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 第三百八十章 不要乱开车,我还没驾照

时间:2019-10-13作者:绝尘公子

    第三百八十章 不要乱开车,我还没驾照

    “娘,你过来看。”邓乔领着乔氏到屋后,埋在地里的竹管,她让闻人修钻了一个孔,拿了一根乒乓球一般大的竹子透了出来,把木塞给扒开,清澈的水流了出来。

    “这……”乔氏惊奇的走进去看了看“怎么会有水呢?”

    “这是个秘密。”邓乔神秘的笑了笑“日后,咱们就可以在这儿打水,自己用的,还是用来浇菜,都行。”

    “好,这个好。”不用到溪边打水,在家就有水,省了一道功夫。

    “乔儿,你什么时候弄得?你上次让你邓塘叔砍得竹子,就是因为这个?”

    邓乔点了点头“嗯嗯。”

    “你这丫头!”看着她眼下的青色“你怎么任由她胡闹,看你们的眼睛都成什么样了?”心疼的责备闻人修。

    两个人偷偷的干活,不能告诉她么,多一个人不是没那么累么?

    “快去休息休息。等妮儿回来,让她做点好吃的补补。”乔氏责备贵责备,该心疼的还是很心疼的,立刻赶他们去休息。

    自己一个人仿佛像个孩一样,在哪儿研究了半天。

    “嘻嘻。”邓乔偷偷的看着乔氏,忍不住捂着嘴偷笑。

    “走了,去躺一会,你不是你手疼么?我给你按按。”闻人修拉着邓乔。

    邓乔推搡着“我没有……”她才不要闻人修按呢。

    昨天让他按一按,差一点把自己给吃了!这人太危险了,一点都不纯情。

    “可昨天媳妇很舒服呀。”闻人修显然不信,认为邓乔是口是心非。

    舒服你的头!

    按着按着,就变样了“我还没驾照,不要乱开车!”推着闻人修,一把将他推到门外,然后关上门。

    嗯?

    闻人修一头雾水,似乎没听懂邓乔的是什么意思,可是一想到她的表情,倒是也猜测到了几分。

    伸了个腰,身上的骨头都咯咯的想,她突然想到那个妇人复诊的事“完了完了。”邓乔连忙打开门。

    “怎么了?”

    “我忘了一件事,赶紧去药铺看看。”她一门心思都在引水这件事,一下子把那妇人复诊的事情给忘了。

    闻人修解开马车套,牵着长毛“来……”将邓乔抱上马,自己也翻身上去“喂……”后背紧贴着滚烫的胸膛,邓乔很不自在。

    “驾……”

    颠簸起来,邓乔也没法了,都坐上来了,还能下去不成?

    “你们干什么去?”

    “娘……我去一趟静安村,有点事。”邓乔回头喊道。

    “心一点呀,别太快。”看着两个人骑着马飞驰而去,乔氏的心都提了起来。

    “好!”一口风灌入嘴里“咳咳咳……”

    “怎么,要转过来吗?”闻人修低头……

    什么?

    转过来?

    那就是面对面吗?

    “不不不!”邓乔摆了摆手“咳咳……”呛到风了,跟着忍不住咳嗽。

    “害羞了?”闻人修轻笑,胸膛震动着,从背部到心口。

    她的心跳又不规律了,这人的声音太撩,太苏,而且太流氓了。

    不怕纯情少年郎,就怕帅流氓。

    “闭嘴。”邓乔捂着耳朵,好好骑马,不要一些有的没的,烦死了!

    “哈哈哈……”看着邓乔这般羞恼,可爱的模样,放声朗笑着。

    静安村

    饶家药铺

    “我师父没在,我可以给你看看。”饶大夫无力的跟这个妇人道,来了三次了,每次都找他师父,可是他师父四天都没来了。今天都第五天了,他根本不能确定她今天来不来。

    “不行。”妇人摇了摇头,紧张的握着衣袖。

    还是这个答案,什么病,一定要她师父治,给他看一看有什么问题吗?

    “这位大姐,不要讳疾忌医,医者面前无男女。”饶大夫语重心长的,这妇人来这儿已经是第三天了,如果有病,拖下去可不行。

    “不行。”妇人涨红了脸,很是固执“我就等你师父。”

    “好吧,那您到那儿先坐一坐。”饶大夫无奈的摊手,病人不愿意,他总不能强迫吧,只能祈求邓乔今天能来药铺。

    看完最后一个病人“大姐,我师父估计不会来了,你就给我看看吧。”

    “那我明天再来。”她就是不让饶大夫看,站起来就走。

    额……

    这还是他第一次遇到这样的病人,真的是莫名其妙。

    “哎……”闻人修将邓乔一拉,免得被人撞上。

    “大夫,你来了。”这妇人上前紧紧的抓着邓乔的手,眼眶里是晶莹的泪水。

    邓乔柔和的笑了笑“先别激动,我给你看看。”

    “恩恩。”这妇人点点头,不好意思的擦了擦眼角的泪水。

    “去隔间吧。”邓乔估计妇人的性格,隔间就诊会让她比较自在。

    饶大夫想跟进来“你们在外面等着。”邓乔关上隔间的门。

    端详了一下这妇人的脸色,给她把脉“看。”

    “我……我感觉好多了,就是房事……”她越越声,然后低着头。

    “大婶,你这是气血亏损,半年内不能行房事,更不能怀孕。”邓乔严肃的叮嘱她。

    “可是!”

    “没有可是,身子是自己的,如果自己都不疼惜,没有人会替你疼惜。”邓乔摇了摇头,并不想听任何的理由跟借口。

    这妇人也不知道是听进去了,还是没听进去,邓乔该叮嘱的都叮嘱了,这是要靠自己的“我给你再开两副药,尽量多吃点补血的。”

    “知道了。”妇人拿着药方去拿药。

    邓乔看着这妇人失神的样子,不由的摇了摇头,只希望她能够听进去。

    “师父,她是什么病,怎么死活都不愿意告诉我。”饶大夫好奇极了,妇人一走就赶紧来问。

    邓乔看了他一眼“妇人病。”

    “额……”饶大夫尴尬的笑了笑,显然是没猜到。

    其实吧,是医者面前无男女,可终究有男女之别,所以一般妇人病都是找医婆,医婆大多数都是类似的病就用类似的药,遇见过的就会,没见过的就不会,把脉诊断没有一点正规。

    “你可知道,天宸国最出名的女大夫叫什么吗?”

    “女大夫?出名的没听过。”饶大夫摇了摇头,一般出名的要不是在职御医,就是告老还乡的御医。

    邓乔皱眉,不过细想一下,男尊女卑的时代,身为女人传统教育是三从四德,描画刺绣,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出名的女大夫也是正常的。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