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 第三百七十八章 治妇人病

时间:2019-10-13作者:绝尘公子

    第三百七十八章 治妇人病

    杨剑桥这才将盒子盖上,递给妮儿。

    “大姐,你喜欢给你吧。”妮儿转手就送给了邓乔。

    杨剑桥觉得自己刚收徒弟,就要被这徒弟气得冒烟,这丫头怎么这么欠揍呢?

    “谢谢妮儿。”邓乔完全不推辞,不是她看上了这筷子,而是地主!

    一直不出现的地主,不知道是不是闻到了白玉的味道,突然间出现就开始造反。

    “你们……”杨剑桥最后闭嘴,算了算了,东西给了出去,要怎么处置是人家的事了。

    “杨厨,妮儿就交给你了,还有姚维,他的雕工你得考察一下。”

    “放心吧。”教一个是教,教两个也是教,让邓乔自个玩去吧。

    邓乔握着手里的锦盒,快步的走出酒楼被地主的魔音灌耳,邓乔都快崩溃了。

    地主翻滚着,太幸运了,刚醒过来就遇到这么好的玉,里面蕴含的能量好强,强的让它都忍不住流口水。

    邓乔打开锦盒,拿着白玉筷,白玉筷仿佛被手指吸了进去一样,一点点消失。

    地主得到了白玉筷,不停的吸收着里面的能量,通体舒畅的地主今天大方了。

    脑袋宛若灌入了什么,让她整个人直哆嗦。

    痛死了!这强行灌入的感觉,真是难受。

    邓乔有一些恍惚,跌跌撞撞的走进药铺“师傅,你怎么了?”

    “我……”

    “你脸色很不好,要不休息一下。”

    “嗯!”脑袋嗡嗡的,饶大夫的声音仿佛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邓乔趴在桌子上,她这才开始接受地主灌进来的东西,原来是针灸之术。

    等她消化吸收之后,就完全被她所用。

    “饶大夫,要不要让邓乔师傅到房间里去休息呀。”这么趴着也难受吧,窦老二问道。

    饶大夫摇了摇头“若是不舒服,师傅就不会趴在这里,干活吧!”

    “哎呦!饶大夫你扎错地方了吧,怎么那么疼!”窦老二痛呼着,他就不应该给饶大夫做实验。

    “声一点。”饶大夫看了看窦老二“有那么疼么?大惊怪的。”

    “那你试试!”窦老二不服气,声音降低了一些,让饶大夫自己试试看。

    饶大夫偏偏不信,捞起袖子,真的给自己扎了一针,一下子就打脸了“哎呦……”他直接站起来了,好痛,好痛……

    “怎么了?”邓乔抬起头,一脸茫然,十分迷糊的看了看四周。

    “饶大夫,你这么大声干什么,吵醒邓乔师傅了。”窦老二五十步笑百步。

    饶大夫不好意思的看了看邓乔,嘲笑窦老二大惊怪,结果……自己的脸都被打肿了!

    “没事。”邓乔揉了揉太阳穴,站起来伸了个懒腰“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哎呦……”

    “哎呦!”两个人的注意力一回归,纷纷抽气痛呼。

    邓乔给他们两个拔出银针“扎错地方了,应该是这里,用无名指去按穴位,确定了再下针。”邓乔将银针扎了下去。

    “咦,不疼了?”

    “真的!”

    “手是不是有些麻?”邓乔问道。

    “是是是。”两个人如捣蒜一样,点了点头。

    饶大夫看了看本子上的明,再对了对穴位,然后用笔记下什么穴位,有什么效果。

    “我看看。”看着饶大夫的笔记“嗯,不错!继续保持。”

    “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去弄个木人,木人上面用朱砂标记穴位,你就可以用木人练习,熟悉之后在找窦老二做实验,这样成功率会高一些。”邓乔给饶大夫提了个建议。

    “对对对!”饶大夫眼前一亮,觉得邓乔这个提议十分的好。

    而窦老二则松了一口气“是呀,是呀……邓乔师傅得对。”他也纷纷同意邓乔的提议。

    毕竟……等掌柜的熟悉木人,也要一段时间,至少这一段时间他不用遭罪,之后就算遭罪,也没有像现在一样总是错。

    “那我去找木工给我弄一个。”饶大夫已经迫不及待了。“这里就拜托师傅了。”

    邓乔挥了挥手“嗯。”

    在这儿的病人,除了抓药的,一般都是伤风感冒,跌打损伤。

    虽然邓乔年轻,还是个姑娘,但经过上一次替吴金娥捡回一条命,还保住了胎儿,静安村的人几乎都知道了,饶家药铺有一个年轻的女大夫,医术高明。

    来看病的没有一个为难邓乔的,几乎是浑身不舒服来,然后面带喜色离开。

    “姑娘,你可以给我看看吗?”一个妇人面容枯槁,一看就仿佛是气血不足。

    “请坐。”邓乔将医术放下,让这妇人坐下。

    拿出枕头,让她把手放在上面,仔细的诊脉,完了观望了一下她的眼睛,还有双手。

    “是不是月事一直来个不停?”

    “嗯嗯。”妇人激动的点了点头“姑娘……不不不……大夫,你能帮帮我吗?”

    这儿普通都是男大夫,女大夫极少,而且一般都在繁华都市,这种地方根本不存在。

    有一些女人病的妇人,姑娘有不好意思开口,问诊,问诊,除了诊脉还要问。

    既然不好意思开口,所以就问不出什么,问不出什么,只是靠诊脉,就只能使用保守治疗,不让病情恶化,却也无法让病情好转。

    “应该可以,我们到隔间谈谈吧。”虽然病人没多少,但伙计都是男人,她怕这妇人会隐瞒。

    “好。”

    领着她到隔间,邓乔忽然间想到,日后她的药堂必须要有隔间,而隔间是诊女人病的。

    详细的问着这妇人的情况,了解清楚之后,邓乔就对症下药“过于劳累,加上月事不调,新陈代谢功能紊乱,没多大的事。”

    “真的吗?”妇人激动的抓着邓乔的手。

    这件事困扰她许久,就连她的男人都嫌弃她了……

    “当然。”为了让伙计看得清楚自己的药单,她写得十分的缓慢,一笔一划僵硬得很。

    虽然这样也不怎么好看,但至少能让人看得懂。

    “三碗水煎成一碗,大火煮开,火慢熬。三日后再来复诊。”

    “谢谢大夫,谢谢……”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