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九十一章 贺太太的位置永远不是她的

时间:2017-12-04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在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便是立马打电话给贺臣风,她之前就跟贺臣风说过不可以帮她,可这家伙竟然是一眨眼的功夫就这么自作主张的要让她“丢人现眼”了。

    恐怕公司上下都知道她曲染的订单全靠男人才能得到,肯定是把她当成了靠出卖自己才能得到订单的妖精。

    可是,曲染打过去,贺臣风并没有接电话,连续几次后,始终无人接听,无奈之下,曲染只能给贺臣风留言,“贺臣风,五万套订单是你给我下的吧,你到底想怎样啊,我不需要你这样的施舍,你立马给我取消订单。”

    虽然听刘郁美说订金已经付过来了,可是贺臣风与钟健不同,贺臣风是贺明汐的堂弟,他们之间的亲属关系,是可以取消订单的。

    只是,留言后,曲染似乎又觉得这样说不对,至少,她现在是很需要钱的时候,“不对……贺臣风……我们还是找个时间聊聊吧,不如就今晚,等到明汐姐的生日派对结束后,我跟你谈谈订单的事情,我在老地方等你。”

    曲染的补充说明后,她也依然还是很慌乱的,明知道和贺臣风不该有交集,不该和他见面的,可是订单这件事情,必须想个两全其美的办法,起码不能随意的下决定。

    她需要钱,又不能接受这么大的订单。

    但是一旦接受了贺臣风这么大的恩惠,以后会很容易的被他给牵制。

    曲染正握着手机左右为难的时候,“滴滴”来了一条短信,是贺臣风的,曲染是迫不及待的想要他发来的内容,这一简单的举动,曲染是忽略了贺臣风其实在她心底的重要性,至少贺臣风的一举一动,她还是很在乎的……

    只是,贺臣风这条发过来的短信却是那样的令人心伤,“没时间”。

    简简单单的,吝啬无比的三个字,仿佛是彻底的令贺臣风与曲染之间犹如隔着千山万水般的有距离感。

    顿时间,连曲染心头也是震撼得久久不能平静,这个家伙平时好像死缠烂打的,也好像是对她始终是眷恋不舍的,可实际起来,他始终是绝情的。

    久久地,曲染不能平静,总觉是空空荡荡的。

    然而,曲染其实是误会他了,其实这个时候的贺臣风根本就不知道曲染给了电话和留言给他,趁着贺臣风进去浴室的时候,颜雅真见他手机正充电,正好删除了曲染的来电显示和留言,也以贺臣风的口气回绝了曲染的“约会”。

    “真是不要脸,还偷偷摸摸的跟贺臣风约会,没门。”

    以后她会更加的盯紧曲染和贺臣风,她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能和贺臣风住在一起,她是要熬出头的,绝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曲染把贺臣风抢走。

    贺臣风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颜雅真正盯着他的手机,他条件反射的烟脸,眸色冷冽,“你干什么……”

    “我……我没做什么啊。”颜雅真很无辜的样儿,说话也带点儿吞吞吐吐的,尤其伴随着贺臣风的靠近,明摆着慌乱加剧。

    “我只是看到有人打你电话,是一个陌生号码,我以为是有事找你的,可谁知……是个推销的电话。”颜雅真极力的解释。

    但她的解释不管真假,贺臣风是不会听信她的,有些不耐烦的,甚至是带着警告意味的从颜雅真手里夺回自己的手机,并厉声呵斥,“下次,不要碰我的东西。”

    他明着就是嫌弃她。

    可是,颜雅真这会儿是生气了,“贺臣风,你不要太过分了,我为什么不能碰你的东西,我为你生儿育女,这些年来操持着贺家上下,就算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就算你不给我名分,但我是贺欣的妈妈,看在她的份上,你也应该要对我一点。”

    可是,颜雅真从来就没有享受过来自于贺臣风的温柔对待,别说是温柔,哪怕是心平气和的跟她说上一句话,他也不曾如此做过,俨然是把她当成仇敌一般的对待。

    “当初坚持要生下贺欣的人是你,我当初就警告过你,生下孩子一切后果自负,可你不听,偏偏要执迷不悟,现在到了你负责的时候,我希望你能负起这个责任,你也要明白,就算你生了贺欣,贺太太的位置永远不是你的。”

    对于颜雅真的心思,其实贺臣风何尝不懂得,但就算懂,这个名分除了给曲染之外,他宁愿让它空着。

    这一刻的贺臣风已经是更加清楚的告诉她,她永远不可能是贺太太,就算再怎么努力也是白费心机。

    可即便如此,颜雅真还是不会屈服的,以前贺臣风不也是不容许她留在身边么,也是那样热烈的渴望喜欢着曲染,可是,到最后曲染坐牢去了,她不也是取而代之了吗?

    想到这里,颜雅真还是有信心的,毕竟,她有护身符,“你要和我分开也好,你让我离开也好,我都没关系,但是,贺欣是我的,你也说了,生了孩子一切后果由我负责,我会对贺欣负责的,你可以和曲染在一起,但这个孩子是我的,我去哪儿,她就得跟去哪儿,我绝对不会让曲染有机会不但鸠占鹊巢,还来虐待我的孩子。”

    贺臣风听着颜雅真的话语,他也是火气不小的,本来不想跟这个女人一般见识,可是她却好像越来越让人讨厌了,“说得好像你是多么爱她似的,如果你真的爱孩子,这些年来你就会对她好一点,平时多陪陪她,可你做了什么,你心知肚明吧,把她交给曲染教育未尝不是件好事。”

    只是,这个时候贺臣风需要考虑的问题是,曲染是否愿意。

    其实,可以肯定,曲染是绝对不会委屈的给别人当后妈的,若是他坚持的话,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伤害了曲染,仿佛就是在提醒着曲染,他们之间的那个已经离世的孩子与他们是多么的有缘无分。

    “我对她怎样了啊,我给她吃好的,用好的,穿好的,把她打扮成小公主一样,这些是谁做的啊!”

    “我平时没怎么陪她,你又陪了她吗,孩子是我们两个的,真以为是我一个人的啊,既然是我的孩子,那你就让我带着贺欣离开啊,我爱怎么对她,你管不着。”

    颜雅真就是仗着贺家的人疼爱贺欣,不仅仅是贺臣风喜欢这个小丫头,岳家上下,岳巧莲也都很喜欢很疼爱贺欣,肯定是不会允许她把贺欣带走的。

    贺臣风也是眉宇之间阴气沉沉,“你威胁我?”

    “你就当做是威胁好了,反正我在哪,贺欣就在哪,你别想跟我争贺欣。”

    颜雅真挑衅。

    贺臣风的眸光里已经跳动着火苗,“你别惹毛我。”

    “贺臣风……”

    “爸爸,妈妈,你们在吵架吗?”忽然间,贺欣的声音蹿了出来,一瞬不瞬的盯着正在吵架的颜雅真和贺臣风。

    “欣欣,妈妈带你离开这儿。”颜雅真是丝毫没有顾虑她是孩子,不应该将大人的情绪曝光给小孩子看,相反她歹毒的就想要利用贺欣以退为进。

    贺欣一想到要离开这儿,立马抗议,“不,我不要……妈妈,我不离开这儿,我们就不能像李婷婷一家人一样和和睦睦,开开心心生活吗?”

    “是你爸爸不想让我们开心的,你爸爸他……”外头有了别人。

    颜雅真是不会顾虑是否会伤及贺欣的感受,眼看着就要把话说出口的时候,却被贺臣风阻挠了,“你够了,出去,以后要是胡说八道,整些有的没的,你就永远不要进这个家门了。”

    贺臣风也是被逼得忍无可忍了,虽然不想让贺欣小小年纪心灵上就有太多的不愉快沉积,可有时也是忍无可忍颜雅真这样的小手段,如果她真的想让贺欣作为挡箭牌,和他结婚的话,她想都别想。

    “我知道你厉害了啊,你现在有了曲染,你了不起啊,好啊,我们就问问贺欣,贺欣,你希望曲染当你后妈是么,你希望你爸妈离婚对吧,如果孩子能够接受曲染的话,我认命,我无话可说,但是,她必须跟着我一起生活,我不要我的孩子每天看着你们两个人恩爱,把她给冷落在一边。”

    颜雅真说得那可是头头是道的,可是这话令贺臣风是更加燥怒。

    而贺欣却是难受至极,顿时哗啦啦的大哭起来,“呜呜呜……不要,我不要任何人当我后妈,我干嘛要别人当我的后妈……我有自己的妈妈呀,妈妈不许走,妈妈在哪里,我也在哪里。”

    尽管平时颜雅真对她不好,也很冷漠,但是后妈肯定不比亲妈好,这一点贺欣可是心知肚明的,就算曲染再好,她肯定也不会对她好的。

    “爸爸,难道你就不能不喜欢那个曲染吗?李婷婷她姑姑是坐过牢的女人耶,坐过牢的女人不是好女人。”

    他怎么喜欢这种人啊。

    大人的世界还真是让贺欣不懂。

    可是,贺欣这样的说法令贺臣风不悦,“她是被冤枉才坐牢的,是个好女人。”

    而对于贺臣风而言,就算不是被冤枉的,他也决定要和曲染在一起的,这一次不能放开她了。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