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后忽然得宠 100 主动

时间:2020-01-15作者:清风恋飘雪

    “这倒也是,那就这么扔着不管?任由这种‘不切实际’的新闻满天飞?”

    陆志明问霍澈。

    霍澈把手里的勺子放到碗里去,这回是真的什么都吃不下了。

    刘凌冬突然问了他一句:“那要不要查一下出处?”

    霍澈抬眼看他,“嗯!”

    这件事是要查的,他倒是要看看到底什么人这么羞辱他。

    “你到底为什么没碰她,难道她有皮肤病?”

    陆志明只想到这一个原因,听说有些人看着挺好看的,但是盖着的地方都皮肤异样,或者是有什么皮肤病?

    “没有!她很好!”

    霍澈觉得这件事他不能沉默,毕竟,那女人,简直就是诱惑本惑。

    “那你们为什么?难道你们追求柏拉图式的爱情?”

    刘凌冬又发问。

    霍澈垂下眸,看着自己手上的戒指:“她不爱我。”

    此时,他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这两个字说出来,对面坐着的两个男人都沉默了,这不是关于睡觉的问题,上升到这种真情实感,就变的比较麻烦了,大家都不好做出什么评断。

    霍澈却突然心凉了半截,由自己承认这种事,就像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不,是自己给了自己一刀!又一刀!

    “你也别太难过了,她最多就是爱你没有爱温之河那么深,但是肯定不是一点感情都没有的。”

    陆志明其实想让他节哀,但是觉得那俩字太重了,却一说完又后悔,还不如直接说节哀好呢。

    早饭后去上班,刘凌冬刚跟霍澈到了办公大楼,就看到电梯口站着个熟人,刘凌冬立即选择称作另一架电梯,让他们父子独处。

    霍宾白脸色有些沉:“你跟向暖真的什么都没发生?”

    “您也怀疑自己儿子不行?”

    霍澈便也问了他一句。

    “虽然我对她有点意见,但是不能否认人家长得还不错,你们俩这折腾来折腾去也两年多了吧?你说你……”

    “我是不行!”

    霍总突然就不怎么在乎,还有点破罐子破摔。

    霍宾白突然就止住了话题,忧心的看着他儿子。

    这可是关系着他们霍家的未来啊,他们这家大业大的,还没个传宗接代的了?

    “要不您可以再生一个。”

    “胡说八道,我都多大年纪了?再说,你要是有问题,去看看医生,看过吗?”

    霍宾白越说越是小心翼翼,真怕他已经看过了,没治了。

    霍澈点了下头:“看过了!是绝症!没治了!”

    “什么?你……”

    霍宾白又仔细的看着他儿子,气的差点给他一脚,这种事也能拿来开玩笑?

    仿佛郁闷了一早上的心情突然好了点,他的眼角含了点笑意。

    “没大没小,跟你父亲说的是什么话?”

    霍宾白嫌弃了句,松了口气。

    “十个亿的支票送出去了吗?”

    霍澈问了一声。

    电梯数字一格格的往上升,外面的海天一色渐渐地映入眼帘。

    “没有!我本想送给她父亲,她父亲准是要收的,到时候我看她还能不跟你离婚,可是我又想到她父亲的为人,拿了那十个亿谁知道他要干些什么?向暖反正是一分也得不到。”

    除了电梯,爷俩还在说着这事。

    “那就回不到你的口袋,所以你才没有给出去。”

    霍澈一边走一边说道。

    霍星跟另一个秘书正在小声谈事情,听着声音转眼看了眼,看到那父子俩一起来,霍星稍微激动了点,不过很快就又低头跟同事说话了,让他们父子俩先进了办公室。

    “哼!我不否认我有这方面的想法,你把你父亲看的很透彻,只是霍澈,我仅仅是因为这十个亿吗?你觉得给她十个亿值吗?”

    “人都没了,还问钱值不值,有什么意思?”

    霍澈进去后直接绕到自己办公桌后面坐下。

    霍宾白双手叉腰站在办公室中央转了转,之后又苦笑了声,叹息着问他:“你就一点都不怪向暖?向晴的死,多大的一个坑,就这么赖在你阿姨身上,让你们俩的关系直接降到了冰点,你阿姨多委屈你知道吗?”

    “所以您最近做这么多,其实是为了吴秋曼。”

    霍澈抬了抬眼,正视着前方的男人。

    霍宾白……

    “那你跟我交个实底,你跟向暖的婚姻,你是打算结束,还是打算继续,这总行吧?”

    霍宾白看着自己儿子,他实在是着急啊,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打算如何处理这段感情,他好像真的跟向暖闹过别扭,生过气,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小子都回家吃饭,好像是已经回归了父母家庭的好孩子,但是向暖一回来,他便立即又变了个样子。

    “您还记得我母亲吗?”

    霍澈低着头,想了想,问了声。

    霍宾白被他突然抛出来的问题吓了一跳,一时竟然不知道怎么回答。

    “或者,您还记得您曾经怎么爱过我母亲吗?你们吵架的时候,你是不是也想过离婚,想过再娶一个比她更好的女人?”

    霍澈说着这些的时候才抬起眼来,他想要从霍宾白那里解决自己的困惑,也解决霍宾白的困惑。

    霍宾白却一时静了下来,就是不知道说什么,便走到沙发那里去坐下了。

    “我当然爱过你妈,当然跟你妈也,但是阿澈,你跟向暖,我跟你妈,这是不同的,我们当年是自由恋爱,没有你跟向暖这么复杂,你外公外婆家就更不用提了,名门世家,你舅舅他们虽然搬出了c市,但是家里的每个人都是有头有脸,有讲义气的人,可是你再看看向暖这一家,当年那个叫向晴的女孩子就满心的算计,只想着嫁入豪门,跟那些同龄的女孩比高出一头,也不把你阿姨放在眼里,连死都死的这么阴险,这个人,这个家庭,我实在是不敢想象,你跟向暖在一起,将来还会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事情。”

    霍宾白说着说着就觉得有些头疼,这一家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向暖不是那样的人!”

    霍澈垂着眸说了声。

    “她不是吗?她要不是的话,她能有今天的成就?一个姑娘家家的,毕业几年之内就能在猎头界有了名号,她会简单?只怕是她的心计,你想都想不到。”

    霍宾白说着摇了摇头。

    “我为什么非要娶一个简单的女孩?她有心计怎么了?这世界本来就是弱肉强食,我们霍家要是没点手段,能有今天?”

    霍澈反问。

    霍星端着咖啡敲门进来,就看到他们父子俩都沉默着,像是在冷战。

    她端着咖啡进去,端着微笑:“霍总您的咖啡,爸,也给您做了一杯,您还好吗?”

    霍宾白稍微挥了挥手表示自己没事。

    霍星便转眼看向办公桌那里的男人,但是想了想,还是打了个招呼就出去了。

    霍宾白端起咖啡抿了点,不太喜欢的又轻轻放下了,低着头继续跟霍澈说:“反正我的意见是,你还是趁早跟她离婚,趁着你们俩都陷的不是很深。”

    “已经陷进去了!”

    霍澈说。

    霍宾白听着,转眼去看他,带着些吃惊。

    他儿子是痴情种?

    他不知道他儿子的感情为什么来的这么晚,按理说男人到了三十岁,看待感情的事情就不会像是二十多岁时候那么沉重了。

    “我再问一句,向暖,是你的初恋?”

    霍宾白心想你丫的可千万别这么告诉我。

    “是!”

    谁知道,霍澈好死不死的,死皮赖脸的承认了。

    霍宾白气的一口气喘不上来,回过味来,抬腿就走。

    霍澈低着头略带烦闷的叹了声,然后便摁了内线:“送文件进来。”

    “是!”

    霍星答应着,赶紧抱着文件去找他,碰上霍宾白出来,便又叫了声:“爸,您要走?”

    “我不走留在这里还能干什么?”

    霍宾白负气离开。

    霍星却是愣了愣,不知道他那话的意思,然后敲门进了霍澈的办公室。

    ——

    向暖看到新闻的时候气笑了,不过是向励先笑的。

    姐弟俩在外面吃着早餐,然后向励突然就抱着手机笑起来,向暖真想给他一脚,这小子怎么笑点这么低。

    “向暖,你还是赶紧回去试试他到底行不行,别等爱上他了才发现他真的不行,那你不是要守一辈子活寡。”

    向励这么提醒她。

    向暖坐在他对面看他那样子就觉得胃疼,气的拿着手机便走了。

    “喂,替我付账再走。”

    向暖便又回去放下一百块现金在桌上,然后扭头走。

    向励这次没再叫她,又认真看着手机上,不自觉的就叹了声,不知道是同情向暖还是同情霍澈。

    向暖回到医院里,看着躺在床上浅睡的人,烦闷的扬了扬头。

    周诺洗了水果端出来,看到她回来便问了句:“你弟弟呢?”

    “还在早餐店。”

    向暖回了声,再看病床上的时候,向平渊便醒了,并且慢吞吞的坐起来。

    周诺在旁边帮扶着,小声叮嘱:“慢点,要不要再给你垫个枕头?”

    “不用!给我水!”

    向平渊稍微摇了摇头,提要求。

    周诺便给他端水,坐在他身边陪着他。

    向暖看了会儿,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

    她低头静了会儿,然后才又开口:“今天霍澈的事情是您找人写的吧?”

    “哼!他霸占着我女儿却没用,我还不能说了?”

    向平渊哼了声,反问了她一句。

    向暖……

    “难道一个男人跟一个女人在一起,除了床上那点事就不能有别的了?难道就因为没有发生关系,就证明那个男人不行?你这是毁他人声誉,他是可以告你的。”

    “那就让他告啊,反正我已经这样了,我还怕什么?”

    他的手随便一摊,就那么蛮不讲理的,还叫人没办法。

    “您还没死呢?就这样了?”

    向暖问他。

    “我还能怎样?反正我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儿子女儿也不管我。”

    向平渊又说道。

    “照您这么说,我现在不是在管您?您说这样的话实在是很不负责任,而且现在我不是在帮您处理公司的事情吗?要照您的意思,我现在就可以走了!”

    “你想上哪儿?还想回南方?那是你该呆的地方?”

    向平渊一下子就急了,他是不愿意向暖走的,无论如何都想向暖留在自己身边。

    “好了好了,别吵了,你现在这样子不能生气了,你也是,你父亲都这样了你就不能懂事点?非要把他气死了你才开心?”

    周诺侧身对着向暖,也质问起来。

    向暖看了他们俩一眼,转身便要出去,可是一开门正好撞上医生来查房,向暖便又在门口停下了。

    正好一帮医生里有陈起杰,陈起杰便没跟进去,跟她在门外小声问她:“你爸又气你了?”

    “哪儿呀?是我气他了!”

    果然,不到五分钟,一群医生护士出来后,领头的就批评向暖:“现在病人的病情很不好,你们当儿女的尽量多陪伴,千万别惹他生气。”

    向暖点点头,也不想对医生说别的让人家以为她不尊重医生。

    “老师,您还不认识这位美女呢吧?我给你们介绍下,这是咱们霍氏集团的小霍太。”

    陈起杰将向暖的肩膀轻轻一搂,给大家介绍道。

    众人……

    “呃!原来是霍总的太太啊。”

    被陈起杰叫老师的是外科专门研究癌症的专家,不太知道外面的事情,只是偶尔听陈起杰提起一点,但是也记不清了,再次被陈起杰提起,他才想起来,毕竟霍氏有出钱帮医院做了很多是,他态度马上就变了。

    那些小年轻的,却是忍不住打量向暖,今早的新闻大家还记忆犹新,好像采访采访向暖,但是又不太敢。

    最后大家终于都离开了,陈起杰拍拍向暖的肩膀,走之前跟她说:“我今天可没处理死尸啊!”

    向暖终于笑起来。

    之后她接到霍澈的电话,问她:“要不要我去看看你父亲?”

    “千万不要!”

    向暖立即拒绝,拿着电话走远,真怕向平渊知道她跟霍澈还联系,还不知道又要出什么幺蛾子。

    “你现在住哪儿?还住酒店?”

    霍澈问了她一声。

    向暖想了想:“你别管我的事情了,你呢?新闻的事情你别放在心上啊,我父亲……”

    “真的是你爸找人干的?不过他怎么会那么以为?”

    霍澈像是有点伤心的样子在电话里的声音。

    向暖一时之间有点尴尬,但是也不知道怎么跟他解释,就说:“昨天我们在办公室吵了一架,我说你没碰过我,他今天一早就联系了媒体大概是。”

    “你为什么要那么说?”

    霍澈问她。

    向暖站在窗口,将窗子往外推开,一阵冷风灌进来,她的脑子突然很清楚。

    “就是想让他知道事实而已。”

    向暖的声音变的低了。

    而那头的人,也低了低头,不过之后深邃的眸子里又有些明亮的星星,“找个时间见我吧!”

    向暖点了点头,然后才想起来他不在对面,便对他说:“知道了!”

    霍澈挂了电话,正在想她,很快他的手机又想起来,是陈起杰,那小子是想奚落他吗?

    后来周诺从病房里出来,看着向暖在窗口抽烟,走过去后就那么直直的看着她,向暖发觉后也看了她一眼,然后下意识的将烟头碾灭在旁边的垃圾桶上方,然后才又问她:“什么事?”

    “你父亲的手术,成功率是多少?”

    周诺站在一旁低着头,像是心里很没底。

    向暖看着她的手局促的叠在一起搓着,这才放下了所有偏见。

    “ia期肺癌没有你想的那么可怕,基本可以百分百治愈的。”

    向暖跟她解释。

    “医生那么说的?你就信了?”

    周诺听后却摇了摇头,眼里挂着泪,难受的提出质疑。

    “我这样说你不信的话我要怎么解释?您怕他以后会死,这就像是我们不知道明天会有什么噩耗等着我们,或者是癌症,又或者是车祸,或者一个雷劈下来,人就没了。”

    向暖也靠着墙根,她在长辈前,无论何时,站姿跟坐姿都是很规矩的那种,说话也是尽量的字里行间都尽量的委婉准确。

    但是……

    “你这个人就是太冷漠,也不知道你是随了谁了,你爸说你妈妈并不是个冷漠的人,但是你看看你,嘴巴里说起死来,总是这么冷冰冰的,你就不能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好好地跟我说说你爸爸的事情?让我安心那么难吗?”

    周诺烦闷的苦笑了声,又谴责她。

    “是挺难的!”

    向暖要不是看她眼含热泪,真就直接不理她了。

    通过向平渊这件事,向暖突然发现,周诺对向平渊,是真的很有感情,晚上她跟向励是不在这陪着的,是周诺在这陪着他。

    “你就不能别这么阴阳怪气的跟我说话?我好歹也是你爸爸明媒正娶的妻子。”

    周诺看她那样子实在是不爽,心里那根刺每回见向暖,都得又粗一些。

    “我知道,第二任嘛!”

    向暖说着手抬起来轻轻地搭在窗台上,也不想在与她说话。

    “如果你父亲死了,你是不是就想把我赶出向家?”

    周诺问她。

    向暖慢慢的抬起眼去看她,不理解。

    “我告诉你,你想都不要想,我就是向家的女主人,就算你爸爸走了也是一样,你别以为现在你在城里有些人际关系,就可以将我从向家赶出去。”

    周诺刀光一样的眼神看着她,说完便转身走。

    向暖站在边上看着她走掉,莫名其妙的吸了一口起。

    这个女人,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

    周诺回到病房后却是落着泪的:“你这个宝贝女儿,可真是比你还无情。”

    向平渊还没说话就已经先咳嗽了,咳嗽完了才又问她:“她又跟你说什么了?”

    “她能对我说什么好话?从小到大不都是见了我跟见了鬼一样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看这个向家我也是待不下去的,我可提前跟你说好,我生是你们向家的人,死是你们向家的鬼,她将来要是因为你不在了就把我赶出向家去,向励这个儿子你也别想要了,我肯定会让他连名带姓全都改掉。”

    周诺激动地有点哆嗦,说着那话的时候坐在沙发里抹着眼泪,又固执又可怜。

    向平渊头疼的厉害,听完她这些话之后。

    “她跟你说这种话?向家还轮不到她来做主,我死了自有你做主了,怎么我就那么一个不听话的儿子,你还不打算让他给我姓了?何况,你盼着我死?”

    向平渊心想,我还没活够呢。

    “怕是盼着你死的另有其人吧?”

    周诺瞟了他一眼,委屈的颤抖着声音反问了句。

    向平渊也不知道向暖是不是盼着他死,大概吧,毕竟他总找她麻烦。

    他心里是又觉得可笑,又凉飕飕的,自己的女儿盼着自己死,是种什么心情?

    向励从外面回来后就看到他们俩都在沉默着,却只好奇的问了声:“向暖呢?”

    “向暖?你找她做什么?”

    “她帮我付了早餐费,我还给她啊。”

    向励便回了句。

    “早餐费?那点钱还要还?”

    周诺觉得实在是可笑,那女人有那么缺钱吗?

    “她不是还拿着你爸两千万吗?还缺那九牛一毛的?而且跟霍澈离婚,霍家不是扬言给她十个亿吗?”

    周诺又嘟囔起来,心里也有个死疙瘩。

    “她不会要霍家的钱的,至于我爸那两千万,应该已经在我口袋里了。”

    向励想了想,决定还是说出来。

    周诺跟向平渊都诧异的看着他,震惊。

    向励早知道他们会这种反应,只耸了耸肩:“我缺钱,就管她要了,不过算是她入股,赚了我们俩五五分。”

    “你玩个破游戏要两千万?”

    向平渊立即又咳嗽起来,脸色煞白。

    周诺一看他那脸色,眼都要睁不开,赶紧的起来走过去,一边替他拍着一边转眼看向励:“你真的拿了向暖两千万?”

    “这种事我没理由骗你们,要不然你们可以查查我账户。”

    向励又说道,看他父亲脸色那么差,便不打算多说。

    向平渊却是气的哆哆嗦嗦的伸出手去指着他,却是不再看他,只说:“你,你滚,给我滚。”

    “视财如命,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向励看着他低喃了一声,转身就走。

    “向励!”

    周诺却忍不住叫自己的儿子。

    “你让他走,让他走。”

    向平渊激动地说,不让周诺去追他。

    周诺看向平渊的样子也不敢走,只是忍不住掉下眼泪来:“给自己儿子的你动这么大的气做什么?医生说你不能太激动你忘了?”

    向平渊想说话,但是咳嗽声却断不了,他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在他心里总觉得向暖还算是比向励稳重点的,但是向暖竟然给向励那两千万?他真是高看了这个女儿了。

    向励在走廊尽头找到向暖,过去便跟她说:“向平渊快被我气死了。”

    向暖……

    “要是他没病死先被我气死了怎么办?”

    向励问她。

    “胡说八道!他就算是气死的,肯定也不只是因为你一个人。”

    向暖瞅了他一眼,又低着头说了句。

    向励突然就笑了起来:“唉,我突然觉得我们俩真搭,要不然我们俩一起气死他吧?反正他活着也不把我们当家人。”

    “那当什么?”

    向暖好奇的问了声。

    “工具啊,赚钱的工具,守财的工具!”

    向励说。

    向暖又沉默了,无奈的叹了声,又看着窗外,偌大的医院,楼下院子里竟然没什么病人走动,都在病房里呆着干嘛?不闷吗?

    不过想想,真是好笑,连向励都知道自己是工具。

    他们俩正聊着,有个护士从远处走来:“向先生跟向小姐吗?我们院长有请。”

    向暖跟向励互相对视了一眼,都有些紧张,然后跟着小护士走了。

    他们俩一进办公室,院长跟去查房的医生都在里面,请他们坐下后还帮他们倒了水,然后才说起来:“刚刚霍总来过电话,现在我得跟你们姐弟好好谈谈你们父亲的情况,以及手术的中会发生的一些不确定因素。”

    她母亲走的时候她还小,什么都不懂,但是这一次,她什么都懂了,那时候是无知的害怕,那现在呢?

    向励也是,两只手交叉握着,紧紧地。

    ——

    晚上,向暖随着向励回了向家,两个人上楼的时候,向励突然低着头停住了,向暖转眼看他:“怎么了?”

    “我们好像第一次一起上楼。”

    向励抬眼看着她,就那么莫名其妙的提起来。

    “早点睡觉吧,想那么多。”

    向暖滞了滞,随即却只不冷不热的提醒了一声,便先上楼了。

    她实在是不擅长去把自己的感情表达出来,也不想了。

    向暖回到房间后收到霍澈的微信视频,看了眼,过了两秒之后便立即挂断了,然后直接语音通话拨过去。

    霍澈倒是很快接起来,只是很不高兴:“怎么又不接?”

    “干嘛要发视频?又不是很长时间不见。”

    向暖反问他。

    “我真怀疑你不敢见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吗?怕自己会扑过来?”

    霍澈躺在沙发里望着屋顶问她,屋顶上的灯好像都是她的样子,她好像马上就要掉下来,砸到他。

    向暖听着后无奈的叹了声,有点乏力的坐在床边,一只手握着手机一只手脱高跟鞋,但是有点难,便把手机开了免提,一边电话一边两只手跟他通电话。

    “你想的真多,要不然哪天约好了把这件事解决了?”

    向暖装作轻松的问他。

    “什么事?”

    “发生关系啊!”

    向暖便直接说出来,声音都有些细了。

    那边沉默了会儿,向暖看了眼手机里,心想,你霍总也有怕的时候?

    “好啊,哪一天?最好是一次就中,到时候让全世界都知道我霍澈到底是行还是不行。”

    霍总的话,像是带着点埋怨的。

    向暖听后却不自觉的笑了,将高跟鞋并拢了放在床边,然后往枕头那边躺了过去,手机躺在她旁边,也望着屋顶,带着点笑意:“霍澈,我很抱歉,真的。”

    “这么抱歉都不给我看一眼,我可感受不到你的诚意。”

    “唉!”

    向暖笑着叹了声,翻个身,对着手机那边,累的不想说话。

    霍澈便静静地听着那边的动静,听不到了,但是又感觉她就在旁边。

    “你在干嘛?”

    霍澈问她。

    “躺着呢。”

    向暖有点沙哑的声音问了声。

    霍澈便也侧了侧身,又问她:“累了?”

    “还好!”

    向暖沉默了一会儿,才轻轻地一声。

    “你要是回来,肩膀给你靠。”

    霍澈对她说。

    “你这个人!”

    向暖想要说他,但是还没等说,眼泪先掉出来了,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感受着此时的滚烫的心情。

    “要是累了,我过去让你靠也行。”

    “为什么有想靠你肩膀的人,你不要呢?”

    向暖问。

    “因为你会吃醋!”

    他们的对话,总是会在几秒钟的沉默后才又开始。

    她会吃醋吗?

    向暖知道自己会,不过,他并不用在意。

    “向暖,我还是只想要你!”

    他说。

    向暖转了身,不再对着手机那边,好像那个手机就是他,她不想让他看到她眼角留下来的眼泪。

    向平渊的手术订在一周后,所以第二天她飞了南方。

    如思跟徐毅成去接的她,向暖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看到这俩人来接机总觉得怪怪的,好像他们都搞反了方向。

    向暖的大衣搭在手臂上,背着个包便向着他们走去,徐毅成帮她拿了包,向暖点头:“谢谢!”

    “客气了!”

    徐毅成没当回事,背着包跟在她们俩后面。

    “你再不来,我差点以为你就要不来了呢,我还要在这边呆好久。”

    如思搂着向暖的手臂往前走着说。

    “那怎么可能?接了那么多工作呢。”

    向暖解释,丢下工作可不是她的作风。

    “其实不回来也挺好的,那就证明你跟你们家那位,真的没事了。”

    如思看她一眼,有点伤心。

    向暖不擅长跟人抱头痛哭,便只笑笑,“霍总挺好的。”

    “你父亲怎么样了?”

    徐毅成给她开车门的时候问了声。

    “下周手术。”

    向暖回了句,上车。

    如思跟徐毅成坐在前面她自己坐在后面一开机便看到有微信传进来,还是霍总。

    “今天就走了?”

    “已经到目的地。”

    向暖回了声。

    霍澈便没再说话。

    向暖猜测他心里又堵得慌了,便也没再给他回。

    徐毅成跟如思从后视镜里注意了她一下,如思转过头:“嗨!霍总查岗呢?”

    向暖笑了笑没回她。

    倒是徐毅成,问道:“是不是他根本不知道你来这里?”

    向暖无奈的叹了声,看了眼窗外:“算是吧,但是我之前提过我最近要回来一趟。”

    就是没有明确的表示是今天。

    可是怎么明确表示?

    她总找不到那种该跟他倾诉的立场。

    “那你干嘛不在上飞机之前给他打个电话告诉他一声?你这样搞的自己总像是失踪人口一样让人着急知不知道?你想想那个电影里丢了孩子的父亲是怎么心急如焚的找孩子的,霍总应该就是那种心情。”

    如思跟她说。

    向暖……

    “你啊,以后还是别什么戏都接。”

    多拍点没营养的青春校园剧吧还是,免得想太多。

    “切!这跟接什么戏有什么关系,就是觉得霍总有点可怜,当然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就凭他让我们老向一个人在外地过年,我就能判他无期徒刑。”

    如思不服气的又念叨着。

    “那不能怪他!”

    徐毅成解释。

    “怎么不能怪他?以他的地位,查一个人的地址很难吗?他明明可以来南方跟老向一起过年的啊。”

    如思又反问了句,其实她觉得,这就是她跟徐毅成关系会比他们好的原因,因为,徐毅成总会出现在她面前,不像是某人,骗了个婚,就又闹脾气了。

    徐毅成无奈的叹了声,倒是望着外面的向暖在后面说了声:“的确不能怪他。”

    其实他们俩对这段婚姻,都是持有了一些保留。

    谁都不愿意像是青春少男少女那样轰轰烈烈的爱恋了,都在想着,对方可以多付出一些。

    他觉得她不是小女孩了,为什么还要找?何况是她自己走的。

    而她的态度又那么冷。

    向暖几乎知道是自己的态度决定了他的行动,但是……

    不过这次她飞过来,呆不了几天便又得回去了,向平渊要动手术。

    而霍总……

    向暖想,他们之间是不是需要一个了结,他父亲希望他们离婚。

    向暖看着外面的眼神始终没有收回去,倒是手上,一直摸着那枚戒指。

    晚上三个人一块吃了饭,后来向暖回到公寓跟同事打了个招呼,回房间洗完澡后穿着睡衣坐在床沿,看着旁边放着的黑色手机,忍不住一直轻轻地去摸着。

    总想起他白天的微信来,总想起他有些压抑的神情来,总想起……

    心里一阵阵的,像是烧的滚开的水,推动着她,最后拿起了手机,然后找到他的微信,点开视频通话与语音通话选项,稍微咬着唇瓣,眼波一动不动的盯着那两个选项之间,最后还是选了语音通话。

    一直在响,但是没人接起来。

    她几乎没怎么用耐心,就那么静静地等待着,不过一个通话而已,她很坚定的要等到他的声音。

    可是,直到最后,屏幕上显示着那几个拒绝的字的时候,她却发现,原来自己一直在提着一口气。

    不过就在她点了根烟,靠在床边抽着冥想的时候,安静的空间里突然又传来熟悉的声音。

    她夹着烟的手捏起来看了眼,看到是霍澈,不知道怎么的,突然心里一紧,然后下意识的动作就是先将烟给掐灭了,才又把通话接起来。

    这次霍澈甚至都没有再用视频找她,直接回她的通话。

    “喂?”

    她的声音,从听筒里,给人一种很沙哑的,还有些卑微的感觉。

    霍澈靠在沙发里,倒是捏着根烟,低声问她:“找我?”

    那两个字,淡淡的,有点灼心。

    “嗯!”

    她的声调有点,软软的,不自然。

    “什么事?”

    他抽了口烟,问她。

    向暖便屈起膝盖坐在床上,轻轻地摸着自己的脚丫,垂着眸低喃:“也没什么事,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

    霍澈沉默了会儿,不知道为什么,突然从沙发里坐了起来,也把烟给掐灭了,举着手机在耳边问她:“突然知道给我打电话了?”

    向暖听后笑了笑,抿了抿嘴:“你在干嘛?”

    “我……抽了根烟,你呢?”

    “我?我,刚洗完澡。”

    向暖只是想避开她抽烟的那个环节,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就那么,突然的空气里又暧昧起来。

    霍澈抬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不自觉的叹了声:“每次跟我聊天都是洗过澡,向暖,你让我怎么想?”

    ------题外话------

    霍霍:到底是什么时候?

    作者:呵呵!安心等着吧你!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