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二十章

时间:2018-04-03作者:饭

    ,精彩小说免费!

    一层旧壳脱落,带走了叶北原来身子中不干净的东西,是一些黑色的诅术,谁也不知道是谁释放在叶北身上的,还有叶北以往和人争斗留下的暗伤,同这皮囊一起,成了过去式。

    新壳的诞生,让叶北得到了更为强大的人神天赋,就像是上古诞生魔胎的乱古大帝一般,活出了新我,活出了第二世,获得了新的潜能。

    但这些东西,真的说起来是比不上叶北内在收获的东西的,不论是旧壳的脱下,还是新壳的诞生,都不能真正意味上算是叶北的收获,对于叶北来说,真正收获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对于妖族三大真解有了独属于自己的领悟!

    这领悟贯通人体大穴、龙形大脉与那肉身宝藏,让叶北在心神的修炼上迈出了一大步!他凭着这份领悟,将旧壳脱去,凝练了新壳,真正意义上踏入了人神的修行门槛。

    甚至,在人神的这一条路上,叶北踏出了一条自己的路!

    叶北以神念修九尾命数,神魂化作群狐望月,以自己最强的领域洞察九尾命数,以神念带动躯体,做出了只属于自己的人神修行!

    虽然叶北这条路踏出的不多,可能只要半步,可能连半步都没有,甚至这半步的大部分都是九尾命数的影子,只有一丝一毫叶北的心得与纂改,以后的路要在九尾命数这修体神法的基准上开拓,可以说千难万难。

    但这一切都是值得的,对于一个人神的初学者来说,修炼人神的第一步,这是最完美的一步,以九尾命数作为自己人神道路的第一步,将会打下无以伦比的基地,再后,便能立起万丈的高楼,铸就无上身躯!

    此刻,叶北的躯体中,洁白如白玉象牙,没有丝毫的污垢,佛宗诉说的污垢之躯,和叶北现在的情景十分相似。

    更不用说叶北身上还有另外的神异,那是一层层的金光隐藏在叶北的每一寸肌肤中。

    “喵!”

    翠花懒洋洋的叫了一声,也不抬起头,就是这么叫。

    翠花这么一叫,叶北倒是注意起了一件事情,那个被自己打晕的尾,醒过来了。

    他正襟危坐,脸上神情严肃,却有些畏惧,但又因为脸上的肿还没有消下去,显得可笑,可尾看到叶北每一寸肌肤下隐藏的金色气,脸上的可笑就越发淡了,只有恐惧逐步加深。

    “醒来了?”

    叶北摸了摸翠花的脑袋,示意自己知道尾的事情了,让翠花好好睡一会。

    “醒来了。”尾沉声说了一句,他嘴角动了动,似乎是在发抖。

    叶北抱着翠花往自己的屋子走,随口道,“我在你的身子里下了蛊,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叶北说在尾身子里下了蛊,这意思就很明白了,等于对着尾说,你如果想要活命,就听我的话,这是要让尾做傀儡,是最让人憋屈的事情。尾是天之骄子,按理说听到这种事情,听到被人说要掌控他,定然会大怒,就算是拼得两败俱伤,都不会让别人如愿。

    可是到了叶北这里,尾居然没有啃声,或者说,这件事情没有被他放在心上,尾的心神,脑中的全部精力,都在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为什么叶北可以修行妖族的真解——九尾命数?

    “为什么?”

    尾在叶北要把自己房门关上的时候,他慌了,下意识就问了一句,可这一问他就后悔了,自己这是在干什么蠢事?

    被下了蛊,被打得差点失去了道心,还如此质问别人,叶北会对自己下蛊,就说明了叶北不是什么善人,要是因为自己这么一问,触碰了叶北的秘密,叶北会对自己起杀心!

    叶北抱着猫转过身子,明明很平常的一个动作,却让尾感到了莫名的压力,就像是两座大山压在肩头,身子直不起来了!

    叶北眼中鄙夷,“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与我对话?”

    没错,叶北的眼中尽是鄙夷,在他想来,尾中了他的f之神蛊,没有自己的解药,就是半个gay,四舍五入一下,就是一个gay,一个gay一样的人,凭什么和自己对话?

    而这眼神落到尾的眼中,不是藐视gay的眼神,而是帝王的蔑视,是上位者对与自己下属的震慑!

    没有比这还要恐怖的眼神,那样的高高在上,那么的不屑一顾!

    这是一个枭雄!

    这样的一个念头,在尾的脑海中浮现了出来!没错,这个名叫叶北的家伙,就是一个枭雄啊!

    明明是能和泰一争雄的男人,却在自己的面前多次示弱,让自己认为他好欺负,被他骗进着房间中!

    而后被他以雷霆手段拿下,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到了这,多数人都会觉得,就到此为止了,能收服像是尾这样的天才作为下属,已经是很好的事情了。

    可叶北显然不把尾放在心上,他最终的目的乃是妖族的至高绝学——九尾命数!

    这才是让尾感到恐惧的地方,这个名为叶北的男人,在和自己第一次见面的那刻,到底是算到了几步开外的事情,他是怎么知道九尾命数在自己尾巴上的事情,他是什么时候决定好算计自己的,他是....尾越想越觉得恐怖,越想心里越凉,他已经不敢想了,再想下去,他连面对叶北的勇气都没有了。

    颓败,难以言表的颓败之感涌上尾的心头,尾说道,“我的确是没有资格质问你,但是,你不要以为我会就此屈服,我是一个男人!不会屈服!”

    “好小子!”叶北目露出精光,心道这小子居然还想要夺回自己的男人身躯,果然立志不小!

    于是,叶北也给了此刻的尾尊重,留给尾一个光辉璀璨的背影,然后说道,“你要夺回自己的一切,很好,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好了,看看你能不能夺回自己的一切。”

    那光,那背影,那声音,尾身为天之骄子,从来都是最伟大的那个,只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太过渺小,在这个男人的胸怀面前,自己渺小的如沙漠中的沙粒,风一吹,遍地都是!

    叶北回了自己的房间,正襟危坐的尾在没了力气,大字瘫倒在地上。

    大口喘气,好像再不喘那么几口气,就要憋死了一样。

    他说道,“如此的枭雄,如此的胸襟,天下之大,竟然还有如此矛盾之人。”

    地上凉,可尾没有力气,躺了许久。

    说了那句话,“追顺这样的人,也不算事丢人,而且...九尾命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