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七十八章 得到一次特殊待遇

时间:2017-11-30作者:纳兰海映

    天 书

    贺明汐洗漱后,身子已经不支的躺下,睡得浑浑噩噩的时候,仿佛梦见了林以然。

    自从林以然的飞机失事后,贺明汐便是一次也没有梦见过他,尤其是贺明汐在最初刚刚得知林以然失联的时候,她接受不了这样的结果,可就算是她不接受,也不得不去接受这个事实。

    毕竟,她再也见不到他了。

    可是,即便是在梦中,她也无法梦见这个男人。

    然而,今晚她竟然几年以来,终于是梦到林以然了,“阿然,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对不对……”

    “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我从来就不相信你有事的,你说过会和我结婚的事,你便一定会办到。”贺明汐这会儿却不知自己是在发烧,烧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竟然又是把邓允给错认了。

    他们两人长得太像了,若不是贺明汐很明确的熟悉林以然的家庭背景,她还真会以为邓允就算不是林以然,也一定是林以然的兄弟,否则,这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么长得相像,俨然一个模子里印刻出来的人。

    贺明汐所住的单人小别墅离市区是有点远的,加上已经是深夜很晚了,要找个依然营业的药店也不是容易的事,只是邓允没料到他回到她住处的时候,这个女人的情况显然已经是比较严重了。

    此刻的贺明汐紧绕着邓允的胳膊,紧紧地缠绕着他,“阿然,不要走,抱抱我,你那么久都没有抱过我,我很想你,你知不知道我很想你……”

    贺明汐泪流满面的,是梦里喜极而泣的落泪。

    “喂,贺明汐,你醒一醒。”邓允皱着眉梢,眉宇之间是化不开的褶皱,分明也是左右为难的,仿佛推也不是,不推开她也不是。

    “不要,我不要醒来,就算是做梦,也要让我抱一下,我好怕自己一醒来,你就不在了。”贺明汐嘀嘀咕咕着,呢喃的语气,格外的缠黏。

    她平素就是一刚毅的女强人形象,可是她小女人的一面也只有在林以然面前才能真正的表现出来。

    在林以然面前,贺明汐从来不会有任何的骄傲或矫情,只会更多的迁就他,深深的爱着他。

    “贺明汐,你放手吧,我不是林以然。”邓允提醒,试图扯开她的双臂,可是贺明汐却什么都听不进去,似乎就是那样很坚定的认定他就是林以然。

    “你该吃药了,身上很烫。”他再次的提醒。

    可每次只要邓允多说一句话,贺明汐臂弯间的力道便是相当的生猛搂抱着他,“不要走,陪着我,以后再也不要离开我了,你不在的这段时间里,林以然,我过得很不好……你不可以再丢下我不管了……”

    她几乎是祈求的语气,丝毫不像平素那样的嚣张霸道,甚至就是那般楚楚可怜的在求着“林以然”不要走,尤其还更加的讨好,“你说晚一点结婚,我们就晚一点结婚,以后都听你的。”

    她不任性了。

    她贺明汐这一辈子做得最任性的一件事情就是逼婚,逼着林以然必须和她尽早结婚。

    然而在林以然出事之后,贺明汐这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恶劣,尤其她的心下有诸多的愧疚,对不起林以然,不该让他为难难做。

    “贺明汐,你清醒一点吧,我不是林以然,先吃药吧,如果还不退烧的话,我送你去医院。”

    邓允也很无奈,这次好像就是摊上事了,起码就不应该这么冲动的晚上来找贺明汐。

    只是,邓允竟然又有另外的想法滋生,若是他没来的话,贺明汐发烧生病的一个人怎么办。

    贺明汐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听不进任何话语,最后还是邓允强行悍然的喂药到她的嘴里,顿时换来贺明汐呛咳的声音……

    “好苦。”贺明汐顷刻间尝到了唇内的苦涩,一道道难受好像蔓延至全身上下了,她在迷迷糊糊当中皱起了好看的眉骨。

    近距离之下,邓允愈发清晰的看到贺明汐的脸蛋,是个很有个性化,也很有韵味特色的女人,面容也很出众,但是在故作坚强冷漠的时候,也会给人不少距离感,起码第一印象就会让人觉得她很难接近。

    可殊不知,这只是贺明汐的伪装。

    “喝点水吞下去。”邓允指示。

    而贺明汐偏偏就是跟他唱反调,“你喂我。”

    “……”

    邓允顿时惊愕,他当然清楚贺明汐现在的脑子不清醒,她只是把他当成是那个叫做林以然的男人。

    “不要闹了。”邓允严肃以对。

    贺明汐却是要把撒娇黏人的本领给进行到底,在林以然面前,她一直就很小女人,“不要……除非你喂我……不然,我不吃……”

    他应该知道自己从来不吃药的。

    贺明汐双眸盯着邓允看,这张脸和林以然是一模一样的,她完全就是看不出他们之间有什么不一样的。

    “贺明汐,我不是……”邓允想要再次重申的提醒。

    “你不愿意喂我,我亲你好了,我也要让你尝尝苦味,我们说好的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贺明汐不等邓允有反应,已经是很主动的贴上他的唇,甚至让邓允还没来得及反应,她就那样肆无忌惮的胶黏上了邓允的唇。

    邓允被这一热吻给惊愕到,丝毫没想过自己会跟贺明汐这样热烈的接吻。

    他被愣住了。

    而贺明汐果然是很俏皮的将嘴里的药丸度给邓允的嘴里,邓允是更为讶异了,这个女人竟然这么大胆又迷糊,以前还以为她只是喝醉酒了才会这样,可现在分明就是不分场合的犯糊涂。

    他也觉察到了来自于贺明汐身上的热量是越来越滚烫,“喂……”

    原本邓允是想要提醒她清醒点,可是,贺明汐趁势接话,“喂我吧,又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以前你就是用这样的办法骗我吃药的啊。”

    所以,她是不是应该很庆幸这一次的生病,才会得到一次这样很特殊的待遇。

    贺明汐缠黏抱紧邓允的颈项,“林以然,我就知道你会舍不得我的,你一定会回来,回来了我就不会让你走了……”

    她似乎很满足的贴近了邓允。

    邓允已经不知所措的到了极致,却被动的被贺明汐带领着,甚至贺明汐高烧不退的情况下,身上的滚烫令她是更加渴望着邓允的安抚……

    他的手下一秒被置于她的身前,邓允在碰触到不该碰触的地方时,瞬间条件反射的缩回手,“你……”

    “阿然,我爱你……好爱好爱你……”贺明汐表白。

    “不要这样……”邓允已经很确定不能让贺明汐继续这样放纵了,随即是使力将她纳入了自己怀中,阻止了她接下来的举动,牢牢地就是不放松一丝一毫,将贺明汐全部的抗议和蠢动都收拢在掌心里。

    就这样邓允陪着这个女人,安抚着她,陪了一个晚上,就那样静静地,又偶尔带点诱哄的,哄着她直到第二天天明。

    半夜喂了两次药后,贺明汐出了一身冷汗,第二天清晨起来的时候明显身子没那么不舒服了。

    只是,令贺明汐讶异不已的是,她睁开眼睛的刹那,就见到躺在她对面沙发上的邓允……

    这个时候,她可是头脑很清楚的,就是邓允,不是林以然。

    他……怎么会在这!

    贺明汐确定自己没有喝醉,也没有宿醉的难受,为什么让一个陌生的男人出现在她的卧房里。

    “你……干什么呀。”

    贺明汐一眨眼功夫这才意识到男人果然不能惯啊,一惯就得寸进尺了。

    听到贺明汐的声音,邓允也睡得惊醒,立马醒来了,此刻贺明汐的头发有些凌乱,但也是在清晨光线明朗的时候才发现这个女人竟然是带妆睡觉的。

    贺明汐伴随着邓允的靠近也看到了邓允唇角沾染着口红,甚至很滑稽的被沾满了,但这样的他,却依然不减他的帅气。

    哼。

    这张脸蛋就是沾了林以然的光。

    “你怎么在这儿啊,还有你嘴上的口红……难道你这个混蛋偷亲了我啊。”否则,他不可能脸上有这么多口红的。

    听到贺明汐“失忆”般的话语,他真的很生气,只是也懒得跟她计较,跟一个可怜的女人斤斤计较,岂不是很没品。

    邓允上前抚了她的额头,贺明汐很本能的脑袋后仰,“你……”

    拜托,他在干什么啊。

    “还好,退烧了,记得把药吃了,别让感冒反复。”邓允叮嘱着,随即又道,“借用你的洗手间,擦口红。”

    “我……”贺明汐好半天没反应,“昨天……是你偷亲我了?”

    顷刻一想到这儿,她的心底就不痛快了。

    “你没喝醉是吧,没喝醉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是你要我喂药给你,亲我嘴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怪癖,居然带妆睡觉,以后别这样了,皮肤容易松弛老化,到时候没有人要你。”

    邓允是没好气的说着,他的神情举止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的好。

    贺明汐则是紧蹙着眉梢,努力回想起昨晚的事,她好像是做了个梦,梦见林以然回来了,而原来那不是梦,是真的和邓允这个男人接吻了,只是,他们有没有……上床啊。中 文 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