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六十七章 我叶北不是那种个人

时间:2018-02-02作者:饭

    李长青有一刻的迟疑,这便足够了,安然心中是这样想的。

    在她意识到李长青蕴藏的真正能量后,知道了李长青以前甚至是吕元的幕后人之后,她明白自已的能力,是根本不可能撼动李长青的,这时候能让李长青感到一时的困惑,只是一时的运气,可谓是极其难得的事情,过犹不及的道理安然是懂得。

    她轻笑了一声,想要把之前的尴尬的气氛散开。

    而安然也不愧是安然,乃道盟这一代最有力的最美仙子竞争者,一笑百媚生,笑声如银铃,让人生不起火气,“长青是不是太着急了,我只是说一说而已,今天我是来给叶道长道歉来的,就不谈吕哥的事情了。”

    李长青凌厉的气势一减,也是淡淡说道,“我也没有着急,也只是把事情说一说罢了。你和叶兄说吧。”

    安然望着清风酒楼中的叶北,玉足向前轻轻一踏,衣裙轻摆,东方仙子的飘逸之气在她身上显现得淋漓尽致。

    安然走到叶北身边说道,“叶道长,刚刚在诗会的时候,可能多有得罪,这一次来,我是想来向你赔罪的。”

    看好的女人,即使你知道她是一只蛇蝎,不应该靠近她,可当这种女人故意和你亲近起来,哪怕知道一切,怕是也没有几人能记得要防备她。

    安然便是这样的仙子,她之前虽然帮过叶北,但也表现了十足对叶北下里巴人的厌恶,似乎不可能再和叶北有交集。

    可等到吕元吩咐她来打探叶北的消息,她就收起来了自己的厌恶,把自己的仙子姿态放低来和叶北道歉,可见这为仙子心性,不然以她的身份,对待叶北只有冷冷白眼。

    叶北咸鱼,本来正和德古拉两人坐在清风酒楼里嘬一口小酒,好不自在,突然被安然这么一喊,叶北身子都凉了凉。

    咸鱼叶北可不是那种贪恋女色的傻逼,他心里对安然唯有警惕,他可记得安然第一次对自己说的话,绝非善辈,知道自己最好不要招惹这个女人。

    叶北决定把话说难听一点,不然被安然纠缠不清,他恐怕是有危险了,故此,叶北脑袋一抽,说道,“不露的道歉,我是不会接受的!”

    清风酒楼,一时安静下来。

    安然仙子的三千青丝本是用发带束起,盘在脑后,这个时候发带却松了,青丝垂落,无风自动,安然仙子眼帘有微微向下眨了一毫,“叶道长真是说笑了,虽然这个笑话不怎么好笑。”

    安然仙子动了气,但是仍然是冷静得可怕,这安仙子着实不是一般人。

    叶北简直惊了!连这么下作都不生气,这安然仙子简直!!!

    叶北深吸一口气,颤抖地看了看自己的小手指,又偷偷瞄了一眼神态自若的安然,狠下心来。

    叶北当着人家仙子的面,用小拇指抠了抠鼻孔,“不让看就退下吧,我叶北其实也不是那种小人,绝对不是!!!”

    安然仙子这个时候冷冷地说道,“如果叶道长真的要看,也不是不行,叶道长和我之间,不妨来打个赌怎么样?”

    叶北心里是‘哇’地一下差点哭出来,这人是要跟自己死磕啊,自己到底哪里招惹她了?

    把自己的当作赌注,这事情能把叶北的心惊得跳出来,当然这一惊自然不是有机会看见安仙子而心惊。在这里,我要说一句,我们叶道长就不是那种人!

    我们叶道长为何心惊?那是怕自己输!我们身为道家咸鱼,想着胜利那可是非常出格的事情,叶北每次想到要和别人比试什么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完蛋了,要输了!

    叶北拿着酒碗的手微微颤抖,小小抿了一口酒,想清醒脑子,却觉得脑子越发混了,嘴巴则是直接服软,“等等,我决定还是接受安仙子的道歉了,看什么的还是算了,我叶北不是那种人!”

    安然仙子语气淡淡,“叶道长,我安然不是输不起的人,我们各自出一招,让长青来辨认招数,谁被说出的来的东西多,就算是谁输了,怎么样?”

    叶北本是想苦苦哀求安然仙子不要再做赌注的事情,心里都准备了论赌博的坏处二十条宣讲,可听到安然仙子说出来的比试方法,他沉默了。

    双手交叉托住下巴,手肘撑在桌上,叶北沉声说道,“既然安仙子执意要比,那我叶某人再推脱,就显得我矫情了,这赌,”

    眉毛一挑,“我比了!”

    说完话,叶北对着安然冷傲一笑,居然有几分神秘莫测的味道,让安然皱了皱眉头。

    叶北笑完,歪头赶紧对着李长青试了试脸色,这意思简直再明显不过了,就是要作弊啊!

    李长青看到叶北给自己使脸色,心中了然,暗暗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两人会心一笑。

    叶北心中不由有些激动起来,很好,安然仙子的,就由我叶北收下了!虽然我叶北不是那种人!

    从椅上站了起来,叶北抱了抱拳说道,“那么我叶某人就先献丑了!”

    叶北当下扎了一个马步,展开招式:野马分鬃抱球起,一前一按斜上举。弓步向前似猫行,虚实转换要清晰。

    这招简直了得!一说出名号,大家恐怕都知道,乃是道盟传说中三丰道人的成名绝技太极拳......的简化版本,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的第二招左右野马分鬃!

    没错,其实这一招是个大路货,道盟拉一个人来都会的招式,叶北用这一招,是真的狠!深怕别人看不出他是关系户一样。

    安然见了叶北这一招左右野马分鬃,脸色气得是煞白,她大概是猜到了叶北的心思,但是她只是笑笑,“既然叶道长展示过了自己的道法,我也来试一试。”

    安然的眼中,亮起一丝银白色的死寂!

    那眼中的死寂银白,是不是似曾相识?

    左右野马分鬃的叶北,看到安然施展的不知名的招式,在某一刻中,他的眸子也变得死灰一片,如死神临世,可幸好叶北立马控制了回来,隐去了眼中死气。

    他左手突然一沉,野马分鬃稀烂,没有了形与势,唯有左手沉到了极致,似一座山!

    手掌下沉极快,与桌面想碰,发出了结实的声音。

    那面被叶北手掌打中的桌子,完全没烂,连动一下都没有,质量就是那么好,叶北的手则是咔嚓一声,手骨轻裂,我们叶道长,人神修为,也就是体修,就是那么垃圾!

    李长青开始评价安然的招数,“好一招坐忘心经断缘篇神通,眸生白银,这乃是道家的禁忌道法,没有想到安然仙子竟然是修行得这种功法,道盟典籍里,有很多实力雄厚的前辈都没能修成此法,有甚者更修仙不成反坠魔,安然仙子,着实叫人佩服。”

    安然仙子这个时候眸子中的死寂已然退却,淡淡对李长青说道,“长青,你该说叶道长的功夫路数了。”

    叶北咬着牙,捂着自己打了桌子的左手,满脸希冀地说道,“李兄,靠你了。”

    李长青邪魅一笑,可觉得好像不能太过,咳了咳嗓子后说道,“叶兄所使用的,乃是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的招式左右野马分鬃,具体是哪一个版本,我看的话,应该是道盟武宗傅钟文前辈的版本,接前势,如对手从右侧,用按式按我右臂,我即将身体向右转,左足也向右移动,右足脚跟回成虚步,随用右手将对手左右腕粘住,略往左侧一松,用左手挒他的右手腕,同时,急上右足,屈膝坐实,左足伸直,随用右小臂向对手的腋下分去,那末他的根力就可被我拔起,他的身体就会向后倾仰,这时左手也要稍从后分开,用沉劲来帮助右手用力。”

    “后面更详细的就不说了,内容太多,背着麻烦。”

    叶北听着李长青自信满满的说话惊呆了,“李兄,你这是为什么?”

    李长青说道,“放心叶兄,你拜托的事情我都知道,是不是要我秉承正直,不要偏袒于你,你放心,我还故意没有说坐忘心经的诸多神通,就是怕你以为我偏袒你。”

    安然仙子淡笑。

    叶北内心,李长青,我真是草了你大爷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