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七十九章 人情买卖

时间:2017-11-30作者:纳兰海映

    天 书

    邓允正在浴室洗把脸,洗去唇上的口红印记。

    他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女人会在他的唇上吻得沾满口红的时候。

    正当邓允走神之际,贺明汐已经倚靠在门口,眸光一瞬不瞬的落向他,邓允一回头就瞅见她打量的神色俨然是要把他给看透那般。

    邓允神色明显一惊,却也随即很镇定,接受着来自于贺明汐的炽烈凝视。

    “你要问我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的答案很肯定,没有,除了这个意外之吻。”

    不知是邓允太了解她的个性,还是贺明汐脸上的神情太容易读懂了,以至于不需贺明汐开口,邓允便率先的解释了。

    他的肯定答案,的确顷刻间让贺明汐放心不少,可她果然也是很矫情的,立马清了清嗓子,故作没事儿一样,“谁说我要问你这个问题,就算发生了又怎样,我是成年人,又不是十七八岁弱不禁风的少女。”

    她就是这样故作洒脱的人,嘴上说得好像什么事情都不在乎,其实心底是很在意的,但就是那样逞强的人,不愿意让别人看到自己的弱点。

    也是在这个时候贺明汐有些后悔昨天晚上的胡说八道,她好像是真的疯了才会跟邓允说这些。

    “桌上还有退烧感冒药,如果不去医院的话,吃颗药再去上班。”邓允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贺明汐。

    贺明汐或许是有着最光鲜亮丽的外表,至少在外面看起来应该是把小日子过得很舒坦的人,可是经过昨晚,邓允才发现她的别墅里冰箱是空空荡荡的,厨房是干干净净的,其他地方则显得凌乱。

    茶几上更是摆满了泡面,干果,饼干之类填肚子的食物,也放满了各国时尚杂志报刊,可想而知,即便是回到家了,贺明汐也依然还是专注着工作,正因为是那样的投入到工作当中,她的明月集团才会在化妆品界做得很不错。

    或许也是因为那个叫做林以然的男人不在身边,在边等待着他回来的同时,贺明汐也是将全部的精力投放在工作上。

    邓允离开了很久,贺明汐才回神,也不禁有些纳闷这个男人的个性,刚才是什么态度啊,叮嘱她?

    她贺明汐会听谁的叮嘱呢!

    不过,贺明汐步伐已经情不自禁的靠近桌边,的确是各类的感冒药,贺明汐定睛一看,甚至上面还有邓允的字迹,哪几类药不能混在一起吃,要隔开四小时吃,还有早上的药和晚上的药分开来。

    贺明汐是彻底震惊了,这个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啊。

    她不识字吗?

    邓允难道以为她就是文盲啊!

    只是这样贴心的小提醒,贺明汐并不是那么的排斥,的确生活上,她是很糊涂的。

    “忽然间觉得也不是特别让人讨厌的男人,不过,还不是沾了林以然的光,一张脸太像林以然了,想让我讨厌都难。”

    她小小声的说着,修长好看的指尖抚摸上这些药盒上的字迹,心莫名的觉得暖暖的。

    贺明汐到了公司上班,虽然是生病感冒了,但是这天的精神状态不错,似乎总是莫名的心安。

    贺明汐的秘书刘郁美见到她这么状态佳,也倍感好奇,“贺总,今天看起来容光焕发的,有什么好事啊!”

    刘郁美跟着贺明汐工作多年,贺明汐虽然不是阴郁的人,但看得出来今天是这几年来最开心的一天,至少自从她的男朋友失踪后,贺明汐的痛苦全部积压在心底,令她看起来眉宇之间就是有一抹哀伤流动。

    “我比较喜欢你直接赞美我。”贺明汐唇角微扬,今天似乎的确很开心。

    “臭美啊,贺总,你容光焕发的时候很少吧,你说,是不是又谈了一笔大生意?”

    “哦,不对……”刘郁美忽然间就想起来了,“贺总,你是不是把车成功送出去了,你这次赢了,所以很开心呢。昨天那个男的就是很怒气冲冲的来找你,他是不是去找了你?”

    送车,找她?

    这个人,就算贺明汐不知道名字,也清楚刘郁美口中提及到的人就是邓允。

    刘郁美即刻也否认,“贺总,我没有告诉他你的家庭住址啊。”

    “嗯,找到了,问题解决了,解决得还算挺顺利的,如果以后他来公司见我的话,就让他直接去办公室找我吧。”

    终于,贺明汐没有把邓允列入黑名单了。

    刘郁美脸上不免惊愕,“贺总,你们和好啦,也是,长得那么帅的男人,是没办法让女人生气太久的,只是,他好像自尊心挺强烈的啊,送辆车怎么了,我们贺总有的是钱,如果是心仪的美男,就算是送栋房子也是小菜一碟。”

    望了一眼正说得得瑟的刘郁美,“你把我当成包养美男的富婆了啊,我只是撞了人家的车,我也有酒驾的罪证在他手上,所以必须笼络他。”

    “是么,是这样么,对他一点感觉都没有?”刘郁美一脸八卦样儿,倍感今天的贺明汐定然是因为这个男人才会心情好,容光焕发,起色好。

    “别瞎说,人家有女朋友了,还快要结婚了,跟我有什么关系,以后我和他就是债主关系。”

    好吧,既然这个男人的自尊心如此强烈,就按照他所说的分期付。

    “啊?怎么弄的?”刘郁美对这个关系感到十分的好奇。

    “上班吧你,这个月的销售报表还没给我看,快点交上来。”贺明汐和刘郁美的关系,既是像上司下属一样的恭敬,又能像朋友一样的亲和。

    但是在提及销售报表的时候,刘郁美也是立马一本正经了起来:

    “曲染那边的销售出了一点问题,听说是她认识的朋友私底下瞒着她向公司下了五千套高级护肤套装,这会儿曲染的意思是不能这样徇私舞弊的,想要把订金和货款退回去给人家吧,可是,业务部的经理不同意退款,就算是私人下订的,也同样算业绩,尤其曲染这个月除了这五千套的订单外,没接到其他单。”

    听着曲染的情况,贺明汐拢了拢眉心,曲染果然是和邓允是一路人,自尊心强烈,倔强的就是不愿意接受别人的帮助。

    “给曲染下订单的男人是谁。”贺明汐不用想就知道一定是追求曲染的人。

    “钟氏企业的阔少爷钟健。”

    “原来是那个家伙。”贺明汐听过他的名号,追求女人的确是有一套的,像现在这样的行为大概只是钟健使用的小儿科手段吧。

    “你去跟曲染说,就按照业务经理所说的,算入她的业绩里,既然是追求她的人,这一点付出算什么!”尤其是钟健那个家伙,家里不缺钱,追求其他女人也是大手笔的不吝啬,追求曲染这样好女人更加要让他付出点代价才行。

    刘郁美也按照贺明汐的指示去传达消息了。

    可是,曲染在办公室里则是被钟健的这个做法闹腾得有点儿心烦意乱的,根本就不应该接受钟健这个家伙的“恩惠”,回想起那天那个人给她打电话说要下订单一万套的时候,她其实就应该有所觉察的。

    只是当时她一直没有客户,接不到订单,五千套这样的奢侈品订单砸给她的时候,的确是很惊愕到她的,也是欣喜若狂的接纳了。

    业务经理还在那边跟曲染上教育课,“我说曲染你脑子能不能放聪明点,五千套的奢侈品订单,你上哪儿找去,尤其对你一个新人来说,这五千套奢侈品订单就足够你拿出去炫耀你的业绩了,如果以后还在这个行业继续做的话,这毫无疑问是个最好的工作经验,是可以漂漂亮亮写在你的履历上的。”

    “你现在居然跟我说,要退了这个订单,做人能不这么别扭吗!”

    “可是经理……这订单额不少,我让财务那边合计了至少需要一千万以上的货款,这个金额对我来说太大了,如果是客户真心下订单,那我接单是没问题的,可是,钟健家里根本就不是做护肤品生意的,他拿这些护肤品套装没用啊……”曲染真的为这一千万货款发愁,钟健那模样吊儿郎当的,绝对不是爱工作的人,甚至平时游手好闲的,哪来一千万,肯定就是伸手问他父母要的。

    曲染只要想想到时候他父母找上门来,找她赔这个钱……

    天哪,只要想想曲染都觉得这个问题是很严重的。

    可业务经理却已经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你什么都别说了,就这么定了,反正货款也已经打过来了,就只差发货了,一千万对他们钟家少爷来说小意思而已,人家不是做护肤品生意的,但人家是生意人,你瞎担心什么啊。”

    “货款来了,下个月就会把奖金发到你账户上,人家钟健为了追你就是让你赚一笔的,你这个顺水人情还不知道做啊,大不了请客感谢他就行啊。”业务经理很实际,毕竟在这一行干了很久了,这种人情买卖也见得多。

    “经理……你让我想想……”曲染摇摆不定,这个时候又没办法打电话给钟健,毕竟那天他们有了较大的争执,钟健显然是不甩她的意思了,没有骚扰电话,也没有骚扰短信,没有任何发起攻势了。

    “我已经替你想好了,就这么办,贺总也来电话了,接受这个订单。你以后要是有更多像钟健这样的朋友,你就去跟他们多推销推销,你看人家卖保险的,就是找熟人推,学着点。”

    干他们这一行,就得厚脸皮才行。中 文 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