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二十八章 白学的第三人?明明是我先来的

时间:2017-12-21作者:饭

    神魔红熊听到李长青口中三罪,又听到李长青口中的配之两字,仿佛受了大辱,一股血气直冲脑门,完全怒了!

    怒得连思考都不去做了,他双眼充血,要比身上的毛皮更加艳红,好似血要从眼眶里流出来一样。

    发出野兽袭人的吼叫,两只熊掌高举,熊爪锐利闪烁冷光,对着身前的李长青砸了下来。

    那双熊掌上盘旋恶风,似地府天阴之风,都能撕碎人的头骨!

    如此恶劣的情况,人见了,连骨头都要发酥发麻!

    可李长青呢,他浑然无惧,连眼皮都没有眨一眨!

    这个时候面临生死,李长青会退缩吗?答案是自然不会,他要退一步,那先死的就是德古拉,这样的话,他李长青还有什么后退的理由?

    古之大儒,身死而不色变,李长青虽不是这样的大儒士,却也是个读书人,有自己的傲骨。

    恶风呼啸,却也不曾惧怕,厄运当前,却也不可退缩。

    他李长青也是今时今日,才知道自己可以达到这般境界,才知道世间的人情可以到达这般境界。

    曾经李长青听闻过一句话,朝悟道,夕可死,那时还不能理解,觉得有些神幻,这一刻却将其中真意了然于心。

    相互认识不到半个时辰,李长青与德古拉却能为了对方死去,那朝悟道就好比两人之间的这份人情,可死已。

    李长青心中不免有着痛快,一股无端由的痛快,因为有着一份人情所以感到痛快!

    魔神的熊掌置于眼前如何?我自把酒临风把那诗吟,“缑山仙子,高情云渺,不学痴牛騃女。凤箫声断月明中,举手谢、时人欲去。客槎曾犯,银河微浪,尚带天风海雨。相逢一醉是前缘,风雨散、飘然何处。”

    一首诗文,看似儿女情怀,实则是大文豪苏轼赠予友人的离别诗,李长青心中自知,待得神魔红熊大掌挥下,自己便与德古拉阴阳两隔,正好合了离别两字,也算是应情应景。

    李长青虽只是个凡人,读诵大文豪苏轼的诗文,也能悟得这首诗词的精髓,读出他得体会,只可惜不是道盟圣宗的修行者,不然能凭借此诗镇压山河。

    如此的诗词,如此的吟诵,不论是谁听着见着都会心有所感,对李长青肃然起敬。

    可浮游听着了,更加恼怒,在他看来,李长青做的一切都是他用来侮辱自己的东西,他心中的怒火愈发旺盛,旺盛到能烧断九天的玄铁!

    他乃是古之魔神,岂容他人贬低!

    读书好如何?懂得大义如何?只要是敢于忤逆他的人,一并杀之!

    神魔红熊对李长青这个读书人,没有起一点的怜惜之情,巨大的熊掌好似两座雄城,从天上盖下来,要就此震死李长青!

    李长青还能如何?他一个读书人能如何?

    脚步略略后退一步护住德古拉,大笑着说到,“今日可死已。”

    浮游怒目圆睁,使足了力气,要一下打死李长青。

    却听见那半空中,一声踏破天穹的足声传来!

    浮游一双熊掌还没有能拍下去,后背上先响起两声“踢踏”声,等着声音传到了耳朵里,浮游才意识到自己被什么神魔走兽用蹄子踏了背脊!

    浮游牙齿格格作响,背上的两块蝴蝶骨咔嚓一声骨裂了开来!

    “是谁!!!”

    浮游大怒,还没转回身子,两只巨爪却恶狠狠地朝着身后抡过去,那力气可力拔山河,却什么也没有打中,扑了一个空!

    浮游眼里少不得出现一丝阴霾,身子比之前要塌了许多,好似胸没有了架着的东西,有些凹陷下去。

    空中一轮大日亮起,一只狮头、鹿角,虎眼、麋身、龙鳞、牛尾的神状之物凝视着浮游,此物正是之前的死去的麒麟兽!本该是仁兽的麒麟,这时候却充满了愤怒,一对虎目死死看着浮游,要不是怕下手太重会杀死浮游,他怕是动手了。

    “麒麟?”浮游的熊躯一震,“你不是神形破灭了吗?怎么可能还出现在这?”

    麒麟两只前蹄一踏,一轮火光在身前荡开,火光四溅,这种行为是一种威胁,很难想像麒麟这样的仁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浮游,你我算的上一个时代的神魔,我不想对你出手。”

    浮游大怒,“怎么,你是为了两个虫子要和我作对吗?该死!”

    麒麟默不作声,它脚踏虚空,于无实物的空中行走,身态优雅,无愧于人间的仁兽之名。

    踏步数有三,麒麟来到了李长青的面前,那对原本因为浮游而恼怒的虎眼充满了温顺,让人有点想起了家中的小狗狗对主人的依恋。

    麒麟低下头颅,轻轻依靠向李长青,似乎希望李长青能摸摸他。

    李长青伸出一只手,就跟摸自己的小狗一样,**着麒麟的头颅,手法熟练(你为什么这么熟练?),好似两人这样做是很常见的事情。

    麒麟享受完李长青的**说道,“抱歉了,长青,让你替我冒险了。”

    李长青摇了摇头,“我没有事,倒是他为了保护我,受了很严重的伤害。”

    麒麟扭过头去,见着了跪在地上的德古拉,德古拉早就失去了神志,无法动弹,现在还能跪着而不是躺在地上,大概是还想着能从地上站起来保护读书人。

    麒麟大致了解发生了什么,有些小情绪,可她不表现出来让李长青看见,“那九头大蛇是相柳,共工氏的部下,它的血液一沾土地,能让土地五谷不生,是很恶毒的血液,本来喝了他的血液会直接死亡,但是这家伙的身体中有着某种强大的东西守护着他,能慢慢恢复过来,长青不必担心他得安危。”

    李长青松了一口气,“这就好,这就好。”

    两人相聊,完全忘记了浮游的存在,这只暴虐的神魔红熊,眼中阴霾更加阴沉,“麒麟,你还真是不将我放在眼里啊!”

    麒麟看了一眼浮游,“那又如何?”

    浮游两道鼻息呼出,气急败坏,他运转体内全部气力,要进入狂暴状态,和麒麟对杀!

    可麒麟根本没有将浮游放在眼里,任由浮游狂暴,没有出手阻止的样子。

    浮游怒上加怒,全身毛皮化成鲜红,那是他杀死敌人后留下的血,染红了他的毛皮,乃是他不世武功的证明,“去死吧,麒麟!”

    浮游再次挥动熊掌,要打死李长青还有麒麟,庞大的身躯再次朝着前方压去。

    身上的血色皮毛,似乎寄宿着恶鬼,发出冤魂呼喊不甘的声音,简直骇人听闻。

    魔神便是魔神,即使他们再怎么弱小,还是有着惊人的手段!这样的魔神,说实话,谁人可挡!

    然而浮游的背后,再一次响起了脚踏山海的声音!这声音简直能震动世间!

    在这一声踏音之后,浮游的骨又一次断了,而这一次断的在不再是蝴蝶骨,而是浮游整个脊骨还有全身的肋骨。

    明明浮游上一刻才进入狂暴状态,处在自己的最强状态,但是这一刻,他断裂全身骨骼轰然倒地。

    浮游倒地,神志还清醒,他惊愕地望着麒麟,“这怎么可能。”

    麒麟没有回答他。

    可其他魔神看出了其中的奥妙说道,“麒麟吐书圣人出,真是想不到,当世居然有一尊活生生的圣人存在,而且还被圣宗找到了。”

    “世人皆以为,麒麟吐书是导致圣人出现的原因,却不知道是因为圣人出现,麒麟才得以获生,刚刚麒麟施展西狩获麟生死,现在却又从死中获生,便是由于那圣人。”

    “有当世圣人在身旁,麒麟谁人可敌!”

    麒麟抬头,“我们乃是上古神魔,皆是道盟先祖前辈,这一次事出突然,我希望大家可以回归功法中去,不要再为自己的后辈添加麻烦。”

    众魔神沉默,此刻他们被洪老仙师镇压,没能从功法中完全走出来,本来就实力微弱,又遇上麒麟与当世圣人,谁要是敢做出头鸟,会被麒麟第一个镇压。

    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很久,一尊魔神开口,“当世圣人与麒麟,这组合无人可敌,我会保持安静,直到离去。”

    其他魔神不做声,想来是认同了这个做法。

    麒麟在诸多神魔中昂首,傲然于世。这景象让诸多魔神想起了麒麟的另外一个名号——王者之兽!

    有他和李长青镇压诸多魔神,这里将再无暴动!

    二十八魔神缄默不语,脑海中这么想着,知道接下来自己等人再无所作为,一道魔音却从不远处六尊神大战的地方震荡开来。

    魔音“咕噜”,如深海中的水泡破裂,黑暗与未知,让人心头发麻!

    而听到这声魔音的二十八魔神,一股黑色的气从他们体肤中溢满了出来,那黑色的气真是二十八魔神的魔神之气,这气居然在洪老仙师气的压制下,再度归来!

    那意味着什么?那便意味着上古的二十八魔神真正归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