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六十五章 煮酒论英雄section three

时间:2018-01-30作者:饭

    “英雄?”李长青冷笑了一声,“你叶北又知道什么是英雄?”

    叶北侃侃而言:“东古时有龙,言之曰神物,能大能小,能升能隐;大则兴云吐雾,小则隐介藏形;升则飞腾于宇宙之间,隐则潜伏于波涛之内。方今春深,龙乘时变化,犹人得志而纵横四海。龙之为物,可比世之英雄。”

    酒桌上的德古拉渐渐不再动弹,大概是被叶北按得久了没有了挣扎的心思,加上酒劲上来,醉倒了过去。

    李长青哼了一声,“既然你识得英雄,我便来与你说一说世间英雄。”

    叶北微微摆正身子,“且说来听听,世间有何人可为英雄。”

    李长青虽然不曾修行过,但是熟读各种修行典籍,“道宗陈酥酥,为一人,百败练魔胎,道心坚固,可为英雄?”

    叶北笑道:“陈酥酥,小萝莉,身轻体柔易推倒,何足英雄?”

    李长青面色一黑,再说,“昆仑开明,世承神职,出世为造化;今尤强横,居十二造化之二,第一造化不在时为巅峰,可为英雄?

    叶北又笑道,“开明天兽,禀兹金精,虎身人面,表此桀形。看似霸道,实则为昆仑看门,何足挂齿?”

    李长青面色沉重一分,想了又想,说道,“有一仙,字君宝,威镇世间,道人张三丰可为英雄?”

    叶北神秘一笑,从怀中掏了掏,摸出一根有些枯黄的枝干,一把拍在桌子上说道,“算个鸡丶巴!!!”

    李长青见着叶北摸出来的那根树枝,差点整个人从地上跳起来,可一想不能再叶北面前丢了面子,强忍下心中奇怪,接着说道,“有一人肃杀入秋,道盟领袖——叶知秋乃英雄也?”

    叶北说道,“叶知秋,名字gay,非英雄也。”

    李长青说道,“光子时代未来者,创造现代化科技,比肩仙道,号称波粒双形,可为英雄乎?”

    叶北说道,“未来者,谁知道是不是穿越者,随身带着老爷爷,何足为英雄!”

    李长青面色发狠,“失乐园领袖——雷吉诺史考特,攥写所有奥秘,孤身对抗诸神,写出最初序章,创立西方修士天堂,可谓英雄?”

    叶北说道,“雷吉诺史考特,名字长,鸡丶鸡短,何足英雄?”

    李长青说道:“如人皇体、黄道人马座、吴钩兽等辈皆何如?”

    叶北鼓掌大笑曰:“此等碌碌小人,何足挂齿!”

    李长青话语一滞,终于说道,“舍此之外,吾实不知。”

    叶北说道,“夫英雄者,胸怀大志,腹有良谋,有包藏宇宙之机,吞吐天地之志者也。”

    李长青面色微变,“谁能当之?”

    叶北以手指李长青,后指德古拉,最后要指向自己,但又还没有指导,先把话讲了一半,“今天下英雄.....”

    话没有说完,李长青哈哈大笑把叶北的话接了过去,“今天下英雄,惟吾与老德耳乎?”

    叶北闻言,吃了一惊,手中所执枝干,不觉落于地下。时正值清风酒楼无客,声音尤为显著。

    叶北乃未先回答李长青,乃从容俯首拾枝桠。

    李长青笑道,“叶兄,是不是还有话对我说?”

    叶北面无表情地捡起枝桠,“有多远给我他妈滚多远,你不开心我陪你装逼,你他妈却想把逼全装了?你李长青还是人吗?”

    李长青笑容顿时僵住,思想着之前的事情,大声说道,“叶兄,我真是狼心狗肺之辈啊!你打我,打我好了!!!”

    叶北卷起袖子,抄起枝桠就想要打李长青。

    李长青是死死抓住叶北的手,面色诚恳,“莫打,莫打!!”

    叶北是一只眼睛大一只眼睛小,怎么看李长青这小子怎么不顺眼,“给我一个理由?”

    李长青是赶忙用自己读书涨到二百四十九的智商给自己续命,不过片刻功夫,李长青便想到理由。

    张口说道,“叶兄不是和吕元那厮有事情没有解决吗?我想我可以出一些办法。”

    叶北顿时喜上眉梢,“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你能邀请到圣宗那么多的文人才子,定然有些身份,你传话给那些人,不要帮忙吕元,岂不是美哉?”

    “哎!!”李长青眉头一皱,“叶兄怎么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那吕元有纯阳剑,可剔除读书人的君子骨,我若是让友人做这些事情,不是害他们吗?”

    叶北不是滋味地砸吧了一下嘴,想把自己四十二码的脚踹在李长青三十八码的脸上。

    李长青还不识趣,接着说道,“私以为,君子之行,非于情理,在于理解。”

    叶北额头青筋暴了一根起来,“给我说人话!”

    李长青立马老实地说道,“打不过就溜,我觉得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叶北不由吼道,“能溜不早就溜了吗?这一次是不能溜!”

    “那意思是,真的要和吕元对着干喽?”

    李长青面上,突然有了一种说不出的表情,那表情很淡,可又有些执着。

    叶北点了点头,“没错。”

    李长青手指点了点桌子,“胜算只有三成,愿意听吗?”

    叶北端坐,“说。”

    李长青手指沾染酒水,在桌面上写了一个大字,“我这一生,读书有千万,虽然自己看不起自己,但是书中知识却实实在在,一直记在脑中,今日事情,也是从其中得到了解法。”

    “吕元此人,道府第三造化,又号吕祖转世,在圣、道两宗内都是有大身份之人,想与他硬碰,除非道盟第二造化开明兽出世,或者失踪的第一造化归来,否则道盟之中无人可敌。”

    “光子时代、陵墓与失乐园无插手东校区事物的理由,亦无战力可借。”

    “然事非绝对,吕元此事看似滴水不漏,实际上有一个致命的确缺点,他把赌注的事情告知了我们。”

    “上神院长的猫,我们可以在这件事情上做文章,将这件事情搞大,搞到人尽皆知的地步!和吕元对抗的人乃是上神的十二地支之首——子鼠,他绝不是凡人,知道这件事情被搞大,定然能知道有人在和吕元作对,他从这件事情中可以看到我们的诚意,如果他愿意出手在我们和吕元中施展手段,我们可与吕元一战。”

    叶北摸了摸自己并不存在的光头,不可置信地说道,“你,你居然这么聪明?”

    李长青收回桌上的手,不发一言。

    清风酒楼外,来了一位仙子,一个书呆子,那仙子搂着书呆子的手,很亲昵的模样,“阿绫,长青就是在这里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