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五十九章 大诗人,本作者也!

时间:2018-01-23作者: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妙语生花香漫天,鱼跃龙门桌上现”

    “二十四言惹人厌,安得仙子妙语焉?”

    胸口纹剑的公子哥将自己的诗吟完,虽然不足以评上绝句,但乃是佳作。

    诗文中先是写满了妙语生花和醉仙鲟这样的美景,让人以为是写喜写乐,可突然在下联中说出二十四言惹人厌这样的话,是以二十四言指代众人,看似在责骂二十四人不懂礼数,可实际上诗文本人也是二十四言中的一人,说白了作者本身没有资格去责怪别人,这样一来,就把诗文中责难的意味改成了道歉的意思,是一个巧妙的地方,最后又写了安仙子,以仙子的美和前文相互映衬,倒也有讨巧的嫌疑,但夸了安仙子才智是无疑的。

    众人只是一听这诗文,就明白了纹剑公子对叶北的歉意,也听出了纹剑公子对安仙子的敬佩,只觉得虽然诗文的词句不够出彩,但是其中味道还是可以让人琢磨许久。

    安仙子是七窍玲珑心的人,自然听出纹剑公子的溢美之词,点头微笑,算是谢过。

    诗词写完,叶北身上却一阵激灵,他的额头,一道宝光亮起。

    这乃是文人的诗词力量加持,东修士的文人才子,他们的诗词如果灌注进去力量,便能有这般奇异得而能力,像是传闻中麒麟的西狩获麟,就是从孔圣人诗文中获取来的伟力。

    叶北得到纹剑公子的诗文加持,虽然不能和孔圣人给予麒麟的相提并论,但是也有着诸多奥妙,比如在突破修为的关键时刻,将这诗文力量运用得当,可轻易突破瓶颈。

    所以说,文人才子一直备受人喜欢,就是因为他们的诗文。

    诗人的一句为你写诗,为你静止,可不是嘴巴上说说那么简单,写出来可是实实在在的诗文力量,就算你不是修行的人,也能包你平安。

    纹剑才子的诗文力量,在世间具现为三层,乃化作诗文宝光,在诗文宝光同样为三层,一一附着在叶北身上后,光芒不再明显,渐渐隐退下来。

    人们再见叶北的额头上,本来毫无奇异,这会,有着一层淡蒙蒙的诗文宝光涌动,如果叶北动用这层宝光,可以得到许多变化。

    再看纹剑才子,他的气色变得很差,脸色更是刷地一下白了下来,这诗文力量,可不是说出来就出来的东西,原作诗文,算作一层,诗文才气,算作一层,而这最后一层,乃是诗人的心血之气,这是最为关键的一点,要是没有这一点,前面两点即使有了,也不会显出有诗文力量。

    而到达三层,诗文力量则化为宝光,一到二层没有异相,四层为丹青,五层六层又有别般变化。

    纹剑才子耗尽心力为叶北写出带有诗文力量的诗文,目的有二,其一是为了给送别诗会助兴,作为诗会开头第一首诗,必然要有一些名头,本来按照纹剑才子的才气,不动用诗文力量也可以,但是之前四位谪仙写出了妙语生花的诗文,如果纹剑才子不动用诗文力量,这诗会怕是名不副实。其二,则是重点,乃是为了再次向叶北表达之前的歉意,所以拼着损耗,也要给叶北写下诗文力量

    谪仙们看了这首有诗文力量的诗词,也是暗暗下了一跳,他们这个修为的诗人,做出带有诗文宝光的诗文,可是极其大亏损的事情,要是之后调理不好,整个人废了也有可能。

    剑眉公对着其他众人开口说道,“元白平时性子耿直,不喜欢欠别人东西,他这一首有诗文宝光的诗文,算是你们大家给叶北的正式赔礼。你们莫要再做,太过伤神了。”

    众人皆是相视一笑,这笑中有读书人的气节,其中味道不言而喻。

    纹剑才子如大病一场,声音清了许多,“我也同意剑眉公说的话,我的诗文力量算作是大家对叶北的赔礼,大家还是不要再做比较好。”

    纹剑才子在诗会中坐下。

    另外一位才子淡笑着在诗会中站了起来,一对柳眉甚是好看,他对着在座的诸人款款说道,“四位谪仙和纹剑兄说的没有错,本来应当听四位谪仙和纹剑的才对,但是我转念一想,纹剑那诗虽说是有些味道,但是终究和送别相差甚远,何来代替我们道歉这个说?我看,这道歉的事情还是我自己来做的好。”

    沉吟一番开口,“东盟多歧路,钩吾山更斜。劝君回头路,不屑上神学。”

    话音落下,又是三层诗文宝光在叶北的身上出现。

    此诗文,又是少见的佳文,和纹剑才子写法相反,纹剑是先写喜后写伤,而这诗文则是先写对叶北一路回去的担忧,其中东盟是道盟的别称,道盟处在世间之东,固有东盟之称,钩吾山是上神去往道盟的险山,多为诗人写道,这两处皆是伤感,本以为是要以悲景写悲情,可诗人笔锋一转,化悲为动力,写了叶北不愿在上神求学,自己要走出一条路的豪壮!

    开口诵出诗文力量的才子,脸色同纹剑一样惨白起来,可他忍住气力,让三层诗文力量一一进入叶北的额头,人的轻灵之所。

    叶北额头淡蒙蒙的诗文宝光,光亮大展!如果说一开始这光亮是雾天里的火把,那这一回诗文宝光的光亮,便是雾天里的火堆,虽然还是看不透彻,但是能让人确定,这里盘踞着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

    额头的力量逐渐传递到叶北的体内,一股魔怔兀得冲上叶北心头!

    叶北一只眼里,变得死灰一片,竟然是要进入太上忘情的地步!

    叶北只手捂住自己的灰色的眼瞳,呵呵一笑地开口问道,“这位兄台可是圣宗二十四家朱家的人,就是祖上是存天理灭人欲的那位。”

    才子坐回了座位上,惨淡一笑说道,“正是。”

    叶北心里比才子更惨淡地笑了一声,大哥,麻烦你下次离我远点!

    这位才子才坐下,其他才子相继站了起来,有些傲娇地说道,“可不能让你们二人占了风头,赔礼是吧,那就一起赔!我们也不是那种赔不起的人。”

    在座剩下学子,一同将自己的诗文诵读而出。

    一时间,仙字号房内的诗文,气冲斗牛,到达了诗文如龙的境界,所谓诗文如龙境界,说白了就是君子境界!这群人并非泛泛之徒!

    除去四位谪仙和李长青,在座的文人才子还有十八人!

    那便是五十四层的诗文宝光!

    让圣宗二十四家的公子给一人贡献诗文宝光,这要是说出去,得把多少人给吓着!

    简单一算下来,叶北的额头足足寄托着六十层的诗文宝光,这样庞大的诗文宝光如果动用起来,能造成怎样的后果,不得而知。

    一刻钟过后,诗文宝光差不都逐渐寄托在叶北的额前,这一场因果差不多就要就此了结。

    门口一声沉稳的声音道来,“故人西辞黄鹤楼,枫叶七月落水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

    诗言毕,叶北眼中太上忘情魔怔更甚,他的额头,六十层诗文宝光,增加到了百层!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