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六十三章 教他如何把妹!

时间:2017-11-07作者:纳兰海映

    曲染要被这个男人的话语给活生生气死了。

    这种露骨的话语也只有这个该死的钟健能说出来,“要不要脸啊,跟我睡的话,我很贵的,正因为我是既离过婚,又和贺臣风交往过,我可是身经百战的女人,你说睡我贵不贵?”

    对付钟健这种人,曲染也是不留情的,在他面前更是不必要有板有眼的。

    听到曲染这样的话语,钟健立马爆粗,“靠之,你惹我啊!”

    她一定是故意的。

    就是故意在打消他的念头。

    “你不知道我经历了很多男人么!”他既然调查过她,就应该很清楚,她可不是个简单的女人。

    “没关系,我也是经历了很多女人的人,我们正好扯平,你不会介意的哦?”

    钟健边说边靠近曲染,得瑟不已的神情,趋近曲染那一刻,他嗅着曲染发丝上的味道,清香缕缕扑鼻而来,“真香”

    曲染努力拉开彼此间的距离,“不要嘲笑我了,我昨天没洗头。”

    钟健挑眉,眸光一瞬不瞬的睨着曲染,“越诚实的女人,越可爱,我发现,身经百战的女人果然是很诱人的。”

    他喃喃的开口说着,揽紧了曲染,仿佛这个女人就是让人百看不厌的。

    “钟贱人,揩我的油,我会告你骚扰,你快点给我住手啊。”曲染闪躲着他的拥抱。

    可是,钟健却纹丝不动,甚至是更加牢牢地栓紧了曲染的腰,“我怕你告啊?”

    “钟贱人”

    “不要抗拒我,我不在乎你的过去,但是,我要成为你的未来,曲染,你不要再三心二意了,就算你怎么逃也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我就是认定了你。”

    很坚定的认定,从来没有比这个时候更加肯定自己想要好好的去爱一个人。

    他越来越严肃了,钟健越是如此的认真,给曲染的压力很大很大。

    曲染推开他,拧紧的眉梢之间是深深的褶皱,但也是一本正经的,“我曾经想过的,利用你狠狠地报复曲灵,报复林月琴,可是,和你相处下来,你比想象中简单单纯,我知道自己不能这么做。”

    她的世界是泥泞不堪的,不能因为自己身处困境,就把这个心思简单的男人给拖下水,尤其曲染只要想到当初贺瑾航的死,以及贺臣风的受伤,在她身边的人,似乎一个个都因她遍体鳞伤的。

    “靠,什么屁理由!”

    “曲染,你说清楚点,难道我在你眼里就是个弱不禁风的窝囊废,什么都不能为你做,什么也不能做?”

    “我告诉你,我以前可是混过少年黑,帮的,你说我这样的人,牛不牛?”

    说着,钟健是拍着胸脯,对自己的体魄以及承受力都是相当的自信。

    可是,曲染却早就已经有了决定,“如果你非要和我发展成为情侣的关系,可能,我们以后都没办法见面了,朋友和陌生人,你选一个吧。”

    她用意很明显,一旦钟健继续纠缠不清的话,她只能躲着他了但这个家伙若是不这么执意而为的发展为qing ren关系的话,倒是可以和他做做朋友。

    听闻,钟健更是恍然大悟了,随即缓缓地松开了曲染的纤腰,墨瞳睥向她的时候,嘲讽意味浓烈,“我明白了,不就是不敢和我上床么,不就是想着和贺臣风还是继续前缘吗,可是,你脑子最好清醒点,颜雅真那个货色不简单的,你永远争不过她。”

    至少,现在曲染单身着,甚至曾经还被送进了监牢里,她的人生是如此的凄惨,而颜雅真就算得不到贺臣风的感情,她依然还是别人眼中的“贺少奶奶”。

    曲染明白其中的道理,陷入沉思当中时,耳畔响彻了门铃声,她很本能的一惊。

    钟健也没有错过她脸上的惊愕之色,“怕什么啊,怕是贺臣风啊,要是他的话,老子揍扁他。”

    来这儿,也不看看时候,现在是几点了?

    “我去开门。”他无所畏惧的步至了门口。

    曲染则是有些紧张,也有点儿担心会不会是贺臣风。

    只是,打开门的刹那,才发现她是多想了,这个时候的贺臣风一定是在贺家和颜雅真在一起,又怎么可能来她这儿。

    是曲英杰。

    曲英杰倒是惊讶了一把,见到陌生的面孔时,一度还以为走错了门,按错了门铃,“不好意思”

    可是,钟健认识曲英杰的,既然当初要追求曲染,他的确是连这个女人的祖宗十八代里里外外都给调查了个清楚彻底。

    在见到曲英杰的那一刻,立马伸出右手,“英杰是吧?我们曲染的弟弟,曲英杰?”

    他火眼金睛很厉害的第一眼就认出曲英杰来了,可曲英杰却是惊愕不已,伸头望了望房间里面,在瞥见曲染的刹那,他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这个时候曲英杰也来得正好,给了曲染一个赶走钟健的机会,“我弟弟找我有事商量,快点滚回你的窝去。”

    真是。

    连这种事情都想得出来,居然在她的对面租下了,曲染只要一想到以后就好像是被jian kong了那般,时时刻刻有人盯着她,这种感觉跟当初坐牢没什么差别。

    钟健自然是不愿意离开的,早知道曲英杰一到,他就得被赶走,还不如曲英杰不来,顿时间热情锐减,不过他也不会放弃,“来日方长,我就住你对面,近水楼台先得月,总有一天你会成为我的女人。”

    这个不识好歹的死丫头,要知道成为他钟健标榜的女人,是一件多么幸福xing yun的事。

    “滚吧你!我告诉你,你的帘子才应该要拉紧点,不然哪天我变态起来了,我就偷,拍你,到时候我可以拿去报社卖个好价钱,那时你就知道住我对面是多么危险的事情了。”绝对不是他所想的那样“近水楼台先得月”的美差事。

    听着曲染这较真的话语,钟健却是心头狠狠的甜腻了一把,宠溺的捏了捏曲染的一侧脸颊,“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惹人喜欢啊!”

    这种好办法都能想得出来,简直能把他给甜腻死。

    “欢迎来拍,我很乐意被你拍,还会摆好姿势等你。”钟健口无遮拦,就算是有曲英杰在场,他也依然还是如此的肆无忌惮,一点都不收敛。

    原本是想要给钟健这个家伙一点点警告的,没想到到最后反而是被他给弄得面红耳赤,尤其还当着曲英杰的面。

    曲英杰却是目瞪口呆了,尤其钟健也懂得拉拢人心,和曲英杰第一次见面,却就称兄道弟的,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英杰,下次一起去和我喝一杯,我听说你到现在还没娶老婆是吧,我教你怎么把妹!”

    他一副大哥大的样儿,活像是身怀绝技,没有什么事情能难得倒他。

    曲英杰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唇角染笑,仿佛终于有了一丝丝可以让他开心的事情,这个钟健看起来好像是很接地气的,至少没有贺臣风那样的高冷,他更加的厚脸皮,的确是有把女人轻易把到手的厉害潜质。

    可是,他也要先把到曲染再说啊。

    这个时候,谁也没有注意曲英杰头顶上的伤,做了简单包扎之后,依然还是看起来有些不妥的,曲染靠近的时候,更是眉心拧得更紧了。

    “喂,曲英杰,你三天两头的把自己弄成这副德性,你是嫌自己长得太好看,所以要摧残一番才罢休是吧!”曲染仿佛一猜就中,这伤肯定又是岳芯蕊造成的吧,反正不是岳芯蕊,就是李芸芸,这两个女人大概是要把他给整死才罢休。

    曲染以姐姐的身份教训他的时候,曲英杰是很不好意思的,尤其她的嗓门很大,尤其还当着钟健的面上,这让人无地自容的。

    而钟健站在男人的角度,是很了解曲英杰处境的,“真是,这女人怎么说话的呢,英杰,你别听你姐姐胡说八道,听姐夫的,男人有疤痕才叫真男人,这点小伤没什么问题的。”

    他以“姐夫”自称,大言不惭的介入他们姐弟两个的谈话当中。

    “去你的姐夫,滚吧你,我教训他轮得到你指手画脚的。”曲染白眼。

    但是,钟健就算是曲染说话很难听,甚至是很伤男人的面子,他依然还是不生气,嬉皮笑脸的,“明天想吃什么,我给你买早餐,顺便送你去上班。”

    他住这儿的目的就是这样,以后曲染的上下班他全承包了。

    “别啊,我一个人坐车上班自由自在,不牢你费心。”曲染是真不敢接受钟健这么接送的,钟健家庭条件不错,而他和自己这样坐过牢的女人鬼混在一起,迟早是要被他的家人给找shang men来的。

    可是,钟健离开之后。

    曲英杰却是觉得这个男人不错的,“曲染,哪找来这么好一个男人啊,我要是你,我就赶紧抓住了,还别扭什么啊。”

    “欠抽,我干嘛要抓住他,我现在是需要饥不择食找男人的时候么!”

    明显不是。

    几乎是没有时间去为男人事情发愁,她是一心一意要报复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