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五十六章 五十班保一

时间:2018-05-26作者: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太白拔出的剑,三尺不到,剑上无丝毫仙灵之气,是一柄凡剑,开过锋,可在这满是仙灵的修道世界,却不见得是多么锐利的神兵。

    但李太白持着这剑,把这剑不偏不倚地指着小道士,有着惊人的威势。明明只是那么一指,却让在场所有人通体生寒,好似看见了一方剑冢埋在李太白身后。

    小道士脸色苍白,被李太白拿剑指着,脸色又白了一分,他看李太白出手,抖机灵地笑了,说道,“太白哥莫不是看不起小道士我?居然拿了一把凡剑出来。太白哥看不起我不打紧,可看不起这度人经可要吃大亏,还是把看家底的神通用出来,不然要闹笑话了。”

    小道士这是铁了心要把李太白的东西逼出来,他脸色愈白,谁知道他念动了度人经后,还能支撑多久。

    台下的李长青早就不见了人影,他骂了小道士不知道多少句,却被小道士当做耳旁风,全部忽略掉了。

    他大怒,只能自己一人跑到了东光院去,要让东光院的人员强行停止这一场比试。

    李太白看李长青这么急来急去,手中剑握得紧了一分,问那小道士,“李长青很紧张你。”

    小道士苦笑一声,“大概是想着怎么教训我。”

    李太白笑了笑,失了神,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比试台上的阴风越刮越寒,把比试台都地面上刮出了一阵冰寒,李太白才回过神来,他须发皆有霜,唠唠叨叨念了句,“有人愿意教训你,是好事,得把这事情记下来。”

    “记下来...”小道士仍然苦笑,他说道,“太白哥跟我讲话那么久,莫不是在拖延时间,好把我活活累死?”

    李太白记起来这会还在比试呢,摇了摇头,头上几根头发又多翘出几根来,更加显得邋里邋遢。

    “看到以前的旧东西,话就变多了。”李太白也嫌弃了自己一句,“你不是想看我的剑吗?现在给你看看好了。”

    李太白就那么把剑从小道士额头的高度,向下划,一直划到了比试台的地板,一剑结束。

    什么也没有变化,什么也没有发生。

    这剑是空的。

    李太白说道,“怎么,这剑看懂了吗?”

    小道士在李太白划剑的那一刻,就双眼迷离,等李太白划完了这剑,开口询问,小道士才如梦初醒。

    度人经招来,盘旋在比试台的阴风轰然散去,连带着比试台上的冰霜一起消散,所有人都不知道李太白到底做了什么。

    唯有小道士浑身气息一弱,整个人瘫在了比试台上。

    东光院的大楼七十层的激光科技,立马开始对二十九号比试台进行赛后处理,先把小道士排除到二十九号台外,给李太白进行登记进入下一比试的信息。

    同时,另外的机械则马不停蹄地给小道士疗伤,什么营养液、修复液全部用上了,也不知道那些额外的液体是谁掏的钱。

    “小道士!!”

    李长青从东光院冲出来,对已经受过疗伤的小道士大喊。

    小道士勉强一笑,“长青哥。”

    李长青眼睛一下子红了,他一句话不说,努力抑制下内心的怒火,一手搭在小道士手腕上,给小道士诊脉,可就是这一诊,让李长青心底一片的死寂!

    小道士的脉中,什么都没有,什么也不存在!功法的气、人神的力,全然消失了!

    李长青牙齿紧咬,怒火已经是烧到了脑子里,他死死盯住比试台上的李太白,失去了理智,“李太白,你废了他的度人经!毁了他一半的道基!你不给我一个理由,我李长青和你没完!!!”

    李太白面色自若,“是我废的,没错。”

    李长青拽起拳头就要上去,小道士像是丢了魂一样,对李长青说道,“长青哥,算了,我不修度人经了。”

    “不能这么算了!”李长青说道,“度人经于你是何等的造化,我怎么会不了解,这东西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是你拿命换来的,怎么能就这么算了!”

    小道士低着头,像是失了信心的人,不住地说道,“长青哥,算了,我不修度人经了。”

    李长青心头一震,总感觉小道士身上少了什么东西。

    李太白说道,“李长青,今日之事,你却要埋怨我,不知道我实际上救了这小道士一命。”

    “度人经可不是每个人都配修行的。”

    李长青毫不在意李太白的说辞,他脸色越发狠厉,“我有办法让他好好修行下去。”

    “......”短暂的无言,“那我就明摆着说吧,他不配修行度人经。”

    “李太白!!!”

    李太白淡淡地看了李长青一眼,“你现在有时间和我相争,不如去看看别的比试台如何?你以为小道士和我以死相拼,仅仅是个例吗?好好看看你们五十班的人,都在干些什么?”

    李长青被李太白点醒,他四周环顾一圈,自己有着五十班所有人比试的比试台序号,一一看出去。

    有一半五十班学子的比试,没有量力而行,而是以死相拼,以命相搏!

    斗到失去神志,被东光院的科技救下为止。

    这在仅仅是第二轮的学院大比中,是如此的突兀。

    “这是要干什么?”李长青怔怔说道,“为什么明明知道打不过,还要拼了命去跟别人比?今天五十班本来可以轻松取胜的几局比赛,为什么要打得那么凶狠,负伤那么重,明天还比什么?”

    李太白也是说道,“对呀,他们到底是在打什么?我也很想问,从一开始就想问,这小道士为什么敢和我争锋。”

    “你们五十班按照这个打法打下去,别说是三十二强赛,就算是第四轮之后,都剩不下几人。”

    李长青说道,“他们是想保我进天府国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