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六十一章 他到底哪来的理直气壮!

时间:2017-11-05作者:纳兰海映

    这个时候发现岳芯蕊就站在那儿的人,是骆一凡的一个朋友。

    他惊愕的开口,“岳小姐?”

    这回好了,骆一凡的灾难是真正降临了吧,算定岳芯蕊一定会跟他悔婚。

    可是,岳芯蕊在被人发现了之后,倒也显得镇定,很镇定之态。

    骆一凡在听到岳芯蕊名字的时候也是心下立马“咚咚”作响,毕竟,任谁听到这样的话,都不会把这个婚给结了的。

    李芸芸原本是那样的嫉妒岳芯蕊,可是她的出现却能解救曲英杰,“岳小姐,救救我们,你的未婚夫把英杰伤成这样……”

    李芸芸的话还没说完,骆一凡便打断了她的话,即刻变了脸,立马一本正经了起来,也很慌乱,“芯蕊,你,你怎么来了……来了也不通知一声……”

    岳芯蕊冷斥,“若是通知你的话,我就听不到你的真心话了。”

    其实,她也是或多或少知道骆一凡心思的,深知他不是什么好东西,只是原来这混蛋比想象中的还要让人恶心。

    “芯蕊,你听我解释,我不就是故意要气他嘛,所以,就胡说八道了,你说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伤害你,只是我吃醋啊。”

    骆一凡揽紧了岳芯蕊的腰身,但岳芯蕊却是毫不留情面的甩开了他的手,“把他打成这样,是什么意思,你是故意要找麻烦?”

    “芯蕊,你还不了解我啊,这么多年,你见我惹过什么麻烦没,不就是这个臭小子来挑衅我,如果不是他挑衅……”骆一凡自然是不会说实话的。

    可岳芯蕊也已经受够了他的谎言,转向李芸芸和曲英杰,“跟我来,我送你们去医院。”

    岳芯蕊的声音平静无波,由始至终是很冷静的,可就是因为岳芯蕊的情绪似乎是太无常了,至少应该要有一丝丝的情绪起伏吧,可偏生她什么也没表现出来。

    曲英杰有注意到岳芯蕊的神色,仿佛越是岳芯蕊冷静的态度,越让人心酸。

    曲英杰是拒绝被岳芯蕊送去医院的,既然当初想过不要和她有任何的牵扯,即便是受伤了,他也不能同情放任自己的继续和岳芯蕊纠缠不清。

    “我们走。”曲英杰吩咐。

    可是,李芸芸却清楚其实曲英杰在被这么伤害之后,他已经浑身没有足够的力气去医院了,“英杰,不如,我们就坐岳小姐的车去吧。”

    只是,曲英杰倒依然倔强,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骆一凡睨着他的背影,眼底依然还是在跳动着火花,而岳芯蕊却是眉梢之间不知不觉中的已经拧紧了。

    骆一凡还在求岳芯蕊的原谅,“芯蕊,你先别管他们的事情,你听我说,真的是曲英杰挑衅我,我喝了点酒控制不住,我胡说八道的……”

    “说够了,不要说了,我全听到了。”

    骆一凡这个家伙原来睁眼说瞎话到这个地步,只是骆一凡无论说什么,岳芯蕊就是不想听。

    “芯蕊……我的心意你还不了解吗,我这样的人,不是自己喜欢的人,是不可能和她结婚的……”骆一凡厚颜无耻到了极点,总以为自己是万人迷,随随便便就能把女人给唬弄。

    但这个女人是岳芯蕊,他就得另当别论了。

    岳芯蕊也顿住了步伐,“我不了解,你的心到底在谁的身上,我也不管,但是,你给我小心点!”

    她实际上是对骆一凡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可是现在就正如骆一凡之前所说的,喜帖已经发出去了,若是取消婚约的话,他们岳家丢不起这个脸,骑虎难下。

    而岳芯蕊似乎也对婚姻不抱有任何的希望,似乎是跟谁在一起都无所谓,反正是不可能有幸福可言的。

    骆一凡看着岳芯蕊紧跟着李芸芸和曲英杰身后离开,他也是火冒三丈,立马在岳芯蕊离开的时候就已经态度恶劣的骂骂咧咧,“该死的女人,你以为你有什么了不起啊,不就是个臭女人,在我面前装逼,你装啊,老子就陪你玩到底。”

    总之,骆一凡也是下定了决心,这桩婚事反正是已经广发喜帖,众人皆知,似乎也很笃定岳芯蕊不会悔婚,大不了就是他所有的伪装提早揭晓罢了。

    李芸芸搀扶着头部疼痛又犯晕的曲英杰,他现在的确是不舒服的,头痛欲裂的难受,似乎也没有想过他和李芸芸从酒吧里出来后,岳芯蕊会紧跟在他的身后。

    曲英杰踉跄的步伐不稳的偏向一侧,李芸芸惊呼开口,仿佛也是在这个时候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离谱,要不是她的话,曲英杰怎么可能会受伤,“英杰,你怎么样了,你先坐一会……”

    李芸芸满脸的愧疚,“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是我不该任性发疯的,不然我就不会把你害成这样,我先去叫计程车,你在这儿等我。”

    李芸芸此时是真的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若不是她任性的出走,怎么可能换来曲英杰遭受如此沉重的伤害。

    可是,曲英杰却适时地握住了她的胳膊,掏出手机,即便是到了这个时候,他最关心的人还是李婷婷,“先打个电话给婷婷,说给她买玩具去了,不小心迷路了,现在马上就回去见她,不要让她担心。”

    李婷婷暂且由曲染照顾着,可想而知整整一天的时间没有见过李芸芸,她是有多么着急慌乱。

    听闻,李芸芸眼底的酸涩立马涌出来,甚至到最后无法隐忍的嚎啕大哭了起来,“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你对我那么好,我居然一而再再而三的为难你,英杰,其实我根本就没有脸面对你……”

    她失控的大哭,索性着脸在曲英杰身边坐了起来,气恼自己的行为,这些年要不是曲英杰的话,她和李婷婷母女两个肯定是不在了,可是她竟然犯糊涂了。

    “英杰,原谅我,求你原谅我,也忘记我之前胡言乱语所说的……”李芸芸哭泣的说着,泪水漫过脸庞,曲英杰却也没有阻止她别哭了,或许这个时候的李芸芸倒是需要一个释放的空间,哭出来反而能让她心情释怀一点。

    “别哭了,我和婷婷是你最亲最亲的家人,我们都不会跟你计较的。”

    他说得清楚。

    曲英杰说得足够的清楚,他们之间就是家人,绝不可能是恋人。

    但是,在经历了刚才骆一凡的事情之后,李芸芸倒是醒悟不少,也暂且的没有继续钻牛角尖了。

    倒是岳芯蕊一出来的时候就见到他们亲密的坐在一起,李芸芸破涕为笑的瞬间,在冲着曲英杰笑的时候就是满眼的爱意横生。

    岳芯蕊还是吃醋的,至少现在酸涩涌动,始终是有些不能诚然的面对,却还是要把曲英杰送去医院,“上车吧,我送你们去医院,没别的意思,就是我的未婚夫惹了事情,我想替他善后而已。”

    她的言辞在飘向曲英杰的时候,是很明确在告诉他:他不要误会了,没有其他意思,更不会是因为藕断丝连才会想要载他们一程。

    “谢谢岳小姐。”李芸芸连忙抹去眼泪,催促曲英杰,“上车啊,你这受伤的样子若是让婷婷看到,她会多伤心啊,你要是想要快点见到婷婷,就立马把伤养好,你这伤势她会很心痛的。”

    李芸芸清楚曲英杰和李婷婷俨然是亲父女那般,他们之间是彼此心疼的。

    其实不想上车的,尤其曲英杰的眸光落向岳芯蕊的时候,神色是很复杂的,仿佛是左右摇摆不定,到底要不要上车,尤其他就算是不想多管闲事,但有些事情他还是想说的,还是想要问个清楚明白。

    “你跟我来。”曲英杰走在前面,直逼岳芯蕊。

    岳芯蕊一听,唇角露出揶揄之色,他凭什么这样叫她跟去,她就得跟去?

    岳芯蕊蹙眉了片刻后,还是跟在他的身后,根本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喂,你不要跟我说什么,快点上车。”

    这个该死的男人到底要把自己折腾成什么样子,他才满意?

    似乎岳芯蕊也很轻易的想到了自从曲英杰认识了她之后,甚至自从他们几年后再重逢后,曲英杰几乎是隔三差五的受伤……

    “你都听到了。”来自于曲英杰的口吻,是陈述的,是肯定的,是万般笃定岳芯蕊听到了刚才他们所有的话语。

    “那又怎样?听到了又能改变什么?”她不想改变。

    曲英杰却被岳芯蕊这样冷然,又无所谓的态度给气炸了,本来身上的伤口足够疼痛,此刻更是歇斯底里的剧痛泛滥成灾。

    尤其,岳芯蕊更是把婚姻当儿戏的态度,恍如不经意间就是在让曲英杰难受,“你见过几个人吵架,会说对方善良,会说对方好的?没有吧,所以,我就当做骆一凡胡说八道了。”

    “岳芯蕊,你这是对婚姻不负责,你知道吗!”她应该比谁都清楚的。

    可是,岳芯蕊的回复,却让曲英杰无言以对,“在我想对婚姻负责的时候,是你先放弃我的,你狠狠的打消了我对婚姻要负责的想法,拜托你就别在这儿冠冕堂皇教训人了,你到底哪来的理直气壮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