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九章 天涯远不远?不远,人就在天涯,天涯怎么会远?

时间:2018-03-25作者:饭

    ,精彩小说免费!

    叶北没有把女孩的话当真,也只是应和地说了一句,“到时候见吧。”

    把翠花抱在手上,心里盘算着怎么应付李长青那厮的倔牛脾气。

    身后的女孩却是说道,“你可知道这样的一个故事?曾经的人皇颛顼氏,流过一点血,那滴血变化成海,无穷无尽,有人说,那边是北冥海的前身。”

    叶北抱着猫,头也没回,说道,“不用跟我讲故事了,我没时间,还有事情呢。”

    女孩也不管叶北愿不愿意听,接着说道,“人皇的血,绝对不是大街上可以随便买来的凡物,是当世的强者都会感到珍惜的东西,那是可以重塑身躯的无上神物之一。尤其是人皇的精血,不仅仅是珍贵那么简单,那是心头血,留下一滴都会心如刀绞。”

    叶北止步。

    女孩接着说道,“乱古大帝的斩我明道决也是非凡,无我中诞生的魔胎,一念而功成,但修行出无我的魔胎,你又怎么能知道她有怎么样的想法,连自己的功法都是因为将思念寄宿在别人的身上才修成的,她从来没有那么坚强,只是三言两语就能挑弄的孩子。”

    深吸一口气,叶北勉力一笑,“要不这只猫还是送你了,我们再讲两句怎么样?”

    女孩倒是离叶北而去,唯独留下声音,“本来不该和你说这些,但是你若是想要知道小时候的所有事情,这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是不行的,一直这样下去,她们是不会有好的结局的。”

    那女孩已经离开,谁知道她怎么离开的。

    叶北已近是找不到她了,也只能朝着空无一人的街道上问一句,“你的名字?”

    “冷月殇。”

    声音回荡,然后消失。

    翠花又开始踢叶北,这让叶北确定,那个名叫冷月殇的女孩真的消失了。

    这鼻子上有着两撇棕黄的猫,又变回了无法无天的样子,只差给叶北来两记窝心脚。

    “喵喵!!!”

    翠花叫着,明显是对之前叶北把它扔出去的事情不满。

    叶北的鼻孔被翠花蹬了一脚,用目光威胁着猫,“给我老实一点!”

    “喵?喵!!!”

    翠花表示自己根本不虚,上去就是一套乌鸦坐飞机,把自己的仇算是连本带利拿来回来。

    叶北这身道袍衣服,算是不能穿了,青色的道袍,乌乌皱皱的。

    “算是我认栽了。”

    叶北把手里的大爷好生伺候着,也敢再挑衅它了。

    朝着冷月殇消失的地方说道,“冷月殇?人皇血?乱古魔胎?该不该管?”

    摇头晃脑,叶北自己很讨厌想东西,因为越想越糊涂,尤其是想要去故意碰触自己儿时的事情,脑子还会有些晕眩,这个时候只能停下思考。

    脑子中亏空的时候,叶北的身体里一股血气涌了上来,直冲脑门,不仅仅是补充了大脑的营养,连带着身体都充盈了起来。

    不得不惊叹,自从在东光院接受了营养液的治疗,叶北的人神修为好像提高了许多,像是这样的人神反补的情况,在叶北的身上是第一次发生,也不知道身体里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

    “这?”叶北看着自己的手掌,那上面,似乎有着金光冒了出来,像是道宗哪家的神通,叶北也记不起来是哪家的了,只是觉得这金光看着熟悉。

    翠花也伸出猫爪子扑腾那一束金光,像是遇到了逗猫棒的正常的猫咪。

    身体中好像有什么东西觉醒了,叶北眼睛里的东西,似乎都变得慢了起来,有多慢呢?

    这感觉大概要这般形容,叶北还是叶北,但是身边的所有东西,变成了蜗牛。

    这个样子下,叶北甚至觉得自己能抓住之间的余辉。

    手指一张一合,叶北知道,自己的确抓住了,有那么一刻,连光也没有能逃出自己的手掌,被自己抓在了手里。

    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情况,不过叶北对此并不担忧,这并不是坏事,相反,是一件大好事,自己修行坐忘心经,虽然心神强横,但是人神一直不强。

    像是那吕元的无上仙体,如果叶北没有纯阳仙剑,仅仅凭借心神,是没有任何手段去破坏的。

    一具强大的身体,是修士的根本,每个人都能修炼,但是能修行到巅峰的寥寥无几,叶北之前就是人神的平庸者,不仅仅是平庸,应该是恶劣者,连正常的水准都不到。

    但是此刻,叶北明确感应到了,自己身体内那股巨大的,要炸裂出来的人神潜力!

    手掌上的余辉早早就溜开了,可是上面的金光还没有消失自己的颜色,在慢慢酝酿,一点点延伸开来。

    叶北动了,在金光也延伸开始的时候动了,他想要知道,自己此刻的人神修为,到底到达了什么地步。

    人与光同行,在璀璨金色下不见。

    叶北不知道,刚刚的他被其他人看见了,叶北人神的高光时刻,被很多人看见了,因为那金色的确是那人心中悸动,仿佛传承自血脉的感触。

    于是有了这样的一段对话。

    “那片金光远不远?”

    “不远!”

    “人就在金光中,金光怎麽会远?”

    “人是什麽人?”

    “是道人,如道袍一般蓝,一样深,一样忧郁。”

    “人现在在哪?”

    “就在昆仑,他的心中是仙。”

    “道呢?”

    “道就在他的眸子里!”

    “那是什麽样的道?”

    “他的道如天涯般辽阔寂寞,如明月般皎洁忧郁,有时一语道出,又彷佛是空的!”

    “空的?”

    “空空蒙蒙,缥缈虚幻,彷佛根本不存在,又彷佛到处都在。”

    “可是他的道看来并不凶猛。”

    “不凶猛的道,怎么能无敌於天下?”

    “因为他的道已超越了凶猛的极限!”

    “他的人呢?”

    “人犹未归,人已断肠。”

    “何处是归程?”

    “归程就在我们眼前。”

    “他是?”

    “金色闪光!”

    道府之中,就留下了这样一则关于金色闪光的传说,有这样一个男人,一头金灿灿的头发,披着白色的风衣,风衣的后面,写着四代火影几个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