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九十五章 抱歉,(笑),我拒绝

时间:2018-03-03作者:饭

    ,!

    手中持着剑,身后有万丈的仙光,斩尽道法罗网,如一尊魔王降世,这样的吕元,有着太过强盛的气势,强盛到了让人害怕的地步。

    仅仅是被他看了一眼,就仿佛置身无尽深渊之中,再也无法得到救赎。

    那把有着万条仙光垂下的仙剑,被吕元用成了喋血的魔剑,是他用来斩除敌人的灭绝之剑。

    身子略略地挺拔,让身姿更加伟岸,眸子中尽是冷漠,是因为吕元有着无敌的资本。

    面对叶北的挑衅,吕元连句话也没有说,或者说不惜的说,因为他从未把叶北看在过眼里,不过是一只蛆虫,是他吕元伸伸手就能捏死的东西,有什么资格被他吕元看在眼里?

    仙剑轻鸣,气机散开,似是为了彰显自己的无敌武功,吕元散开的气很强硬,强硬到把所有人都逼得后退了一步,唯有他吕元可稳稳站立。

    起手抬剑,剑与身齐平,高度在人脖颈的位置。

    “你若是不想死,就把话收回去,再跪下来。”

    吕元对着叶北淡淡地说着,像是在命令,又像是在施舍,像是一个强者对于弱者的施舍。

    这份施舍是那般的高高在上,那般的不屑一顾。明明是施舍,却张口叫人跪下。

    “呵呵”叶北笑了,他的眸子渐渐地变为了银白。

    声音很淡,叶北说道,“把拿着的剑放下来。”

    吕元的目光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叶北,他给了叶北机会,叶北不领情,他便用自己的手段来告诉叶北违逆他的后果。他的仙剑动了,他的那把杀死了陈酥酥的纯阳仙剑动了!

    那剑动的很快,像是一道光,可实际上比光还要快上分毫,能把时空都斩碎划破。

    只待得吕元轻轻往前那么一刺,叶北就会成为尸体,和躺在边上的陈酥酥一样。

    如果叶北尽力的躲开,还能有些机会不死,但是叶北没有躲开,看着那把剑,反而是不屑地嘲笑了一声。

    吕元忽地僵住了,他提完剑后,本该一下刺死叶北,可都到了这会,他却什么动作也没有了。

    更让人感到奇怪的是,连他的眼神也变了,眼中的高高在上也好,怜悯也罢,全部消失。

    反而是多了一丝银白,那人熟悉的颜色。

    吕元,道盟的第三造化,不知道多少次挥剑练习剑术,但是此刻,虽然他面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没有露出丝毫焦虑,但实际上,他完全忘记了如何去用剑。

    只是保持着这个出剑的姿势,却完全忘记了自己该做什么。

    吕元的心慌了,他瞳孔放大,转头看着叶北,沉声质问,“你到底是谁?”

    叶北没有回答吕元,他只是看着陈酥酥,偶尔陷入沉默,他从来没有关注过身为敌手的吕元。

    情况像是一下子倒转了过来。

    吕元自以为自己是站在制高点的魔神,看着身为凡人的叶北,可实际上,他看见的,只是盘起身子的巨龙的尾巴,他嘲笑巨龙尾巴的懦弱,却不知道,等到巨龙真的飞展了身子,会让他吕元堕入无尽的深渊!

    叶北对着吕元说的那句把剑放下,说的不是让吕元放下手中的剑,而是让他丢弃心中苦修了十几载的剑道!

    一语断剑!也是一语断念!修行十几载的剑道一朝放弃,就像是打断了一个习武之人的手脚筋!

    “把气散了。”

    吕元再次听到叶北的声音,眸子转动了一下,死死盯住了叶北,他还以为自己掌控着局面,用眼神威胁着叶北。

    但这于叶北又有什么关系,不论你吕元再怎么威胁叶北,叶北根本不为你所动。吕元视叶北草芥,却不知道叶北更加狂妄,他的眼中甚至不存在吕元这么一个人。

    叶北现在做的,仅仅是把自己的话诉说出来,然后让吕元遵从,像是天道繁衍,无人可以违抗!一点点的深入吕元的骨髓,然后爆发开来!

    吕元从没有想象过自己会经历这样的事情,仅仅是因为别人的一句话,自己从儿时便开始修行的气,比自己的生父还更多陪伴自己身边的气,与自己生死依存荣辱与共的气,在此刻,完全却背离了自己,不留丝毫的余地,彻底抛弃了他这个主人。这感觉就像是天地都倒转了过来,就像是阴阳逆转了过来,就像是时空倒流了过来,实在是荒谬至极!

    自己的气,明明是自己的气,为什么会背叛自己!离自己而去???

    未持剑的那只手掌,紧紧的捏住,吕元怒了,怒到了至极,怒到了几欲成狂。

    他想要出手杀了叶北,就像是杀了陈酥酥一样。

    可等到吕元要出手的时候,他才猛然醒悟,自己连挥剑都忘记了,要怎么去杀眼前这个男人!

    第一次,彷徨的念头,逃跑的念头,甚至自杀的念头,涌上了吕元这位天骄的心头。

    “把自己的名讳丢掉。”

    沉默.....而后是咆哮!

    “你敢!!!”吕元在怒吼,他身子不动,唯独有仙光在他额头亮起,那是诗文力量,不知道是何等文人在他身上加持的,竟然能照亮吕元被坐忘心经蒙蔽了的灵台!

    可这诗文的力量,最终换来的是一声不屑地小声“呵呵。”

    叶北看着吕元,眼中竟然是一片银白,似是魔人,的确也是一尊魔人。

    吕元和叶北对视,见叶北根本没有放手的意思,他睚眦欲裂,却没有任何办法,叶北的力量在侵蚀他的身体,他的名讳在他脑海中渐渐消失!人存在的根本就是名讳,如果忘记,等于忘记了自我!

    吕元绝不能允许自己陷入这样的局面,或者说连他内心在恐惧这种局面的发生,人要是连自我的忘记,那还能算是自己吗?即使是死,也不能忘记!

    吕元在努力,拼死地抵抗那恐怖的结果,一时间,他的眼里,耳朵里,鼻孔里,嘴里,都流淌出了黑血,整个脑袋成个一个血头,可人却还持剑站着。

    叶北笑了,不知道为什么笑,只是叶北笑过后,一步步走进了吕元。

    看上去闲庭信步,但这只是表象,叶北迈出的每一步都沉重万分,他自己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想用着沉重的步子,给予吕元更大的恐惧。

    ”果然不愧是道盟的第三造化。“叶北赞赏地说道,”既然没有忘记自我的存在。那你就亲眼看着,自己的死刑吧。“

    叶北走到了吕元的身边,吕元一动不动,叶北取下了吕元的仙剑。

    ”就用你最信任的东西,取下你自己的首级。“叶北声音中不夹杂任何的情感,”你看怎么样?很精彩吗?“

    吕元到了最后,还是在威胁,他恐吓着说道,“你可知道杀了我会是什么后果?”

    叶北淡淡地说道,“我知道。”

    这语气太平淡,就像杀吕元跟杀一只鸡一样,但也正是这份平淡让人害怕,叶北不是随口说要杀人,而是真的要杀人,像是杀鸡一样地杀了吕元。

    吕元沉默了很久很久,他没有像现在这么痛苦过,最终他还是开口了,他说道,“放过我,无论如何,请放过我。”

    那个高傲的天才,那个道盟的第三造化,那个从来都是蔑视着他人的家伙,在叶北面前像是一只乞怜的狗,卑贱地说道。

    “抱歉。”叶北微微地笑着,似乎很满意当前的局面,他笑着说道,“我拒绝。”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