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八十六章 这个老哥真是色情

时间:2018-02-20作者:饭

    剑眉公坐于诸多学子中央,位列阵首,起身而闭目,气随心动,功法自成。

    气成墨水,纂写诸天诗文。诗文有繁花似锦,也有铁血丹心。

    诗文化海,倾天而覆。

    剑眉公睁目,宽袍大衣,青竹纹绣,飞扬而起,功法于意念中到达通玄境界。

    道盟的四谪仙,圣宗的剑眉公,他往日以来,真的很少动手,给人以好好先生的印象,他唯一次次出手,是在一个不大庭院的诗会内,以飞花摘叶伤人。

    那次事件里,剑眉公出手,叶落而气止,花落而伤人,风流潇洒,身姿如仙,引得仙子的为之心动。

    众人惊讶之余,却只记得剑眉公在那场诗文中的英姿与诗文。

    很少人记得剑眉公那一记飞花摘叶的凶悍,也不曾想起剑眉公乃是修士,乃是谪仙,只知道他是一个老好人,喜欢打圆场。

    殊不知,认真起来的剑眉公,乃是当世年轻一代中少有的强者,可横推大部分年轻修者!

    圣宗的诗文力量,共分九层,一二层时,有力而无变化,为平凡,却也有了得的力量,诗文成,可唤来千军万马来战场厮杀;到达第三层时,异相升起,乃有诗文宝光现世,一缕诗文宝光乃是一缕福缘,为世人所珍惜;再进一步,到达六层,诗文有丹青之异相,可通天彻底,神魂初窥天道,有白日飞升的契机!

    而剑眉公这位谪仙,便是到达丹青地步的诗词文人!

    丹青色艳而不易泯灭,故以比喻始终不渝。

    这乃是诗词文人的大境界!

    一入丹青,诗文可流传千古!

    剑眉公修行的是诗文,是先贤的思想,到达了丹青的境界,他功法所孕育的神祗,便不再是一个或者两个,而是诸多的圣宗先圣!

    丹青出,而功法神祗出!而这一出,便是十二尊!

    汉朝三国司马相如、卓文君、扬雄,隋唐陆龟年、皮日休、王建,五代宋陈师道、黄庭坚、尤袤、范成大,明清高启、杨慎!

    十二尊先圣以司马相如为首,成品字形舒展着站开。

    浩然的正气扑面而来,比曾经天都上空的鲲鹏道君散发出来的妖气都要磅礴,能压碎苍穹,能震荡神国。

    先圣神祗的威能释放开来,九品香从本来的缓慢燃烧变成了速燃,香中清明散开,平息先圣生死的煞气。又有香案上法阵出力,镇压了一时的浩然正气。

    一众先圣乃有了神志,收了不世正气,巍然立于剑眉公等人之上,向下俯瞰。

    剑眉公作大揖,行学生后辈之礼,声音宏正,言,“望得诸先贤老师相助。”

    十二位先圣看了剑眉公一眼,曰,“可。”

    有三花聚顶、五气朝元之仙人异相在十二位先圣身上出现,浩然之气翻腾,从十二位先圣的天灵喷薄而出,朝着整个上神学院弥漫开来!

    剑眉鞠大躬道,“谢过诸位老师!”

    此后,上神一班内众多学子,高声读诵‘太上洞玄灵宝无量度人上品妙经’,道言,“昔于始青天中,碧落空歌,大浮黎土。受元始度人,无量上品,元始天尊,当说是经........众真侍座,元始天尊,悬座空浮于五色狮子之上。“

    呼吸吐纳,皆有其道理。

    字音念转,有百种变化。

    道家的大经——度人经,号称群经之首、万法之宗、一切一法界之源头。其中玄奥,能叫鬼神止嚎!

    这一刻,融入先圣的浩然正气之中,不分你我。

    先圣的浩然正气,侵染整个上神学院,不过须臾之间。

    那气中的宏伟和磅礴,整个上神学院的人都感觉到了,他们只觉得自己成了蚂蚁,看见了一头大象从身前进过,唯有颤抖和臣服。而正气中的度人经,更是叫人害怕,明明是度人的经文,却好似让人眼前看见了百万阴兵过境,学子们身上阴冷,似乎要堕入黄泉。

    对于先圣的正气还有度人经的神秘,没有人不觉得震撼,他们内心皆是发抖,皆是大问,到底是怎么样的大人物,摆出了如此架势?

    可他们还不知道,这被摆出来可用来祭天的架势,只是招来一只喜欢功法的凡猫。

    上神帝王子鼠,她的烟波亭送走了叶北等人后,本来烟波早就散了,可在那度人经响起、十二位先圣出世时,烟波再起!

    驮着石碑的霸下,眼膜在眸子上冷漠的划过,双眼充血,发出了怒吼!

    整个大湖都倒转了过来,碧波滔天,把烟波亭都埋没了,水底下更是暗潮凶猛,有百来个漩涡流转。

    但是仍然无用,不论是度人经还是十二位先圣的伟力,都一点点渗透入了这方小世界中!

    霸下完全怒了,被度人经和十二先圣激怒了,他的背上,两只大蛇齐声嘶鸣,霸下驮着的那块石碑,重量一下子百倍激增起来,把霸下的龟背都压碎了,一点点展开了常人不可知的神通!

    碧海化作水幕,从湖面挂入天际,成八相世界,天旋地转,阴阳为之倒逆!

    这方小世界的争斗,更上了一个台阶。再这么争下去,就算是这个小世界破碎都不算是稀奇的事情。

    两方都用的力量,实在是超越了一方小世界的极限了。

    霸下乃是龙子,有着傲气,怎么能让别人压自己一头,欲要和对方一争高下,就算是把天捅了一个窟窿也在所不惜!他使了龙抬头,要将龙族神通施展出来抗衡敌手。

    一个声音却阻止住了他,“小霸下,停手吧。”

    霸下背上的两个蛇头朝着身后的子鼠一看,这是在询问子鼠,而主脑仍然警戒地看着天空。

    子鼠轻轻地抚着琴,青色华衣外的白色纱衣落下,人从石质圆墩凳上站起。

    子鼠发出轻声的萝莉音,“把猫放出来。”

    霸下眨了眨眼膜,充血的眼睛少了一些血红,露出疑惑的表情。

    子鼠朝着霸下点点头。

    霸下张口,吐出一团白光!光团中,正是那只鼻子边上两撇棕黄的凡猫,只见他用脚蹬着光团壁,想要朝着某一个方向奔跑。

    子鼠芊芊小手朝着光团一点,猫和光团全部到了子鼠怀中。

    子鼠衣裳随风轻轻上扬一角,有些伤感地对着猫说道,“翠花,看来你是要走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