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四十三章 道府八咸——左苍,那个被陈酥酥按在地上打过的男人

时间:2018-04-06作者:饭

    ,精彩小说免费!

    尾不敢不听叶北的话,既然昨晚有了跟随在叶北身后的打算,就该去适应这样的主仆关系。

    尾深吸一口,调整自己的心态。

    今天是上神学院仙师讲课的日子,叶北却让自己跟着他走,这个枭雄,心里到底想了一些什么,尾看不透,真的看不透。

    今天的叶北,是第一天重返上神学院,他的返校申请要是没有问题的话,应该是被秃顶仙师批了下来。

    第一天返校,就敢逃秃顶仙师的课,叶北的胆子不得不说,很肥。

    讲道理叶北经历了上一次被洪老仙师退学的事情,应该是有所收敛,不敢这么明目张胆才对,但是今日的事情,对叶北来说有些特殊,他不得不拼着被洪老仙师打出卵黄的危险,也要先把事情干了。

    穿上一件和之前款式一样的合身道袍,把头发梳成大人模样,谁曾想这邋遢的咸鱼道人也有这般人摸狗样的时候。

    “走吧,这个时间,他差不多也该到了。”

    叶北在科技手环上确定了时间,说道。

    尾对接下来要去哪里是一无所知,只好是应承下来,其实他内心还是有些怕得,他和叶北不同,他不可上神五十班那样垃圾的班级,而是上神一班的学生,他们的仙师名为独孤,要更为严苛,不像是洪老仙师有着一身腱子肉,是正统的古板道家仙师,仙风道骨,最讨厌学生迟到,而且上神一班的规矩很严,尾这一次逃课,等回去,怕是要吃不少苦头。

    尾想这些事情的时候,叶北早就开门走人了,说真的,叶北一开始叫尾跟着自己去,只是客气客气,谁想到到这个人一晚上就变成了一个gay,自己这么一叫,就非要跟过来,让叶北有些头大。

    两人一前一后走过走廊,一前一后经过共工台,一前一后走下楼梯,这气氛不由得暧昧起来。

    吓得叶北抱着的翠花都喵喵叫了起来,这傻猫才想起来,自己早饭还没吃呢。

    叶北的感受不用说,跟吃了一只死苍蝇一样难受,觉得自己的菊花一直被人紧盯了。

    尾则是胆颤心惊,暗道这修行了击天九杀坠地八荒决的猫怎么又叫了?难不成自己哪里做的不好?

    两人一猫,揣着三个心思,一路出来走出了昆仑境。

    门卫兼安保两份职位的大爷,穿着自己老人家的行头在,摇着蒲扇,躺在安保亭的摇椅上,从安保亭里遥遥看见了叶北三人。

    不由得一笑,“小子,你终于踏出这一步了吗?跟你身后那位比,可是晚了太多了。”

    “不过,年轻人又年轻人的做法,老头子也不好说什么,只是...让我看到你发光的时刻吧!”

    门卫大爷目光精光暴涨,没拿蒲扇的手快速拉开了抽屉,一收一放之间,手中的道德经竟然是...换了一本。

    上神强者,竟然是恐怖如斯!

    东华街上没有一人,人都在东校区的五十栋教学楼里。

    唯独叶北和尾走上东华街上。

    “这东华街,是不是和平时有些不一样?”尾觉得有些奇怪,问了一句。

    叶北回答道,“是有些不一样。”

    叶北深深地看了一眼尾说道,“平时那些逃课出来的情侣狗都不见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叶北心中在发颤,这个gay,莫不是暗示我叶某人什么?

    尾说道,“要是我没有猜错的话,是安然的宴会请帖搞的事情,如果泰一没有搞错的话,安然那家伙为了安康的事情,要把上神学院所有有名气的学子全部请来尾安康作证明,现在上神学院的学子们,大概都在想办法弄来一份宴会请帖吧。”

    “很好,我也是这么想的。”叶北淡淡一笑,竟然也装出一副自己看透一切的模样,全然不在意自己的**是否处于危险之中。

    尾心中再次警惕,心道果然这个枭雄一样的家伙是在试探自己身为下属的能力。

    每一个动作都是算计,尾惊悚难当,这个男人,城府到底有多深!

    每走一步,尾身上的压力便重了一分,尾想不明白,在上神学院处在这样一个情形下,所有人都在尽力迎接后天安然为招待亥猪的宴会,叶北居然无动于衷,甚至连上神学院的课都不上了,他到底要去干什么?

    按照叶北所说,在宴会的当天,他可是要对上亥猪的,他现在如此散漫毫无作为,难不成当初说的,只是开玩笑的话不成?

    尾的脸色难看了下来,如果叶北当初说的话只是玩笑话,他决然是不会跟着这样的叶北的,他尾丢不起这种人!

    尾就和最初一样,搞不懂叶北到底在想什么,只是确定了一件事情,这个男人要是只有枭雄的城府没有枭雄的气魄,他决然不会跟着叶北!

    两人不知不觉间,走出了东华街,甚至走出了上神学院,走到了天都通往外界的天轨——光子列车站台!

    呼啸的光子列车,在很远的地方就发出了承载两千六重甲的沉重声音。

    风随着列车一同来到站台,车门打开,人流涌下。

    尾从来没有做过光子列车,他出行从来都是乘坐族中的元婴坐骑,这个可恶的大少爷。

    因此,尾完全不知道叶北来这样下等的地方来是干什么,加上之前心头一直有疑惑,这个时候忍不住开口,“为什么来这里?两天后,你不是要对付亥猪吗?与其把时间话在这里,不如去收集亥猪的资料吧。”

    “闭嘴。”

    淡淡的声音从叶北口中发出,这声音本来就不大,在光子列车的声音下,更是朦胧微小,小到让人听不清的程度,可却异常有力度,让人不敢不屈服。

    叶北瞧着那光子列车,整理整齐衣服说道,“我要接朋友,不要打扰我。”

    话说完,尾畏缩地后退了一步,而光子列车中,叶北等了许久的人走下了光子列车。

    一个手上拿着小卡片的男人,一边抬头确认站台,一边确认叶北是不是叶北,朝着叶北走来。

    叶北心头有着一种美妙的感觉,这种感觉似乎叫做旧友重逢,叶北嘴角露出了微笑,他自己都没有发现,他说道,“左苍,你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