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九十九章 从现在起,我永远喜欢南桐雨.jpg

时间:2018-03-07作者:饭

    ,精彩小说免费!

    整个世界迷迷蒙蒙,如同被被打翻的染料,青红白绿混在一起,调和成从来没有见过的颜色,神秘却又不敢让人碰触。

    世间之中,无物存在,唯有斑斓的蝴蝶,成群地从阴阳界的虚幻和世间的真实交界处,扑翅飞过,这群只生存在阴阳界中的神物,越发显得神秘。

    变幻过后,世间的一切都变了。

    上神学院的大门不再是上神学院的大门,而是变成了一颗树,一颗长到了天边的大树,它枝叶茂盛,延绵了几公里远,让人联想起曾经和仙界连同的建木,那颗建木不也是这般的壮观吗?

    再看上神的道路,也不再是那条上神的道路,砖瓦成为绿茵,不过脚踝,长路变成泥地,却也结实。

    天上的白驹尤其大,在人眼里,得有圆盘大小,但是光却异常柔和。

    两个稚童,一个女孩,穿着白色的公主裙,跌倒在地上,一个男孩,穿着小道士的道袍,回身去搀扶跌倒的小女孩。

    男孩显然有些担心女孩,脸上的神色焦急。

    女孩跌倒摔破了小手,很疼,泥土在伤口的边上,不知道会不会感染,心中有些担心。

    可让女孩心头感到难过,却不是这个,而是女孩最喜欢的公主裙脏了,她本来想一直穿这漂亮的裙子陪男孩玩的,现在却不行了,心头不免委屈,眼里有些雾气,也不知道男孩会不会嫌自己的衣服脏。

    女孩很想哭,因为疼,也因为委屈,可她转眼就看到了为自己着急的男孩,他真的很担心也很焦急,女孩不忍心了。

    跌倒摔破了手掌,女孩便把小手藏起来,小脸上是安慰别人的强做精神,她对叶北说道,“没事的,没事的,一点都不疼。”

    男孩想看女孩的手,女孩却把手压在大腿下面,男孩只能问道,“真的不疼吗?”

    女孩很坚定地说着,“真的不疼!”

    尘封的记忆逐渐的开启,阴阳界中的点点星光,得到了壮大的养分,以一种不可理解的趋势成长起来!身在阴阳界中的南桐雨并不知道这回事情,唯独脸色白了一些。

    坐忘之人,回想起过往,谁也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是什么,或许就连开创了坐忘心经的司马承祯都没有预想到这样的事情,不断壮大的心神星光,是逆转坐忘心经的唯一现象。

    这是很了不得的事情,心神相对人神,更加飘渺,修行困难,这般壮大,足以证明坐忘心经还有更上一层楼的潜质!

    叶北的心神,本来叶北就强大到可以窥视阴阳界奥秘的程度,这一刻。又得到了南桐雨给予叶北的记忆,更加一发不可收拾起来!

    叶北的心神与阴阳界发生了在于道的层次上的苟同,再一次让阴阳界得到了不可知的变化,整个阴阳界开始不受控制的慢慢运转起来。

    被叶北的心神还有阴阳界的奥秘,合力地转动着,本来南桐雨已经断却了记忆,没有再放出更多记忆的想法,可是此刻,记忆展露在了叶北面前。

    本该就此打住的记忆,将它的本来面目一点点展露出来!

    跌倒后的男孩女孩,他们相吻了,这是叶北曾经从南桐雨那里的得知过的记忆,原来出处便是这里。

    叶北没有在意,他并不能理解接吻的记忆。可是,之后的一段记忆,却是叶北从来不曾想过的。在这记忆中,叶北知道了一件事情,那个时候的世界,可能远没有南桐雨描绘的那么美好。

    他与南桐雨并不是在散步,而是在逃亡,至于谁在追赶他们,叶北不知道。

    天上温和的阳光并不吻合,而是毒辣异常。

    火焰是这毒辣阳光的附赠品,火焰的颜色不是红色的,也不是橘色,而是一片漆黑色的颜色。

    这黑色的火,像是一条毒蛇,吐着信子,漫天都是,朝着叶北的身后狠狠咬去。

    跌倒的女孩,重重推开男孩,她自己被毒蛇咬中。

    女孩看着遍布在身上的烧伤,又看看手上的摔伤,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疼。

    男孩在哭,“为什么?应该我来保护你的。”

    女孩很坚定地说道,“身为女孩之前,我是道盟的皇,我应该保护你。阿叶去找师傅,他一定有办法救我们。”

    男孩便信了女孩的话,抛下女孩,朝着更远的地方跑去。

    却不知道,女孩是会疼的,她的手会痛,她的伤口也会疼,她的心更会疼,只是她绝对不能把疼这种事情挂在嘴边,因为她是道盟的人皇。

    女孩死了,完全死了,穿着自己最喜欢的公主裙死去了,在她喜欢的男孩离开后,没有丝毫气息地离开了。

    唯有那个笑容似乎还在,即使这样,也不愿意让别人担心,露出笑容。

    虚幻的世界终于开始崩塌,谁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叶北的心神朝着南桐雨看去,她还不知道叶北看过了那段记忆,她看着叶北,似乎想听听叶北对自己记忆中小时候的看法。

    叶北该说什么好呢?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说?只是心中隐隐作痛。

    他要就此把南桐雨给自己的记忆揭穿吗?

    虚假的世界?半真实的故事?隐藏的真相?

    揭穿?叶北做不到这种事情,他何尝不是在做跟南桐雨一样的事情,他修炼坐忘心经,可曾暴露过一刻太上忘情的模样?

    自己一直在装模作样,却去揭穿别人?这实在是太虚假了。

    就像是新闻报道中的访问明星,给贫困学生带去了慰问,却从来不会从根本上解决贫困学生的生活问题。

    叶北不想去做这样表面的东西,宁愿就这么去欺骗南桐雨自己不知道她的任何事情,也希望能南桐雨可以单纯地开心下去,他说道,“很可爱的姑娘。”

    南桐雨羞红了脸,用手卷着自己的头发,“有吗?”

    肯定的声音,“有的!”

    阴阳界便更加的虚幻起来,蝴蝶飞离开来,整个世界逐渐地趋向破灭的状态。

    南桐雨记起了什么,“对了,人皇精血,我先交给你,一定要帮到酥酥。”

    一滴赤红的精血,交到叶北手上。

    叶北结果精血问道,“你,没有事情吧?”

    “我啊?”南桐雨似乎觉得叶北的问话很奇怪,“我能有什么事情?”

    随着阴阳界的消失,叶北的心神也渐渐地淡去,可是叶北还是在消失前尽可能地问道,“精血是心头血,在心头取血,你的心不会痛吗?”

    问题一语相关。

    南桐雨歪了歪头,“不会啊,心.....”

    没能听到南桐雨的回答,叶北就被迫离开了。

    南桐雨眼神居然一下轻松了下来,好似放下了心头的重担。

    她的身边变成一片什么都不存在的虚无,两条黑色的锁链从虚空中飞出,锁在了南桐雨的手腕上,南桐雨手上的两个手环,原来并不是真的手环,而是被锁链勒出来,抹不去的瘀伤。

    世界不是彩色,而是灰色。

    南桐雨的身边没有人,甚至没有声音,唯有无尽的囚禁,还有那句没有说完的话,“心不会痛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