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四十章 萝莉即正义,那么萝莉莉控就是正义控

时间:2018-01-04作者:饭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呕吐不断的洪老仙师,运转体内玄功,使得气走遍周身,才勉强从呕吐的情况下缓解了下来,面目苍白如大病一场,却又狰狞如恶鬼说道,“这个家伙想让我收回对叶北的退学申请,呵呵,想得....”

    洪老仙师话还来不及说完,喉咙一痒,又是一口马赛克呕吐出来,“呕。”

    洪老仙师这一口吐出来之后,岳阳楼前的安保大爷,抽出插在裤脚边上的蒲扇,冷哼一声,走开了楼舍。

    而安保大爷附着在岳阳楼上的气,也一同离开。

    神奇的一幕便发生了,只见的洪老仙师的办公室中,那张原本残破不堪的建木办公桌,这个时候一点点恢复了原来的面貌,桌面上一行娟娟小字渐渐淡去,如刀剑砍过的桌身也消去了原来的粗糙,整张桌子恢复了本来光华的表面。

    呕吐中的洪老仙师,呕吐中抽空,赶忙分析了一波,“时间溯本还原,居然到达了这种力量,那个家伙的能力又一次得到提升了吗?”

    洪老仙师分析完后,肚内又一次翻江倒海,倒头大吐!心中念叨的只有几个字,这个叶北,怎么请来的这尊家伙?但就算是请来,自己也不会.....

    洪老仙师捂嘴,“呕”

    .........

    远在东部校区宿舍区的叶北,浑然不知道洪老仙师在念叨他,也可以说得上记恨了。

    这条咸鱼正没心没肺的来到了昆仑境,只等着鲁小小把自己的住宿资格收回,自己就能从这上神学院解脱出去了,完全不知道洪老仙师处在一个多么尴尬的境地。

    昆仑境的大厅内,宿管阿姨正在其中,她穿着原来的青色道袍,道袍外围着一条粉色斑点围裙,手中拿着鸡毛掸子,打扫着昆仑境的大厅,说是在打扫,不如说是宿管阿姨在打发时间。

    打扫中,宿管阿姨见了叶北这条咸鱼从昆仑境外走进来,也没有什么缘由的,心里来了一股无名火,这股火还不小,和壁炉里最旺火一般大小,有些阴沉地对着叶北说道,“狗腿子伸出来。”

    叶北这个时候也是傻了,被宿管阿姨盯上,不自觉矮了一头,鬼使神差就把自己狗腿子伸了出来。

    宿管阿姨那里还会客气,一抬鸡毛掸子就要打叶北。

    鸡毛掸子挥下,挥舞中风声作响,叫人心寒,好似腊月里洗了冷水澡。

    叶北听着风声,心里才反应过来,宿管阿姨怎么就要打自己了?自己难不成又干了什么惹恼宿管阿姨的事情?

    很快,叶北有了答案,那就是没有,绝对没有!自己今天还屁事没干啊!

    叶北自己想明白了前因后果,一条狗腿子是死命地往回收,深怕遭了宿管阿姨的不白之冤。

    可惜的是,宿管阿姨想打你叶北,你叶北躲得过去吗?

    自然是躲不过去,一条鸡毛掸子,却如万条千条,要将叶北围着打。

    叶北心中丧命大叫,“呜呼,吾命休矣!”

    叶北认命地闭上了眼睛,等待命运的来到。可过了半响,他的狗腿子没有一点的痛苦,心中觉得奇怪,不由得睁开了眼睛。

    鸡毛掸子没有落在叶北身上,不过这不是叶北躲避的功劳,而是因为宿管阿姨在最为紧急的时刻收了手,她打量了叶北一眼,心头火气还没有消下去,“怎么越看你越有气?”

    叶北又不敢和宿管阿姨叫嚣,只能赶忙认错,“宿管姐姐看叶北有气是叶北的问题,是叶北长得碍着您了!”

    哦,这么一番说辞,简直咸鱼得可以,道府八咸还是六,拿得起放得下,可以说得上无耻两字。

    宿管阿姨又瞅了叶北一眼,眼中是赤裸裸要打人的欲望,但看着叶北乖乖站好的模样,终究是忍了下来。

    叶北赶忙抹了抹额头的汗水,可见叶北心中害怕,而在叶北的宿舍中,相似的一幕出现了,一条绿莹莹的无根树枝条和叶北一样抖了一抖,抹去了额头的汗水。

    原来招宿管阿姨不待见的是无根树的枝条,并不是叶北,准确一点地的说,招宿管阿姨不待见的,是这无根树枝条背后的主人,就是那位如今屹立在修道界巅峰的那位。

    这么算来是,这一次其实是是无根树坑了叶北,但是就算如此,叶北又有何作为?

    他难不成还能说无根树坑吗?肯定没这个资格啊。就昨天,叶北不也坑了一把无根树身后的那位吗?他对着陈酥酥如是说道,我师承三丰道人,练得一身本领,要不是让着你,你现在早就被我擒下。

    叶北说自己是出自张三丰门下,然后做了偷窥陈酥酥的事情,狠狠黑了一把三丰道人,今日发生这种事情,只能算是报应。

    但是问题转回来,宿管阿姨为什么会不待见三丰道人,这却又是一段未解之谜。

    宿管阿姨没有打成叶北,心里又想起气人的事情,注意力再不再这昆仑境中,也没注意到叶北身后的执法队鲁小小是来干什么的,眉头微微皱起就走了。

    叶北等着宿管阿姨走了,心中的胆颤才减少下去。

    鲁小小依然一脸鄙夷地看着叶北,“你这个人到底是和多少前辈有关系啊,是靠着走后门才进来上神学院的吧。”

    叶北这个时候倒是得意起来,哪里还有刚刚的狼狈模样,傲然一笑,“和前辈的关系,不是我吹,我可是道府出了名的尊老爱幼,你打听打听道府的安保大爷,每次他的孙女去道府幼儿班,那次不是我带的?你可以想象我和前辈们的关系是如何紧密了吧。”

    叶北爆了自己的料,鲁小小却是更加鄙夷,一张小小的圆脸上嫌弃味更重,“天天送前辈的孙女去幼儿班,你这个人,真的是没有救了,恶心!”

    叶北“额”了一声,一时间没有说话,倒不是叶北在用这段时间想反驳鲁小小的话,而是连叶北自己也突然觉得自己好恶心。

    证据就是道府八咸之一的一个死胖子,就是先前提过的制造道符的那位,没错,那位是道府出了名的萝莉控。

    连叶北这种毫无底线的咸鱼见识到了死胖子的各种萝莉控的行为,都打算报警了。

    所以叶北这回没有反驳鲁小小,内心深深反思并且告诉自己,自己不是萝莉控,不对,萝莉控没有错,错的是变态的死胖子。

    叶北深深知道自己的错误,叹息一声对着鲁小小说道,“我的宿舍在楼上,先去把我的宿舍的事情处理掉吧。”

    叶北说完话,好似苍老的十几岁,被误会成为变态,他心里似乎有些难受。

    鲁小小推了推自己的金丝边眼镜,心中给叶北的标签出了咸鱼,又多了一个萝莉控,不由得裹紧了衣服,有一次拉远了和叶北的距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