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农门傻女:腹黑相公,别太猛 第一百章 吃了山鬼藤

时间:2019-10-13作者:绝尘公子

    “叔婆,叔公,乔丫头知道了。”邓乔浅笑着应道。

    让人感觉态度十分的良好,不由的点了点头“这就对咯!我看你也是明事理的。”

    然而邓乔心底却直翻白眼,她明事理,可是别人不明事理呀?

    跟不讲理的人讲道理,她这不是傻么?

    “谢谢叔公,叔婆了。”虽然心底是这么想的,但脸上还是笑眯眯的,一脸感动,真诚的感谢这几位老人家的指点。

    “好孩子,好孩子。”几个老人家满意的点了点头,等邓乔走了,纷纷嘀咕着“这丫头不像传中的不孝呀?”

    “又懂礼貌,又温和,我看也不像。”另外一个老人赞同的点了点头。

    “哎,家家都有有理不清的事情,只是希望这丫头别在谣言上吃亏,好歹已经十三岁了,到了婚的年纪了。”

    邓乔耳朵灵,听到这几个老人的嘀咕,摸了摸鼻子!

    好像,她以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是每一个老人家都像韩氏和邓老头那样,表面一套,内心一套的。

    “嘶……”马叫的声音,邓乔鼻子一动,这是什么味道。

    刚刚还乖巧听话的马就不受控制了,要不是邓乔力气大,早就被它拖着跑了。

    这是什么味道,邓乔皱眉,一定是这个味道引发了这匹马体内的药效。

    邓乔死死拽着缰绳,一旁就是水田,全部种着绿幽幽的稻草,若是这马发起疯来,把这些水田给祸害了,那她真的就是倒霉了。

    “嘶……”马嘶叫的声音,脚步不停的蹦跶着,想要踹邓乔。

    整匹马躁动起来,邓乔根本就拉不住。

    整个人都被这匹马拉着走。

    “怎么了?”章华背着自己的工具箱,看到邓乔一手抓着缰绳,一手抱着树。

    “章华叔,你别过来。”疯狂的马,失去理智,它会伤人。

    “你这马是不是吃了山鬼藤。”章华上前看了看那不停抬蹄,嘶叫的马。

    山鬼藤?

    邓乔皱眉“什么东西?”

    “就是吃了会狂躁不安,双眼仿佛被什么东西模糊了一样。”章华解释道。

    “可刚刚还好好的,好像闻到了什么……”

    “是梅花香么?”章华问道。

    邓乔眼眸一亮“是的,就是梅花的味道。”她的鼻子灵敏,可动物的鼻子更加的敏锐,虽然香味很轻微,但依旧能够诱发体内的山鬼藤。

    邓乔眯着眼眸“章华叔,你让一下,我拉不住了。”狂躁越发的厉害了,右肩的伤口生疼,右手逐渐无力。

    “你心。”章华也不敢上前,狂躁的马可不好惹。

    邓乔左手拽着缰绳,翻身跃上马背,紧紧的抱着马脖子,仿佛要讲它勒晕一样。

    嘶叫声,踢腿,抬腿,想要将邓乔给摔下来。

    但是邓乔却仿佛黏在了马背上一样,怎么甩都停不下来。

    邓乔一拍马脖子,回头看了某处的桃红色人影,是谁……

    对方也看到了她,所以闪躲的很及时,只看到桃红色的裙摆。

    “驾……”

    吃痛的马不停的奔跑,邓乔右肩的衣服红了一片,伤口撕裂开始出血了。

    前面居然是邓刘氏,她脸上疯狂的笑,站在中间,仿佛就等着邓乔过来。

    这是明目张胆的碰瓷么?

    这匹马根本不受控制,有极大的可能性要撞上去,邓刘氏这是不要命了吗?

    邓乔眼眸阴冷,你是不要命了,那是你的命不值钱,她的命可珍贵了。

    拽着马的鬃毛,眼眸闪过冷光,既然你要死,我就成全你。

    吃痛的马儿,更加的疯狂,速度越发的快了。

    邓刘氏原本狰狞的面孔变得惨白,因为她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

    “傻丫,你要干什么……”

    邓刘氏怒喝一声,惊恐和害怕一瞬间一览无遗。

    “驾……”

    别人所见,是邓乔骑着马冲向了邓刘氏。

    却不想,邓刘氏为什么不躲,反而莫名其妙的站在中间。

    “杀人啦!”邓刘氏恐惧的尖叫着,整个人愣在那里。

    邓乔勾着嘴角,死死的拽着马儿的鬃毛,马儿前腿上扬,猛的一下子从邓刘氏的头上越过。

    马不停蹄的奔向深山……

    跑入深山,自虐的乱撞,邓乔脸色煞白,前面可是悬崖,这马不是那么想不开吧。

    “吁……”

    邓乔拉住缰绳,强迫它停下来。

    就在悬崖边,这疯狂的马儿终于停了下来,邓乔背脊全湿了。

    从马背上下来“马儿呀马儿,我可救了你一命。”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牵着马儿下山。

    邓乔看了看某个方向,不知道白怎么样了。

    握着缰绳的手一紧“白,抱歉。”然后拉着马儿往家里走。

    “无法无天了,傻丫居然纵马伤人,她以为她是纨绔子弟吗?”看着手舞足蹈的饶大娘,还有愤怒的邓屠夫一家。

    章村长脸色有一些难看“这是真的?”

    “亲眼所见!”饶大娘点了点头,斩钉截铁的保证。

    “村长叔,你可要为我媳妇做主呀,现在在家里一直发热,着胡话。”邓屠夫抹了一把眼泪,咬牙切的道“傻丫就是个祸害。”

    祸害了他女儿,现在连他媳妇都不放过。

    “就是,村长爷爷,你可要为我娘做主。”邓大壮十分的愤怒。

    那边在告状,这边邓乔牵着马儿回家。

    “大姐,你回来了。”邓妮儿松了一口气,看着马儿好好地,她保管的银子不用拿去给人赔了。

    邓乔点了点头,拴好马儿的缰绳。

    “大姐,你的背……”

    “娘!快来。”邓妮儿的声音徒然拔高,把邓乔吓了一跳。

    她的背?

    摸了摸疼得厉害的地方,发现手上的血迹,看来……是伤口撕裂了。

    “怎么了?乔儿……这怎么回事?”乔氏一个踉跄,似乎被吓到了,语气中有一些惊慌。

    邓乔摇了摇头“没事……”苍白的脸显得是那么的虚弱。

    “快进屋,我给你看看。”乔氏拉着邓乔进屋“妮儿,你去准备一些热水。”

    邓乔一坐在床上,强撑着的弦一放松,她整个人倒在了床上。

    “乔儿……”乔氏惊恐的放下感觉的棉布,走到邓乔的旁边摸了摸她的脸。温热的脸,还有呼吸,让浑身哆嗦的乔氏冷静了下来。还在为找不到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