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六十八章 爱情要是和读书一样简单就好了

时间:2018-02-02作者:饭

    叶北靠近了李长青,就像是动物世界里,赵忠祥老师用低沉的声音说的,非洲的猎豹逐渐靠近了敏捷的羚羊。

    而李长青(羚羊)还不自知,以为和叶北搭配得天衣无缝,堪称小完美,自己心中不由得明明得意。

    殊不知只等到李长青放松警惕的那一刻,就是他丧命的时候。

    李长青说完了叶北野马分鬃的来历,安然和叶北的赌局判明了谁胜谁负,是李长青说得少的坐忘心经的修行者安然胜了。

    不过安然虽然说是赢了比赛,脸上无多少喜色,也不知道是展示了坐忘心经造成的影响,还是本身就对自己会胜利保持绝对的把握,所以胜利本上对她心情没有多少影响。

    安然胜了比赛,对着叶北说道,“既然是我赢了叶道长,那么这道歉我就算是道了,便不打扰叶道长和长青了。”

    安然款步姗姗,没有再留在清风酒楼的想法。

    吕元让她打听叶北的消息,她却没有再打探下去的消息。因为叶北的一招野马分鬃,安然完全消除了想要了解叶北的想法,叶北在安然的眼里的形象,一个不折不扣的无赖,一个道盟的地痞流氓,一个最为底层的修士,是在道盟随手一抓就能抓到一大把的修士,不可能有一点秘密,没有去了解的必要。

    即使再去了解叶北,她安然又能知道什么?黑虎掏心?猴子摘桃?还是哪些更加下作的招数?

    安然已经受够了,她乃是道盟少有的仙子,不想再和叶北这种人有什么瓜葛。

    叶北本来眼里是只有李长青(羚羊)的,可是安然要走,叶北突然动了念头。虽然说叶北十分忌惮乃至于惊恐安然,可这个时候他有些话是相对安然说的,收回了在李长青(羚羊)脸上嗜血的目光。

    叶北对着李长青轻飘飘地说了一句,“坐忘心经断缘篇,我在某个古籍上看过,要断有为俗事之缘,要求弃事、无为、心安,旧缘渐断,新缘莫结。这样才能心弥近道,至圣至神。李长青,坐忘心经这里面的东西,就算是我也懂那么多,你刚刚是不是讲的太少了?”

    李长青听到叶北道出坐忘心经中比较深奥的东西,心里略略一惊,心道叶北口里说的关于坐忘心经的东西,已经不可能写在书上的东西了,而是自己修炼了这种功法,自己对功法的理解,以言语讲出来,叶北居然真的懂动坐忘心经!

    安然走出清风楼的步子一顿,她也听到了叶北讲的坐忘心经中的东西,本来是不欲理会,可叶北这一段讲出来的东西,却和一般地东西不一样,讲话中带着奇怪的节律,如有气在运动,她仅仅是一听了在这么一段,觉得自己在坐忘心经的修行上有了不少收获。

    要不是叶北的身份是一个道盟普通修士,不可能接触到坐忘心经的这样的道盟魔功,安然甚至以为叶北也是一个修行坐忘心经道盟修士,一直等叶北说道最后,她才知晓,原来是叶北看过某位前辈的手札。

    一时间,三人心中都有了自己的小九九,行动上没有了下文,竟然三个人都僵住了。

    叶北心说安然肯定是听出不对劲了,接着说道,“坐忘心经有七层,敬信、断缘、收心、简事、真观、泰定、得道。练成而坐忘,威力说强,却也不强,神魂如分九重,坐忘心经可练得八重,身体练得三重,而且会忘记一段往事,与道盟诸多上级神通功法相比,有许多瑕疵,我觉得不如....转而练其他法门。”

    这句话,不可不谓诛心之语!

    修坐忘心经,不如转而修其他法门!

    这句话是叶北亲口说出来,好似也没有什么不可以,语气平平淡淡,并不激动,就像是在说一件和自己无关的事情一样。

    但是我们要知道,叶北是谁?他乃是修行坐忘心经的大成者,谁也不知道他全力施展坐忘心经能到达什么地步,可他却说出了这等话,这乃是警醒,却也是对自己修行坐忘心经的悲哀!

    所以叶北通过和李长青说话,来一个曲线救国般的劝解,目的是想让安然不要修行坐忘心经,去做一个平凡修士。

    安然不是傻人,自然知道叶北言下之意是什么,可她乃是天之骄女,怎么可能会在意叶北这种低贱之人的警告。

    她的父母、亲友都多次劝解过她不要修行坐忘心经,但是她还是修行了下来,叶北两三句不咸不淡的话,她更不会放在心上。

    她乃是道盟仙子,不仅仅是美貌出众,她的道心也不会软弱,不然她不会修行坐忘心经,不会修行这一门被誉为道家的魔功。

    她对叶北唯一感兴趣的,就是叶北对于坐忘心经的感悟是从哪本古籍上得来的?

    叶北也猜出了安然对自己说的东西并不在意,他不是那种傻愣愣不知道情理的人,他和安然非情非故,能说的已经说了,再多说无益,自己没有必要让她去知道坐忘心经的全部,既然劝一劝不听,那也是她自己的命数。

    “长青,我们接着喝酒。”

    李长青和叶北坐下。

    安然皱了皱眉,想着如何开口询问叶北关于坐忘心经古籍的事情。

    叶北说道,“无心于定,而无所不定。我记得那本古籍上对这话有这么一句注视,上面写着,我把关于ta的一切,全部忘了,当再见面时,是陌生人。”

    仙子安然的身体,好像冷了起来,她的脑子里,似乎有一个模模糊糊的男人的影子,可最后这影子没有冒出来,只有吕元的身影出现出来。

    “安然受教了,要是以后有机会,希望能和叶道长论一论坐忘。”

    叶北也是说道,“嗯,有机会就论一论好了。”

    安然走了,李长青不禁摇起了头。

    “李兄,怎么了。”叶北这个时候,不知道是哪里来了一股仙气,有种让人要膜拜的冲动。

    李长青苦叹,“这安然仙子,就是我邀请她,都不见得她会回邀我,今日她能邀请叶兄论道,怕是对叶兄动了心思。”

    叶北笑而不语。

    李长青摇头说道,“果然,爱情这东西太难,要是和读书做学问一样简单就好了。”

    小绫一脸哀怨地看着李长青。

    叶北瞄了一眼桌上李长青点在桌上的酒水,心中渐渐有了较量。

    而东校区的校区主任办公室中,鲁小小走进校区主任办公室中,秃顶仙师放下手中的公文,抬起头,轻声对鲁小小说了一句,他的心中也有了较量。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