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三十八章 缘份即风,来去匆匆

时间:2018-01-02作者:饭

    整个身体僵硬得跟具尸体一样。叶北收敛身子,蜷曲在传送阵法的角落中,进也不敢进,退也不敢退。这种时候,他只要说错一句话,就可能堕入无尽的深渊之中,被人狠狠地羞辱,就像是叶北的朋友一样。

    说不定还会被骂上一句好恶心之类的话,要是叶北真的听到的话,肯定会心里奔溃的!

    鲁小小的一句关怀的话,对叶北这种咸鱼来说,不可谓不恶毒,简直在是折磨童贞处男的纯洁内心。

    但是鲁小小本人是根本不知道叶北心里那么多的戏,她说出那句话,也不是为了折磨叶北的童贞处男内心,仅仅是在用光子时代出产的耳机和朋友聊天而已。

    没错,事实上,就是叶北这个死肥宅想多了。

    深吸一口气,内心戏极多的叶北觉得紧张的程度稍微降低了一点,可他内心知道,危险还没有过去,自己一定要坚守一个密闭空间原则,绝不能过去和陌生女孩搭话。如果是咸鱼,就要坚守咸鱼的品格,什么搭讪、什么女朋友,统统不存在!

    人活着就是为了做一条咸鱼啊!

    叶北心智坚定,又想起自己是道府的八咸之一,理应坚守咸鱼最后的尊严,绝不谈女朋友!

    当然,这些东西也是屁话,叶北为什么不找女朋友,还不是没有信心,怕失败了被女性狠狠羞辱。

    真的要是有女孩来找叶北搭讪,叶北得屁颠屁颠地跑过去。这一次,叶北看上去要坚守自己的咸鱼之道,实际上我们也只能对他呵呵一声,过不了多久,他内心的欲望就会支配他。不过幸好,这一次传送法阵很快,马上就将叶北和鲁小小两人传送到了上神五十班所在的教学楼,叶北咸鱼也算是免去了一场灾祸。

    叶北在传送法阵停下的那一刻,夺门而出。

    鲁小小奇怪看了叶北一眼,这才走出门去。

    时间刚好是上神学院上午的放学时间,各位仙师结束了自己的教学,教学楼中的五十班、四十九班还有四十八班的学子,都在出了教室,下楼去东华街。

    三个班级的学子中,有些人掌握御剑术、飞行魔法,会从教室门口直接飞出教学楼,在楼廊里的学生就会对这群人一脸羡慕。

    其中就包括李长青和德古拉,这两个人一个是凡人,一辈子也不可能有飞行能力,一个需要喝人血变身才能飞行,总之,他们两这辈子是没什么希望在人前飞行了。

    两个人在那场神魔大战后,成了死基友,两人各自知道对方和自己简直如出一撤的命运,不由得兮兮相惜,恨不得上厕所也在一起。

    在两个人的后面,还有一个李长青的小尾巴,是开学那天跟叶北念诗的书呆子,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对德古拉怨气很重。

    带着厚厚的眼镜,人看起来有些呆滞,可是他皮肤姣好,又有些秀气,也是个挺有趣的人。

    叶北和鲁小小出了传送法阵,巧合地遇上了三个人。

    李长青眼子是一如既往的尖,看见了叶北,对着叶北大喊,“叶兄,原来你在这,快跟我来,我们再去跟洪老仙师评评理,你绝不能就这样退学了!”

    古德拉应和李长青的说法,在一边点点头,但是他一句话不说,因为说得多了,他怕是有得提刀砍人。

    一把勇者剑鞘藏着两把杀猪刀,也是叫人心寒,人们见了,也只能说一句,这个社会真是险恶。

    叶北和两个人关系也算得上不错了,首先三人在二十八魔神作乱的时候一同苟活,甚至还成立了神灵灾难下辅助协会,彼此可以说交情过命。其次叶北看见了两个人最真实的一面,说白是就是和自己差不多的苦命人,自然是心有所感。

    叶北对着读书人感慨万千地说道,“长青兄,这件事情就不要多提了,离开上神学院已经是确定的事情了,多说无益。”

    李长青自知劝诫无果,扼腕痛惜,“上神学院少了叶兄这样的人物,就像是夜空少了皓月,漆黑一片。”

    叶北微微一笑假作平淡,其实被读书人这么一夸内心是乐开了花,只是场面上的客套还得是有的,叶北推推手故作推辞,“哪里那里,李兄过谦了。”

    李长青又抬首深思,而后说道,“叶兄不必妄自菲薄,如真要比喻叶兄的大才,那么我只能这样来说。如果天下才气共一石,叶兄可独战七斗,我和德古拉各占一斗,天下共分一斗!”

    叶北这个老哥也是不知道谦虚这两个字怎么写,当下又是一副我不再推脱的模样说道,“长青兄所言甚是。”

    两个人四手握在一起,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认识了几年呢,实际上从遇见到现在,也不过几个时辰。

    德古拉在边上若有其事的点点头,好像在说,两位说得没错一样。

    这三个人会混在一起,真是没有错,叶北咸鱼,李长青读书人,德古拉勇者,好似没什么关联,可是脾气相投,就好比一群狐朋狗友。

    本来叶北没和他们两人碰上,那就是李长青和德古拉两个人兮兮相惜,现在叶北来了,就成了三个人兮兮相惜。

    要是边上有吉他、贝斯、鼓架,这三个人怕是能组合出来一个乐队。

    要是有边上有明星签约公司,这三个人怕是能直接当场出道。

    后面读书人的小尾巴在这种气氛下,脸是通红,只能拿出书来,读书忘我,不被三人影响到,也是不简单的角色。

    不过,叶北身边的鲁小小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她本人乃是中古时代鲁肃后人,自幼学习优秀,律自律人。

    见到三个不要脸的家伙在此聒噪,就算是她这么站在规矩上的中立执法者,也有些听不下去了,小小的圆脸布满阴沉,对着三人说道,“道府的八咸,圣宗的李长青,失乐园的德古拉,你们是真当所有人都不认识你们吗?敢在大厅广众下吹牛皮?还不滚开,不要拦着我执法队执法!”

    这一声大喝,就像是平地一声雷,着实惊人。

    叶北才张开嘴,想接着和李长青吹皮牛,却被鲁小小报出道府八咸的名头,环顾四周,见没有人盯着自己,松了一口气,哪里还敢讲什么骚话,把要吹的牛皮全吞回了肚子里去。

    李长青这个读书人则是把头一撇,好似什么话也没有听见,什么事情也不管他的一样。

    德古拉立即扯了扯自己的斗篷,掩盖自己的容貌,深怕自己被人认出来。

    叶北稍显尴尬,对着李长青地说道,“下一会再见面吧。”

    李长青也是尴尬无比地说道,“等你走的时候,我给你办一个送别诗会,你到时候一定来。”

    鲁小小眉头一紧,“还有完没完了?”

    三人哪里还敢瞎bb,当下分成两路,掉头就走,形同陌路,所谓的情分,大概就是如此吧。

    鲁小小哼了一声追上了叶北。

    等走远了,李长青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叶北还有鲁小小,对着身边的德古拉说道,“叶兄简直是人中吕布马中赤兔,才这么一会功夫就把一个女孩收下,还孤男寡女从秘密小房间走了出来,简直是人形自走炮。”

    德古拉说道,“我们不一样,不一样,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境遇。”

    书呆子一时间幽怨地看着李长青。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