把我先嫁出去,你就能得瑟多久呢,我先嫁出去的话,下一个轮到得就是你了,你以为你能和曲染在一起么,曲染和那个钟健现在可是打得火热啊,轮不到你的份了,你赶紧找一个吧。”

    贺明汐其实很懂贺臣风,贺臣风与慕天翊的感情好,自然是想把慕天翊推销给她,可是她对这种弟弟级别的男人是敬谢不敏,完全没好感的,就连邓允都没好感,更何况慕天翊……

    “你快点让曲染跟我去出差吧,我保证你这一次赚大发。”他不会给钟健机会的。

    “我可以帮你,但你别忘恩负义的把慕天翊介绍给我,你嫌我麻烦事儿不多啊,我对慕天翊是没感觉的。”

    她和慕天翊也是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如果真的有感觉的话,早就有感觉了。

    “改天有时间你还是亲自跟他说吧,我要是传达意思,他会觉得我是从中作梗了!”

    “臭小子,你想不想我帮你曲染的事情啊?想的话就替我摆平,我最近很烦,我母后天天逼我跟穆致远见面,其实,三十岁的男人有什么好的,和我同龄更加没有在一起的意义……”

    贺明汐不可否认自己其实这么多和他相亲的男人之中,虽然邓允不是和她相亲认识的,但最有感觉的就属邓允了,或许始终还是因为邓允的面容长得像林以然吧,所以才会很自然而然的想到他。

    贺臣风也听说了最近贺明汐与邓允的事情,“贺明汐,你就准备这一辈子做个单身公害吧,年龄比你小的,你拒绝;年龄和你相仿的,你说没意义;年龄比你大的,你又嫌弃人家,你这辈子就单着吧,不结婚,不生孩子,天天抱着你明月集团睡,这是最好的办法。”

    “哟,戏谑我啊,也不看看你什么样儿,你要是和曲染能成的话,我保准马上结婚,你们成不了啊,就算我不断给你争取机会,你也是这样没半点进度的,所以,你也准备和我一样做个单身公害吧。”

    贺明汐和贺臣风聊天的时候从来不会让着彼此半点,就算他们之间姐弟感情深,但每次都是很毒舌的针锋相对。

    “去你的,我和曲染一定很快就会成事,我这辈子如果不和曲染在一起,我宁愿单着。”这是他早就决定的事情,从知道曲染在监狱里受了那么多苦,他就知道这一生唯一亏欠的人就是曲染。

    他也始终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亏欠的人还有另一个——贺瑾航。

    或许和贺瑾航之间他们兄弟的感情一直不好,所以贺瑾航这个人,他从来就没有关心过,也没有理会他,自然而然的从不知他的命是被贺瑾航救下来的。

    贺明汐是一五一十清楚这件事情的,但是谁都不能对他说真话,这一刻,电话那头的贺明汐沉默了,许久之后才问,“贺臣风……你有没有替曲染想过,她若是和你在一起的话,会很辛苦。”

    “我知道她很为难,但我会排除万难,也要在一起的,我欠她太多了。”

    欠得何止太多,简直就是欠了一条性命,甚至还外加四年的牢狱之灾,贺明汐在心底补充着,尤其一想到曲染因为贺瑾航的死,这一辈子都在受着良心煎熬。

    “挂了,我马上给你去办事,但我的事情,你也得记心上,不要让那个慕天翊隔三差五的打电话给我,有一天晚上,居然还念情诗给我听,我是那种喜欢听别人念情诗的人么,还有,我这个年龄难道还要学习念情诗啊,真不知道脑子怎么想的。”

    所以啊,年轻的男人就是不懂事,尤其像慕天翊这种出门不带大脑的人,没受过什么挫折,人生一帆风顺的家伙,就是这么的幼稚,稚嫩。

    “我靠,念情诗,我先挂电话,我要去把慕天翊这个家伙取笑一百八十遍。”

    太可笑了,这个家伙。

    贺臣风果然是风风火火的挂断电话,去取笑慕天翊了。

    贺明汐则是在电话这头顿了顿,难以言喻的酸涩,现在的贺臣风还算是乐观的,恐怕有一天知道贺瑾航的死是因为他和曲染的话,恐怕他会犹如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里。

    果然,贺明汐哪怕是知道贺臣风和曲染很难在一起,但还是在排除万难的帮他,“曲染,把周六周日的时间空出来跟贺臣风去谈一笔生意吧,我希望你能跟进贺臣风的这个客户,这个是优质客户,付款爽快,订单额多,我们公司想要拉住这个客户,就交给你去谈吧。”

    贺明汐随即将客户的相关资料交给曲染,曲染则是很惊愕,似乎是有点不相信贺明汐的安排,“贺总……既然是这么大的客户交给我是不是有点……太草率了,我毕竟是新人,我怕搞砸了这一单生意。”

    “曲染,你是聪明人,不会不懂这个客户是必须你去跟进才会有结果,如果我派我们的销售经理去的话,你觉得贺臣风会让销售经理有机会靠近这个客户?说到底就是你的面子大过任何人,所以贺臣风才会替你去接这个单,否则的话,免谈。”

    贺明汐索性把问题说开了。

    曲染听闻,还是支支吾吾的,“可是……我……我和贺臣风……也不太适合两个人一起去出差……贺总,能不能派其他人去……”

    “就这么不想和贺臣风在一起?还是你觉得你和贺臣风之间因为贺瑾航的原因,所以必须能避则避?”

    贺明汐询问。

    曲染也不藏着,“都有,有关于贺臣风的一切,我都想离得远远地,更何况我现在有钟健,我和钟健正在交往,要是我和贺臣风在一起的话,这是在肆无忌惮的欺负钟健。”

    钟健那种人是绝对不会容忍这种事情的,曲染也没忘记自己和钟健在一起的初衷,就是想要摆脱贺臣风的,就是想在人生最后的一段时间里,至少有个人陪陪她,她其实是太害怕了。

    带着这种自私的心思和钟健在一起已经够卑鄙可耻了,曲染不想和贺臣风走得太近劲儿刺激到钟健,这就更加对不起他了。

    贺明汐则是实话实说,“你认为你和钟健有未来?要是我没记错的话,钟健的姑姑钟曼颖那可是狠角色,你进不了钟家大门的。”

    “不管怎样,这次是公司委派你去出差,有任务在身,你必须和贺臣风去那边谈好这个生意,一旦谈妥,你将有至少十万以上的奖金。”

    “贺总,我……”她想赚钱,想要奖金,但又有诸多的犹豫。

    “收拾一下,今晚就出发吧,贺臣风说去你的公寓接你去那边。”贺明汐也已经按照贺臣风所说的这么交代曲染了,至于曲染最后去不去,一切都不是她所能左右的。

    曲染也是摇摆不定,“我看看吧。”

    “贺总,若是我不去的话,你会不会对我很失望,进而把我开除?”曲染必须考虑后果。

    “开除倒不会,只是公司的利润额会受到一定的冲击。”贺明汐不会拿这个订单来威胁开除她的,她没这么卑鄙。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