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五十四章 读书人木头能叫木头吗?那是心无旁骛

时间:2018-01-23作者:饭

    ,精彩无弹窗免费!

    李长青被叶北拽了一路,整个人都是懵的,明明叶北修行的是心神功法坐忘心经,体质相比其他同修为的修士,会差上许多,可这会,哪里能看出叶北的身体不行,拉着李长青就是一顿马氏小跑,简直不要太得意。

    风声在耳边吹得呼呼作响,叶北一边拉着李长青跑路,一边臭不要脸地回头,得意地和李长青说话,“长青兄,你看我这基本碎步如何?”

    李长青‘啊’了一声,人却还没有缓过来,他两条大长腿跑得跟骡子一样快,气都要喘不过来了,却比不上叶北的两条小短腿迅捷,甚是难受。

    不过,这也算不得什么,难受也就难受,还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最让人无法理解,乃至觉得诡异的还是李长青和叶北身边的德古拉,这家伙在奔跑着的叶北和李长青的身侧,小步疾走,低着头也不看前方,一手捂着自己的口罩,一手遮着自己的眼睛,怎么看怎么像个贼人。

    诡异的三人组,朝着目标进发。

    东华街尽头,便是的街区起始,这儿乃是东校区最为热闹的地方,什么酒楼、廊坊、书馆应有尽有,虽说有很多产业,但大多数属于光子时代,也不要问为什么光子时代能在东校区一家独大。

    要知道光子时代的产业,在哪里不是一霸?搞自主创新,世间其他三大势力谁能搞得过光子时代的科研人员?道盟的人要修仙,失乐园的人忙着成神,陵墓的家伙不喜欢呆在阳光下面,根本比无可比。

    而且就算光子时代科研人员都死光了,创新不过你,人家搞盗版也是一流的能力好吧。

    街区本来是有其他三大势力得产业,但是这几年来,光子时代各种科研成果出现,使得各种产品成本降低,价格也是一降再降,其他三大势力的产业根本不敌,亏得亏,走得走,没剩下几座。

    不过剩下来的几座,的的确确有着本事,在街区产业中是豪门一样的存在。

    其中一座,便是叶北等人要去的黄鹤楼,本来这黄鹤楼也只是一角平凡的瞭望守戍的“军事楼”,但是诗人崔颢曾经为其写过一篇’黄鹤楼‘,使得黄鹤楼闻名于世。

    东部校区的黄鹤楼定然不是崔颢笔下的黄鹤楼,但东校区的黄鹤楼,乃是是那座被写过诗的黄鹤楼的主人授权开设的,自然得到大家的承认,被文人雅士所喜欢,很多东修士会在此处聚会吟诗作乐,已然成了附庸风雅的酒楼。

    不过,说它是酒楼,却也有些贬低它了。

    黄鹤楼被文人雅士喜欢,身价早就水涨船高,不可往日而语,也是有着这档子事情,导致黄鹤楼的酒宴位置极其难以预约,甚至有些时候,你会发现就算你的钱再多,也无法入得黄鹤楼的门,毕竟招待的文人雅士多了,门槛高了太多。

    李长青能弄到黄鹤楼的位置,他的身份自然是没有问题,被誉为当时圣人,自然乃是雅士,但是他的钱是哪里来的,就值得商榷了。

    黄鹤楼共有五层,总高度有近十八丈,建筑面积三千二百一十九平方米。黄鹤楼内部由七十二根圆柱支撑,外部有六十个翘角向外伸展,屋面用十多万块黄色琉璃瓦覆盖构建而成。

    在这寸土寸金的东校区商业地带,这般大的面积,真是叫人暗暗咋舌,不知道这一座黄鹤楼,要花多少钱,那些钱堆积起来,能把人埋了。

    黄鹤楼大门口,迎宾小姐姐穿着古色生香的东修士服饰,大致形象可类比旗袍,颔首站着,舞殿冷袖,藕臂露在身外。

    叶北这痞子,是看得眼睛都直了,但他又好面子,心中暗呼了一声色情,权当自己对这些东西不感兴趣。

    李长青这个读书人倒是镇定自若,大概是来这种地方来多了,一副我很文雅会吟诗的模样。

    唯独身为勇者的德古拉一脸忌惮模样,赶忙又捂了捂口罩。

    叶北这厮使劲朝着迎宾小姐姐瞄了两眼,被人发现了,连忙摇了摇头,却装出一副痛惜世风日下的老学究模样。

    迎宾小姐姐中,一个个子不算高,偏小巧的女孩朝着叶北看来。

    叶北不由心头狂跳,以为事情暴露,怕被人指出来是个色情道士。

    不过女孩也就是看了叶北一眼,觉得无趣了,就把头转到了一边去。

    “这个人?”叶北小眉头一皱,觉得事情并不简单,这个小娘子,若是把身后的黑色长发盘在脑后,带上一副厚重的黑框眼镜,岂不是....

    叶北还来不及黑框眼镜下的女孩是什么模样,李长青拉着叶北往黄鹤楼里走,“叶兄看什么呢?快点进去啊。”

    被李长青这么一搅和,叶北哪里还顾得上门口的小姐姐,雀跃地跳进门去。

    门口的小姐姐见着李长青,美目里一片幽怨,深深地看了李长青一眼。李长青这个狗一样的饱读圣贤书的家伙,愣是什么也没有看出来,对着小姐姐拍了拍肩膀,“阿绫,你做的很不错,回去读书,有什么不懂的尽管来问我,我不会,算我输好吧。”

    小姐姐委屈得小嘴巴上都能挂一碟子酱油了,她看了看自己穿着高跟的小脚,委屈地说着,“穿这个鞋子,脚好痛,回去的时候,能帮我揉揉吗?”

    小姐姐口气委屈,说话间也是一副祈求的口吻,谁想李长青却面色大变,“阿绫,我平日里待你不薄,你怎么能叫我干这种粗鄙之事。”

    小姐姐委屈地撇过头,哼了一声。

    李长青一副孺子不可教的模样进了窑子,不对,是黄鹤楼。

    早都进了黄鹤楼叶北看到姗姗来迟的李长青,急忙地问道,“长青,我们在几楼啊?赶紧过去。”

    李长青大袖一甩,豪气万丈,“自然是五层楼,那里的风景最好。我李长青招待别人,从来都是十全十美!”

    叶北笑着说道,“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