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一十四章 一起看日出吧!

时间:2017-12-16作者:纳兰海映

    “我很难挖,暂时没想过要走。”

    “那个老头子又没给你什么好处,你为什么不走啊,待遇又不怎么样,还让你天天加班!你快说加班工资高不高?别告诉我你是免费给你东家加白班!”贺明汐可是非常气愤的,尤其邓允这样的人,一看就是老实巴交的,肯定受老板欺负。

    邓允没再说话,似乎不想谈公事。

    可贺明汐却不依不饶,“来给我上班吧,我希望你有更好的前途,我们公司待遇真的不错的,你不信任我么?”

    “这跟信任无关,我不想和你共处一家公司,现在我们没有工作上的纠纷,还能见见面,说说话,甚至是各谈各公司的一些烦心事,但是,如果真的在一家公司上班的话,我做事比较死板,怕和你闹矛盾,所以,还是算了吧。”

    邓允一边开车,一边说出了心里话。

    其实也是害怕和贺明汐有矛盾的。

    “真的只是这个原因么?我觉得不仅仅是,你应该是怕你未婚妻吃醋我们的关系吧,其实,我知道的,邓允,你不是林以然,我不会会错意的。”

    贺明汐说破这层关系,顺便补充,“我不会喜欢你,我爱的人只有林以然,所以,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不必感到有压力。”

    这番话,贺明汐说出口之后,反倒是觉得很别扭,异常的别扭,总觉这更像是在自己跟自己说话,是在警告她自己。

    听闻,邓允也是一惊,心下仿佛是立马掀起了歇斯底里的疼痛,这一抹疼痛是邓允所猝不及防的,这样的情愫也是莫名而来的纠结于心底。

    下一秒,车子竟然也好像是故意和他作对似的,倏然间停了下来。

    贺明汐也是防不胜防的一个惯性用力,身子就往前倾去,“天哪,这是干什么啊,我说不会喜欢你,你不会是在抗议吧,邓允。”

    贺明汐撩开两侧的长发,转头望向邓允的时候,他的面色看起来是有点难看的,随即,只见邓允说,“车子可能正如你所说的,抛锚了。”

    即刻,邓允看了看已晚的夜色,显然这个时候是找不到车子来帮忙的……

    贺明汐一听,立马大为惊讶,“你说什么,抛锚?擦!早不抛锚,晚不抛锚,非得在这个时候出故障?你这个破车到底怎么回事啊,故意和你作对啊!”

    贺明汐也瞅着窗外的漆黑一片,在靠近海边的一段路程上出了故障,这里尤其是这么晚的时候叫拖车公司前来拖车的话,是一般拖车公司都会拒绝的。

    “我下车看看,你在这儿等我。”邓允也是极力保持镇定,其实心下很害怕,担心贺明汐会误会他。

    毕竟,今天的约她出来好像是有“预谋”那般,一开始他非要见面,二来又要去载她,三来更是要带她来这么偏僻的地方……

    这一切的一切,好像太巧了。

    邓允在查看车内部零件后,也是蹙着眉心,随即打电话给拖车公司试试看,分明就是抱着侥幸心理看有没有拖车公司愿意这么晚了来这么偏远地方拖车。

    可是,好几通电话过去后,始终没有结果,都被对方给拒绝了。

    邓允很抱歉的上车,“今晚可能拖车公司都不会接单了,最早也是要明天早晨,这边又没有最近的旅馆,离面条馆也有一定的距离……”

    他向贺明汐说着这些情况的时候,分明就是很紧张的,也很尴尬腼腆,面容上的燥红是万般的明显,贺明汐也能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他的不自在,仿佛也能隐约觉察到来自于邓允身上的朴实和老实。

    他的确不是那样一个花心,有歹心的人。

    “你别这么紧张,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我了解你,现在抛锚了也没办法,我们就等一等明天拖车公司来拖车吧。”

    随即,贺明汐看了看时间,“凌晨两点,反正离天亮就差那么几个小时了,这边是海边吧,明天是晴天吗,说不定还能赶巧的看个日出呢。”

    贺明汐这番话倒是让邓允很惊讶的,从来就没有料到贺明汐会说这么一番话,毕竟最初认识贺明汐那一会,她可不是这么一个好说话的女人,甚至是脾气很糟糕的,可是有些人就是像贺明汐这种,乍一看,好像特别不好相处。

    可是,只要相处下来了就会明白,这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女人,好相处,心地善良。

    现在的她这么一说明摆着就是不想让他自责的。

    的确,邓允心底也放松不少,“对不起,这一回是真给你添麻烦了。”

    “你饿不饿,我跑过去面馆那边,给你买碗面条吧。”

    “还有,明天的早会怎么办?”

    “我还是想想其他办法,看能不能找到熟悉可靠的人来载你回去吧。”

    如果是最后一个办法的话,邓允必须是要找个靠谱的家伙才能让他载贺明汐回去,毕竟这边地方很偏僻,时候又不早了,贺明汐又是有姿色有地位的女人,这种女人就是男人梦寐以求的。

    连续地邓允说了这么多,贺明汐愈发可以确定这个男人真的是个好男人,他很紧张,就是怕贺明汐吃亏。

    “行了吧你,离天亮不过就几小时了,我其实并不饿,至于明天的早会,如果我没及时到,刘郁美那死丫头可以替我摆平的。”

    提到“刘郁美这个死丫头”的时候,嘴上称呼好像不太好,但是话语里却是潜藏着浓浓的骄傲,她对刘郁美的工作是很满意的,仿佛只要是她认定的,看上的员工,一定是工作出色的。

    “明天一起看日出吧。”贺明汐要求,不过她也是有备而去的,“喂,邓允,我贺明汐可从来没有跟男人一起看过日出,这生平第一次,看在这个份上,来我公司上班吧,你想要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你,只要你肯来,薪水,待遇,假期,这些都不是问题。”

    毕竟,邓允的确是个人才,肯干,实干,是个一心一意为公司忠诚的人。

    这样的人,在贺明汐眼里是很重视的。

    “你又来了。”邓允笑了笑,心情放松了不少,和贺明汐在一起的时候原来事不需要这么紧张紧绷的,这个女人其实从来不会给别人很大的难堪,至少,她是个很体恤手下的人。

    “我的目的一直很明确啊,所以,就算你现在不来我公司工作,有一天,经过我这么唠唠叨叨,不屈不挠之后,我可以肯定,邓允你将来一定会在我公司上班的,所以啊,横竖你都会来的,不如早点和我一起并肩作战吧。”

    她很珍惜人才,像邓允这样的就是很值得她去挖掘的人才。

    “你睡吧,我在这儿再想想办法。”邓允避开了话题。

    他从来就没想过要跟贺明汐一起工作。

    “那你呢?”贺明汐是有些睡意了,最近连续加班,躲着她的母亲,也是把自己够折腾的。

    “我在外面走走。”

    说着,邓允还真是避嫌的下车,阖上车门的刹那,贺明汐看向邓允的背脊,心是那样歇斯底里的疼,这样熟悉的背影,那般的真切,明明就是和林以然一样的背脊,一样颀长的身材,却在心下可以很肯定,这不是林以然……

    这一刻,对于贺明汐而言无疑是讽刺的,也是难熬的。

    但是就此刻夜深外头的气温而言,邓允无疑是更加煎熬难受的,昼夜的温差之大,此刻的深夜是几度的气温,邓允明明冻得快要缩成团了,却就是不肯上车,或许是车内的空间太小,怕尴尬到了彼此。

    他确实是想得很周到的。

    不过,贺明汐也不要他这么大的牺牲,下了车,来到邓允身边的时候,他大概是冻得连耳畔也凝结了吧,直到贺明汐将身上的大衣塞给他,“喂,就这么怕和我相处啊,不是有一起相处过么,我知道你不会对我怎样,就行啊。更何况,你们这样的年轻小伙子,是不可能瞧得上我这种上了三十岁,马上要奔四的女人的。”

    “快点上车吧,冻坏了或者冻死了,你未婚妻不宰了我才怪,到时候我还有可能落个谋杀的罪名,我一旦被锒铛入狱,我的公司就完蛋了,你想想啊,我公司一完蛋的话,我上千名员工怎么办啊!”

    “为了这些后果,上车睡吧。”贺明汐说了一通,实则也是为邓允在着想。

    邓允的眸光一瞬不瞬的看向贺明汐,心上的蠢动不安和凌乱已经疯狂的席卷他全身上下,难以名状的难受和渴望迸发而出,他身侧的拳头已经不知不觉的握紧,在极力控制自己的情绪,明明就是那样的渴望能够抱抱她,抱紧她,却什么都不能做,毕竟这种想法窜出来是何其的恐怖。

    邓允的喉间发热,仿佛越是想要逃避贺明汐,他竟然情感越发的膨胀发酵了。

    “我在这儿等等吧,反正我也没睡意。”他还是拒绝。

    “那好吧,我也陪你在这儿坐坐吧,反正待在车里也挺闷的,不如就这样等着日出吧。”贺明汐索性坐在了他的旁边,好整以暇的态度等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