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一百零二章 答案(第一卷结束)

时间:2018-03-12作者:饭

    ,精彩小说免费!

    电梯下落,从东光院的高层到了东光院的中层,可电梯中没有声音传出来。因为叶北和耶旦早早就无话可说。

    一个人讨厌和棒槌说话,虽然关于某个人的事情想要询问,但是内心讨厌棒槌,也就不再说,他自然还有其他的方法弄清楚自己的问题。

    另一个人则是完全没有要搭话的意思,他不论是对于谁都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知道的东西,不关心别人也不需要别人关心。

    等到电梯停下,电梯门打开,在耶旦极高东光院系统权限的庇护下,两个人默默无言中来到之前所在的地方。

    泰一没有在房间里,他站在门口,见到两个人来了,有些惊讶,声音有些故意地抬高,“叶兄和瑞伊这么快就聊好了吗?我还以为需要很久时间聊天呢?”

    叶北古怪地看了泰一一眼,似乎觉得泰一的举止有些奇怪,不论是站在门口还是抬高自己的声音说话,都很奇怪,他随口地说道,“聊天需要很久吗?只是随便说说事情而已。”

    认真的问询,换来的只是叶北随口一说,还有一个让人觉得不舒服的答应。

    泰一神色凛然,本来眼中的那丝惊讶转变成了深深的忌惮,心说暗暗斥责自己糊涂,以为见到叶北为陈酥酥如此尽心尽力,非魔而是人,差点就真的以为叶北是一个有着慈祥之心的家伙,却忘记了叶北这家伙的另外一个身份,他乃是一介枭雄!这个家伙,有着常人难以理喻的野心和手段。

    自己以为叶北能和东光院的瑞伊聊聊,已近十分高看叶北,算是将瑞伊和叶北看成是同等阶级的存在,要知道瑞伊的身份可是....

    然而自己说出了刚才的话后,把叶北和瑞伊放在平级,叶北却开口说只是随便聊聊,根本不讲这次谈话放在眼里。这其中意味,怕是在警告自己,在警告不要以为帮了他叶北一次,就能够在他面前嚣张。

    这个男人!

    泰一眼中露出精光,自己果然还要把这个男人死死盯住,不能妄图踏进他的领域,如果不然,自己松懈了,定然不会有好果子吃!

    “聊了一些什么呢?”

    泰一展露自己的爪牙,强行要了解叶北和瑞伊的谈话,想要探究自己在叶北心中的底线,妄图和叶北一争雌雄。

    叶北淡淡地说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泰一一时语塞,他断然没有想到叶北会如此不留情面,即使自己可能比不上他枭雄叶北,但是自己好歹也相助了叶北一次,以为自己这次试探,就算是什么都试探不出来,也不至于落到尴尬的境地,但是这个叶北....

    泰一又一次死死盯住叶北,他知道了一件事情,叶北这个男人,果然不能以平凡人的思想来预测他。这个男人,从来不给自己的敌人留丝毫的机会,他想要将自己死死按在地底,他的心中果然是有着收服自己的想法,不然不会有这样的态度,太过强硬!

    泰一把身后的门打开,不再提起刚刚的话题,他知道自己这次争锋输了,不能再让叶北乘胜追击,他转移了话题,“酥酥就在里面休息,她可能在...等你。”

    叶北轻轻‘嗯’了一声,算是给了泰一反应,进去。

    叶北离开的那一刻,泰一不由得攥紧了拳头,一拳结实地捶在墙壁上,和叶北争锋失败,他是想发泄一番,这个枭雄,给了他太多的压力。

    耶旦很少看见泰一失态,他问了一句,“泰一,你这是怎么了?”

    “没事。”泰一把胸中的一口气松了,不愿意让别人看见的丑态,捏紧的拳头也渐渐松开,“让你见笑了,只是感觉到了差距,有些不甘心而已。”

    “差距?”耶旦不由得想到了那个傻子一样的家伙,心中把泰一说的事情想歪了,以为泰一说的差距是叶北和以前的差距,应了一声,“没错,是有差距,毕竟不是以前了。”

    泰一摇了摇头,又把耶旦说的差距想歪了,他以为耶旦说的差距是以前的他和现在他的差距。

    这也是实话,他以前心脏缺了一角,无法修行,几乎算是一个废人,耶旦这么说,让他以为耶旦在安慰自己,说自己以前无法修行,造成了现在和叶北的差距。

    不由得更加感叹,“果然,实在是枭雄。”

    耶旦以为泰一说的枭雄是泰一自己心中的道路,也念了一句,“毕竟是枭雄。”

    两人完成了跨服聊天,一个人更加确定了叶北乃是枭雄,一个人则是更加确定了现在的叶北乃是棒槌。

    耶旦手上的科技手环突然亮了起来,上面显示了一个奇怪的符号,耶旦脸色有些奇怪,“刚刚有人来过吗?”

    泰一倒是坦然地反问着,“你觉得呢?”

    两人说的话,完全是不明不白,从头到尾也没有几句是在一个轨道上的,唯独这最后两句话,说到了点子上,这房间,刚刚是有人来过的。

    至于谁来了,他干了什么?谁都不知道。

    房间中,陈酥酥坐在医疗床的边角,她抬着头看着天花板,似乎很无聊,可仔细一看,会发现她的眼神并不空洞,也没有迷茫,这说明她不是无聊为了打发时间去看天花板,而在在看着天花板思考,因为思考事情入迷,所以呆住了。

    托着下巴,小小的樱唇微微地撅着,有些可爱,也有些俏皮,可也有一些冷漠。

    叶北进门看到陈酥酥,叫了一声,“陈酥酥?”

    “干嘛?”陈酥酥回过神来,皱着自己的小鼻子说道,“我在想事情呢。”

    这个态度,似乎相当的微妙,似乎想要靠近叶北,却又感觉在和叶北保持着距离,那种维系的感觉,想是要推开,又像是要靠近。

    这种感觉,有陈酥酥一贯的娇蛮,却让人觉得奇怪,因为陈酥酥刚刚才经历过吕元的事情,差点身死,不应该会这样对叶北,应该会更加依恋叶北才对。

    话语权到了叶北这边。

    叶北这个家伙,又双叒一次没有话说话。

    说实话,他这么来找陈酥酥,他自己也没有什么理由,他和陈酥酥也只是认识不过几天的陌生人,虽然差不多知道自己以前和陈酥酥有交集,但是这并不能成为现在关心别人的原因。

    叶北想了一会,不会撩妹的他却自然而然地说道,“一起回昆仑境吧,我重新成为上神的学生了。”

    坐在台上的陈酥酥心里定然是难受,她心里很清楚,叶北是为了自己才回来上神学院,为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做了很大的努力,可自己现在做的事情,是在伤叶北的心。

    明明心中不想这样,可做出来的事情,却是和心中截然相反。

    她晃了晃腿,有些不在意地说道,“你不是还有那只猫?那只猫的话,你可以去看看,泰一说它就放在五十班,执法队的人没管它,吕元打败了所有来抢夺它的人,所以上神学院的学生也没有人打他的注意。”

    又是拉远两人距离的做法,陈酥酥安排叶北去做别的事情,至于为什么,恐怕只有陈酥酥心里知道。

    叶北摸了摸脑袋,“也是,五十班的人帮我找猫,也该去把它交给上神学院。”

    “嗯,你去吧。”

    陈酥酥又抬头看着天花板,心里不知道想着一些什么,明明从死亡中回来的时候,是那么的无助,只想待在叶北的身边,此刻却又如此的不在意,希望叶北离开她。

    叶北不懂了这些,他本来就无情感,陈酥酥对他有着热切的希望时,他遵循着本能靠近陈酥酥,可陈酥酥若有若无地拉远了这个距离,叶北无法判断出该怎么办,无法主动去靠近陈酥酥。

    他只是按照目前的情况,离开了,然后调整自己的位置,还有情感。

    这份情感无关乎爱情,只是诞生在太上无情中的一丝丝的微妙变化,算不算得上感情都是两说。

    只是让人知道的是,这两人的距离没有发生变化,本来要就此走近的,可不知为什么,忽地又离得远了。

    叶北从房间里出来,耶旦早就离开了,泰一倒还是留在这里。

    泰一问了一句,“怎么要离开了?”

    泰一问这一句,不知道什么意图,但终究是问了出来。

    叶北只是点头,“该去处理一下五十班猫的事情,本来只要那猫不是被吕元找到就行了,但是既然到了自己手上,也得处理。”

    泰一想了想其中缘由,大概也能知道叶北所说的要处理的事情,这回他没有想歪,叶北要处理的事情,说是为了自己处理,实际上是为了五十班处理,要是没有个人把这猫的事情接过去,就算是五十班也会被某些人盯上。

    当然,其中叶北这番作为中,肯定还有枭雄的想法,叶北想要收服五十班所有人!想想五十班中的人才,徐晃,三凶,这些人都是一些狠角色,一般人说要收服他们,简直是痴心妄想,也就只有叶北这样枭雄的人物,才能有一丝的可能。

    泰一并不吃惊,因为叶北就是这么一个枭雄!

    他再次问了一句,“确定要出去处理别的事情吗?不...陪着酥酥多待一会吗?”

    话中有话,却又不说出来。

    叶北仍然是那个叶北,知道其中得有事情,但是....不想要去管,就像是上一次瑞伊要了叶北的枝桠,叶北知道有隐情,但是没有管任何事情。

    “李长青和德古拉也在五十班吧,我去见见他们。”

    叶北拍了拍泰一的肩膀说道。

    叶北出了东光院,走得楼梯。

    他一人去往五十班,这一回去五十班,叶北是走着去的,没有动用神通,也没有动用仙法,神魂还是神魂,没有化成星光,闲来无事,只顾走着。

    等叶北来了五十班,那里面的人都在,三凶在说了凶话,其他人打着圆场,徐晃拉着人,李长青身后跟着书呆子,身边是德古拉,在和三凶叫嚣。

    他们看见门口叶北,一时间停下来争吵,脸上欣慰,笑着朝叶北叫了一句,“叶兄,你来了?”

    叶北怔了一怔,觉得很奇怪,心中似乎有些感动,然后他也笑了,说道,“对啊,我来了。”

    简单的招呼,却代表着两方最为纯挚的情感,学生时代不讲究利益的情感。也难得叶北笑了,虽然还是有些僵硬,但起码这笑不是假的,这是真的发自内心地笑,像是叶北突然学会了笑一样,那一声笑,同样的纯粹,绝不是敷衍和伪装出来的。

    这是寄托在太上忘情中叶北本来没有的感情,但是这一回,有一丝回到了叶北身上。

    于此同时,东光院中,一直坐在治疗台上,看天花板的陈酥酥不再看天花板了。

    房间的角落中,一个人推着轮椅出来。

    “我想明白了。”陈酥酥这样说道。

    她没有看着轮椅上的那人,只是看着眼前的事物,自顾自地说着,“是我害了桐雨,是我搞错了一切,我应该赎罪。”

    轮椅上的那人冷哼了一声。

    陈酥酥接着自顾自地说着,“本来想着一直追逐他的步伐,却没有想到我还是我,笨手笨脚,也不招人喜欢,想说的东西也一直藏在心里,对阿叶总不肯说真心话。”

    声音中带着厌恶,“这样子的我已经很糟糕了。”

    从治疗台上下来,陈酥酥一步一步走到那人的对面,“要是知道了真相后,还跟不知道真相一样去活着,我绝不会允许这样的自己活着。”

    “桐雨离开叶北,是因为我,我不能占她的便宜,我也应该和阿叶保持距离。”

    “然后,我害的她被迫成为光子计划的受害者,我就应该前往天府国度,以我自己的力量,救出桐雨!”

    嗤笑声,“你的力量?你有什么力量?你要是真的想要做一点什么?就成为我手下的棋子,不然,凭借你的力量,什么也办不到。”

    金色的气在陈酥酥的心脏中爆发出来,那是南桐雨的人皇之气,还有陈酥酥天灵上的魔胎,那魔胎得到如此强盛的气来支撑,不知道增强了多少,它之前像是一尊魔胎,可是这个时候,却像是一尊神胎!

    陈酥酥的眸子都染成了金色,“我不会听从你的命令,我会,按照自己的想来来救桐雨!”

    “我也是十二造化,我也有许多朋友!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前往天府国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