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零二章 打她的主意!

时间:2017-12-08作者:纳兰海映

    范方伶自是明白贺明汐的意思,“怎样啊,你怕我知道你们同居了啊!”

    “妈,你乱说什么,我和他只是……朋友,朋友关系你懂的吧,不是什么男女关系,更不是同居关系,他刚才是借用我的洗手间用一下而已,看你想的,真是。”

    一时间,贺明汐是太过着急了,以至于很紧张,万般的紧张,说话也是带点儿语无伦次的,最后总结陈词的说,“总之,我和他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关系。”

    这会儿,范方伶的视线是从邓允的脸上转移到贺明汐的面庞上,如此反复,活像是在鉴定贺明汐所说的话语到底是真还是假。

    邓允在约莫知道这个有一定年纪,但依然还是风姿绰约的妇人,原来就是贺明汐的母亲,这一刻近距离之下,邓允也总算是明白,贺明汐的美貌是遗传来自于她的母亲,她的母亲的确是个美人胚子,即便老了依然风韵犹存,举手投足之间是贵气逼人。

    邓允在了解了情况之后,也澄清道,“贺夫人,抱歉,我让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是送贺总回来,然后借用了洗手间……”

    这一刻的范方伶是很明确的断定这个男人绝对不是上流社会的少爷公子哥,毕竟她在脑海中已经找寻了千万遍始终没有任何印象邓允是属于哪个豪门的人。

    于是,范方伶的口气就已经不好了,“如果我没有来的话,你是不是准备借用了洗手间之后,就对我女儿霸王硬上弓啊,我就知道长相好看男人很轻浮,靠不住的。”

    随即,范方伶不给邓允和贺明汐任何解释的机会就径直的继续在数落着,“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想对我说,你对贺明汐没有不轨之心是吧,可是,臭小子,你要明白,一进来就借用洗手间这个梗是很烂的,明摆着就是性,暗示,你当我是傻瓜啊!”

    范方伶在心底万般的确定这个邓允不是上流社会的人之后,说话语气和态度都是非常的恶劣,尤其仿佛左看右看邓允都觉得这个男人有点像小白脸了,就算是性子里好像有一点点那么的沉稳气质。

    但是,范方伶早已对他没什么好印象了。

    即刻,拖拽着贺明汐的胳膊,“死丫头,你给我说实话,既然不是同居关系,也不男女关系,难道你包养小白脸了啊,这个男人一看就比你年轻,我想不到你还干这等事情,钱多了么,多了你捐出去啊。”

    听闻,顿时间,贺明汐已经是颓丧无力了,“我是那种包养小白脸的人么,你看我每天工作忙得要命,有什么时间去包养小白脸,就算有时间也不会去搞这种事情啊,妈,拜托你,思维正常一点好么!”

    立即,贺明汐也解释着邓允为什么借用她的洗手间。

    尤其这个时候的范方伶定睛的望向邓允,这会儿功夫是万分的认真,她说呢,怎么刚刚一见面就觉得邓允有点熟,甚至这张脸仿佛就是在哪儿见过,熟悉得不得了,现在经由贺明汐这么一提醒。

    的确啊,这张脸太像林以然了,可是发型又不同,眼前的邓允看起来是更年轻,更精神,仿佛就是充满了朝气蓬勃的。

    “是林以然哦,确定不是林以然吗,可是,他们真的太像了。”范方伶惊呆了,好半响都不能开口说话了,只有灼灼的目光落向贺明汐,忽然间是毛骨悚然的。

    范方伶毕竟对林以然不像贺明汐对林以然那样的刻骨铭心,不能一眼就能辨认出和林以然相似的人,可是现在这个人就好像冤魂那般出现在她们母女两个面前,尤其邓允由始至终不再解释的神态里,令范方伶是那样的惊悚害怕。

    贺明汐倒是有反应了,“邓允,今天谢谢你送我回来,你先回去吧。”

    邓允深知她需要一阵时间的解释才能解释清楚这个问题,这个时候就只能把难题推给贺明汐了。

    “喂,别走啊,林以然……喂,那个林以然啊。”

    耳畔依然还是范方伶叫错名字的声音,邓允也只能苦涩的听着这个名字离开,他不是那个叫做林以然的男人,他根本就不知道林以然是谁,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被认为是像林以然,甚至直接被贺明汐的母亲认定就是他。

    这会儿功夫在邓允离开之后,索性范方伶直言不讳的询问,而越问越觉得恐惧,“臭丫头,那个男人你确定不是林以然吗,他们太像了,刚刚我糊涂,只觉得他长得帅气好看,没想到我眼花,只不过是换了一个发型而已,我居然就没认出来呢。”

    好怪异啊,她以前是火眼金睛的。

    范方伶心底发毛,总觉得很诡异。

    贺明汐也觉察到了范方伶的紧张,“怎么,你心虚啦,要知道当初我和林以然在一起的时候,你和爸是很反对我们在一起的,如果邓允就是林以然的话,你们打算怎么办?又要拆散我们么?”

    说起当年的事情,说到当初贺家人的反对,贺明汐也是怀恨在心的,虽然林以然的消失跟贺家的人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当初的反对,贺明汐也是记在心底的。

    只是,贺明汐也清楚,要怪的话,就怪她姓贺,是贺家的人……

    因为贺家的人都没有资格做主自己的婚姻,必须由长辈安排才行。

    “明汐啊,你还在怪我和你爸爸呢,林以然的事情我们也很遗憾,可是,你要知道,你的婚事由不得你,我们也很无奈,你看贺臣风对吧,贺臣风还不厉害啊,那么牛叉叉的,还不是最后逃不了他父母的安排,还是跟颜雅真在一起了。”

    “臣风这小子就算是有滔天的本事,就算是千方百计想要和那个坐过牢的女人在一起,他也是没希望的,我听说,他最近和颜雅真要分开,是真的吗?”

    范方伶就是在不知不觉中转移了这个话题,其实就是怕贺明汐触景生情,尤其一想到那个叫做邓允的家伙有可能是林以然的时候,她也万般恐惧的,又继续拉回了这个问题,“明汐啊,那个邓允会不会是林以然转世投胎来报复你的啊,想起来很恐怖……前几天,我跟小侄女年年一起看了个小说,重生文呢,好恐怖的,就是回来报复的,要报复曾经伤害过她的人。”

    闻言,贺明汐立刻打住和这个话题,“都一把年龄了,还看什么小说啊,小说都是骗骗年轻小孩子的,什么重生,穿越,都是虚构的,你可别走火入魔啊。”

    贺明汐也知道她妈平时闲得慌没什么事情做,经常和小侄女混迹在一起看些没营养的小说。

    “才不嘞,我是提醒你啊,以后不要跟这个邓允来往了,我怕他就是林以然,就是趁机想要接近你,然后一举把你给狠狠报复,让你死得很难看。”本来还只是随随便便说说而已的,可是显然此刻浑身是毛骨悚然,鸡皮疙瘩掉一地了,随即,范方伶也靠近贺明汐。

    她继续低低的在贺明汐耳畔嚷嚷,“你可别不信,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你想啊,飞机失事那么多人,好多人的遗体都打捞到了,唯独林以然几个人的没打捞到,这不很诡异吗!”

    “妈……你不要说了,就算邓允是林以然转世,我才不怕他呢,林以然无论什么时候他都不会伤害我的,就算他要报复我,那也是我应得的,谁让我当初把他给逼急了,我当时就不该那么急着结婚的,应该站在他的角度好好思索的。”

    只要想到林以然的事情,贺明汐就是那样坦坦荡荡的,无所畏惧。

    她的确是做错了,就算是林以然来报复她,也是活该。

    越听贺明汐这么说,范方伶是越发的心虚,“你个死丫头的,不说了不说了,越说越恐怖,感觉就好像是在看鬼片一样,你说吧,就算这个男人不是林以然,他叫什么来着……邓什么……”

    “邓允。”回答干脆。

    “好,邓允,他是干什么工作的呀!他一个月能挣几个钱啊,我看他样子就是想让你包养他吧,知道你有钱,所以在打你的主意。”

    一定是这样的。

    范方伶深知自己的女儿虽然脾气是有那么一点不好的,但是不管是能力还是相貌,都是非常出众的,怎么可能没有男人喜欢她,只是贺明汐自己高傲瞧不上罢了。

    “够了,这个问题打住好吗,人家是有未婚妻的,而且马上要结婚了,轮得到我去包养他么!”

    “还有,下次若是有机会见到他的话,不要叫他林以然,他是邓允。”

    这一点,贺明汐还是强调着,毕竟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不希望被当做是谁的替身。

    听了,范方伶撇嘴,显然是不满意的,“这么宝贝的,我警告你啊,你少和他来往,最好是永远不要有来往!”

    “万一真要是林以然回来报复你的话,老娘第一个就不会放过他,你看你为了他耗尽了多少青春美好的日子,现在能有穆致远那样的男人对你有意思,你就应该偷笑了,还敢不珍惜。”

    而范方伶也给她下最后的通牒,“我警告你啊,马上给我跟穆致远热络起来,多联络,多约会,我会督促你的,这一次,绝对不会允许你胡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