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零六章 旧情人牵牵手

时间:2017-12-11作者:纳兰海映

    在出狱之后,曲染和贺臣风还是第一次如此不别扭的坐在一起面对面的用餐。

    虽然是想要感谢贺臣风,可是,曲染在头痛发病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可能活不了多久了,所以,也没必要和贺臣风继续浪费时间对着干了。

    毕竟,贺臣风也意识到错误了,能认错,能道歉,尤其还能改正错误,极力去弥补的男人,是个好男人。

    在给曲染点菜的时候,贺臣风显然是很刻意的,“不要加辣,也不要加醋,我们家曲染染不吃这些,其他都随意。”

    同服务员交代的时候,他叫得亲密,此时此刻的他们俨然是小情侣之间的约会,曲染也懒得和他计较,没有纠正他的称呼,但是却道,“加辣,加醋,我的习惯已经改变了,这些我都吃。”

    以前喜欢和邓允,和汤可晴去吃火锅,但每次吃了就上火,很长一段时间贺臣风都给她禁辣的。

    “我在监狱里这几年什么都吃,能吃饱就已经不错了,还这个不加,那个不加,我没这么矫情。”曲染一边在看菜单,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着。

    再次的贺臣风心下痛意浓郁的掀起,“抱歉。”

    “你抱歉什么啊,贺臣风,你没有对不起我,说真的,在当时那样的情况下,别说是你,换做是我,我也会这么做,只能保持中立,谁都不管的。”

    毕竟,一边是女友,一边是奶奶,夹在中间很为难。

    其实,现在曲染想来,还是贺臣风对她手下留情了,保持中立,没有对她落井下石的,这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曲染能说出这样的话,贺臣风打心底里的感激,至少,她还是能勉强谅解他的,要知道这样的谅解对他来说,是何其的重要,起码心下的悲伤也能逐渐地开始释怀。

    “曲染……”

    “我去下洗手间。”曲染显然也是不想继续这个话题,起身离开,打断了这个问题的继续下去。

    其实关于过往,她不想提及,一个字也不想提的。

    尤其曲染到了洗手间,凝望着洗手间镜中的自己,她的视线开始有那么一阵恍惚,模糊的看不清楚,再定睛一看,她的视线似乎又是清晰的。

    这让曲染心下瞬间生成了疙瘩,挺慌乱的,她这到底是怎么了,最近头痛的次数是格外的频繁,厉害程度也远远超过之前的。

    此刻曲染的头痛和晕眩再度来袭了,这一股剧烈的疼,令她的面容扭曲成团,看起来至极的痛苦,尤其曲染苍白吓人的面庞,以及豆大的汗珠滑落下来,震吓到了旁边正洗手的陌生女人,“小姐,你没事吧,你看起来很虚弱。”

    曲染摇摇头,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依然还在逞能,“没事,没有关系的,休息一下就好。”

    对,只要休息一下就可以,她没什么大碍的。

    可是,曲染这才发现自己是在唬弄自己,这一股剧烈的疼,是令她好像快要失去知觉那般,滔天的阵痛折磨着她的身心,她终于要熬不下去了吧。

    曲染仿佛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病情恶化了。

    ……

    此刻还在外头等着曲染的贺臣风,等得也是有些焦灼了,尤其刚才见过曲染的陌生女人,在经过贺臣风身边的时候,是惊悚的在议论纷纷,“你不知道刚才那个女人,天哪,多恐怖,面色像鬼一样的苍白,也不知道得的什么病,看起来就好像快要死了一样,我们以后还是要爱护自己的身体,好好的保重身体。

    贺臣风听了,身心立马颤抖个不停,无法控制似的颤抖,仿佛直觉告诉他,一定是曲染出事了,刚才在车上的时候,她就是在强忍着疼的。

    这会儿功夫肯定是吃不消的躲起来了。

    贺臣风不顾现在曲染身处什么地方,直奔洗手间……

    果然在洗手间的门口,就见到曲染难受的捧着头,她看起来就是那样痛苦不堪,大概这样的模样是不愿意被他看见的吧。

    贺臣风靠近的步伐是那般举步维艰,明明曲染就在眼前,却看着她倍感很遥远,很害怕,尤其连开口叫她的名字时,简洁的言辞里依然还是颤抖的,“曲染……”

    曲染丝毫没有因为这声音而回神,捧着脑袋埋入双膝间,她似乎是更加的无助难受了,心底也有无数的恐慌和惧怕掠起,再给她一点时间,就算真的病情发作也得等一等,她要做得事情还有很多很多,不可以就这么放弃的。

    “我送你去医院做个检查,你现在的情况一点儿也不像是普通感冒,普通感冒绝对不会严重到这个地步的。”贺臣风终于努力找回了自己的声音。

    这会儿,曲染是不容忽视他的关心了,“贺臣风……你……你怎么在这……”

    “曲染,你知道自己的情况对不对,到底是什么病,你不要骗我是感冒,我不相信。”

    至少这个时候以贺臣风的直觉,这肯定不是简单的感冒头痛,起码不会痛到她明明快要昏厥了,依然还在隐忍着……

    “你不相信什么,只不过是一个头痛而已,你就想小题大做么,你不来我还没这么痛,你在我面前,我反而更痛了,贺臣风,拜托你,暂时让我安静一会行吗?”

    她现在无力去跟他讨论去不去医院做检查,或者是不是普通的感冒生病,曲染对于自己的身子是最清楚不过了,她是很清楚自己是活不了多久的。

    尤其,曲染看向贺臣风的视线里再次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再次的令曲染慌了,这样视线模糊不清是脑部的肿瘤引起的吧,还是最近太过疲劳了,视神经出了一点问题。

    但无论是哪种情况都让曲染很慌很乱,“贺臣风……”

    曲染叫嚷着他的名字,语声较刚才软腻了不少,“贺臣风,你陪我坐一会就好,我其实也没什么事的,可能在见到你的时候,就比较多事吧,就像以前一样,只要你在,我就会忍不住的撒娇。”

    曲染很顺势的解释,但语气是越来越平静了,“贺七,我们以后不要躲避彼此了,但是,答应我,如果是见面的话,就以普通朋友的身份见面,不能有其他不规矩的行为。”

    她终究是放宽了要求,不再是彼此不见面了。

    时隔多年之后,贺臣风再次从曲染口中听到她叫“贺七”这个名字的时候,心下翻腾热浪起来,无法言语来形容此时的激动,但是真的很开心,仿佛一切又回到了从前,但事实却还是,他们从来没有机会再回到从前了,从曲染坐牢开始起的那一天,就注定了他们分道扬镳。

    可是,贺臣风却不甘心,万般的不甘心。

    “要么是情人,要么是敌人,我从来不跟女人做朋友。”他仿佛很有自己的原则。

    的确,贺臣风身边没有女性朋友,可能最聊得来的就是他的堂姐贺明汐了,贺臣风更是从来没有把这个大咧的女人当做是女人对待。

    和曲染,更是不可能成为朋友。

    曾经那样刻骨铭心爱过的女人,怎么可能说变成朋友就是朋友,他做不到。

    曲染沉默了,也努力站了起来,在头部一阵剧烈的疼痛和痉挛之后,曲染的情况开始好转,但是很确定必须去医院做检查了。

    “走吧,我没事了,不是跟你说只是感冒头痛吗,你就是疑心病特别重,要不是你的话,我怎么可能在这耽误这么多时间。”

    “我快饿死了,迫不及待的要填填肚子了。”曲染这么说着,也开始站了起来,只是头晕目眩依然还是不减,甚至视线前方全是不成形的光柱在阻挡着她的目光,看得朦朦胧胧。

    曲染也为了掩饰此刻视线的模糊,免于自己丢脸,她竟然牵起了贺臣风的手,“既然是旧情人,不介意牵一下我吧。”

    瞬间,在曲染话音刚落的时候,贺臣风就已经牢牢拽紧她的掌心,很是心疼的握紧在手中,“吃了饭,我就陪你上医院挂个急诊,省得你明天去医院跑来跑去的,如果你觉得我陪你去话很烦,我保持沉默就是,什么都不说,只是跟你去做个伴,陪陪你。”

    说到底,其实贺臣风也隐约发现了异样。

    以前的曲染在他面前的时候,是非常生龙活虎的,可现在这样病恹恹的模样,令他心下歇斯底里的疼,仿佛可以预料到,她肯定是在监狱里受了不少委屈,被折磨的有些不成人形的。

    只是这个女人向来倔强坚强,什么事情都往自己心里憋,以至于她养成了什么事儿都自己扛的本事。

    “打住,不说这个问题了行吗,改天你有朋友要*年终奖品的,你介绍新客户给我啊,但前提是,你不可以再跟我下订单了,不然,我真的会发飙的。”

    曲染和贺臣风聊天的过程中,三句话不离客户,订单,她的确很卖力的在给自己找出路,必须赚钱才可以有机会活下来,尤其,和贺臣风在一起的时候,曲染也找不到合适的话语,除了工作,还是工作的话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