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情浓方知夏尘去 第46章 楚媛的妈妈……

时间:2019-10-10作者:江小妃

    原来楚媛的处境,比盛知夏想象中更绝望。

    才暂时解决了学校的危机,现在医院又来催缴费用了。

    “如果相关费用再不缴纳,医院可能没有办法再……”电话那边的林医生的声音听起来很年轻,话也略带犹豫,似乎是欲言又止。

    盛知夏这才回过神来,一只手下意识地摸了摸背包,冷静地回复:“林医生,我马上就去医院,我这里……有钱。”

    因为陆慕辰的原因,陆维新昨天早上硬塞给她的五万块现金,除了买药、买衣服之类的用了一点,剩下的全在背包里。

    “嗯,好,那我等你。”林医生没再多,挂断了电话。

    盛知夏已经从楚媛的手机里看到过楚媛妈妈的住院信息,甚至连她的病房都清楚。现在她占据了楚媛的身体,唯一能为楚媛做的事,应该只是照顾楚媛的妈妈吧?

    所以,盛知夏不再多想,朝校门外走去,打算直接去锦西医院——楚媛妈妈住院的地方。

    脚步还没迈出去,身后就响起楚琪的声音:“呵呵,你有钱?你哪儿来的钱?楚媛,昨晚我爸我妈有没有警告过你,要是你敢不听话,你妈就死定了!结果,你还真是胆大包天,我们一起去的邮轮,你居然敢偷偷跑了!我爸妈找了你一个晚上都不见人,他们已经决定了,不会再支付给你任何抚养费,我看你拿什么去救你妈!”

    楚琪着,从盛知夏身后转出来,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打量了一下楚媛的衣服和脸:“听你现在特牛逼,连萧雪学姐都敢打。我姐姐,你想死,就自己死远点儿,和你那该死的妈妈滚蛋,别在学校拉我下水,我不想跟你扯上任何关系!还好我的同学都不知道你是我姐姐,出去我真丢脸。”

    “你再一遍试试。”盛知夏的眼神忽然就变了,睨着楚琪的目光带了太多冷然,楚琪不由地瑟缩了一下脑袋,往旁边让了半步,指着盛知夏道:“干嘛啊,想打人啊?我妈了,你跟你妈都是贱人,你根本不是我爸生的!别指望我爸对你还有什么抚养义务!毕竟你已经十八岁了!就算你去法院告,我爸也不怕!”

    一个年级轻轻的女孩子,怎么能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诅咒自己的姐姐,诅咒一个得了重病的长辈,这样的家教,可以想象有多可怕。

    盛知夏忽然抬起手,手指已经握成了拳头,楚琪早有防备,反应很快,赶紧跳开,远远地指着盛知夏:“打啊,楚媛,大家都你疯了,你还真疯了,我今天不会和你计较的,毕竟,你和你妈很快连棚户区都住不起了!你就继续横吧!看谁笑到最后!萧雪她们不知道你是什么货色,我知道!”

    着,楚琪翻了个白眼,一边走远,一边给刘瑞芳发语音消息,好像是特意让盛知夏听见,声音特别清晰地飘过来:“妈,那个该死的赔钱货回学校了,我已经告诉她了,让她别再来烦我们家。放心吧,妈,明天的试镜我会好好表现的……呵呵,我可不像疯子,乱打人,乱讲话,疯子是不可能通过试镜的,导演又不瞎……我就不相信了,她就打算用她那张脸混一辈子!”

    楚琪的语气满是不屑,往食堂的方向走去。

    盛知夏没在楚琪身上浪费时间,也没追上去跟楚琪计较,直接打车去了锦西医院。询问过医院前台后,盛知夏找到了林医生的办公室。

    敲门。

    里面的温润男声回应道:“进来。”

    盛知夏推开门,见办公桌后坐着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低着头,修长的手指正在单子上写着什么,听见开门声,他抬起头来……

    很意外,那是一张清俊的脸,斯文干净,框镜后的眼睛异常沉稳淡然,无端给人一种安心的感觉,竟是个十分年轻的男医生。

    看到盛知夏局促地站在门口,他微微一笑,脸色更暖,习惯性地一推眼镜,招呼她:“楚媛,来了?快坐吧。”

    从这位林医生对楚媛的态度来看,他们应该不陌生,盛知夏在他对面坐下,目光扫向他白大褂前的胸牌,“主治医生,林平生。”

    林平生大概是撞见了盛知夏打量一切的眼神,笑了一声,声音温和:“别紧张,楚媛,我知道你的情况。”

    盛知夏望着他,不动声色。

    林平生右手还捏着水笔,转了转,悠然道:“电话里你有钱了,吓了我一跳。但是这一次……”

    他话没完,打住不了,拿起查房本:“去看过你妈妈了么?”

    盛知夏摇了摇头。

    林平生似乎藏着什么话想,应该是关于楚媛妈妈的病情,盛知夏静静地等着,然而,林平生却没,他突然站起身来,依旧对着盛知夏温和地笑:“走,一起去吧,顺便给她做个日常检查。”

    “好。”盛知夏对楚媛妈妈的情况一无所知,更懂言多必失的道理,在没有弄清楚之前,莫要多话。所以,她沉默地跟在林平生的身后,乖顺得像是完全被牵着鼻子走。

    跟着林平生上了十楼的5号病房,消毒药水的味道往鼻子里钻,值班的护士打开病房门,林平生走进去,回头看盛知夏还愣在那,笑道:“怎么了?楚媛,快去看看你妈妈吧,她应该也想你了。”

    林平生话的时候视线转向靠窗的病床。

    盛知夏早已看到靠窗的病床上躺着一个掉光了头发的女人——她是那么地瘦,脸色苍白,毫无生气,如果不是她的眼睛偶尔转动,盛知夏几乎以为她已经死了。

    盛知夏自认死后重生无所畏惧,无论是校园恶霸还是恶心如陆慕辰等人,她都能坦然面对,然而,在见到这个被死亡逼上了绝路的可怜女人,盛知夏却一步都迈不动。

    她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她早已经失去了妈妈,可是,现实多残忍啊,假如死后能“天上见”,她为什么会活过来?

    “去吧。”林平生拍了拍盛知夏的肩膀,打断了她的怔忪。

    盛知夏勉强抬起脚,朝病床走去,一对上病床上的女人凝视的目光,盛知夏的视线不由地有些闪烁——

    她盛知夏重生了,代表着楚媛已经死了,这个身体里的灵魂早就已经换过,在楚媛妈妈的面前,她会不会被认出来?她为什么会有种强烈的不安?

    床上毫无生气的女人却像忽然有了力气,探出身体一把抓住了盛知夏的手,死死地抠住,所用的力气之大,根本不容她甩开,她深陷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盛知夏的脸,嘴里发出的声音也异常奇怪,沙哑而破碎:“媛……”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情浓方知夏尘去》,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