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十三章 上神四十九班

时间:2017-12-07作者:饭

    ,!

    叶北的喃喃低语声音,多得是说给自己的听的,不过,在房间之中的陈酥酥,在刻意下,也听到了叶北的自语。

    房间内的可爱系粉色大床上,陈酥酥用被褥捂着头,脸色潮红地说道,“为什么这个大变态会是他,还和我住在一个房间,我该怎么办才好?”

    秀腿踢了踢被子说道,“算了,才不要想那么多,明天还要上课呢。”

    陈酥酥嘴巴上是这么说,可到底还是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脑子里一直是叶北嬉皮笑脸讨打的那张脸。

    心中不免有些忿忿,自己怎么老想着哪个家伙,明明和小时候一点都不一样,小时候。。。

    回想着以前,陈酥酥脑子里冒出许多美好的回忆,可同样,也有着她挥之不去的不愿意去想的东西,陈酥酥的脑海中冒出来了除叶北之外人影。

    而那个人影正是南桐雨,修长的身子,小天使般却让陈酥酥心中害怕的面盘,待人的温润如水。。。陈酥酥的情绪忽地变得低落起来,她心中想到,对呀,怎么把南桐雨忘记了,道盟来上神学院的可不止她啊,还有南桐雨...

    门外叶北修行结束,为了不打扰同在一个屋子的陈酥酥的休息,轻声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房间中一床一衣柜一书桌一靠椅,如是而已,倒也是干净。

    床上有一套衣服,是上神学院的校服,西服西裤,接近于光子时代势力的品味。

    叶北没有理会那么多,不管这套衣服合不合身,径直朝着门前走去,床就在那,倒头便睡。两只鞋子被叶北一甩,不知道跑了多远。

    睡前叶北还考虑了一个问题,明天是上神学院的第一节课,要不要逃,这是个问题!

    逃了又要跑去哪里,这又是一个问题。

    不过,虽然叶北很是努力思考,但终究没有抵挡睡意,还没有考虑完问题,倒头大睡。

    等第二天一大早,叶北还在床上迷迷糊糊地,其实是醒着了,但是并没有下床。

    为什么呢?原因也很简单,因为床上很温暖啊,现在又是秋天了,天气渐凉,下床实在是不明智之举。

    叶北努力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因为...腰痛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天命如此,我理当顺应天命!”

    叶北发出无耻的江湖算命骗子的叫声,一只手掀被子,蒙住脑袋,眼看又要睡死过去。

    房间的门口,陈酥酥娇柔可爱又有些娇蛮的声音传进了叶北的耳朵里,“你这个道府的咸鱼,怎么还不起床,我陈酥酥命令你马上起来,我绝不会让你破坏道府的形象的!”

    之前就说过了,陈酥酥乃是道盟十二造化,乃是道盟这一代弟子的榜样,有着督促道盟弟子修士的义务,故此才过来提醒叶北,好吧,这也只是借口,陈酥酥为什么想来,只是因为想来而已,小时候她又不是没有这样做过。

    叶北的房门被打开,能清除地听到钥匙插入门锁的声音。也不要问陈酥酥哪里来的钥匙,她就是有你能奈她如何,顺便说一句,这间房子的钥匙连叶北自己都没有见识过。

    陈酥酥进了叶北的房间,小小的身子,两只手叉腰,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咸鱼,我命令你三分钟之中马上起床,这里是上神学院,你不要给我们东修士丢脸!”

    “额。”叶北在床中发出无语的低吟声,陈酥酥这茬他还真是差点就忘记了,陈酥酥在道府就是担任学习委员的职务,有些好管闲事,尤其陈酥酥本人东修士尊严十分强烈,在这世间四大势力弟子汇集的上神学院,更要严格要求自己,也不会纵容他人,会来这么要求叶北,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道府八咸之一的左苍,曾经就因为迟到的事情和陈酥酥闹了起来,在其他七咸的怂恿下,和陈酥酥单挑,结果被陈酥酥按在地上打了半天。

    默默为曾经的战友默哀一分钟。

    被子内的叶北现在脑子清明的很,他可不是左苍那个愣头青,打不过就是打不过,要是为了一时义气,和不可能对抗的人作对,是有违八咸之名。

    不过陈酥酥给叶北限定了三分钟的时间,叶北眼睛一眯,打算好好珍惜这最后的时间,可叶北眼中狡黠十足,谁也不知道他心里打的什么注意。

    陈酥酥见叶北没有什么动作,有些不开心地说道,“你这条咸鱼没有听见我说话吗?”

    细嫩的美腿轻轻一迈,校服的黑格红底短裙一摆,朝着房间的左前方走去。陈酥酥抓住了叶北的被子,小脸微微的红了红,可语气还是强硬,“你再不起来,我就掀被子了。”

    “起来了。”

    叶北散漫地说道,被子竟然是一点点的掀开,白底衬衫,黑色西装外套,陪着一条西裤,和昨天的那个邋遢倒是形成鲜明的对比。

    不过叶北脸上如僵硬至极,五官就像是贴上去的,没有一点表情。

    陈酥酥有些趾高气昂,想来叶北听她话让她有些成就感,这成就感想来不仅仅是作为道府的学习委员,更多是在另外一方面的成就感。

    陈酥酥哼了一声询问,“你是哪个班级的。”

    “50班。”

    “50班?”陈酥酥的声音跳高了起码八个音调,“那不是上神学院最差的班级吗?上神学院甚至对外只宣称四十九班的。”

    面色僵硬的叶北说道,“我自横刀向天笑,哈哈哈。”

    陈酥酥咬牙切齿地说道,“就是因为有你这种咸鱼思想,我们道盟的人才会被别人认为是散漫之辈,听好了,上神学院是存在分班机制的,每次升学审核的第一名,可以得到提升班级的资格,你从现在开始就要以一班为目标,懂了吗?”

    木讷的叶北还在哈哈大笑,“没有问题,我自横刀向天笑,哈哈哈。”

    陈酥酥觉得今天的叶北似乎有些奇怪,尤其我自横刀向天笑一句,总觉得不对劲。

    房间内,门口的正前方,却有着低语声,“靠,什么鬼?死胖子给的什么东西,这么垃圾。”

    “什么生声音?”陈酥酥疑惑地朝着房间的中央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见到。

    木讷的叶北这时候又是叫到,“我自横刀向天笑!!!哈哈哈。”

    陈酥酥皱了皱眉头,“你现在得意什么,要是你进不了1班,我就对你不客气,到时候就算是道府其他七咸都来了,也救不了你。”

    木讷的叶北接着大笑,现在已经是仰天大笑,“我自横刀向天笑,哈哈哈!!!”

    陈酥酥轻轻哼了一声,有点恼了,“我先走了,你也赶快出发吧,要是敢旷课,我可饶不了你。”

    陈酥酥本来想着和叶北一起上学,可是她脸皮薄,来叫叶北起床还算是有着学习委员的名分,现在叶北也没有叫她一起走的意思,心里有一点不高心了,加上叶北傻乎乎的我自横刀向天笑,有些气恼地走了。

    房门被陈酥酥有些重的关上。

    房间中,那个木讷的叶北还在原地喊着我自横刀向天笑。

    而房间的中央,一条咸鱼叶北突然现身,失了魂一样蹬地一声坐在了地上,捂着面说道,“这他妈都是什么事啊!我就这样稀里糊涂地答应了陈酥酥要加入1班了?”

    “我自横刀向天笑,哈哈哈!!!”

    “我笑你大爷!”

    叶北抄起房间里的靠椅就朝着木讷叶北拍去,也就两下,木讷叶北被拍成了一张纸片,掉落在地上。

    这诡异的事情,一般人怕是根本看不懂,但要是熟知叶北的人知道,刚刚房间中的一切,全然是叶北的幻术。

    至于陈酥酥是什么时候中了叶北的幻术,就是从陈酥酥进门的那一刻,床明明在房间的正前方,而陈酥酥却朝着北面走去,就已经出了问题。

    至于另外一个叶北,是一张道符,由道府八咸的死胖子制作,死胖子贪财,在八咸中可是出了名的,最喜欢做东西偷工减料,美名曰设计更好的方法,实际上就是坑人,而这一回,被坑的就是叶北。

    这个道符除了一句我自横刀向天笑,屁话都说不出来。

    导致叶北接下来可能要朝着1班努力。

    叶北牙齿都要咬碎了,这个陈酥酥,好歹也把这个分身带走啊,搞得自己好像是个傻子一样。

    实际上是咸鱼搞不懂女人的心。

    老咸鱼此刻是身心俱疲,但同时心中也松了一口气,自顾自想着事情,“好歹是把陈酥酥支走了,接下来,逃课还是怎么样呢?”

    咸鱼叶北开始认真思考今天的逃课事宜,昆仑境的楼舍外,一个修炼道家功法到极致的老仙师却悄然而至。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