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七十二章 一定会和她友尽的!

时间:2017-11-17作者:纳兰海映

    其实,贺欣说话从来不是这样婉转,小心翼翼的人。天 书  中  文网

    可是,她真的难以启齿,要知道她从来没有这么小气吧啦过,竟然送出去的礼物又要找人要回来,好丢人。

    曲染听闻,怔愣了几秒,似乎没有立马反应过来。

    而贺欣也是急性子,心下在着急曲染到底能不能猜测到,应该能吧。

    果然,这么晚了打电话给她,曲染还是知道原因的,“贺欣,我现在就把胸针给你送过去。”

    “啊啊啊,你猜到了,你真的猜到了,好聪明。”贺欣也有点难以置信,尤其曲染还主动的要把胸针送过来。

    “不过真的好丢脸,明明是送给你的礼物,可是我又要要回来,我贺欣从来没有做过这么丢人的事情。”她一向是小富婆啊,无论是在学校还是在班上,都是有钱的小富婆,儿童界时尚的风向标,可偏偏这会儿做出如此厚颜无耻的事情,送出去的礼物又拿回来。

    想到这里,电话这头的贺欣已经很是面红耳赤的扑倒在床上,“下次,我一定会用我自己的零花钱买个礼物给你的,可是这个胸针……我妈妈和爸爸为了这事大吵一架……”

    贺欣断断续续的解释着,很不好意思,但为了她的爸爸妈妈,为了不让自己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她还是努力着,“我不想爸爸妈妈因为我吵架离婚,也不想成为单亲家庭的孩子,所以……小染姑姑,你会谅解我吧。”

    听着贺欣这话,曲染不得不说自己是很意外的,毕竟这个小丫头丝毫不像是会说这些话的人,她更偏向于迷迷糊糊不懂事,任性叛逆又让人操心。

    然而现在这番话是要多让人心酸就有多心酸,曲染也是愧疚丛生,当初就不应该听信贺欣的话,这个胸针不值钱,也不该收下的,就算当初的情况是贺欣坚持,她也不应该收的。

    曲染也立马回答,绝不让贺欣为难,“我马上过去,别着急。”

    尽管这个时候曲染是多么的不愿意见到贺臣风和颜雅真,可还是不得不即刻去把胸针还给贺欣。

    贺欣却是在挂断电话之后,脸色更加潮红害羞了,趴在床上,四肢摆动,情绪很是不爽,“真是讨厌讨厌讨厌!我多丢脸啊,吴妈,我觉得这是我做过最丢人的一件事……”

    吴妈看着贺欣在床上的撒泼,尤其是又懊恼又生气又责备的情绪,吴妈是哭笑不得。

    贺欣继续叨叨,“幸亏李婷婷她姑姑还算是个厚道人,不然人家要是不给我的话,我能怎样啊。”

    瞬间,曲染在她心中的形象是提升不少的,顿觉这个女人心肠还不错的。

    尤其,到了深夜,气候更加寒冷了,曲染果然是把胸针给送来了。

    曲染打电话给贺欣,“欣欣,你下楼来吧,我想把胸针亲自交到你手里。”

    接到电话的贺欣是又惊又喜的,“天哪,你好快速,办事效率真高,你等我,我马上下来。”

    贺欣一骨碌的从床上爬下去,急急忙忙的要下楼,可是这么晚了,她要出门,这让贺臣风逮到很不解,“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忽然间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贺臣风这无比凌厉的声音,贺欣心头大惊,“啊,你这么晚了坐在这儿怪吓人的啊。”

    真是吓死她了。

    可是,这一刻的贺臣风忽略了她的惊讶,一瞬不瞬的盯着贺欣,明摆着也是有话要跟她说。

    “你又要闯祸了?”贺臣风口气严肃又冷厉。

    “我……”贺欣还没来得及解释,贺臣风便直接打断,“你还嫌自己惹得事情不够多?贺欣,你知道自己做错了吗?”

    “今天你的行为,你拿大人的东西,在没有事先告知的情况就拿走了,这跟盗窃没什么区别,你懂不懂规矩!”贺臣风也深知平素忽略了对她的教育,这小丫头一向是让人很操心,也很头疼,但他却疏于管教。

    贺欣急着出去,“你等下再来说我啦,我有急事出去一下马上回来。”

    贺欣瞒住了曲染前来给她送胸针的事情,毕竟,这种事情太厚脸皮了,她还是不说比较好。

    可见贺欣始终是这样屡教不改,小小年纪就叛逆任性得很,这让贺臣风越发不能让她得逞,尤其眼尖的注意到了她紧紧的拽着手机的模样,看上去就是在做鬼鬼祟祟的事。

    “贺欣,你出去要干什么,不说实话对吧。”贺臣风这一刻已经靠近了几步,一副非要她说实话不可的态度,逼迫性十足。

    贺欣却是急得跺脚,“哎呀,你好烦啊,我先出去,等会跟你解释。”

    “天气这么冷,你要去哪里。”她越来越不像话了,都是被他们一家人给惯出来的。

    贺臣风口气不悦,尤其是盯着贺欣的眼神分明就是在闪烁着万般凌厉之色,“你给我说实话。”

    然而,贺臣风的话音刚落,贺欣的手机铃声响彻,明显是曲染在催促她了,还不等贺欣有机会接电话,下一秒贺臣风已经是很火大的夺走了她的手机。

    “啊,你做什么呀,我要听电话。”贺欣急躁得很。

    贺臣风看向手机,这一连串的电话号码,他都已经能倒背如流了,“是曲染的电话?”

    贺臣风立马蹙紧了眉梢,“曲染这么晚打电话给你有什么事?”

    而贺臣风的确是万万想不到这么晚了曲染是来给贺欣送东西的。

    “你管我,我要听电话……”

    只是,贺欣的话还没说完,贺臣风已经接听了电话,曲染显然也在外面等了很久了,忍不住打电话来催促,在接通电话那一刻便是刻意压低声音的说,“喂,贺欣,你出来了没呀,外面很冷呢,你要是不方便出来的话,我还是转交给你们家的佣人吧。”

    “小丫头,你这么不说话啊,喂?”曲染说了很多却没得到贺欣的回答,便有些怀疑是不是信号有问题,“不会吧,这边信号很差吗?”

    曲染没有挂断电话,准备还是交给佣人的时候,一回头便瞅见贺臣风就伫立在她的身后,他正以很严肃的神情盯着她。

    曲染瞬间恍然大悟,原来刚才接电话的人不是贺欣,是贺臣风,难怪他不说话。

    见到贺臣风的时候,曲染是有些紧张的,虽然这个礼物是贺欣送给她的,可是曲染倍感她反倒像是偷拿人家的东西,想要占人家便宜的人。

    这个时候贺欣也紧随而出,“哎呀,你干什么呀,是我的手机,你快点把手机还给我。”

    贺欣在抬眸见到曲染的时候,心下是很激动的,“你来了……”

    但是,又很不好意思,贺欣脸上泛着红晕。

    曲染也极力保持冷静,“东西我拿来了,谢谢你送我礼物。”

    把礼物送回去的这一刻,曲染的心底反而是踏实了。

    “……”贺臣风不说话,但是眉头紧锁。

    贺欣脸色红晕泛滥,嘀嘀咕咕的,“下回我给你买更好的礼物,这个……这个就让我先还给我妈吧,我妈好像挺爱这个玩意的,今天还大吵大闹了呢。”

    “贺欣。”贺臣风似乎也是听不下去这番弱智般的话了,至少贺臣风也猜测到了肯定是贺欣找她的麻烦,让曲染来送回礼物的。

    想到这里,不仅仅是贺欣觉得丢脸,连贺臣风也是倍感丢脸到了极点。

    “抱歉,给你添麻烦了,下回也别再送我礼物了,你的心意我知道就好了,谢谢。”

    曲染是很客气的态度。

    这一刻,不管是对贺臣风,还是贺欣,都是很疏离的态度。

    曲染也告别着离开,毕竟,无论这个礼物究竟给贺臣风和颜雅真之间掀起多大的争吵浪潮,这都不是她关心的。

    深夜寒风中,曲染的身形显得更加单薄纤瘦。

    贺欣是很难过的,如果她不送礼物还好,送了又让人送回来,这瞎折腾的,真是够伤李婷婷姑姑的自尊心的,说不定她回去告诉李婷婷,李婷婷会不理她,跟她友尽的。

    “爸爸,你快去送送小染姑姑。”贺欣想要弥补。

    其实这个时候就算贺欣不说,贺臣风也会送她,毕竟这么晚了,她一个人回去,贺臣风是不放心的。

    贺臣风压着一肚子的火气,还是耐着性子叮嘱,“你快点进去睡觉,我送她回去。”

    “嗯嗯,你要把她平安送回家哦,不然李婷婷要是知道我这么恶劣的话,她会和我友尽的,真是不应该把礼物又要回来。”

    贺欣后悔不已,当时她可能太冲动了。

    实际上,贺欣很清楚她妈妈那么多金银珠宝财富的,一个小小的装饰品而已,颜雅真应该根本就没放在眼里的,可现在想来,肯定是要找她茬的。

    可是,又好像不是这样的,妈妈干嘛要找孩子茬儿……

    贺欣是很混乱了。

    贺臣风在看着她进去房间里面后,也开了车沿着别墅道行驶,这是出去的唯一必经之路,在别墅道上果然是见到了曲染,她显然也是想要快速离开他们这儿的,否则不会一眨眼功夫就已经走了好长的路。

    贺臣风摁下车窗,吩咐的道,“上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