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九十四章 我想好了

时间:2018-03-01作者:饭

    ,!

    “我的性命?”陈酥酥不顾手上的留着血的剑伤,只是望着吕元,毫不退让地说道,“我的性命早就不是我的了,是别人给我的,我不会让任何人取走。”

    吕元冷冷地说道,“既然不肯放弃,那你就试着反抗好了,看我能不能取走你的性命。”

    手上的剑伤没有好转,伤口中流出血液,‘滴答’地掉落地面,亏了血的身子更加虚弱,脸上毫无血气,但唯独眼中的坚定不曾改变过,步子也不曾后退过半步。

    如果那个名叫陈酥酥的女孩,知道放弃是什么,就不会有现在的道盟第十二造化。

    如果娇小的陈酥酥知道屈服两个字怎么写,便不会有震惊道盟的仙台百战,而她自己则不会尝试到遍体凌伤的滋味,更不会知晓被人嘲笑的心酸。

    她行走在凡人崎岖的道路上,却被天上的星辰谨记,是因为她不曾退缩过。

    如果陈酥酥最终能和叶北走到一起,定然不会是老天的垂青,那是陈酥酥自己努力结的果,最终开了花,但是其中的曲折,谁又能知晓。

    仙台百战,九死一生,魔胎终成,方得造化。

    这不是童话故事,也不是神话小说,而是陈酥酥的切身经历,她就是那个九死一生却仍然没有放弃追逐的女孩。

    “说什么放弃?”陈酥酥唯独脸上的一抹坚毅让人心疼,“的确,我若是放弃,一切还是会继续下去。像是阿叶那么天才的家伙,一定能凭借自己的力量,再次恢复记忆,然后想起我,可是那样,不是什么都没有改变吗?”

    “要是又到了那种时候怎么办呢?要是又发生小时候的那种事情怎么办呢?到最后,要忘记一切的,不是我们,还是阿叶,我又要坐在他的身边哭,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等着阿叶来救,我不想再这样下去,也不会在这样下去。”

    陈酥酥天灵的魔胎,只有巴掌的大小,黑色琉璃般深沉却又通透,它从来都是闭着眼睛,但这一次,睁开了双眼。

    像是真的婴儿一样,是最为接近先天的存在!

    陈酥酥到底是陈酥酥,到底是道盟的第十二造化,到底是百战仙台的强者!

    即使身处逆境,气不存五十之数,仍然要选择一战,拼死一搏。

    因为她一直就身处逆境中,如果不努力,连他的影子也看不见,仅仅能活在他的庇护下。

    陈酥酥从斩我明道决中修行出来的气,从没有像今天这一般活跃过,他们像是像是深渊海底的巨兽,平日里一直蛰伏,从不出现,唯有这一刻露出了自己的獠牙。

    身子如此娇小,道与意志却能到达这种地步,道盟除却陈酥酥外,再无第二人!

    盘坐在陈酥酥灵台的魔胎,张口念了一个字,“念。”

    气化罗网,遍布周天!每一根罗网丝线上,都有一颗不灭的星辰,璀璨夺目。

    没人见过比这还要美的道与法,说是道与法,不如说是曾经陈酥酥心中最美好的幻想,唯有心中的意志才能支撑这样的法与道。众人不知道陈酥酥心里在想什么,但是他们知道,肯定是陈酥酥心中最为美好的一角。

    五十班的人并没有猜错,陈酥酥状态虚弱,却能突破己身,将战力提升到如此境界,不是没有原因的。

    是因为儿时的记忆,是因为与某人做下的约定。

    不论那个约定内容如何,也许只是一件随口的事情,但陈酥酥一直记得。

    这道法罗网,是陈酥酥心中最为美好的事情,是从不曾被玷污的事情。

    即使灵台百战,陈酥酥也不曾动用过。她此刻会动用这份思念,只为证明一件事情,她绝不会放弃。

    吕元的道法,是强过陈酥酥,他只一眼就看出这罗网中的全部,包括陈酥酥对于儿时那个人的思念还有记忆,他全部看在眼里。

    然而,吕元心中毫无波澜,他看陈酥酥如草芥,又哪里会觉得这份记忆美好,只冷冷说了一句话,“卑贱的凡人记忆,只令人作呕。”

    将陈酥酥认为美好的东西全盘否定之后,手中剑垂下万条仙光,然后融成一体,为一道毁灭之光!不留一点余地将千万道法罗网尽数斩灭!

    陈酥酥在咳血,染红了自己衣裳,吕元的剑斩在道法罗网上,却让陈酥酥的心缺了一角。

    吕元一样在受了伤,他消灭道法罗网,花费了常人难以想象的力量,可是他没有放过放过一丝一毫消灭道法网络的机会,这道法罗网乃是陈酥酥内心意志,他吕元就是要毁掉陈酥酥的全部,连同记忆一起铲除!

    “什么美好,什么约定,都是虚无!”吕元不及本源消耗,冷笑着说道,“你为凡人,就活该是一个凡人,妄图登上天道!就由我来将你驱逐下凡尘!”

    吕元的剑没有斩在陈酥酥的身上,而是斩在了陈酥酥的道法罗网上,却跟斩在陈酥酥的心上无异。

    吕元不屑地道,“你又能如何?做了那么多,结果化为灰烬,很不甘吧,但你怨不得别人,要怪就只能怪自己,太不知天高地厚。”

    陈酥酥知道自己输了,就算是动用了不想动用的东西还是输了。

    儿时的美好如同田间被稚童追逐的蝴蝶,明明触手可及,却永远也碰不到。

    这一次动用这份力量,陈酥酥恐怕以后再难以去面对儿时的那件事情,这件事情会成为陈酥酥以后的魔障,但是就算如此,陈酥酥也不会后悔,哪怕知道失败,也要抗争。

    因为只有不去后悔,才能勉强有资格站在他的身边。

    只是不知道为何,明明自己能想明白一切,明明自己知道一切,心中却还是忍不住的悲痛,就像是那次一样,明明没有悲伤,泪水却自己从眼中流落。

    唯独想要闭上眼睛,不理会世间的一切,就此睡去。

    陈酥酥闭上了眼,她灵台上的魔胎也闭上了眼。

    连陈酥酥的魂魄也闭上了‘眼’,像是根烧了一半的火柴,只等着最后的片刻光明,就要寂灭。

    在世间的最后一刻,陈酥酥却还是想看见儿时那个嘻嘻哈哈的家伙,任由他拉着自己的小手,去一些长辈嘱咐了不准去的地方。

    倒入怀中,听得耳边有人叫着自己的名字,却张不开眼,只好昏昏沉沉地睡去,也不知道是永远,还是须臾之间。

    默默地看着陈酥酥的,不是别人,正是刚刚才回到五十班中的叶北。

    看着那张不熟悉的却充满不甘心的面庞,叶北不知道自己应该有怎么的想法。

    该是痛好,还是悲好,还是伤好,叶北并不知道,也无法知道。

    谁让自己是一个太上忘情的魔头,连记忆都忘记了,更何况情感。

    叶北只知道这样一件事实,当我来时,你已死去,因为心脏之北,缺失了一角。

    “等我一刻,便万事皆好。”叶北说道,如儿时一样。

    这或许就是可悲的地方,叶北不知不觉中,又把这句话说了出来,却不知道这是陈酥酥最不愿意听到的一句话。

    但更加可悲的地方,是另外一件事情,陈酥酥为了叶北而死,倒在了叶北怀里,两个人心脏的距离近的只有十厘米,陈酥酥却无法将心中一丝一毫的情感传递给叶北,叶北从来就不知道陈酥酥喜欢着他,因为他没有感情。

    叶北看着陈酥酥安然死去,只觉得...有一个陌生人死掉了。

    明明是一个陌生人,叶北却抱了很久。

    轻轻放下怀中陈酥酥,让她在桌椅上躺着。

    叶北说道,“吕元,我想好了,你该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