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六十三章 煮酒论英雄section one

时间:2018-01-28作者:饭

    安然仙子不再多言,美髯公的说法就是想要给吕元的话题来上一个终结,以她的情商自然听得出来。

    她不打算再多言,毕竟以吕元的名气,他以前做过的事情,被人或多或少听说过。安然如果继续讲下去,为吕元说话,会适得其反,反让人心中更生厌恶。

    她身为道盟的明珠,掌握人心的事情自然是拿捏得极好。当下不再说吕元的事情,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吕元吩咐她去打探叶北的事情,她需要好好策划一番。

    之前安然在叶北面前露出了真实的面目,导致她和叶北接触,可能会有些阻碍,她需要一个切入点才行!

    话说叶北带着李长青离开黄鹤楼,自己觉得在一众才子面前装了个逼,把吕元唬的一愣,心里还美滋滋的,想着和李长青吹一会逼。

    可李长青这货,根本没有和叶北吹逼的意思,跟一只死狗一样,三魂七魄丢了一半,如同一具行尸走肉,被叶北扶着走。

    叶北看着这个模样的李长青,气不打一处来,“我说,老李啊,你这么着不是办法,好歹争点气啊!”

    叶北对李长青说话,可是李长青双目暗淡,好似浑然没有听见叶北讲话,只是走着。

    叶北把李长青搭在了德古拉手上,“老德,你先扶着,我想些事情。”

    德古拉检查了一番自己的口罩有没有稳固好,检查完毕,小心翼翼地扶过李长青。

    叶北放下李长青,举头望日,肚子里唯一点点的墨水被他念叨了出来,“长青,我不知道你和吕元之间有什么事情,但是如果你要是再这么颓废下去,必然什么事情都挽回不了。”

    李长青被德古拉扶着,听着叶北的谈话,依然是没有说话,还是失神的模样。

    德古拉则是舔了舔干燥的嘴唇,这厮居然是对李长青有了感觉,想要对着李长青的后颈狠狠来上一口,品尝一番血肉。

    叶北无语地看了德古拉一眼,“老德,口水擦一擦,我们谈正事呢。”

    “咕噜咕噜。”德古拉抹了抹口水,把头瞥向一边,“哦。”

    叶北正色道,“越王卧薪尝胆,乃伐强吴,孙膑有胯下之辱,依然成一代名将。乱古大帝年少百败,远走边荒,破茧魔胎成帝。古往今来,多少成大事者年少时有鄙贱之事,还不是以其为利刃,淬炼己身,成就大才。更何况你李长青还并非圣贤之人,今天因为一点小事,就这般失神失魂,你枉读这么多年的圣贤书。”

    李长青听见叶北劝解自己,张口,可欲言又止,摇了摇头再次沉寂下去。

    德古拉少见得压制下自己的欲望,对着李长青说道,“我听闻,失乐园第一位魔术师雷吉诺史考特,为阐述魔术、神术与武技之间的关系,纂写人类圣经——初始序章,遭到全部神族征讨,九死一生,最后将初始序章手札写好,让人族得以修行世间奥秘,长青之大才,不亚于他,不应该就此消沉。”

    李长青听了,还是摇头,吕元与他之间的关系及其复杂,叶北和德古拉不懂,虽然他们拿出许多例子来鼓励李长青,但是李长青依然消极,没有见到一点的好转。

    叶北和德古拉相视一眼,皆是叹了一口,德古拉在叹气的途中,不由得多看了叶北一眼,擦了擦口水。

    叶北额头简直青筋都要暴起来了,内心惊恐万分,这逼刚刚那口水绝对是对着我流下来的吧!

    叶北见劝解不了李长青,心头也是闷气,想着自己的事情有没有做完,更加烦躁,索性什么事情也不想管了。

    刚好这里又是街区,到处是酒楼客栈,叶北便随意找了一处光子时代产业的酒楼说道,“我们进去!”

    这酒楼是光子时代的产业,各种菜品仙酒皆是超现代化科技下的产品,说白了就是流水线生产的东西,味道有保证,而且价格超级便宜,也是因为有着这两个条件,这酒楼才能在街区有一席之地。

    叶北选中这里,小原因是第一眼就看见了这里,随性选了这里,讲究了道家修士中的缘之一字,但更重要的,叶北看到了酒楼门外光子时代的标志,他知道这里的菜色定然是便宜至极!

    酒楼建造的还是古色生香,不论是整体的搭建还是房间内的用具,皆是木质制作,并且木质中生而带有清香,让人觉得有一股如临道盟的仙家风骨。

    酒楼外挂着一个方形的牌子,上面写着一个酒字,让这里的风情更佳。

    三人进了酒楼,叶北随手指了一个地方,对着另外两人说道,“乖乖坐好,我们三个谈谈人生。”

    而后极其大方地对着酒楼的服务生,不对,在这里该叫做跑堂的,叶北对跑堂的说道,“来三斤烧酒,五斤牛肉。钱不会少你。”

    说罢,叶北豪气转身,听不都不听跑堂报出来的价钱,睥睨四方。

    跑堂则是一脸的蒙蔽,心中想到,“我们酒楼外号清风,意思是清风都不屑停留在我们酒楼,觉得清闲无富贵,毫无客气地说,在街区我们就是最便宜的酒楼了,但是来我们这,点菜这么扣的主,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虽然跑堂是对叶北极尽鄙夷之情,但是身为光子时代的员工,素质也是相当高,也不多说,跟厨房报备一声饭菜,几秒钟不到的功夫,从后头把要上的菜齐齐端上来。

    叶北三人上座,这菜却也刚刚好地一齐端了上来。

    叶北神色倨傲,却显得淡然,“这顿算我的,你两尽管吃。”

    跑堂帮三人拿来三个陶瓷大碗,叶北将壶中烧酒倒出来,为三人满上。

    跑堂对着叶北谄媚一笑,拇指和中指食指搓了搓,略略gay笑。

    叶北一个我懂的眼神抛给跑堂,装模作样摸了摸口袋,掏了半天,什么都没掏出来,大为震惊地说道,“今天居然忘记带多余的钱了,真是大意了。小哥,要不这次先赊着。”

    跑堂尴尬地笑了,笑得朴实,像是在田地里的老农,摸了摸鼻子走开,小声骂了一句,“抠逼。”

    叶北冷傲一笑,并不在意跑堂对自己的评价,对着其他二人说道,“不谈其他事情,尽管喝酒。把恼人的事情全部忘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