菠萝网目录

咸鱼坐忘心得 第十一章 往事春秋几何

时间:2017-12-07作者:饭

    ,!

    娇小的身子显得瘦弱,凶巴巴的小眼睛中已是泪光点点。

    本来一只小老虎,此刻变成了一只楚楚可怜的小猫,陈酥酥小声抽泣,两只小手想要抹去眼角的泪水。

    叶北心中没由得有了一阵苦楚,这苦楚不知道从何而来,涩深入骨髓,不知道该怎么表述。

    身子可以动弹了,大概是因为陈酥酥情绪激烈的变动解开了凝血法。

    叶北伸出手,想要摸摸陈酥酥的脑袋,算作是安慰,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去安慰别人并不是他这种咸鱼该干的事情,而且他也并没有这资格去安慰陈酥酥。

    伸出的手才到一半的位置,悬在陈酥酥和叶北中间。

    “啪啪!”干脆响亮的一声,叶北的咸猪手被陈酥酥拍的老远,干脆果决,叫人有些心寒。

    咸鱼道人更是老脸一红,暗暗骂了一声自己是发春了,怕是看见人家长得漂亮迷失了心智。

    现在这个情况,就和自己跟人家告白被拒绝了有什么差别?

    那无情的啪啪声,叶北想起都想跳弱水里面,简直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可到了这,其实还不算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事情还在后面。

    陈酥酥抹去了眼角的泪水,眼神里有着一股委屈,但小眼睛恶狠狠看着叶北,对着叶北说道,“你这个大变态,想要干什么?”

    叶北还能怎么说,说我看你突然哭了有些可怜,想安抚安抚你?这种话怎么可能说得出口?

    只能一只大手被陈酥酥拍开后,顺势放到背后,挠了挠,干硬至极地说道,“我背后痒,挠挠。”

    陈酥酥看了只觉得好笑,“你是想安慰我吧,你以为你是谁啊,又不是什么青年才俊,只是一条咸鱼,我才不会因为你这种人难过呢!”

    叶北被陈酥酥贬得一文不值,眼神虚得不行,朝着房间内的两便左右看看,突然记起了什么,问了一句,“刚刚你为什么在哭?”

    陈酥酥小脸红了红,哼了一声却没有理会叶北的提问。

    从叶北身上起来,不耐放地推了推叶北说道,“快点从我的房间出去,你这个大变态,要是再让我看见你,我一定对你不客气。”

    叶北心说陈酥酥幸好没有抓着之前的事情不放,当下也是无奈地说道,“我不是说了吗?这就是我的房间,不信你看科技环上的信息啊。”

    叶北再一次调出科技环上的信息,蓝光闪过,叶北的信息被以幻灯片的形式播放了出来。

    其中一条信息,明明确确说明了叶北在上神学院的住所就是昆仑境2b房间。

    陈酥酥的脸更加的红了,尤其是穿着浴巾,更加娇艳欲滴。

    “哼,这2b房间的确是双人房,我是没有资格让你出去,那你就住在这里吧,我也懒得管了!”

    陈酥酥拿起拿起沙发上的自己的衣物,除了上神学院标配的校服之外,还有一件粉色的小巧玲珑的裹胸。

    叶北保证自己是一眼都没有瞧过沙发上的衣物,根本不知道裹胸是粉色的。

    陈酥酥见着叶北又不怀好意,又是恶狠狠地盯了叶北一眼,骂了一声大变态,这才走回之外的房间。

    客厅中终于是清闲了下来,叶北心中暗道这都是什么事情啊。

    道了一声无量天尊。

    朝着窗外一看,明火差不多全部消失了,唯有月下的幽光闪烁。

    想了想一天的事情。

    叶北莞尔一笑,居然有些个看破世间的出尘。

    揉了揉肩膀,懒得理会之前的事情,叶北没有去2b房间另外一个房间离去。

    拍了拍道袍一展,席地而坐,额头一点清明之光于晦暗的房屋中的亮起。

    今日的修行就此开始。

    虽然疲懒,但是也不曾耽误过修行。

    叶北在上神学院第一次修行起了自己的坐忘心经,这门被道盟称作是禁忌的心神魔功。

    传闻之中,东修士最初一代修士,不修心神,乃修人神,每个人天身有神性,修而成神。

    其中以太昊上帝为尊,誉为全能之神,之下又有五方上帝,东方天帝太昊伏羲,属神句芒;南方天帝炎帝神农,属神祝融;西方天帝少昊金天,属神蓐收;北方天帝颛顼高阳,属神玄冥;中央天帝黄帝轩辕,属神后土。

    此类修士多以人面兽身或兽面人身的神性姿态立于世间,血脉中藏有神藏,天生拥有无匹神力,有着各种各样的通天之能。

    而叶北的坐忘心经则并不属于此类修炼之法,这是由于最初一代东修士的血脉,在人族的繁衍中,渐渐稀薄,导致神性修炼之法无法使用,而后有人族大能提出修炼心神,才有先秦的诸子百家,乃至后来道家兴盛,佛宗介入,又有妖魔合并,才有了现在世间四大势力的道盟。

    叶北的坐忘心经,来自于道家,不修人神,乃修心神,在道上成圣成佛,是后东修士踏出的不同于最初东修士的路。

    传闻之中,道家心神修的最高的乃是庄周,其曾经梦中化蝶,一席之地而遨游世间,坐地成圣,为道家最离奇大修之一。

    叶北修行的功法,为道家后世司马承祯所著,司马承祯晚年悟出此法,一朝忘尽天下事,却不失本心,乃成就仙人之位。

    此功法得以名扬世间,又有道家其他人修习,却全部成为太上忘情之魔王鬼主,只知杀戮,世人才知此功法非大彻大悟者不能修行,成为道家禁忌之学。

    叶北如何能修行到此法,就连叶北自己也不清楚。

    修行此法导致自己忘记了什么,叶北则更是糊涂。

    只是知道,既然修行了这法门,便不能断了。

    道家修炼的气在叶北的身体中,以小周天在体内流转,以气滋养后天精气,充盈后可滋生先天精气,到达百日筑基的境地。

    不过,说是说百日筑基,但叶北自修行炼气小周天到今日,也不知道过了几个百日,可到了如今,叶北还没有到达筑基的修为。

    道盟将世间境界五分,炼气、筑基、金丹、元婴、大成。

    叶北的修行道路还在起点,炼气,算不得高,但也算不上低,毕竟也是道府出来的学子,还是有一些实力的。

    夜色渐浓,叶北额头泥丸宫的清明亮光缓缓黯淡下来,一日的修行便就此结束了。

    等叶北从修行中醒来,身边是一片漆黑,就算是伸出手放在眼前也不可能看见。

    一张照片从叶北的衣衬内划落,飘然至指尖。

    照片上,有小时候的叶北,在图片的最为左侧,露着一张没心没肺的笑脸,穿着青色道袍,在一棵没有只要枝干,没有树叶的大树前奔跑,而图片的中央,也就是大树的底下,却是一片被血沾染的污渍,很难看清下面到底有些什么,只能隐约间看见,这没有树叶的大树底下有四个女孩。

    叶北拿着这张照片,自己问自己,“坐忘心经,我到底坐忘了什么?”
小说推荐