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 第三百四十四章 暴动的闻人修

时间:2019-10-13作者:绝尘公子

    第三百四十四章 暴动的闻人修

    “唔……”邓乔贴着闻人修的唇。

    唇瓣被咬破,嘴里全是血腥味。

    “看着我!”邓乔低吼,狠狠的咬上他的唇……

    “媳……媳妇……儿!”凭着本能的闻人修,的十分的艰难。

    长针入耳,闻人修奋力挣扎,猛地一把邓乔一掌打了出去。

    “噗……”她飞到柱子上,吐了一口血,缓缓的跌落到地面。

    “师傅!”饶大夫连忙扶起邓乔。

    “全部撤!”邓乔看着陷入疯狂的闻人修,目前没有人能够阻止他。

    饶大夫扶着邓乔,对着伙计大喊“快走,全部都走……”

    “你走。”邓乔将饶大夫推了出去。

    “白,我是邓乔!”邓乔企图想要唤醒他的理智,可空洞的眸子,只有嗜血的猩红,根本不复清明。

    四周的桌椅都被毁了,听到声音,他看着邓乔“啊……”嘶吼着,扑了上来,双手捏着邓乔的脖子。

    “放……手!”邓乔掰着闻人修的手。

    如磐石一般,根本掰不动,邓乔只有将闻人修拉进两分,极力伸手想要去碰他的脸。

    “白!你醒一醒!”铁青的面容,近乎缺氧的状态。

    可怎么呼唤,闻人修的手劲依旧越来越重,视线已经模糊了,邓乔狠狠的咬了一把舌尖,张嘴极力的呼吸着。

    脑海一阵清明,缓慢的上前走了两步,一把搂着闻人修的脖子“白,你给我醒一醒。”耳后的银针被她扎了进去。

    闻人修双眸忽然闭着,然后骤然倒下。

    邓乔也没站稳,倒在了闻人修的身上,拼命的喘着气。

    幸好每一次都是掐脖子,若是捅刀子她早已经死翘翘了。

    声音嘶哑难听,张了张嘴,一下子不出话来。

    饶大夫听着屋内没动静了,推开门看了看“师傅……”

    “在这,快来帮忙。”邓乔有气无力抬起手挥了挥。

    饶大夫将邓乔扶起来“师傅,这……”指着躺在地上的闻人修,该怎么办?

    “先让把他扶到隔间里躺着,然后用麻绳捆绑起来。”这一次昏厥她不知道能够维持多久,若是清醒还是处于癫狂状态,她没有办法再一次弄倒他。

    “好!”饶大夫扶着邓乔在一旁坐着,然后招呼着其他伙计去搀扶闻人修。

    “去把仓库里最粗的麻绳拿出来。”

    最粗?

    邓乔看到麻绳的之后嘴角抽搐了一下,快有婴儿手臂那么粗了吧?

    看着被五花大绑的闻人修,邓乔也不好意思饶大夫。

    太夸张了!

    一圈一圈的连人带床捆在了一起。

    “师傅,你看这样行吗?”饶大夫不放心的问道。

    这样还不行,什么样才行?

    邓乔眼角一跳,难道还有其他级别的捆绑方式?

    “可以了!”

    “好了,收拾东西吧,让看病的人进来吧。”饶大夫松了一口气,现在可以大大方方的开门了,不用担心闻人修忽然爆起了。

    “师傅,这你拿去涂一涂。”一盒药膏,应该是化瘀的。

    邓乔也不客气,脖子上的手指印黑青黑青的,她心想,如果不是女主角,她早死八百回了。

    心翼翼的拔出他耳后的银针,闻人修并还没有醒。

    绘着闻人修的眉眼,也许该找兰家要药材了。

    “师傅,窦桐来了。”

    拍了拍闻人修的脸颊“好好呆着,老老实实的。一会儿再来看你。”

    “姑奶奶,我……我妹妹……”窦老二有一些紧张,其他人都对她们退避三舍。

    “没事,进隔间吧。”邓乔笑着摇了摇头,领着窦桐进隔间。

    饶大夫跟了进去“放心吧,有我师傅在,没事的。”饶大夫安慰了一下窦老二“好好帮我看着药铺,掌柜的要去学习学习。”

    “好好。”窦老二点了点头。

    隔间门关上,外面有条不紊的抓药煎药,而看病的全部都在排队,等饶大夫出来。

    “别怕。”邓乔让窦桐先坐下,这段时间的补气,让她的气色好了许多。

    窦桐腼腆的笑了笑,秀气的眸子弯弯“我不怕。”病了这么多年,她怕的东西很多,可偏偏却不怕死。

    若不是哥哥一直坚持,她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邓乔给窦桐把脉,有了一定基础的邓乔,这一次多了几分把握。

    幸亏不是肺痨,不然她得求地主借医疗箱了。

    明明医疗箱是她的,现在居然沦落到用医疗箱的时候要借!而且,还不一定借的到,可悲不可悲。气不气人。

    “你看看。”

    邓乔让饶大夫把脉。

    他眉头紧皱,一会儿瞪大眼睛看着窦桐“怎么,这脉搏……跟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之前类似于肺痨,但只是类似而已,窦老二并没有被传染,可现在的脉搏显示只是体虚,咳嗽跟肺部没有任何关系。

    “她是咽喉出问题了,牵扯到肺部而已,之前因为太过严重而产生肺痨的假象。”

    “原来如此。”饶大夫一点就通,他再一次仔细的把脉,虽然他没有百分百只好窦桐,但是却有了治疗的方向。

    “窦桐的病,就交给你了,有没有问题?”邓乔想给饶大夫一个锻炼的机会。

    原本饶大夫就想着能开个药方,结果邓乔将窦桐交给他“没有!徒儿一定不会辜负师傅的期望。”

    每一个大夫都有着只好每一个疑难杂症的心愿,因为每一次治好都会有一次满足感,成就感。

    “好。”邓乔点了点头“你既然有银针,而且这一套银针质量不错,祖上有学针灸的吧?”

    “徒儿惭愧,并没有学到祖上半点针灸能力。”饶大夫讪讪的笑了笑。

    “有医学基础,针灸就不难,你该试一试。因为很多病症,配合针灸之术能够更快很好的治疗。”

    “徒儿遵命。”饶大夫认真的应下。

    “我……的病真的能治好吗?”窦桐有一些茫然。

    饶大夫点了点头“放心吧,能治好。我先给你开个方子吃几天。”

    “谢谢饶大夫,谢谢姑奶奶……”

    “等一下……别这么叫,你叫我邓乔就好了。”

    “好的,姑奶奶。”

    什么鬼!

    这么认真应下,却始终没改口,还笑眯眯的样子。

    饶大夫也在哪儿呵呵的笑着,并没有觉得窦桐的不对。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