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六十六章 可爱甜心

时间:2017-11-10作者:纳兰海映

    可是,曲染连这个机会都没给他。天书  中 文  网

    甚至,他永远也没这个找回女儿机会。

    贺臣风此刻的心情犹如跌落了谷底,绝望,难受,愤怒,齐齐折磨着他的身心,他看向曲染的眼神变得那样的不快又生气。

    在曲染还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他就那样扑过去大力的握紧了她的手腕……

    来自于他掌心下的力道是生猛又用力的,仿佛越是用力就越彰显着贺臣风火大,曲染还没来得及抗议出声的时候,她的唇就已经被贺臣风给紧紧的缠黏住,深深的吸吮着,深深的啃噬着她的唇。

    “唔……”

    “贺臣风……”

    “你放开啊。”

    ……

    曲染是万般的抗拒,可贺臣风却是紧揪着不放,那样的大力道里仿佛一生都不想放开曲染。

    好不容易,曲染才挣脱开来,“你疯了,贺臣风,你就只会这样吗……”

    曲染也是在这个时候才看清楚贺臣风眼底似乎是含着眼泪的,从来不曾见过贺臣风这个模样,可是现在他无疑是悲伤的。

    可是,不管贺臣风现在所要面对的是有多么的残忍难受,这些都必须承担,“你回去吧,就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就当今天所知道的一切都是插曲,以后你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有任何的顾虑。”

    她也不想成为贺臣风往后人生里的阻碍,或许会有些憎恨贺臣风,但是从来不希望他过得凄惨,或许就是因为这个男人曾经是她深深爱过的,甚至现在还一直深爱的男人,以至于她始终无法多么的憎恨贺臣风。

    哪怕,这个男人真的有可恨之处,却因为是自己刻骨铭心爱着的人,自然而然的心底就会少了不少的恨意。

    贺臣风心脏处撕裂的疼,如此痛不欲生的难受却也是再次的经历了,第一次经历,是在曲染四年前坐牢的时候,他表面上平静,但内心却是前所未有的难受痛苦,前所未有的绝望沉痛,以至于在那段时间消沉得才能让颜雅真有机可乘。

    这一次的经历,在亲耳听到自己的孩子竟然是他亲手“扼杀”的,这对贺臣风来说,他无疑是世界上充满了负罪感,内疚感的人。

    “曲染,你告诉我,这么多年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贺臣风问得很低沉,低低沉沉的语气里尽是认真。

    曲染别开脸,她不想回答,她也许连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但也算是熬过来了,痛过疯过闹过,甚至无数次的想法想要了断这一生,可是,她这样的人是没资格的,万般的没资格。

    死后更是没脸去见贺瑾航……

    “贺臣风……你应该清楚,我就是厚颜无耻的人啊,所以,我有什么是不能做到的,我什么都能做到。”

    她连杀人,害死人这样的事情也做到了。

    要知道贺瑾航的死,就是她害死的,是她活生生的把贺瑾航给害死了。

    贺臣风无从去责备了,纵然这个时候曲染是千错万错,他也无法忍心去责怪。

    他再次的揽紧了曲染,心底是滔天的哀戚和伤痛在疯狂折磨的对付他,可是就算再痛再难受,这些他也必须忍受,要知道曲染所经历的,她一个人所承担的远远是超乎其他人所想像的。

    纵然这一刻贺臣风没有其他举动,但是,曲染依然还是很抗拒他,“贺臣风,求你放过我吧,我这样的人已经够可怜了,为什么就是要纠缠我不放!就算有过孩子,就算孩子已经不在了,就算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遗憾,那又怎样,谁规定了我们曾经在一起过,到最后也一定要在一起。”

    不是这样的。

    生活不是言情剧,不是所有的一切都是那样的美好,甚至是根本无从好起来……

    贺臣风不发一言,眼底有泪水浸过。

    曲染却伴随着他的沉默,这心慌意乱是加重了,“贺臣风……”

    可是,片刻后,曲染抗议的手臂上传来温热的泪珠,很明显是贺臣风的眼泪。

    这让曲染心底一惊,伴随而来的是暴烈的疼,然而,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不是一哭就会有大人长辈来哄,不是一哭就是能解决所有问题,尤其他们的问题是很难解决的。

    “不要动,让我抱一下,就让我抱一下就好。”

    贺臣风的声音是从未有过的哀戚,言辞里已经是浓浓的悲伤,“曲染,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他从来不是一个会把道歉的话语挂在嘴边的人,可是现在那样悲伤的说出口,可想而知心下有多难受。

    “这一切都是我造成的。”

    她所有的悲痛,她所有的遭遇,都是他贺臣风一手造成的。

    想着这些,贺臣风的难受无以复加,但也的确如他所说的此刻除了紧紧抱住她,再也没有其他多余的举动,而曲染的抗拒也渐渐地收敛了。

    她依偎在贺臣风的怀中,心下是颤抖不停,好像根本就不确定自己在做什么,明明该抗拒的,明明就该要狠狠拒绝这个男人,可是现在她却什么都不能做。

    ……

    曲染不知道和贺臣风保持这样的拥抱姿态多久,甚至连怎么被贺臣风抱上了床,她都没知觉,似乎在他的怀中,她才能真正意义上的睡得安稳。

    但这样的安稳,似乎是久违的安稳,好久都不曾有过的安心舒适。

    只是第二天曲染醒来的时候,贺臣风已经离开了。

    这一晚,他一宿未睡,只要闭上眼睛就会有无数的幻想着曲染在监狱里的艰难生活,恍如完全可以想象到他在监狱里的难熬,一分一秒都是那样的凌迟着她吧。

    曲染醒来的时候,周围是空空荡荡的,鼻尖还缠绕着贺臣风的味道,可他却已经离开了。

    “贺臣风……这个无情的家伙。”

    莫名地,曲染有些生气,昨晚就是那样肆无忌惮的而来,凶悍无比的呵斥她,斥责她,可是一清早竟然就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

    而贺臣风这次的离开,也一定会给曲染一个交代,或许不能让孩子挽回来了,已经对曲染造成的伤害,他也无力去补偿,甚至这些伤害纵然是再大的补偿也无从去弥补的。

    可是,该报复的,一定会报复。

    这个该死的曲灵和林月琴,贺臣风是不可能对她们手软了。

    ——

    而曲染则是没想过贺臣风会帮她,只是一心一意的想要自己去报复。

    最近,她和李婷婷倒是走得很近,大概小孩子都是这样吧,谁对她真正好,她就和谁走得近。

    曲染经常给李婷婷买小礼物,她自然而然的很亲曲染,甚至每次放学若是有去曲染接她的话,李婷婷是格外的开心,“姑姑,今天又来接我啰,我好开心哦。”

    李婷婷和曲染在一起的时候笑容格外的灿烂,相反和李芸芸在一起的时候,哪怕是亲妈妈,可是李芸芸带给她的只有满满负能量,不是骂她,就是打她,每天都是在呵斥声里度过的。

    “明天是周末,去姑姑家住两天呗,姑姑反正没事,你就当陪陪姑姑这个孤家寡人。”

    大概是李婷婷太懂事听话了,尤其眉心之间总会流露出让人不知不觉就产生怜悯的因子,也让曲染很喜欢她,或许也是想要替曲英杰承担着一部分责任,曲染也和李婷婷一家人走得很近。

    李婷婷一听,高兴的蹦起来,“喔喔,太好了,太好了,我就喜欢姑姑给我讲故事,姑姑,我正好有手工活要完成,你和我一起完成吧。”

    “没问题,姑姑可是心灵手巧的,什么手工活都不在话下,全部能摆平。”曲染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道。

    的确,这几年在监狱里,什么活儿没干过,还有什么事情是可以难倒她的。

    “姑姑,你太棒了,姑姑,一定很多人追求你吧……”

    “没有,一个也没有。”曲染立马打断这个话题。

    “是吗,可是姑姑既能干,又漂亮,比如我们班上有个小甜心很漂亮又能干,就有很多人追求她,那个沈乔啊,姑姑你见过的那个小男生,每天给小甜心送很多零食讨好呢。”

    沈乔这个小混蛋,还说让她做童养媳呢,幸亏她没答应,她就知道沈乔是个小色狼。

    听闻,曲染蹙了蹙眉梢,“沈乔?”

    就是罗美的儿子,曲染记性很好。

    “是的,就是那个模样长得好看,但是人品很差的男生,听说跟他爸爸一样,遗传了爸爸的风流嘞,所以,我就算不念书也不会当他们家的童养媳的。”

    说这话的时候,很明显曲染就觉察到了李婷婷的头脑很聪明,至少小小年纪防范意识还算不错的。

    可是,曲染又很容易的想到了自己的女儿,自从贺臣风知道了女儿的存在后,自从曲染也在真正意识到孩子早已经离开了之后,她更加容易的会想到孩子。

    “哎呀,姑姑,我忘记了,明天我约了贺欣,贺欣那丫头虽然不可爱,但有时候也挺让人喜欢的。可是,我又不想和姑姑一起过周末……好为难哦。”

    听着李婷婷像模像样的话,曲染这才认清到小孩子的世界也会很为难。

    李婷婷在冥思苦想了片刻后,小心翼翼的询问,“姑姑,我明天能和贺欣约到你这儿,我们一起做手工活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