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九十八章 被人施舍也是荣幸的

时间:2017-12-06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在市中心的咖啡厅门口徘徊,即便是时候不早了,可依然还是人潮涌动,似乎是在欢庆什么节日似的无比的喜庆。

    贺臣风在表白的那一天,曲染也记得清清楚楚,她在等单宇阳,那时候,她在等着单宇阳的到来……

    可惜单宇阳并没有来,虽然之后,单宇阳说他其实有来过这里的,只是时间上不对,来晚了而已!

    可是,以前的种种,都促使着她和贺臣风之间注定有一段不能忘记的感情。

    而她现在来这儿,又是怎样莫名其妙的行为,连曲染自己都搞不懂了,其实只是她自己正忽略贺臣风在她心底的重要性,到现在,她依然还是把这个男人藏在心间。

    “我知道你一定会来。”身后,是熟悉的嗓音,是曲染熟悉到不能在熟悉的好听声音。

    他就这样来了。

    曲染也是火速的转身,仿佛就是要去验证心中那个想象,应该不是他吧,或者是她自己想象出来的幻觉,不然怎么会如此的巧合,明明就是说了“没时间”的人,竟然会出现在这。

    可转身的刹那,的的确确就是贺臣风,他真的就在自己眼前。

    “你……不是说没时间么。”曲染这个时候是不免有惊愕的,但在惊愕之余,说话的口气还是相当平静的。

    “那条短信,不是我发的,是颜雅真捣鬼,我不知道你给我打了电话,留了言,后来我是找人帮我把误删的通讯录和消息还原后,我才知道你在这儿等我。”他解释着,很平顺的解释,也很真诚的解释。

    即便曲染知道这是真的,但是此刻已经没了之前那样的心情,至少这个五万订单的事情,她除了感谢之外,也没有其他多余的想法了。

    “谢谢贺总给我下订单,就是想要当面跟你说声谢谢的,原本不想去接受这样的施舍,可是,后来想想,我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自尊心可言,能被别人施舍是我的荣幸,谢谢贺总,以后要是还有订单的话,尽管给我下,我有业绩了,才能在公司站得稳,也能有大笔的提成给我。”

    曲染说得好像很爽快,其实心下并非是这样想的,就算是真的缺钱,这样的施舍,就是嗟来之食,很羞辱人的。

    贺臣风每听她说一句这样的话,心下就不痛快,她分明就是自怜的态度。

    贺臣风步伐趋近了,每每更加靠近曲染的时候,他的心上就会跌宕起伏着,尤其在知道曲染这些年来所承受的委屈,难过,悲痛……

    他的心底是不好受的。

    无数次的想问曲染,到底当初是抱着什么样的心态做出认罪的惩罚?难道是因为姐妹情深?还是因为有愧疚心理?

    贺臣风这一刻猜不透她的心思,但这一刻也不想去猜,不由分说的已经抱牢了她,一瞬不瞬的抱紧,仿佛寓意明显,以后再也不想和她分开了,甚至是分分秒秒的都想要和她厮守在一起。

    曲染则是一如既往的挣扎,“啊……你别这样……”

    贺臣风双臂牢牢扣住了她全部的反抗,“你要怎样感谢我?要和我在一起么,给我一个机会么?”

    他现在是何其的渴望能着曲染这一个机会。

    而此时此刻来自于贺臣风似乎是极有绅士风度的话语,也是令曲染有些惊讶的,他从来不是一个会征求别人意见的家伙,怎么现在竟然还会征求她的意见?

    只是,他们之间的机会早已经用完了,“不会的,我们永远不可能有机会了。”

    曲染是坚定不移的。

    贺臣风并没有及时的反驳,反而是啃噬而下,紧紧的倾覆着她的红唇,那样火辣辣的接吻在广场中央热烈的上演,他吸吮着专属于曲染的味道,甜腻芬芳,撩得她身心愉悦,无尽的喜色萦绕而来,占满了贺臣风的心底。

    这种充盈美好的感觉,贺臣风再次的回归了,甚至比几年前他们在这儿接吻的时候是更加的魅惑,蠢动不安。

    也只有曲染这个女人能够轻易的撩拨起他的渴望,可是,他们却那样的没缘分。

    曲染的唇瓣被啃得红肿疼痛,奋力的反抗却换来贺臣风更深入的吸吮。

    他俨然是一沾上瘾那般,久久地缠绕在曲染的唇瓣上,丝毫不觉得自己有多么的用力,但是和曲染在一起的这种感觉美好得好像就是那样幸福,快乐,甚至是希望时间停止在这一刻,他们从今以后就不会再分开了。

    “曲染,我爱你。”

    “我真的很爱你。”

    那样深入骨髓的喜欢,令贺臣风身心疼痛,尤其在曲染那样抗拒他的时候,他更加的疼,“其实这些年,我也很痛苦……和你一样的难受痛苦,只是,我太倔强,太好面子,也太糊涂了,如果我早一点调查清楚,你就不必在牢里受这么多苦……”

    曲染被纳入他的怀中,耳畔听着贺臣风无尽忏悔的话语,他今晚应该没喝醉吧,不然怎么会说这么多令人舒心的话语,至少,他的忏悔,他的道歉,让人没那么抗拒他了;至少,他还懂得认错,懂得道歉,懂得悔恨。

    “过去的事,我不想再提了。”曲染显得冷漠,推开他的时候,在抬眸瞬间的,再次见到中央显示屏上是几个熟悉的字眼——曲染染,我依然爱你。

    对,他的确是一直爱着他的。

    可是,时过境迁,一切变得不一样了,相反,这个时候的曲染是有些情绪化的,尤其是见到贺臣风安排的布局,不再是像几年前那样的心情萌动,此刻更多的是难受,无比的难受……

    “贺臣风,我已经不爱你了,如果不是你,我的遭遇肯定没这么惨,就算和单宇阳离婚,至少不会坐牢,你要是想弥补我的话,你给我下了订单,就已经算弥补了,或者若是还觉得难过懊恼的话,就放过我吧,我会好好的,在过去几年里,我过得混混沌沌的,过得凄凄惨惨的,以后不会再有这样的情况了。”

    就算女儿死了,她也依然还是揣着一口气,要把女儿找回来,纵然是有可能一辈子找不到了,但是,她也要坚强的活着,不能让女儿失望伤心。

    想着这些,曲染眼底萌生了泪水,眼泪酸涩的在眼眸底下涌动,疯狂下滑。

    贺臣风则是握紧了她冰冷的手指,置于自己的唇边,疼惜的一根根手指吻过去,他也有泪雾在朦胧着他的双眼,似乎是不相信他和曲染最终是要分道扬镳的。

    “贺臣风,我们回不去的,你有孩子,有老婆,我不想做第三者。”

    “更何况……”贺瑾航死了。

    贺瑾航的死成了她心中永远的恨意和痛意,每每想到就是万分的难受痛苦。

    “求你了,贺臣风,每次见到你,我有多痛,你知道么,如果你真的对我有一点点感情的话,饶了我,你的不打扰,是对我最好的补偿。”

    每次只要看到贺臣风,曲染就会很不经意间的想起她是多么“恶劣”的让贺瑾航用性命来换取贺臣风的活着,若是有一天,贺臣风知道了所有的事情,他也会痛恨她的。

    “爱我,就离我远点。”

    “我接受不了颜雅真的孩子,我很自私的,我没办法去把她的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待,我曲染也没有这么伟大的。”

    “可事实就是你是孩子的爸爸,你的身份不再是和以前一样了,所以注定了我们永不可能有结果。”

    曲染是很悲伤的说着这些,其实现在想起贺欣这个小丫头,并不是那么的让人讨厌,但讨厌就在于她是颜雅真的孩子。

    当初颜达明在她的案子上没少帮曲灵和林月琴,这笔账一定会好好的跟他们算个清楚。

    语毕,曲染也转身离开,抹去眼角的泪水,可是眼泪却好像故意跟她作对那般,越抹越是流淌得更多,“哗哗”的垂落。

    贺臣风歇斯底里的疼,胸口处暴烈般的炸开了,却还是只得忍着全部的痛,毕竟,这些痛和以前曲染在牢里所承受的痛苦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这点痛算得了什么。

    他们是回不去的。

    就算多么努力想要让曲染对他稍许不那么抗拒,结果都是枉然的。

    曲染在走到一半的路程时,她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立马转身匆匆的奔向贺臣风,贺臣风对于她的倒回来是心下掠起了雀跃,仿佛是迫不及待的想要听到,她要说什么。

    曲染的确是有话要说的,“贺臣风,你最好给我好好的活着,不要喝酒,不要抽烟,也不要折磨自己,没有什么比自己的命更值钱的东西了,开车也不能有任何闪失,不许出事故,如果你再出事故的话……谁都救不了你。”

    她是救不了他的。

    但愿不会。

    但愿贺臣风永远的不会。

    贺臣风没料到曲染会说这些,但是,这些“不许”,一个个的“不许”令贺臣风何其的心动,全是被温暖和席越给占据得满满,也可以轻易的觉察到来自于曲染的关心和担心。

    贺臣风牢牢握紧了她的手,这会儿仿佛就是那样的坚定了,“我本来也想放你走的,是你自己倒回来的,不怪我。”

    他这话是意义深长的,那般情意绵绵的捞起了曲染的腰身,往他车上带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