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甜妻热恋中 第二百六十章 永远的噩梦

时间:2017-11-05作者:纳兰海映

    骆一凡已经肆无忌惮的睥睨向曲英杰和李芸芸,还很嚣张得瑟的介绍着曲英杰和李芸芸。

    骆一凡直指曲英杰,“那两个人你看到没?就是宫耀那个混蛋的亲人,一个是他的老婆,一个是他过命的兄弟,两个人竟然趁着宫耀坐牢的时候,搞到一块去了。”

    他当然是胡说八道的,明知道曲英杰爱的人是岳芯蕊,却还是故意的歪曲事实,故意要让人指指点点。

    和骆一凡一起前来的一帮人在听到“宫耀”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是很敏感的,很清楚宫耀这个人就是当年强歼了岳芯蕊的男人。

    “凡哥,他们可是你老婆的仇人啊,见到他们,你怎么没有一点愤怒之色啊。”

    “对啊,要是我的话,我就上前开揍教训他们一顿了!”

    “哎呀,你们看凡哥这样绅士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他不是这样的人啦,只是自己老婆被强歼过,真是哎,很难过的事情吧。”

    就算是骆一凡的兄弟,和一帮都是酒肉朋友,开玩笑打趣当中都是嘲讽的意味。

    骆一凡本来还算心情不错的,可这会儿听到这话也是相当的生气,但也更多的是生自己的气,气自己的窝囊,下一秒,在意识到曲英杰是打算拖拽着李芸芸从他身边离开,完全没有想过要打招呼的时候,他的酒**顷刻间很不客气的扫向他们。

    “砰”的震响声里,全是嚣张和凌厉,尤其骆一凡是张牙舞爪的态度,“妈的,见了也不打声招呼就走?你忘记了之前是怎么讨好恳求我的?”

    骆一凡劈头盖脸的直逼曲英杰,一副要吃人的样儿,凶悍无比。

    他就是这样故意的提醒着曲英杰,甚至更是在威胁曲英杰。

    曲英杰明白他的意思,但是这个时候是不适合跟骆一凡有任何接触的,可是,骆一凡却就是不会放过他,“他妈的混蛋,老子一直戴绿帽,今天你想走?”绝不可能。

    骆一凡索性是发大脾气了,将所有的酒**扔向曲英杰和李芸芸的脚下,“妈的,想走也可以,留下她!岳芯蕊被宫耀那个混蛋给歼了,我玩玩她也算是扯平。”

    骆一凡口气粗暴,言辞里也是对岳芯蕊的很不尊重,这话也让曲英杰很难受,但却不能惹是生非,就算是骆一凡极度的羞辱,也只能让曲英杰必须隐忍,和骆一凡继续呛声的结果却只会让他之后对岳芯蕊不好。

    可是,骆一凡却已经揪紧了李芸芸的胳膊,李芸芸也约莫了解骆一凡这个人,清楚他就是岳芯蕊的未婚夫,这会儿大力的撕扯令李芸芸挣扎,仿佛也是在这个时候酒意全醒了。

    “你放手”

    李芸芸大力抗拒。

    曲英杰也上前拉扯,骆一凡尤为的火大爆粗,“妈的,你找死啊,给我老实点,知道你老公是怎么强歼岳芯蕊的吗,王八蛋,让我一辈子戴绿帽被人指指点点,老子今天就要拿你泄恨,谁都阻止不了我。”

    他分明就是豁出去的态度,尤其骆一凡的眼神里几乎是势在必行的。

    “啊疯子,放开我,快点放开我,英杰,救我,救救我”

    真要是遇到事情了,李芸芸是害怕的,还是很畏惧的。

    曲英杰也在努力分开他们两人,“骆先生,有些事情是我们两个人的私人恩怨,能不能不要把她们女人卷入进来”

    “老子就是要把她给卷进来又怎样啊?你弄我啊?王八蛋,我告诉你,岳芯蕊那个死女人,老子一定会让她付出代价的,结婚后,她就等着瞧吧。”

    骆一凡是更加的很行跋扈,悍然有力的攫紧李芸芸的发丝,也很得瑟的,几乎是明目张胆的。

    曲英杰最不愿意听到的就是骆一凡说岳芯蕊的事,已经是忍无可忍的态度了,眼神里是异常的阴翳。

    “打我啊,曲英杰,你现在一定很想打老子吧,来啊,有本事就打啊。”骆一凡是很笃定的,这个时候就是算定了曲英杰一定不敢轻举妄动,现在他不仅仅是害怕岳芯蕊将来受罪受折磨,更是不能让李芸芸出事。

    骆一凡就是算定了曲英杰不敢动手,才会愈发狂肆,甚至狠狠地对李芸芸动手动粗。

    李芸芸惊吓得只能是惊叫连连,“不要,啊,不要啊英杰救救我”

    “他救不了你的,他救得了你,就救不了岳芯蕊,要知道,今天只要他动我一根汗毛,我会让岳芯蕊婚后生不如死的,我一定会那样做,不信的话,就试试看吧,现在喜帖发出去了,我们的婚礼马上就要举行了,岳家没有那个脸悔婚的,而我更加不可能让岳芯蕊悔婚。”

    骆一凡从骨子里泛滥出来的渣属性张狂肆虐,他就是那样的得意洋洋。

    而骆一凡的一帮朋友,也在为骆一凡的言行举止起哄,甚至顿时间此刻掀起了一片掌声,“凡哥,你真了不得,果然是好主意,的确啊,一个被强歼了的女人有什么好爱的,永远的噩梦,你们说是吧。”

    “可不是,尤其时不时地还要和qiang jian过岳芯蕊的相关联的人接触,简直就是噩梦中的噩梦。”

    骆一凡挑衅的眸光瞅着曲英杰阴暗无边的脸庞,继续放肆的挑衅,“打我啊,你打我啊,不打,我就和她搞事去了。”

    随即,骆一凡是大力的勾紧了李芸芸的身体,“刚才不是说要找个有钱的男人么,虽然你这个身子不值钱,但为了心中这口气,老子还是愿意在你身上花钱的,老子就是要让宫耀明白,他强歼了我的老婆,我要让他的老婆做一辈子的鸡。”

    语毕,骆一凡脸上已经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惊悚。

    “混蛋,你闭嘴,你给我闭嘴,你要是个男人就去找宫耀报仇啊,你去找宫耀报复啊,你找我干嘛啊!”

    把李芸芸惹毛了,她也是抓狂了,顷刻间悍然有力的抓挠着骆一凡的脸蛋,却也在瞬间,李芸芸的手腕间传来一阵阵“咯吱”作响声,那样的响声彰显着强势的力道。

    “找死,臭娘们,不给点教训,你还不会听话啊。”骆一凡是更加的凶神恶煞了,至少看起来就是让人害怕的。

    随后,空气里传来“撕裂”的声音,李芸芸外衫被扯裂,此时即便是曲英杰再能隐忍也无法忍下去了,始终还是动手了

    其实在动手的时候,他也是很挣扎很纠结的,只是不能看着李芸芸这样被羞辱。

    骆一凡面庞上顿时是剧烈的疼痛传来,这一股剧烈的疼惹毛了骆一凡,他也是不留情的,不管是揍向了李芸芸,还是揍到了曲英杰,已是大力的回击,骂骂咧咧,言辞里依然还是很羞辱的说法。

    “你他妈的动手了啊,好啊,老子就拿岳芯蕊出气,老子就是要让岳芯蕊将来求天天不应,求地地不灵的过日子”

    “混蛋,你闭嘴,你最好对岳芯蕊好点,不然我不会饶了你。”曲英杰其实也知道放任岳芯蕊不管也是不可以,她就这样迫不及待的结婚,甚至还找了这么一个渣渣男,其实和他是脱不了关系的。

    “我在床上当然会对她好啊可是,一想到她被人给歼了的肮脏身体,老子就真的好不起来。”从头至尾,其实骆一凡要不是带着目的接近岳芯蕊的话,他真的不会和岳芯蕊这个死女人在一起,尤其她不但没有一点点谦虚卑怯的意思,相反完全没有把他放在眼里,这让骆一凡心底一直是耿耿于怀,难以释怀的。

    以至于,骆一凡与她之间也算是杠上了,不管怎样,都不能让岳芯蕊好过。

    曲英杰动手不轻,大力道的挥下去也是用尽全身力气,仿佛就是要和他拼命的态度,也要给岳芯蕊狠狠的教训这个男人。

    骆一凡在拳头较量上不是曲英杰的对手,但是狠劲依然十足,“不错啊,够胆是吧,敢打老子,老子弄死你。”

    随即,骆一凡是猝不及防的给予了曲英杰一致命的一击,酒**是狠狠地摔向了曲英杰头顶,很快曲英杰额角处开始有鲜血渗出,汩汩的流淌。

    李芸芸吓得惨烈尖叫,“啊英杰,你快点住手”

    李芸芸也是不顾一切的要阻挠骆一凡的时候,骆一凡是更加嚣张的再次砸中曲英杰的脑袋,“混账东西,你给我听好,今天你所有的加诸在我身上的疼痛,我会十倍百倍的从岳芯蕊身上讨回来,你他妈的敢打我,我就找她出气,我就是要你痛不欲生。”

    骆一凡眼底阴冷,“乒乓”作响的声音里,是曲英杰倒地的声音,身子不支的往后倒

    “英杰,曲英杰,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李芸芸吓得浑身哆嗦,连声音也在不知不觉中颤抖不停,尤其李芸芸有注意到曲英杰面容上难以忍耐的模样,显然是支撑不下去了。

    李芸芸也慌神了,以前只要出事都是曲英杰摆平,现在曲英杰自己出事了,她彻底的慌了,只是谁也没有注意到岳芯蕊的前来,原本是来找骆一凡商量婚事的,可是刚才他们的打架斗殴,甚至是一言一行她全听见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