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一十二章 凑不到一块去!

时间:2017-12-14作者:纳兰海映

    翌日。

    曲染醒来的时候,贺臣风已经离开了。

    她也是在起床时才愕然发现自己究竟是什么时候被放在了床上,明明昨天他们是在客厅的。

    曲染脑海中不断的回想着昨天的一幕,最后,贺臣风不容她有任何的抗拒,但脑海中是有不少印象深刻的画面。

    她竟然能在贺臣风的怀中安然入睡……

    这让曲染很震惊,其实自从贺瑾航去世之后,因为曲染的愧疚,她就没有睡好过,不是做恶梦,就是失眠,脑海中也总是会蹿出贺瑾航最后离开时的面容,那样深刻的印在她的脑子里。

    “贺瑾航……贺瑾航……”

    这一刻的曲染是情不自禁的在念叨着“贺瑾航”的名字,活像是越叫着他的名字,心底愈发的难受。

    如果贺瑾航没有离开的话,她和贺臣风之间或许还有个可能,可是现在,一切都变成了不可能。

    曲染的头痛已经发作的频率加剧了,甚至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她想要在贺明汐这家公司里继续上班,直到最后倒下为止,毕竟在这里工作,曲染还是很开心的。

    或许就是因为有贺臣风和贺明汐为她保驾护航,就算私底下有人对她不满,也不敢明着说,至少不能太刁难她了。

    可是曲染在公司茶水间的时候,阵阵晕眩传来,眼前的视线也模糊不清,瞬间“砰”的震响声出来,她竟然水杯没放好,杯子就那样从桌面上滑落。

    贺明汐的助理刘郁美正巧从她身边经过,惊愕的开口,“曲染,你怎么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曲染心头一震,为了掩饰自己内心的恐惧,也不想让其他任何人知道她目前的情况,曲染是故作没事的蹲下,想要捡起地上摔碎的玻璃杯,“我不小心没放稳……”

    “小心,曲染。”刘郁美甚至还没来得及阻止,曲染的指尖就立马被玻璃割破了,顷刻有鲜血滑落下来。

    刘郁美是更加惊呼出声了,“曲染,你怎么回事啊,今天心不在焉的,尤其这玻璃杯明明会刺到你的手,你竟然还不偏不倚的握住……”

    刘郁美叨叨个不停。

    “对不起,我今天头有点晕,我等会就收拾。”曲染的确是头晕头痛加剧了,甚至此刻看向刘郁美的面庞也是模糊不清的,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

    “我来帮你吧,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还是最近你们销售部给你们的业绩压力太大了……我看你脸色好像不大好,你是生病了吧。”

    这个时候的曲染是面色很苍白的,看在刘郁美的眼里也是怕怕的,感觉曲染应该就是生病了,还在这儿加班坚持着。

    听闻,曲染即刻否认,“没有生病,就是头有点晕,可能是晚餐还没吃的原因吧,饿晕了。”

    刘郁美心思单纯,甚至也不觉得曲染会有什么事情要瞒着大家,即刻是很爽快的回答,“饿晕了早说啊,我给你叫外卖,我今晚也得加班,曲染,你知道最近贺总怎么了吗,每天加班加到很晚,老板都这么卖力,我们这些做下属的没理由比她先下班对吧,所以,我今晚肯定又要舍命陪君子陪她熬夜加班了。”

    说到加班,刘郁美立马捧着自己的脸蛋,“看到没,最近熬出了好多颗痘痘,花多少钱都弥补不了这张脸蛋的缺陷了。”

    听着刘郁美这样哀嚎抱怨连连的声音,曲染也忍不住发笑,刘郁美绝壁是个好助理,也是个好同事,可以很搞笑,也可以很认真,做事情来绝对不会让贺明汐担心的,尤其刘郁美也不会仗着背后有贺明汐撑腰,她就颐指气使的。

    通常情况下,刘郁美是很和气,善良的。

    “你吃什么呀,我给你点。”

    “随便吧,你吃什么我就吃点什么,填填肚子。”曲染其实现在没心思吃什么,脑袋里剧烈的疼,幸好的是视线在慢慢地恢复,终于可以看清楚刘郁美的脸蛋了。

    刘郁美并不属于那种看上去就很明艳动人的女人,可是,或许美真的是发自内心的,就因为她有一颗很善良,包容的心,因此看上去就是很让人喜欢的。

    “那好,我帮你做主,给你点个鸡腿补一补。”刘郁美已经自作主张了。

    曲染在她离开之后剧烈的疼痛那般刻骨铭心的袭击着她的头部,曲染艰难的沿着墙壁滑下蹲在那儿,可随即,没想到刘郁美折返回来,“曲染,你要喝什么饮料?”

    刘郁美折返了脚步,也正巧看到曲染难受至极的模样,分明现在她疼得很辛苦,却又在极力的隐忍,刘郁美着急的问,“啊,曲染,你脸色好差劲,到底怎么了,要不要我送你去医院啊……”

    “对,去找贺总,让贺总送你去医院好不好?”

    “我没什么事,别小题大做就要上医院的,我好得很呢……”曲染努力挤出笑容,试图去安抚刘郁美着急的神色,但她越是这样的笑,越发的凄凉惨烈,看在刘郁美的眼底是格外的心疼。

    以至于在给曲染叫了外卖之后,刘郁美一直在琢磨着曲染脸上的神情,看起来真的很痛苦,也在斟酌着要不要把这件事情告诉贺明汐。

    最后,刘郁美还是一五一十的进去贺明汐的办公室,把所看到的有关于曲染的事情告诉了她,毕竟,听说贺明汐的堂弟贺臣风是非常喜欢曲染的。

    贺明汐一听,也觉得很惊诧,“你说曲染很痛苦,还一直在忍着痛苦?”

    贺明汐重复着,眉头也深锁,仿佛一时半会还真是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曲染的身体状况明明看起来是很好的,难道是和贺臣风闹别扭了?

    “是啊,我看她好像好可怜的模样,一开始说头晕……可是之后又说没什么事,是饿晕了,但看起来不像是这么回事……”

    刘郁美很纳闷。

    随即,贺明汐约莫也想到了什么,“你出去吧,我打个电话。”

    这个时候是必然要打给贺臣风的,可是几通电话打过去,贺臣风竟然不接电话……

    “臭小子,你打我电话的时候,随叫随到;你居然敢不接我电话!找死!”贺明汐也是火气爆棚的,最近被她们家的皇后娘娘逼婚逼得紧,她几乎已经不敢回家了。

    之前听说曲染和邓允是无话不说的朋友,曲染要是有什么事情的话,一定邓允知道的吧。

    在打不通贺臣风电话的时候,贺明汐只能打电话询问邓允,她也没有考虑时候已经不早了,再次打电话给邓允的话,一定会遭来不少祸端,只想了解一下曲染的情况。

    可殊不知,她的电话打给邓允的时候,加剧了邓允与她未婚妻简艺美关系的恶化。

    原本,邓允今天下班之后就是要来和简艺美谈一谈的,他们需要认真的谈一谈未来的事情。

    不过正好贺明汐又打电话,也让邓允“背了黑锅”,简艺美本来就怀疑他们之间有暧昧,有问题,现在贺明汐再次的电话,让简艺美已经忍无可忍了。

    “谁的电话,三更半夜的,又是贺明汐对吧,你这个混蛋,你还敢说你们没有关系,两次都被我撞见贺明汐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我要是没撞见的话,都不知道你们每天通多少次电话,说多少甜言蜜语。”

    简艺美气得要命,胸口犹如裂开般的疼痛,“不要脸的狐狸精……”

    “简艺美你真是丢脸丢够了,我和贺明汐什么关系都没有,就算通电话,讨论的是男欢女爱之外的事情,我和贺明汐怎么可能啊,你动点脑子行不行,我什么身份,她什么身份,她瞧得起我么,我配得上她么!”

    邓允也是恼怒了,说话的嗓门格外大,仿佛就是要让简艺美清楚明白,他们之间现在的结束不是因为贺明汐,更不是因为他们之间出现了第三者,而是性格不合,观念不同,凑不到一块去。

    简艺美却是死死的就是认定他们有问题,“上,床这种事,不需要配得上吧,尤其,贺明汐那样的女强人肯定是高处不胜寒,心里很寂寞的,她肯定想勾搭你,不然她怎么会把你错认成她的男朋友啊,这种骚,逼的想法都想出来了,还敢说你们不可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