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四十八章 土耳其的火车,呼哧呼哧地叫着

时间:2018-01-16作者:饭

    “叶北?”鲁小小不明白陈酥酥为什么这个时候要提起叶北,她的从容眉宇间带着疑惑,“为什么会是他?按理说他今天就会回去道府,不应该对酥酥同学有任何未来的影响。”

    “什么?”陈酥酥哭花的小脸上,一抹焦虑出现,她拉着鲁小小的手,有些用力,把鲁小小的手都有些掐红了,“为什么叶北会回去道府?叶北他不是上神学院的学生吗?”

    “为什么?”

    “叶北他应该会待在上神啊。”

    陈酥酥不断的询问鲁小小,就像是丢了魂,鲁小小手被掐得生疼,但她并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事情,反倒是更加心疼这个样子的陈酥酥,和平时那个开朗的陈酥酥完全不像一个人。鲁小小讲出了实情,“他已经被上神学院退学了。”

    “退学。。”

    陈酥酥细白的小腿蹬蹬退了两步,人一下子怔住了。然后一道灵光在叶北脑中闪过,一时间,所有的事情被陈酥酥窜成了一条线,从这个已知的结果出发,陈酥酥把一切都想通了,为什么鲁小小会和叶北在一起,为什么鲁小小需要科技手环的权限,她一下子全部想明白了。

    同时陈酥酥也了解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促使叶北退学的元凶之一就是她!是她给了鲁小小住宿房间的权限,也是她给了鲁小小科技手环的权限,甚至是她亲手同意了清除叶北科技手环的信息,这一切的一切,她全部参与了,而且扮演着一个重要的角色。

    “怎么会这样?”陈酥酥双目无神,像是一个失去了光泽的洋娃娃,“为什么叶北要离开我,明明小时候说好了要在一起的。”

    鲁小小不明白陈酥酥在说什么,可是耶旦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的眸子中,泛起黑白两色,他给予了陈酥酥解释,“也许,他忘记了一切。”

    陈酥酥无力地坐在了地上,掩面哭了起来,声音很小,仅仅是抽泣,但悲伤从心底里了出来,可却流不出眼泪,因为已经流干了,在不悲伤的时候流光了。

    说话的声音像是被什么东西掐住了喉咙,梗咽着,“对啊,叶北修行了坐忘心经,为什么我会忘记,为什么我还以为一切和小时候一样,明明所有东西都变了啊!我那么自私,只知道自己,我我....”

    耶旦的一对眸子重新变回了正常的瞳色,对着陈酥酥说道,“叶北在光子列车站台,等列车来了,他就要回去道府了。”

    陈酥酥总算是心里有了一股勇气,她站起来,惶惶乱乱地朝着东光院的电梯按钮按去,“我要去找叶北,我不要和叶北分开。”

    耶旦却冷静地劝着陈酥酥,“酥酥小姐,就算这个时候您能追上叶北少爷,大概也阻止不了他返回道府,您大概也知道了,您现在在叶北少爷的心里,只是一个陌生人。”

    真实的话语好似给人套上枷锁,陈酥酥的身体都冰冷了下来。耶旦说的没有错,她没有资格让叶北会为了她留在上神学院,她现在和叶北只是陌生人罢了,是只见过几次面的陌生人。

    在电梯按钮上的纤指失去了力气,悄然垂落,电梯已经到达楼层,打开了门,陈酥酥却还站在门口,失去了进去的勇气。

    耶旦一只手置于胸前,微微弯下腰,“抱歉酥酥小姐,我可能说了多余的话,但是要是没有信心留下叶北少爷的话,我认为还是放弃的好,不然只是徒增悲伤。”

    “是,是我的错。”陈酥酥肩膀不停地颤动着,“因为知道会在上神和叶北相遇,所以从来也没有珍惜过他,还以为跟小时候一样,还以为和小时候一样,是我的错,是我害得叶北离开了上神学院,本来大家都应该见到他的,可是我.....”

    鲁小小这个时候怒视了耶旦一眼,“你不要再说话了,耶旦。”

    耶旦眸子一冷,看了鲁小小一眼,但是出奇地没有怼回去,大概他也不想再让陈酥酥伤心了。

    鲁小小拉住了陈酥酥的手腕说道,“酥酥,去光子列车吧,如果不去那里的话,什么答案都不会知道。”

    “可是。”陈酥酥小心翼翼的目光让人觉得心疼。

    鲁小小疼惜地看了陈酥酥一眼,“没有什么好可是的,来东光院是你带我来的,那么这回便由我来带着你走。”

    耶旦似乎还有话要说,但是鲁小小又瞪了耶旦一眼。

    耶旦还是接着说道,“光子列车今天只剩下一班末班车,就在十分钟之后开车,你们要是赶快,还可以赶上。”

    “我知道了,我会带着酥酥准时到达的。”

    话音落下,鲁小小的神形外披上一层淡淡的暮歌,又好似月华,凄美如凋零的冬季之花,月色朦胧,让人看不清鲁小小的真身,仿佛在那里,又仿佛不在那里。

    鲁小小对着陈酥酥轻声说道,“我们走。”

    鲁小小和陈酥酥化成了一道光华,消失在耶旦眼前。

    “单刀会。”耶旦的目中流露一丝淡淡地仰慕,这乃是鲁家最高的神通,比肩很多上古魔神的能力,想不到鲁小小可以用上这神通的分毫力量。

    天空中划过流苏,鲁小小竭尽全力带着叶北前往,速度可与御剑的大修士媲美,按照这个速度,只需要五分钟不到,就能到达光子列车站,似乎能让陈酥酥和叶北相遇。

    可惜人算始终不如天算,耶旦说过十分钟后才是光子列车的末班车时间,可实际上,末班车在鲁小小施展单刀会的那一刻,已经来到,意味着命运已经降临了。

    光子列车列车站站门口,人如潮水,都是平凡的修士,可能要去道盟做生意,也可能和叶北一样,是道盟人坐上回去的旅程,或者是去道府求学。

    叶北一步步朝着光子列车的站门走去,人流涌动,不断地影响着他向前前进,要让叶北加快步伐,但是叶北并不为他人所动,仍然是一步一步的,按照自己的意志来行动着。

    光子列车进站,发出呼哧呼哧的声音,速度渐慢,声音也小了下来,车厢和数字匹配,让人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场景,列车停了下来。

    原来乘坐在光子列车里的人一个个下来,也是急急忙忙,生怕自己被落下,而站在车外的叶北这批人,则蓄势待发。

    说是蓄势待发,绝对没有说错,不论是做生意的,回家的,还是如何如何的,虽然是修士,但这一刻他们也只是凡人,需要乘坐光子列车去往足以到达不了的地方。

    叶北这个时候也是凡人,他一脚踏上了光子列车,没有回首。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