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婚后忽然得宠 15 修长有力的手从天而降

时间:2019-10-08作者:清风恋飘雪

    “你穿成这样子要去哪儿?”

    两个小时后她才从楼上下来,只是,一开门正巧碰到要敲门的向励。

    “谁让你来这里的?”

    向暖不高兴的反问他一句,这位同父异母的弟弟从来没把她当姐姐,自然她也不需要迁就他。

    “水性杨花!我不能来吗?你要知道,若不是我姐姐车祸,现在住在这里的人是她而不是你!”

    向励恶狠狠地瞪着她提醒她。

    “可惜你姐姐没有那么好的命!”

    向暖最气不过他跟他母亲一样总觉得她不配,向暖现在还记得小时候他在大马路中间乱跑,一辆车差点把他撞了,是她把他推开,然后自己却差点死掉了,现在后腰上还有个很大的疤痕,可是他一眨眼好像就忘了她的救命之恩,总是喜欢折磨她。

    “向暖,你敢再说一遍!”

    向励说着就又要轮拳头,只是这次他同样没有机会挥出去。

    “要跟我比拳头?”

    一只修长温润的大手从天而降,利落狠绝的擒住了向励白皙的手腕。

    向暖被挡在了他身后,那一刻高大的身躯替她挡住的不只是拳头,好像还有点别的什么。

    骨头要被捏断发出的声音,向励的脸色顿时煞白,痛的松开拳头。

    向励在国外听说过这个男人,不仅身手好,而且又权势滔天。

    霍澈这才放手,稍微侧身去看一旁的女人,“你还好?”

    “嗯!”

    就在这一刻,向暖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向晴会那么痴迷他,对他有了重新的定义。

    “你来到底干嘛?”

    向暖没让自己多去在乎他,只是转眼看向那个白着脸揉着自己手腕的大男孩问道。

    “我不能来吗?别忘了你也是我姐!”

    向励说完就气冲冲的推开门走了进去。

    向暖侧着身看着屋里,下一秒条件反射的跟旁边的人对视。

    ——

    十分钟后。

    向暖有点不耐烦的看了看腕表,她还想去温之河那里布置一番,俩人的第一次,总要有点仪式感才更难忘。

    今晚,应该值得他们纪念一辈子的那种时刻!

    可是眼下向励赖在这里不走,还有……

    “你走吧,这里交给我!”

    霍澈突然说了声。

    向暖意外的看着他,心里不知道怎么的,竟然有点过意不去。

    “怎么?你想在这里跟他耗着?”

    霍澈抬了抬眼,晦暗不明的眼睨着她。

    她终于舍得换了有女人味的裙子,终于舍得露出了虽然算不上细长的美腿,却也足够男人去享受的那种。

    戚闫只是想自己当然不是想留在这里跟向励耗着,她现在只想去温之河那里,可是让一个陌生男人跟她同父异母的弟弟在一块,真的可以?

    霍澈在帮她,要替她解围,她都感觉得到,可是她情不自禁的想,他们之间,他需要这样吗?

    “你让她走?你知道她要去做什么吗?”

    “过了十八岁就是成年人,应该知道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霍澈看着沙发里幼稚的大男孩说了句,这句话也是一语双关。

    向暖觉得这句话特别有道理,双手环胸严肃的盯着向励用眼神问他听清楚没有。

    “

    她的确成年了,但是还是个蠢货!”

    向励低着头吐槽,然后又着向暖,向暖……

    霍澈转眼看她一眼,那一眼毫无温度。

    向暖没觉得这话跟她有关系,就觉得这是说给向励听的。

    可是他这是什么眼神?

    “还不走?”

    霍澈蹙眉,低沉的嗓音问她。

    向暖回过神来,走人。

    一出门就忍不住犯嘀咕,霸总刚刚那句话到底说给谁听的?

    向暖想想自己成年都太久了,那话当然不是说给她听的,便出了电梯。

    路过花店的时候她去买了娇艳欲滴的红玫瑰,然后快快乐乐的到了温之河的住处。

    温之河在超市购物,在红酒专区还买了瓶比较不错的红酒。

    夜晚降临,向暖做了西餐,将已经装好玫瑰的花瓶放到了餐桌上,稍微摆弄后便将西餐端上桌。

    听到门铃响,她愉快的像个孩子一样跑去开门,当然,还是不忘在经过洗手间的时候进去看了眼镜子里的盛世美颜,确定没问题便赶紧去开门。

    温之河一进门便忍不住去吻她,许久!

    向暖快乐的贴着他,仰着头配合着。

    每当生活累的时候,好像爱的人的吻,便成了最好的奖赏。

    “过来很久了?”

    温之河拥着她往里走,顺手拎着买来的东西。

    “当然,我可是天没黑就过来了!”

    因为自己主动买了玫瑰花,怕他看了太惊讶,向暖还有点害羞。

    也果然,到了餐厅温之河看到那束玫瑰的时候,看着那束玫瑰几秒,不无歉意的笑了笑,低声问她:“好像是该我来买,抱歉,下次我一定记得!”

    “这有什么关系?既然是伴侣,这种事不该只由男方来做!”

    向暖摇摇头,脸上的红色迟迟的无法褪去。

    温之河忍不住又去用力亲了她一下:“你是我见过最大度的女友了!”

    温之河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个多浪漫的人,这么多年也没怎么送她礼物,俩人在一起更多的是家常,偶尔制造浪漫的一直是她。

    不过今晚他还是心里有些歉意,是他准备的不妥当了。

    温之河又忍不住再去打量她的裙子,知道她是为今晚特意准备,手在她腰上一直没有放下来,只是再想去亲她的时候,向暖却抬手堵住他的两片带着暖意的唇瓣,“先吃饭啊!”

    精心准备的晚饭,怎么能浪费?

    温之河亲了她的额头一下:“我去洗手!”

    向暖在他走后紧绷的吐了一口气,发现饭桌上没问题便又打量自己,应该也没什么问题的。

    向暖看到他买的红酒,便拿了到袋子里还有个小巧的盒子,忍不住多看了呀,顿时两耳发烫,羞的抱着红酒就进了厨房。

    温之河之前也买过,有一阵总爱瞅着她,向暖问他干嘛那么看他,温之河笑着调侃:“有个东西要过期了可能!”

    他们俩在一起太久,其实早就很少害羞了,但是今晚……

    向暖到现在还觉得一个头两个大,甚至眼花缭乱,毫无理智可言。

    红酒倒满杯,向暖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随即便是被从后面搂腰,温之河在她耳边问她:“你这样我真的吃不下去了!”

    “那也得吃!”

    向暖从盘子里拿了颗圣女果霸道的塞到他嘴里,看他的眼神都不自觉的妩媚。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