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六十四章 永远抹不去的污点

时间:2017-11-09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很认真的,“曲英杰,我现在是需要饥不择食拼命赚钱找孩子的时候。天书  中.文 网”

    提到孩子的时候,曲染神情有变化了,心愈发的沉重。

    曲英杰自从当了“爸爸”以后,很清楚一个孩子对父母的重要性,“为什么不告诉贺臣风?你明知道,如果要是让贺臣风得知孩子的存在,有可能小外甥就容易被找到……”

    但是,也有可能是永远也找不到。

    尤其,在曲英杰看来,后者的可能性很大。

    “不可能的,我不会告诉贺臣风的。”她的态度是想和贺臣风的关系撇得越清越好。

    “可是,他是爸爸,有知道的权力,曲染,别这么固执,其实有些事情你想过没有,你太固执太倔强的性格让你吃了很多亏。”

    这一路,她可是吃大亏了,也被伤得足够彻底绝望。

    原本曲英杰是来找曲染寻求帮助的,可谁知道说着说着就说到这些陈年往事了,反而是令曲染的情绪低落。

    不过,曲染也很清楚现在不是悲春伤秋的时候,“不说我的事,说来说去就是那么一点破事,没意思,你为什么忽然间来找我,还有你头上的伤又是为了岳芯蕊?”

    “我是为了岳芯蕊的事来问问你的意见的。”能让他说真心话的人就只有曲染,只是说到这里,曲英杰还是不好意思的。

    “你觉得岳芯蕊的未婚夫骆一凡怎么样?”

    “不知道,没见过,但有一点可以肯定,铁定比你合适岳芯蕊,所以,如果你要是想问我,你去破坏他们的婚礼,去婚礼上抢婚的话,你还是别丢人了。”曲染揶揄的口吻,随即也步至冰箱旁,拿了一瓶水给曲英杰,看来今晚曲英杰想要说的一定很多很多。

    曲染反正每晚都是出于失眠的状态,有人陪着聊天也何尝不好。

    曲英杰立马否认,“我当然不会这么做,只是,我觉得骆一凡不是个什么好东西,他不可能给岳芯蕊幸福的,甚至别说是幸福,有可能在婚后还会对岳芯蕊不好……”

    “所以,你的意思终究到底就是不愿意看到他们在一起,兜来兜去,你心中就是放不下岳芯蕊。”曲染一眼看穿他的心思。

    既然他来找曲染寻求解决办法,曲英杰这一刻也只能厚着脸皮承认自己的心思,“我是不是特别的厚颜无耻,居然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的确,说得很对,就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软饭男。”

    曲染是不希望曲英杰去蹚浑水的,所以说话格外的恶毒。

    “曲染……”曲英杰哭笑不得,既是希望曲染说真话,可在听到这样话语的时候很难受。

    “你来找我,当然是需要我给你意见的,我的意见永远不会改变,你和岳芯蕊不可能有结果的,就好像我和贺臣风不管多么努力都不会有任何的可能,到最后只会让彼此变得陌生,甚至是憎恨彼此。”

    “曲英杰,你要是不想和岳芯蕊到最后落个我和贺臣风这样的下场,你就尽早收手吧。”

    语毕,曲染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恍如是有些生气的,也不想浪费唇舌继续围绕曲英杰和岳芯蕊的话题转了,明明就是不可能的事,却偏偏执迷不悟的让人怒其不争。

    曲英杰恍如不满意这个答案,尤其见曲染进了自己的卧房,大有不甩人的姿态,曲英杰连忙紧跟其后,“喂,曲染,你认真点好不好,这关系到岳芯蕊的未来。”

    “好了,够了,打住,岳芯蕊的未来我管不着,我连自己的未来都不知道在哪里,我有什么资格去过问别人的未来不未来的!曲英杰,你要是执迷不悟非要去蹚浑水,我也阻止不了你,但是,你记住到时候伤个遍体鳞伤的,你可别后悔。”

    曲染也是下最后通牒,既然这个家伙不听劝,就由着他去碰个头破血流的,或许有了教训才会懂事点,才会做人做事聪明点。

    至少,曲染就很清楚,她是后悔了,如果当初不和贺臣风勇敢的在一起,如今很多事情就不会发生,那些已经发生过的事情,比如坐牢,便再也抹不去这个污点。

    “曲染……”

    “你好好想想吧。”曲染扔了个枕头给他,今晚就让他借助一晚沙发好了。

    曲英杰也这才意识到曲染的这间公寓是非常不错的,也可想而知当初贺臣风的安排是有多么贴心。

    “喂,曲染,你也好好想想吧,贺臣风,还是钟健,其实两个男人都不错的,关键是看你能不能放下过去,接受一段新感情。”

    不管曲染是选择贺臣风,还是钟健,都是必须先放下过去的。

    曲染的回答却是坚决的,“谁都不会选,我一个人很好。”

    虽然偶尔一个人的时候会很孤单,但至少麻烦事少了,尤其和谁在一起又能确定她不孤单么,她内心深处的寂寞空洞感,仿佛这种感觉是任何人都无法替她填平填满的。

    曲英杰知道她嘴硬,虽然曲染不至于非要找一个男人不可,但是她心里一定是放不下贺臣风的。

    ——

    然而,贺臣风又何尝能放得下她。

    关于当初苏文柳被撞死,曲染肇事逃逸的事情,贺臣风重新让人去调查了,这会儿终于有了结果。

    “贺少爷,你让我去查的事情,有了一定的眉目,的确,当初曲染小姐是被冤枉的,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她认罪……”

    “据说当初撞死贺老夫人的罪魁祸首是曲染小姐的妹妹曲灵,可是,当年的车祸正好是发生在罗美所管辖的区域内,罗美让人在监控视频里动过手脚。”

    “而当初贺老夫人的佣人也是不分青红皂白的认定曲染小姐是肇事者,所以人证物证都指向她,紧接着便是曲染小姐在监狱里生活了四年。”

    ……

    汇报情况的线人在说到这“四年牢狱之灾”的时候,也忍不住浑身哆嗦,要想到一个女人在监狱里待上四年,尤其他也调查过曲染在监狱里的事,并没有提起上诉翻案,根本没有任何意思想要翻案,才会造成曲染在里面一待就是整整四年的时间。

    贺臣风听着汇报的情况,良久不能说话。

    他曾经有想过曲染是被冤枉的,可是,在亲耳听到她的的确确是被冤枉的,甚至跟她一点关系都没有,却被冤枉着做了四年牢,贺臣风心底掀起了歇斯底里的浪潮,惊涛骇浪疯狂来袭了。

    对方等不到贺臣风的回复,小心翼翼的询问,“贺少爷,您还在电话旁边吗?”

    他“嗯”了一声,言简意赅,但简简单单的字眼却能听得出来自于他的颤抖。

    “贺少爷,有件事情,不知道该不该说。”

    对方对于这个事情是犹豫了好半响的,不知当说不当说。

    “你说。”

    贺臣风直接下达命令,甚至已经不觉得还有什么事情是他承受不了的,尤其这一刻只要想到曲染竟然被冤枉着煎熬了四年,痛苦了四年,贺臣风是那样的痛恨自己当初的袖手旁观,恨死了自己的无情无义。

    “曲染小姐……当年还在监狱里做了一件挺大胆的事……”

    “大胆”两字顷刻间令贺臣风好像心脏被震碎了那般,“砰”的震响声,碎了一地。

    贺臣风虽然是悄无声息的寂静,但是却在竖耳倾听。

    “听说当年在监狱里生下了个孩子,孩子放在福利社里养育成长,只是后来关于这个孩子的所有资料就没有了,大概是曲染小姐不愿意这个孩子曝光吧。”

    前来汇报这个情况的人约莫的猜测着,至少他就已经完全找不到这个孩子的下落了,“恐怕孩子的下落,你得去问曲染小姐本人了,是个小公主,出生的时候很健康。”

    “……”

    再次的,这次贺臣风是陷入了漫长的哑然当中,完全被这个消息给震撼的一字也说不出口,他好像是被这个消息给震慑得无言以对了。

    他们的孩子,当年其实并没有打掉,而是留了下来,却也讽刺的是在监狱里出生了,他贺臣风的孩子竟然是在监狱里呱呱落地的。

    这一切的一切让贺臣风几乎不敢去想象,也无法去面对曲染。

    这些年,她在那样辛苦煎熬的时候,他却是不闻不问的。

    只是,贺臣风这个时候也难以压抑自己的情绪,无论现在是什么时候,他就是有点儿迫不及待的要去见曲染问个清楚,当初为什么要骗他。

    他问过她的。

    当初说过的,只要她说不是撞了贺老太太的,他就一定会帮她的,哪怕那时候的曲染依然是对他很绝情,可是贺臣风可以放下一切的去帮她。

    可她却一口认罪了,就是那样坚韧的承认了所有的罪责。

    ……

    其实,有关于坐牢那段日子里的一切,曲染只要闭上眼睛睡下,那一幕就有些恐惧来袭,让人万般的恐慌。

    她也猛然间从噩梦中惊醒,梦见了贺瑾航,梦中的他分明就是要跟她索命而来的,分明就是永远不会原谅她的,所以,之前汤可晴所谓的贺瑾航不愿意看到她伤心难过的模样,大概都是骗人的。

    实际上,贺瑾航从未原谅过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