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三百零一章 男人喜欢吃嫩草!

时间:2017-12-08作者:纳兰海映

    邓允始终没有说话回答她“是”或“不是”,毕竟,若说不是的话,贺明汐认定了,他狡辩也没用。

    而邓允很清楚自己的个性,若真的是把妹高手也不会到现在为止还没结婚,甚至要面临着悔婚的危险,连个女人都搞不定。

    一路载着贺明汐回她的住处,贺明汐这会儿功夫是真的忍不住了,胃部开始剧烈的沸腾翻涌,难受疯狂而来。

    邓允下车搀扶她,“没什么事吧,要不要去医院开点药醒醒酒?”

    反正这个时候也很晚了,不介意更晚一点回家。

    可是贺明汐却连连的挥手,“不,不需要……”

    她刚开口说话,邓允的灾难就来了,贺明汐还来不及推开邓允,一堆脏污的呕吐物便已经吐向邓允的身上,顿时间,贺明汐吓得面色苍白,心跳很本能的加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怎么办?你把衣服脱下来,我给你送去干洗,或者,我赔你一件……”

    贺明汐其实自从林以然离开之后,她真的很独立,也不喜欢麻烦别人,可偏生,总是麻烦到了邓允,尤其一旦出问题就是邓允承受着,这让贺明汐是何其的难堪。

    相较于贺明汐的慌乱,邓允这是很冷静,仿佛丝毫不关心身上被贺明汐弄得一团乱的脏污,“没有问题,我先送你上楼去,你别担心我的衣服,这是小事。”

    都什么时候了贺明汐还自尊心强烈得要命,不过是一点脏污的东西而已,他一点儿也不介意,或许因为这个人是贺明汐,所以,他才不介意的。

    “邓允……”

    “你能上去吗?需要我背你么?”毕竟,现在贺明汐看上去就是全身无力,浑身酥软的模样。

    贺明汐的确是没有力气了,可是被人背,怪别扭的,“我能行的。”

    她即便是到了现在依然还在逞能,依然还是那样的倔强,不愿意别人帮她。

    可是,邓允已经自作主张了,拦腰将贺明汐抱起的刹那,活像是她没有重量那般,轻而易举的抱起,身子腾空的贺明汐却倍感全身上下是战战兢兢的,“啊……你……你放我下来吧,我没严重到这个地步啊,只不过是头有点晕。”

    显然是喝多了酒的后遗症,至少此刻看向邓允的面庞就是朦胧模糊不清的,至少就是那样的看不清楚,活像是林以然回来了,明知道他是邓允,却又总情不自禁的把他给联想到林以然。

    “你来了,对不对?”

    在贺明汐还没意识到说这话是多么稀里糊涂的时候,她竟然就这么脱口而出了。

    从贺明汐口中听到“你”这个字的时候,邓允心知肚明她说得是谁,“别发酒疯,好好睡一觉,什么都别说。”

    邓允的话语是很坚决的,也带点儿疏离感,仿佛就是不愿意贺明汐把他当成是替身对待,他不是任何人的替身,他就是邓允。

    可是,贺明汐从来不会见好就收,“谁说我发酒疯了?我没有啊,我就是很想他,喝醉了更加想他了……”

    贺明汐还是分得清楚邓允和林以然的,只是被邓允送到了公寓里,贺明汐往沙发上一躺的时候,邓允这个时候的重心不稳,下一秒,竟然也被贺明汐很顺势的拽倒在沙发上。

    “喂……”邓允是防不胜防的。

    而贺明汐身子一沉,也很紧张,仿佛这一压,立马把她的醉意叫醒了,“我,我休息一下,你这一身,要是不介意的话,去我的浴室弄干净。”

    她面带着抱歉,异常的惭愧,其实麻烦了邓允不少事情,以至于对他更加的没成见了,似乎相处下来才觉得邓允真的是个不错的男人,简艺美这个女人真是好命。

    “你先休息吧,我借用你的洗手间。”邓允也火速的从她身上爬起来,速度很快,仿佛是避之不及那般。

    贺明汐也是有些惊愕,但是脑子实在昏昏沉沉的厉害,以至于没心思去想这些,也径自的躺下休息。

    可是,没多久,贺明汐耳边便传来了房门开锁的声音,这一声音立马把贺明汐给吓了一跳,随即而来的是贺明汐的母亲范方伶进来了:

    “臭丫头,你看我今天不把你给宰了才怪,我就是等到你生日过了之后,我一秒钟都等不了要来找你算账了,你说你是什么意思,那个穆致远是个好男人,我一开始就跟你说了这个男人是最适合你的,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不识好歹,人家已经表示对你有好感了,你竟然还不甩人家。”

    “贺明汐,你找死了啊!你想死啊!你说你会三十岁的时候结婚,结果呢,结果你兑现承诺了吗,不兑现也就算了,我原谅你,我给你重新介绍,让你们慢慢的相处,你却把人家给甩一边去,还给人难堪,你到底是哪根筋不对劲啊。”

    范方伶一股脑儿的把她给说了一通,也不解恨,就差没上前暴揍贺明汐一顿了。

    这个时候的贺明汐本来就很难受,这会儿听到母亲说这番话,心情更加燥毛,“是那个穆致远跟你告状的?真是小气吧啦的贱男人,妈,你自己看看吧,这种贱男也可能配得上我啊!”

    完全配不上。

    也完全瞧不上。

    可是范方伶似乎是看中了穆致远,毕竟和贺明汐年龄相仿,家庭条件也不错,若是能够组成一对,也肯定是佳偶天成,很般配的一对。

    “你还敢说穆致远告状,他什么都没说,是我打电话问你们进展的情况,他一个劲儿的说好,我问他什么,他都是让我欣喜十足的答案,那么,我就知道问题来了,很确定你这个家伙一定是连个机会都没给人家。”

    “人家穆致远是海龟啊,长得不错又有文化,文质彬彬,家境不错,还是家里的独子,以后你要是嫁过去他们穆家,完全不用担心跟小姑相处不来,跟小叔争家产的事情,因为全部家产就是穆致远,你看他的背景条件多好啊。”

    可尽管穆致远的条件很不错,但是,贺明汐这个混账东西竟然鸟都不鸟人家,这让范方伶简直就是要把她给灭了的势头。

    贺明汐耳朵听得一阵“嗡嗡”的响声,难受至极,也有点儿不耐烦的,眯着眼睛在那儿回呛,“妈,你动点脑筋好吗,人家那么好为什么不教女朋友啊,就算真的要通过相亲的这种方式交往女朋友的话,也不要这种老女人吧,成功男人都喜欢吃嫩草,那种大学刚毕业,二十一二岁的女生是他们的最爱。”

    “我不想和穆致远有个开始,我和他不可能的。”贺明汐很笃定,哪怕这话是会伤及到范方伶,她也必须直言不讳的表明自己的立场。

    范方伶简直要快被贺明汐这样的想法给活生生气死了,“你说什么啊!有种你给再说一遍!”

    她是真来火了。

    也是在范方伶要怒火迸发,火速蔓延的时候,邓允这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三更半夜的竟然有人来贺明汐这儿闹腾,便立马从洗手间里出去。

    他因为衣服脏污,此刻只是一件简单的白色衬衫在身,甚至犹豫担心贺明汐被人欺负,急急忙忙出来的时候,衬衫的纽扣还有几颗没扣。

    邓允此刻的模样像极了欢爱之后的精神气爽,毕竟,邓允看上去也是花美男的,只是他因为工作经验阅历的缘故,似乎比一般的花美男更加的稳重成熟。

    他就这么钻出来,直接把范方伶给吓了一跳,“天哪……”

    范方伶大为惊愕,目光是一瞬不瞬的盯着邓允,这个男人第一眼给人的印象是不错的,毕竟,脸蛋还是生得不错的,尤其看上去也不是属于小鲜肉的稚嫩,略显沉稳,举手投足之间是令人舒适,喜爱的感觉。

    其实这个时候“叫天”的人应该是贺明汐才对,她扶额,顿时间岑汗淋漓。

    为什么今晚就是那么凑巧啊!

    她的皇太后大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而邓允也是早不出来,晚不出来,偏偏这个时候从洗手间里冒腾出来了。

    邓允有些惊讶,尤其被范方伶这么盯着,浑身上下不自在了,似乎也忘了开口,但是范方伶已经趋近了,更近距离的看向邓允,“哦呦,要身高有身高,要颜值有颜值,要气质也有气质,你是哪家的少爷啊?我怎么之前没有见过你啊!”

    照理说,如果是豪门上流社会的公子哥,一般都逃不过范方伶的火眼金睛,他可是熟悉得再不能熟悉了,甚至对他们嗜好,怪癖给摸得一清二楚,毕竟,之前范方伶就是要从豪门各大公子哥里为贺明汐挑选一个如意郎君。

    可此时,范方伶怎么也没能从脑海中找寻找这个小子的家庭背景,似乎不像是上流社会的少爷。

    范方伶这话一出口,着实是把贺明汐给吓了一跳,她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势利眼了,甚至比以前更加的放肆,势利?

    “妈,你快点回去,问这个干嘛啊,真是,改天我再跟你解释清楚。”

    千万不要误会。

    千万不能误会她和邓允的关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